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28章 情意生

第28章 情意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千海岳的风光景致皆好,一花一草都似有禅意一般,能令人凝心静气,也适合休养,意秾一想到以后去了大虞可就见不到这等景致了,一时便也没急着回定国公府。

    关于劫船的事,意秾只知道是尹之燕出的手,其余的就不得而知了,凌氏总拿她是小姑娘不适宜听这些话为由,不肯跟她说细情。

    意秾一问她,她就道:“这些事儿我来处理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你瞎操心!”之后就要絮叨个没完没了,“以后你哪儿都不要去了,只管给我好生在家待着,落水又不比别的,最容易落下病根儿,你现在年纪小,不当一回事儿,等你上了岁数就知道难受了!”

    这两日的燕窝意秾没少吃,其他补品也是流水一样的送进来,少吃一口都要挨凌氏的絮叨,别的倒没见什么效果,就是胸前的鼓胀似乎又长了不少。

    沈家被劫船之事,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虚惊一场,但是与意秾交好的小娘子们还是陆续的来看她了。吴善芳也来了,自从上次曲水池宴之后,她们两人的关系比以前亲近了不少。

    吴善芳说话的语调儿总是缓缓的,仿佛是一副不经心的样子,其实她最是爱八卦的,“你还记得官礼才么?就是贿考题的那个,这人还跟你们家有点儿关系呢。”

    意秾赶紧点头表示记得。

    “前两日,有人在普觉寺看到尹之燕从飞来亭里哭着跑出来,再走近了一瞧,竟然见官礼才□□的躺在地上!听说他们二人是表兄妹的关系,早就暧昧不清了,尹之燕之前还小产过,不是他的孩子又能是谁的?”吴善芳撇了撇嘴,慢悠悠的道:“飞来亭那里多隐蔽啊,也亏得他们会选地方,可不知道是怎么露了馅儿了,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有伤风化的事情,如今连官府都介入了。”

    意秾这才知道,凌氏所说的她来处理是怎么个处理法儿了,她倒是有些诧异,她这个娘向来最心软,没想到这回竟下了狠心。不过尹之燕也是自作自受,她可一点儿也不想同情尹之燕。

    在三千海岳毕竟不比在家中时,自然是要自由许多的,山里奇石趣湖又多,每日都有几位小娘子相约去游山,当然也都是在家中兄长的陪伴之下,去的地方也仅限于姑娘家爱去的法相林、净水湖几处,但是这也足够让整日闷在家中的小姑娘们乐疯了。

    不过意秾是出不去的,凌氏如今草木皆兵,实在是担不得一点惊吓了。

    到了第七日,是会试发榜的日子。因为之前出了泄题之事,又要重新拟题,所以今年的会试便往后推迟了半个月,到了现在才发榜。

    沈洵是上一届的两榜进士,沈潜走的又是武将之路,所以沈家今年并没有下场之人。吴善芳的二哥吴子恪是今年圣上钦点的探花郎,吴家自然是要庆贺一番的。其实吴子恪的年纪比沈洵还要大一岁,他十五岁就中了解元,但当时边境西戎来犯,他便随他祖父、父亲一同上了战场,两年后大胜而归,武烈侯吴家当时可谓鲜花锦簇,烈火油烹。但是吴家并不居功,吴子恪归来之后不骄不躁,更加潜心向学,整个吴家人的行事都颇为低调。

    这次也是一样,虽说是庆贺,也并没有大宴宾客,只是吴子恪请了同宗好友相聚,吴善芳也请了一些交好的小娘子们凑一凑热闹。

    吴善芳是亲自来请的意秾,又有沈洵和沈潜也都去,凌氏实在却不过,这才点了头。

    地点就定在了法相林,男女是分开来坐的,中间又设了石榴花作为间隔。其实在场的都是通家之好或者亲熟之人,自小就相识的,只是如今长大了,难免要避讳些。

    在场的小姑娘们大都是定了亲的,季悦和赵姝就不必说了,吴善芳也都已经说定了人家,就差过礼了,现在大家还能在一起嘻嘻闹闹的斗嘴,再过上一年半载,谁能知道各自会是怎样的境遇。

    季悦一如继往的看不上杨清持,意秾也是许久没见过她了,此时她看上去似乎瘦了许多,脸上虽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但一个人眼睛里的沥出来的凌厉是很难藏得住的,意秾也谈不上好奇,但她总觉得杨清持这半年来的变化太大了些。

    不只是意秾,坐在杨清持旁边的玉安县主也看了出来,初一大朝会杨清持作诗时她也在场,那时的杨清持虽也内敛,却自内而外的有一种光芒四射之感,与现在的她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玉安县主少不得就问了两句。

    杨清持笑了笑,简单道:“只是前阵子有些不舒服,如今已经没大碍了。”

    季悦闻言就嗤笑了一声,道:“可不是么,本以为能到大虞当二皇子妃呢,谁知道被人家当众拒绝了,这脸丢得都没处放!如今又要嫁个侍御史之子,还是个以庶充嫡的,可不是不舒服么!”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意秾也是万分惊讶,原来宣和帝竟是想将杨清持嫁给容铮做皇子妃的。意秾虽不懂朝政之事,但也觉得宣和帝此举太彰显了些,一个和亲的还不够,竟还要送一个皇子妃过去。

    不过她记得上辈子杨清持是嫁得极好的,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漏。

    杨清持在大袖下握紧了双手,稳了一稳才淡声道:“悦妹妹说的什么,我听不懂,我们的亲事又哪里能由得自己的,但凭父母做主罢了。”她转头看向季悦,“悦妹妹不也是一样么,要嫁到南京去,难不成是悦妹妹自己的意愿么?”

    季悦的亲事季老夫人都是问过她的意见的,南京祝家也是世代簪缨,否则季夫人也嫁不进成国公府来,她嫁给自己的表哥,又是外祖家,日后的日子不用想也知道是极自在好过的。但是杨清持这样一说,就显得季悦好像跟她表哥私底下有了首尾一般。

    这种事最难解释,若是解释不好,反而会越描越黑。

    季悦竟也没发火,只撇撇嘴,也并不揪着杨清持不放,转头又跟别人说话去了。

    吴家今日准备的是全素宴,虽然法相林里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两只野兔,连鹿也有,但是三千海岳是绝对不允许杀生的,在外野炊却不能享用野味,不免让人觉得遗憾。不过这全素宴一看就是精心准备过的,十分精致,甚至还有专营素食的三宝楼的特色,头羹双峰、三峰、四峰,还特意为意秾她们准备了青梅酒。

    青梅酒酸甜味重,一点儿也不醉人,在场的小娘子们谁都能喝上几杯。吴善芳就提议大家玩“射覆”,将一样小物扣在碗下,让人猜,猜不中就要饮酒,后来连对面的男子们也一起加入了,输了的照样喝酒,只不过男子们喝的酒可要烈多了。

    吃了酒,气氛就热闹了起来,意秾这才趁大家不注意,装作不经意的往榴花对面扫了一眼,她一直忍到了这个时候才敢看季恒。也不知道季恒是不是有意的,他的位置就在意秾的正对面,只要稍一抬眼,透过花枝间就能看到。

    但是意秾看了他几次,他都没有抬头。她想起落水时做的那个梦,或许那就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一世季恒是不是真的就会与沈意秐成亲了。

    意秾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总归是不大好受。

    宴席结束后,大家都互相辞行,因沈潜在来之前给意秾买了两只长着绿油油壳盖的小乌龟,本是想拎着来法相林的,但是那对乌龟太小了,又没有准备琉璃罐子,怕装在绢丝网兜里闷死它,沈潜当时身边又没跟着长随,便先寄放在了卖龟人处,所以宴席结束后意秾便跟沈潜乘船去取,其他人则是直接回了山上。

    意秾正要离开时,正对上季恒的目光,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有一瞬间的心慌,立刻就回避了他的视线,再平稳了心绪后,才又抬头,本以为会看到他的背影,没想到他还站在原地,目光落在她身上。

    她匆匆的转过身,等沈潜与众人道别后,两人才一齐去乘船。

    沈府的船就停靠在海水岸边,正要登船时,竟看到容铮也往这边走来,他今日穿了身缂丝宝相花纹织金锦袍,领口处是串料珊瑚米珠制成的纽扣,俊拔卓然,想让人不注意到他都难。

    他于意秾是有救命之恩的,沈潜便立刻热情的上前又是一番道谢,他道完谢就转头看向意秾,道:“五妹,快来给二殿下行礼!”

    意秾上前端端正正的给容铮见了礼,垂首道:“多谢二殿下那日相救,日后二殿下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全力答谢二殿下。”

    她说完才抬头看了容铮一眼,这一眼可把她吓了一跳,容铮眼神冰冷的似被冻住了一般,落在她身上,生生的令她打了个寒噤。

    沈潜仍道:“改日我一定会与家父登门拜谢,家慈也时常提及,日后但有吩咐,二殿下直言便是。”

    容铮客气道:“我当时恰好就在旁边,便是其他不相识的人也不会见死不救的,更何况沈五姑娘是要随我回大虞的,日后便是一家人了。”

    他提起了和亲之事,沈潜就不想多言了,又说了几句话,便告辞了。

    容铮看向意秾,眼神里也看不出多余的情绪,见她转了身,便将视线挪到了别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