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30章 落流霞

第30章 落流霞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秾沐浴过后,又穿戴好了,便带着绿蚁到院门处边散步边等吴善芳,一会儿好一起去群玉殿,她们这些小姑娘都是被安置在绛云阁的,离群玉殿并不远。

    之前就听闻宣和帝要来,守在翠寒园的宫人们早就将各处都布置好了,此时的庭院中罗列着数百盆花卉,微风轻拂,便是清芬满院。

    意秾倒是想过去走一走,但是在她出来前,凌氏就千叮咛万嘱咐过她了,让她要注意着,一定不要落了单,她如今可是怕了凌氏的絮叨,便没动。只是站在原地,微微侧了身,谁知抬眼一望,竟然瞧见不远处的一盏宫灯下容铮正负手看着她,他身边还立着个人,意秾见过几次,竟是明贵妃。

    她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了“私会”两个字来,撞破这等事,本该是私会之人惊惶才是,但此时恨不能自己就地消失的却是意秾。这两个人可都不简单,想要灭她口还不容易么。

    容铮面上却没什么表情,侧头看了明贵妃一眼,明贵妃就像没见过意秾一般,转身走了。

    意秾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容铮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也不可能不理会他就直接离开,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两步,福了一礼,唤了声“二殿下。”

    容铮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脸上明显挂着一丝局促与不安,刚刚还是一副直接就想走人的模样,此刻又强稳着姿态来给他见礼,倒也还不是蠢到家。他嘴角噙起一丝轻笑,故意道:“沈五姑娘刚刚听到什么了?”

    意秾立刻肃着一张小脸道:“我方到此处,不知二殿下说的是什么?”

    不认帐的倒是很快,容铮扬了扬眉,目光不自觉的就落到了她的唇上,她似乎是抹了些口脂,透着诱人的粉红色,鲜嫩可口,他便略不自然的将视线移开一些。

    其实意秾此时就是强作镇定,她已经心跳如擂鼓了,她生怕被容铮看出自己心慌来,便强自摆出一副冷静的模样。接着她就听到不远处吴善芳说话的声音,她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一瞬间都冲到她头顶上来了,心似乎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她想也没想,立刻就对容铮福了福,道:“二殿下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去群玉殿了。”

    她连头也没抬,听头顶上传来淡淡的一声“嗯”,立刻就转身走了。

    容铮看着她的背影,并没有动,将候在一旁的谢通叫了过来。

    谢通是跟着容铮的长随,方才他看见意秾出现时,也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此时赶紧解释道:“殿下说过,凡是命不许有人靠近时,沈五姑娘是例外的。”这才没有命人限制她到院门处来。

    见容铮面上并没有恼怒的神色,谢通才抹了把汗继续道:“回信已经收到了,圣躬不豫,萧昭妃娘娘让殿下早日回去,虽有太子殿下的钧令命殿下在此商议和亲之事,但殿下常留梁国,恐国内生变。”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变”,无非就是保宁帝崩逝,太子顺利继位,于容铮而言就没有机会罢了。

    “时日还未到。”容铮道。

    谢通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正主儿不急,他就是急破了脑袋也没有。然后他就听容铮道:“等筵席散了,将她带到摘玉亭去。”

    谢通自然不会误会这个“她”是谁,立即便垂首应了。

    容铮走进群玉殿时,余光扫了一眼意秾,小姑娘们坐的位置稍偏了些,不过虽然隔得有点儿远,却也能看清她此时煞白着一张小脸。

    意秾简直连头也不敢抬,心里打鼓得厉害,如今她只祈祷着容铮与明贵妃只是凑巧遇上了,说几句话而已,并无阴.私,否则她都不敢想象这两个人会怎么对付自己。

    她迅速的看了一眼宣和帝,她自认没有勇气将此事说出,更不用提她连证据也没有。她深吸一口气,又飞快的扫了容铮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就像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她就只能也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她喝了两大口合欢酒,让自己的面色看上去红润一些。

    她其实最怕被沈意秐看出异常来,沈意秐心细如尘,若是被她发现了什么,意秾解释起来可就麻烦了。幸而这个时候舞乐响起,明贵妃出场了。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过去。

    明贵妃穿了一身雪白的绫裙,腰肢束得极细,身段柔软简直比春日里的柳枝更胜一筹,再往上看去,便是饱满的胸.脯,丰盈窈窕,媚.态如风。她先给宣和帝请了安,意秾见她的视线从容铮身上从容掠过,丝毫尴尬也没有,心里不免觉得诧异,因为明贵妃和容铮的神色都太正常了,她都不禁要疑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

    明贵妃跳的是白纻舞,初时动作极为徐缓,如漫步于云上,姿态闲适已极。随着脚步轻移,节奏也越来越快,她折腰旋身时简直柔.弱无.骨,明明是极纯白干净的舞姿,跳到后来却让人觉得她目光中含笑流盼、如诉如怨,竟似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

    宣和帝的目光痴痴的凝视着明贵妃,连一丝余光也没分给旁人。

    赵皇后坐在宣和帝身侧,笑容早就僵在脸上了,大袖下的双手攥得紧紧的,当明贵妃跳完舞敛袖坐到宣和帝左下首时,赵皇后没忍住瞥了她一眼,道:“贵妃的舞跳得确实是极好的,只不过大殿里还有许多精心教养起来的小姑娘,看了未免就有些不大合适了。”

    这话说的极其诛心,几乎就是明言明贵妃跳的这舞“不正经”,要教坏这些身份高贵的小姑娘们了。

    宣和帝心里正高兴着,闻言就皱了眉。

    明贵妃面上却丝毫不变的淡淡笑道:“多谢皇后娘娘直言教导。”就再无他话了。

    岂止是不屑争辩,简直就是不当回事。

    赵皇后的一篇子话顿时就被噎了回去,她就有些气急败坏了,宣和帝终于看了她一眼,毕竟是皇后,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下她脸面,便道:“好了,命人传菜吧。”

    这个小插曲也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过皇家之事最是乐为外人道的,尤其是现在宣和帝还没有皇子,而赵皇后年纪已经不算不小了,如今膝下只有一位公主,且才三岁,她若再想有孕,想必也是不容易的。而明贵妃正是女子最美的年华,又得宣和帝爱重,才入宫没多久就封了贵妃,日后再诞下皇子,只怕这皇后就真的要换人来当了。

    如今宣和帝所忌讳的,唯有赵皇后的娘家罢了。赵皇后的娘家是镇国公府,赵家本就是京中大族,与大梁各地世家因姻亲建立起来的关系盘根错节,便是宣和帝也不能丝毫不顾忌。

    筵席散了之后,沈意秐就直接陪着赵皇后走了,意秾则跟着其她几位小姑娘相约一起去看灯。

    翠寒园里早就准备好了许多的灯盏,虽及不上元宵节那般多、那般热闹,但是胜在精致,且别出心裁。

    从群玉殿出来,便是晨晖门,自晨晖门往外望去,各处花枝树间,高低错落蜿蜿蜒蜒的挂满的各色灯笼,罗帛灯,影戏灯,嫦娥奔月,琉璃宝带,光前面这座园子,灯盏就足有数千百种,极其新巧,无所不有。

    远远望去,夜色下的灯火蔓延成一片,缭绕如七色祥云自天而降,灯光灿烂照耀天地。

    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便是平时有些什么争吵,此时也都被满心的欢喜所占据了,大家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太后宫里的盖嬷嬷来催,她们才不舍的回绛云阁去。

    意秾是觉得累坏了,只想赶快回去好好的睡个舒服觉,盖嬷嬷却叫住她笑道:“沈五姑娘,太后娘娘命奴婢过来请姑娘过去一趟。”

    意秾心里诧异,却也不敢表现出来,或许是太后有什么要特意交待她的也不一定,毕竟如今她也算是个半路子的公主。盖嬷嬷虽不及黄尚宫那般得脸,但是她被定下来要去大虞和亲时,进宫去谢恩,便是这位盖嬷嬷领着她去见的太后,因此,她心里虽然疑惑,却也笑着应了个是,道:“那便烦请嬷嬷带路了。”

    不过她边随盖嬷嬷走,心里边暗自纳闷,太后自到了翠寒园便说疲累了,一直在房里歇着,连晚上的筵席也是没有参加的,这个时辰叫自己,难免让人心里打鼓。她便回头看了绿蚁一眼,让她警惕一些。

    绿蚁默默的点了点头。刚出了园子,就见一个穿着暗纹团领衫的宫人迎上前来,给意秾请了安,恭声道:“小人给沈五姑娘请安!小人名唤谢通,沈五姑娘直呼小人名字便是。”

    谢通像是怕她断然拒绝,也不敢歇气儿,赶紧道:“二殿下让小人来请沈五姑娘到摘玉阁去,沈五姑娘这边请。”

    意秾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侧头看了一眼盖嬷嬷,盖嬷嬷还对她歉意的笑了笑,告退走了。意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她没想到容铮竟然这般有手段,连太后宫里他也安插了人手。

    他就不怕自己找太后去告密么。

    现在天色又这么晚了,哪里适合他们二人独处了?意秾鼓了口气,道:“其她姑娘们都已经回绛云阁去了,若是我不曾回去,只怕阁内的几位嬷嬷要担心了。二殿下若是有事,不如明日再说吧。”

    谢通先前就得了嘱咐了,哪敢强留她,眼睁睁的看着意秾回身上桥。

    意秾带着绿蚁只想尽快回去,可是下桥时却看见有人立在湖畔,只见那人穿了一身月白色织锦蟒袍,长身玉立,似乎是这颜色柔和他周身的气韵,令他看上去内蕴如玉,气峙如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