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31章 摘玉亭

第31章 摘玉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秾想起世人对大虞这位二皇子的评价,“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这京中指不定有多少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将心思放在他身上,只不过是碍于两国身份相差罢了。

    意秾也不迟疑,上前两步,敛衽给容铮行了礼,“二殿下这么晚还没休息?”

    容铮“嗯”了一声,略抬下巴指了指前面的摘玉亭,道:“我有话跟你说。”

    摘玉亭在海棠园深处,本身是个四周满嵌琉璃的小亭子,冬日置火盆,夏日则鼓以风,是个冬暖夏凉的好去处,周围又都是盛放的海棠,白日里确实是极美的,但是在深夜前往就显得幽深黑暗了。

    意秾不觉得有什么话非要到那里去说,便垂首道:“二殿下有事不妨就在此处说罢,若要到摘玉亭去,再返回绛云阁只怕要耽误许多功夫,我身边的丫头回去定然要告诉我娘,我娘定要训斥我的。”

    这话半真半假,虽然有之前盖嬷嬷搬出太后来打的幌子,但是这园中人多,谁知道会撞见谁,不好解释不说,只要略有什么闲话传出去,她就不必做人了。

    容铮翘起嘴角轻笑道:“我要跟你说的话,在这里不方便说。”

    这句话被他说得像是调.情一般,分明就是暧昧的语气,意秾的脸腾地就热了起来,她还来不及反应,容铮忽然迫近,意秾一点儿准备也没有,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却感觉手上一温,她的手就被攥住了。

    意秾反应过来后,脸倏地就红透了,差点儿没红到后脑勺去。凌氏对她家教甚严,她活了这两辈子了,还从未与人做过这般亲密的举动,拉手在她看来自然就是极亲密的事了,之后她就恼羞成怒了,他将她当作什么了?竟然敢这样轻佻的对她!她想也没想立即扬起另一只手朝他脸上挥去,他漫不经心地化解了她的攻势,握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放松,微笑地看着她,道:“走吧,摘玉亭那里我已经命人四处都挂了灯盏,灯下赏海棠其实更为艳丽。”

    意秾简直不敢相信,她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又无.耻下.流之人,她气急败坏的道:“二殿下最好放开我的手,听闻大虞与我朝风俗相通,想必都是敬重长辈的,如今我已经定下来要与你兄长成亲了,将来便是你的兄嫂,二殿下这般岂非不妥?”岂止是不妥,简直就是不要脸!

    容铮看向意秾,小姑娘努力讲道理的模样还透着几分娇憨,毕竟还是年纪小些,虑事不够周全,且不懂变通,不过倒也不妨碍,他不是靠妻族的人,若不是他母妃为他定下的亲事太复杂,他也不必绕这么大个圈子才能把她带回大虞去,日后若有她虑及不周之处,他再指点她一二也就是了。正想着,他的目光就又落到了她粉嫩的唇瓣上,如今连他自己也觉得诧异,之前也不是没见过她,那时也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太漂亮了,但是太漂亮于他而言却并不合适,他所需要的妻子只要容貌上乘就可以了,况且她虽然有时候看着聪明,但蠢起来也颇让人头疼。

    就比如现在,谁跟她说她到大虞去和亲就一定会嫁给太子了?还一本正经的跟他谈论伦理纲常,不过日后的事情现下对她说了,只怕她也听不懂,况且他也不想在这上头浪费时间,便简单的对她道:“你放心,不会让你成为太子妃的。”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意秾哪里是不放心这个,和亲之事不是她能掌控的,但听人摆布而已。但此时他们两人若是被人撞见了,还哪里谈得上闺誉,她也就只有扯条白绫子上吊的份儿了,连家人都要跟她一起抬不起头来。

    他可以不顾及他的名声,她却不能。跟他讲道理又完全讲不通,这四处暗中都是他的人,绿蚁也帮不上忙,她心里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他却兀自将她的手握在他温厚的手掌里,拉着她出了丽泽门,往摘玉亭的方向去。绿蚁要跟上来,他眼风一扫,立刻就有人上前拦住了她。

    容铮一路拉着意秾到了摘玉亭才停下来。

    此时的摘玉亭四周熠熠恍若银河,每一株海棠树上都挂着一只水红色绡纱的灯盏,因海棠枝并不粗壮,所以上面挂的灯盏也极小,既精致又可爱,圆圆皎皎,如东海龙宫中被清水洗濯过的明珠。远远望去又如点点星火连成一片,映着娇.嫩欲.滴的海棠花,美不胜收。

    不过意秾却是没有心思赏景致的,她忍气道:“请二殿下有话快说。”

    容铮慢条斯理的在摘玉亭中的檀木椅上坐下来,又指了指他旁边的椅子,道:“坐吧。”

    意秾执拗着不肯,僵着脸又重复了一遍,“二殿下有什么话要说?”

    容铮见她气呼呼的模样,两颊融融似带着玫瑰色,便翘起嘴角道:“今日是我的生辰,你不送我一份生辰礼么?”

    他之前还救过自己一命,这个要求也不算过份,不过意秾急着回去,没心思跟他周旋,便敷衍道:“我明日便请我娘为二殿下备礼送到二殿下府上去,也权当谢过二殿下的救命之恩了。”

    容铮面上的笑意便淡了一点儿,挑了挑眉,“我要你亲手做的。”

    意秾忍无可忍道:“我已经算是定了亲了,我做的东西又岂能落到其他男子手中?若果然有了私相授受之嫌,于二殿下无碍,我却要青灯古佛一生了。”

    容铮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视线便落到了她的腰间往下一点儿,意秾也注意到了,她现在已经彻底将容铮当作无.耻之徒了,顿时觉得他的目光所触之地实在太过下.流,她简直羞愤欲死,明知道打不到他,巴掌却还是奋不顾身的抡了过去,容铮一把就拽住了她的胳膊,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一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接着他的身体就倾覆下来。

    他盯着意秾的双眼,意秾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他冷笑一声,伸手探向意秾的腰间,稍一用力便将她腰间的荷包拽了下来。

    他将意秾放开,然后沉着一张脸坐下,打开荷包,从里面掏出一枚竹篾儿来,皮笑肉不笑的嘲讽道:“沈五姑娘果然是极重声誉的。”

    意秾看到那枚竹篾儿,脑中瞬间就轰的一声,当时季恒将这枚竹篾儿塞给她时,她便装在了这个荷包里,之后也并没有想着拿出来,后来她换衣裙也总要换随身搭配的饰物的,她就将这个荷包忘了。此次到翠寒园来,是凌氏帮她装置的衣物,下午彤鱼为她配衣裙时,觉得这个荷包的颜色好搭配,便给她戴上了。

    她心里羞恼的同时,怒气也腾地就冲了上来,容铮这个人简直称得上可怕,竟然连她哪个荷包里装着什么都知道,他到底盯了她多久了?

    容铮将那枚竹篾儿翻过来看,上面还刻着季恒的名字,他心中邪火上升,只觉得被她气得脑瓜仁儿疼,冷冷道:“沈五姑娘与旁人私相授受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你的闺誉?命自己的丫头去给外男递信时,怎么也不知道避讳一点儿?如今你倒是知道自己已经算是定了亲的人了,那怎么在法相林时还拿眼神去撩旁人,沈五姑娘这都算是洁身自好、贞洁守耻了?”

    意秾气得发抖,她之前并未意识到她做的这些事情是多么可耻,如今听他说来,她就像是被夫主捉.奸的妇人一般。她并不是一个口舌伶俐之人,即便活了两辈子,她也没能变得像沈意秐那般舌灿莲花,此时的她连反驳都无从下口,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容铮攥紧了拳头,终还是不忍心,强行把她抱住,将她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怀里的人像是气坏了,一边抽噎一边挣扎拍打他,他叹了口气道:“是我说错了,沈五姑娘惠质兰心、品重端庄。”他语调里依然带着浓浓的怨气,“只是你不许再与季恒纠缠不清了。”

    意秾哭得简直止不住,容铮安慰了半晌,觉得不起效用,便用大手扣住意秾头,以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伸出舌头往她流着泪的脸上舔了一口。

    意秾立时就惊呆了,连哭都忘了,瞪大了两只眼睛简直反应不过来。

    此时她脸上全是泪水,妆都花了,睫毛上也挂着水珠,这样子真是说不出的滑稽与可爱,容铮伸手替她理一理额前的碎发,笑道:“我送你回去吧,再哭下去,只怕眼睛就要肿了,到时候跟你身边的人怎么解释?”

    意秾别过头黑着脸道:“不劳二殿下费心。”

    容铮不在乎的扬了扬眉,她不同意,他也坚持送她回了绛云阁,他立在院门外看她带着绿蚁进去,又过了半晌,见里面并未发出什么大动静,才转身回去。

    意秾回到绛云阁时,其她人都已经睡了,绛云阁内有一间正房,两侧各两间偏房,东西向又各建有一排厢房,因这里的厢房多,又是处于翠寒园的深处,所以才将她们这些小姑娘都安排在这里。意秾因是公主的身份,虽是个半路子的公主,但好歹名头摆在那里,故而她是一人住在正房的,连丫头她也能比旁人多带一个。

    意秾回到自己的屋子,就让彤鱼打水沐浴,彤鱼等得她家主子都要急死了,此时见意秾脸上红一块黑一块,虽然看着是用手绢擦过了,但也看得出明显是哭花了妆弄的,彤鱼吓得腿差点儿一软,“姑娘,你……你怎么了?”

    意秾心里一慌,她也知道自己脸上的模样不好瞒过彤鱼,正要措词开口时,就见彤鱼像是想明白了似的愤愤道:“如今姑娘也是公主的身份,日后还要替长公主去和亲,太后娘娘竟还这般欺负姑娘!”

    意秾松了口气,又斥她道:“这里虽不是宫里,但是规矩是一丝也不能马虎的,不说别的地方,单这一个绛云阁,就有多少宫人看着?你说话竟不顾分寸!”

    彤鱼垂头请罪,嗫嚅道:“大家都知道姑娘是被叫去了太后娘娘殿里的,这会子回来明显是哭过的,奴婢是担心姑娘。”

    意秾此时心里一团乱麻,又困又累,只嘱咐彤鱼不要与旁人说起,沐浴之后便上床睡觉了。

    在翠寒园住了几日,一众小娘子都喜欢上这里了,这里景致又好,大家玩儿在一处,又松泛,又有趣,大家钓鱼捉虾,淘花制香,又开诗社画社,简直都不想走了。

    不过这两日京中有一桩传言闹得沸沸扬扬,宣和帝正犹豫着是不是该提前回宫。

    朝中已有言官呈上了急奏,快马加鞭的送至翠寒园来,宣和帝看了,气得当场就掀了桌子,骂言官们“俱是长舌毒妇!”

    意秾是过了两天才知道这件事的,她当时正跟吴善芳一起研究乐谱,吴善芳的丫头名唤海棠的就急匆匆跑进来。

    吴善芳一见她的神情就知道又是有什么八卦事了,皱着眉让她快说。

    海棠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道:“姑娘,沈五姑娘,奴婢方才出去的时候,就听大家都在说贵妃娘娘的事。”

    贵妃娘娘能有什么事儿?

    意秾眼前一下子就闪过了容铮的身影,脑子瞬间就是一个激灵,吴善芳更是等不了,催她道:“快说!快说!”

    “奴婢也是听别人说起的,因圣上前两日圣躬不豫,连吃了三天的药都没怎么见好,先时是有人说圣上身边有人克妨了他,这才令圣上病痛缠身。而这两天又有人传贵妃娘娘是……”海棠说顺了嘴,下面的话险些就溜出来,吓得她赶紧止住了话头儿,这样的话可不是该对她家姑娘说的,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她少不得又得挨训斥。

    意秾见她不往下说了,便侧头看向吴善芳,吴善芳最是了解她这个丫头的,猜也猜得出下面的话是什么,便抿嘴一笑,凑到意秾耳边道:“想来是有人传贵妃娘娘是狐狸精变的了。”

    这种言语也不过就是流言罢了,本就是可大可小之事,偏有言官对此大做文章,直言明贵妃妖.媚惑上,只怕将来要成为亡国的祸根。

    如今更是连平头百姓都知晓一二了,连妺喜、妲己之流都比了出来,宣和帝自然不能不重视。

    谢通命人查清之后,便将事情的原委禀告了容铮,谢通是知道他这位主子的,最是个胸有成府,锋芒不露的,明贵妃在大梁的作用不容小觑,现在明摆着是有人想要除了明贵妃,谢通默默的在心里为那些人念了声“阿弥陀佛!”只怕他们这回是没好果子吃了。

    容铮皱了皱眉,道:“宣和帝知道了么?”

    谢通摇了摇头,“虽然此事是赵皇后有意而为,但是她并未联络她的娘家镇国公府,想必也是怕万一此事泄露,宣和帝会连镇国公府一齐降罪吧。”

    容铮的手指在紫檀木案上敲了敲,“想法子透露给宣和帝,只告诉他流言之源是从赵皇后那里传出去的,旁的一概不用管。他也是多疑之人,自会命人去查。”

    谢通忙点头应下。

    “这几日派人盯着她了么?”容铮又问。

    谢通心道:他什么时候敢不派人盯着了?也不知道那位沈五姑娘是在哪儿练就的一身本事,简直称得上法力无边了。不过她也确实是美得惊人,便是大虞的那位文姑娘,虽号称大虞第一美人,也要比沈五姑娘差上一截儿,不过再怎么说,殿下这亲事都已经定下了,沈五姑娘再漂亮得不像话,也不过是一个小姑娘罢了,若为着她倒耽误了大事,不值当的不是?

    萧昭妃送来密信时,还特意命他要规劝着殿下,他此时鼓了两鼓勇气,才磕磕绊绊的开口,“殿下……小人,小人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容铮的目光冷冷的扫过来,谢通立刻吓得头都不敢抬,哆嗦着一口气说完,“殿下若是放不下沈五姑娘,当初倒不如将她带回大虞,便是在殿下大婚之前纳了她,萧昭妃娘娘也不会不同意的。”

    “这话是你要对我说的?”容铮瞥了他一眼。

    谢通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容铮,硬着头皮道:“是萧昭妃娘娘命小人说的。”

    容铮也不说话,端起茶盏呷了一口,才道:“下去领三十板子。”

    谢通暗暗叫了声神天菩萨,这已经算是轻的了,他在开口之时就知道少不了一顿责罚,但是萧昭妃娘娘的命令他也没胆子不遵。幸好他这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是也少不得要躺个十天半月的才能下床了。

    谢通退下去之后,容铮看着案上的那个嵌螺钿的紫檀木匣子,不由又想起了意秾,他若是舍得让她做妾,他又岂用费这么些力气。不过文家的亲事确实要麻烦一些,首先他母妃萧昭妃这一关便难过。

    到了午后,赵皇后便派人来请绛云阁的一众小姑娘们过去叠影殿吃冷食,宫里有一位极其手巧的姑姑,这回出宫赵皇后也将她带了出来,如今天气愈热,赵皇后便常命她做些冰凉爽滑的吃食。

    赵皇后还是头一回赢了明贵妃,这份欢喜可谓持久,她面上一直带着笑意,与平日里的她简直判若两人。不过她也并未在殿中久留,等赵皇后一走,大家就随意起来,也不再拘着了,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

    叠影殿之所以被命名为叠影,是因为殿中所置的并非寻常的直棂窗,而是大面积的月洞窗,上面都糊了碧色的茜纱,日影斜照进来,便笼着如雾一般的浅绿色光晕。

    意秾勺了一碗冰雪冷元子,这冷元子是用黄豆和砂糖做的,将黄豆磨成豆粉,用砂糖或者蜂蜜拌匀,加水团成小团子,然后再浸到冰水里面,又加了些切成方块的木瓜肉,甜甜糯糯的,极为好吃。

    旁边的玉安县主正笑着打趣沈意秐,道:“方才我从丽泽门过来时,你猜我瞧见谁了?竟是季家表哥,也不知道他是为谁来的?”

    玉安县主的母亲与季夫人是表姐妹,是以她也可以唤季恒一声表哥的。

    沈意秐与季恒的亲事也已经算是说定了,季夫人已经点了头,季老夫人又撂了手,只等着季世子从四川回来拍板了。季夫人本就是极喜欢沈意秐的,况且也算八字有了那一撇了,故而身边关系亲近的也都知晓个大概。

    旁边立刻有人奉承了一句,“沈家姐姐自然是个命好的。”

    沈意秐是不信命的,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去争来的,信命有什么用?她用尽心机才能与季恒议亲,其中的曲折外人如何能知道?

    她此时也算是得偿所愿,又看了旁边的意秾一眼,温婉的笑道:“季家表哥是来奏对的,圣上留他住两日也属正常。”

    玉安县主笑着道:“你瞧瞧,一提起季家表哥,这脸都红了。”

    她们二人自幼关系便不一般,便是开开玩笑大家也并不放在心上,又笑闹了一阵,这才作罢。

    不过,到了傍晚时分,欢笑劲儿还未散呢,事情就反转了。宣和帝阴沉着一张脸,命人详查镇国公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