69书吧 > 簪花令 > 第16章 拙劣计

第16章 拙劣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姝是不顾忌这些的,本朝一直就有这样的传统,便是主动赠于男子,也不会被人说成不矜持,况且她娘云阳长公主已经开始为她说亲了,是靖阳侯嫡长子吴晏,两家已经算是说定,只等赵姝今年及笄过后便定亲。

    赵姝与吴晏是自小相识,吴晏长得好,敷粉玉面,是典型的世家培养起来的佳儿郎,中过秀才,虽没有再往上考,但他是能承爵的,倒也无碍。赵姝显然是动了心的,她微微红着脸到湖畔将竹篾儿送给了吴晏。

    她回来时虽强自镇定,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一众小娘子便嘻嘻哈哈笑开了,有赵姝热了场,接下来大家也都放开不少,纷纷将手里的竹篾儿送了出去。

    意秾一直坐着没动,沈意秐目光闪了闪,脸上的笑意便更盛了些。

    接下来入席后,还要先进几盏椒柏酒,便是意秾她们这些小娘子也不例外,是以祈祝长寿之意。

    宫中内制的椒柏酒尤为清香芬芳,小姑娘们翠袖半拢,手执玉盏,语笑倩盼,单这情形让人远远瞧了都甚觉赏心悦目。

    宴席行进到一半时,天上竟落了雪,并不大,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初一落雪,是极好的兆头,今上十分高兴,连酒都多饮了几杯,饮到尽兴处,还命人备了纸笔,即兴泼墨赏赐诸臣。

    今上文采斐然,诗画皆自成一体,文笔风流细腻,即便不落款,拿出去随便一幅也能值上千金。

    大庆殿中还有诸位外邦使节,今上一时生出了显摆之意,朗笑着对众人自夸,“本朝男儿博学多才,女子于才华之上亦不遑多让!”说着便要让人去偏殿叫两位小娘子过来作上几首诗。

    这等大大露脸的机会,赵皇后自然忙不迭就将沈意秐推了出来,沈意秐的诗也确实作的好,立意高新,意境浑厚,偏又带着些女子特有的妩媚之情。

    今上是让叫来两人的,赵皇后已经选了一个自家外甥女,若再让赵姝也去私心就太明显了,况且赵姝的水平也实难担此大任。故而另一个人选,赵皇后是听从了白女官的建议。

    在偏殿坐席的小娘子们都是一脸惊讶,连意秾也觉得微微诧异,赵皇后选的另一个人竟是杨清持。

    杨清持家世一般,此番若能在大庆殿中当着今上的面作出令人称赞的诗来,此后这名声可就绝对显出来了。日后便是说亲之时,有了这么一桩事,也能使她的身价抬高一大截。

    沈意秐毕竟是赵皇后的外甥女,且身份高贵,本人又素有才名,所以对沈意秐大家除了羡慕倒也没能如何,不过对杨清持竟能如此大出风头,就显得嫉妒更多一些了。

    季悦就是第一个出言讽刺的,“若不是她娘来求了我祖母,她才没资格进宫来呢!”

    意秾讶然,“杨家姐姐与你家是亲戚?”

    其实这样贸然相问,多少是有些无礼的,不过意秾实在是太过惊讶,她重活一世,竟从未听说过此事。

    季悦甩给她一个“不爱搭理你”的眼神,不耐烦道:“谁家还没有几个穷亲戚呢!”

    意秾对这个杨清持实在是不熟悉,只记得她后来是嫁得极好的,上辈子她在大庆殿中作了一首诗名为《国在》,赢得满堂喝彩,将沈意秐都比了下去,一时间京中人相传诵。不过她为人低调,又不爱言语,总之意秾是没怎么关注过她的。如今意秾只是觉得杨清持既是成国公府的亲戚,却从未攀附过成国公府,委实让人高看不少。

    等沈意秐与杨清持去了大庆殿,偏殿里的小娘子们也不想冷冷清清落了下乘,便有人主张要行令,总归是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又热闹又有趣。

    因外头刚落了雪,行的令便要以雪为开头。

    意秾并不想玩儿,便起身给别人腾出了位置。

    外面雪下得好,她系上鹤氅,命彤鱼提着熏炉,便迎雪去了园中的梅岗。宫中的亭台楼榭自不是她们国公府能比的,单一个梅岗便能赶上定国公府的一个园子大了,梅岗中种了许多红梅,此时傲雪盛放,别有一番风姿。

    梅岗中来赏雪观梅的小娘子也不少,大都是穿着或大红羽缎或大红白毛出锋的大氅,趁着雪与梅,一动一静皆是景致。

    意秾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件暗纹银鼠里毛的鹤氅,心道这也太路人了,凌氏可真是她亲娘,连那些上了年纪的夫人们穿得都比她喜庆。

    她在梅岗看了会儿梅花,觉得雪片子又大了些,便去了梅林里的一座八角亭中暖和一会儿,梅林里的八角亭都是琉璃顶的,仰头便能瞧着簌簌的雪粒子落下来,且亭中又拢着火盆子,极为舒坦。

    意秾坐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两个宫人说话的声音,彤鱼正欲推门出去看,那两个宫人已经笑着进来了,都是四十岁上下的粗壮妇人,穿着暗紫色的团领衫,一看就是在哪位娘娘宫里伺候的,只是品级并不高。

    彤鱼拦在前面,先福了一礼,笑道:“不知两位嬷嬷有什么事?若是两位嬷嬷要用这亭子的话,奴婢这就随我们姑娘回避了。”她已经看出来不大对劲儿了,外头原本有好几位小娘子在折梅的,此时竟一个也没有了,她心里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却仍旧得做出笑脸。

    她是想不管不顾拉着她家姑娘夺路就逃的,那两个嬷嬷却拦住门,其中一个笑道:“打扰沈五姑娘赏雪了,并不是奴婢们要用这亭子,奴婢们是专门来请沈五姑娘的,听闻沈五姑娘素来聪慧,想必也不用奴婢们多说。”

    意秾见她们张口就称自己沈五姑娘,定是有备而来,因而笑道:“实在当不得嬷嬷一句称赞,不知是哪位贵人邀请,因我母亲刚刚命人来寻我,我去跟母亲说一声儿,这便随嬷嬷去。”

    那个嬷嬷眼中就露出一丝精光来,笑着道:“不必如此麻烦,请沈五姑娘不要耽搁时间,这就随奴婢们去罢。”说着两人互使一个眼色,便要上前拉扯意秾。

    彤鱼怎么肯让她们拉扯她家姑娘,急道:“你们连去哪儿都不说,就要我们姑娘去,这不是坑人呢么!”

    那两个嬷嬷也不再多说,只一个人半扶半拽的就将意秾扶出了亭子,彤鱼哪里是她们的对手,她刚要大喊,另一个嬷嬷就回头反扣住她两手,对她冷冷一笑,道:“你若是敢喊人来,我们就将沈五姑娘的衣裙都脱光了,也让你喊来的人瞧瞧!”

    彤鱼被吓住了,她哪里遇到过这种事,眼泪簌簌就流了下来,根本就不知如何是好。

    意秾的脑子里瞬间就想起了前一世她被卷在席子里抬出去的情景,她竟然慢慢冷静了下来,这是在宫里,不管是谁想要对付她,也断然不敢还在宫中就将她如何,而这两个嬷嬷若想要掩人耳目送她出宫,显然就是不可能的。

    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但想来她应该并无大碍。

    果然,那个嬷嬷将她押送进梅林深处,又将她双手正面捆绑上,把她推到春日里用来灌溉的沟渠中,就转身走了。

    那沟渠中并未结冰,此时又下了雪,她在沟渠中滚了一圈,满身都沾满了污泥。她双手又挣脱不开,不过幸好这道沟渠并不算深,只是这梅林深旷,她喊了几声都没人听见,她只好自己努力往上爬。

    其实开始她只是觉得这样害人的手段也太粗劣了,她觉得以沈意秐那样的头脑这样的事定然不会是她做的,倒像是赵姝能做得出来的。不过她与赵姝虽然不对付,赵姝却是个没有害人之心的,顶多言语上挤兑罢了,可是除了她们,意秾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况且这样不顾前也不顾后的手段,实在是像哪个头脑并不复杂的小姑娘所为。

    意秾想不明白是谁,如今最要紧的是先从这沟渠中出去,只是她试了几次,那坡虽然不陡,却十分滑,她两手又绑着,根本使不上力。眼看着雪越下越大,原本闲庭信步还出来赏雪呢,这会儿只觉得这雪再下下去,就能冻死人了。

    她心里这才害怕起来,眼圈儿一红,又不敢哭,生怕眼泪流出来再把脸冻了。她折腾了一会儿,连头发上脸上都是泥,浑身也几乎没了力气,只盼着彤鱼能挣开那个嬷嬷,喊人来找她。

    就在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冻僵了的时候,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来,她不知道是谁,也不敢贸然出声,倒是那个人停住脚步,“咦?”了一声,对他身边的人道:“殿下,这儿竟然有个小娘子!”

    意秾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了,她抬头望过去,见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做侍卫装扮,另一个人却是穿着湖蓝云锦缂丝长袍,头上束了玉冠,竟是虞国的二皇子容铮。

    她在心里挣扎了一下,她虽然确信凌氏最后一定会找到她,可她现在确实是太冷了,便也顾不得许多,正要开口求救,就听容铮道:“走罢。”

    然后两人就像没见过她一般,竟真的转身就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