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56|1.2|家

56|1.2|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袍男子皱着眉,脸上黑得吓人,额上的青筋亦是跳得欢快。

    他沉着脸不说话,容锦见他这副要吃人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嘴硬的道:“许石头,你敢踹本公主的门!”又唤守在外面的朱颜等人,“人都死哪儿去了?”

    许季玉扫了程皎一眼,看着容锦冷笑道:“公主好雅兴,小时候连字都认不全,如今竟也能欣赏书画了。”

    容锦听得这话气得险些炸毛,她小时候是在庄子上长大的,到六岁时还未开蒙,后来竟入宫当了公主,按说她一个小姑娘六岁开蒙也不算晚,但谁让她是与她大弟二弟一起读书的呢?这两个人堪称奇葩,尤其是二弟,也不见他如何刻苦,况且他那时还是一个软糯糯的小娃娃,张嘴就能将她碾压的渣儿都不剩。

    那时能与他们三人一起读书的便只有许季玉,许季玉年纪最长,说是伴读,顺带着也能照顾年纪小的太子与容铮。

    容锦又是个不爱读书的,时常还要装病,别人都背到四书了,她连千字文还没背全呢!许季玉也不怕她这个大公主,嘲讽她简直口到擒来,这世上揭她短儿揭得最不手软的就是这个许季玉,自幼年时起,许季玉就是她最讨厌的人。

    是最讨厌,绝不带之一。

    朱颜听到大公主唤她,麻溜儿就跑了进来,见自家公主气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只垂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瞧见。朱颜虽只是个丫鬟,但也是有个人好恶的。她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差,观察了程皎几回总觉得此人心术不正,况且二殿下也曾说过,若是谁敢帮着大公主与程皎私下见面,就将她们底下伺候的人全都发卖了。虽然有大公主护着,真的卖了她倒不至于,但当许世子进来时她也没想拦着。

    程皎这会儿倒是机灵了起来,忙对容锦揖了一礼,道:“小生先告退了。”就匆匆出去了。

    容锦瞟了许季玉一眼,冷哼一声,也不再搭理他,便欲随程皎一起出去。

    许季玉斜着身子靠在门柱上,他长得本就高大,这隔间儿的门又是单扇的,竟被堵了个严实!

    容锦简直要被气死了,她黑着脸,对许季玉冷冷道:“还请许世子让开,许世子这般堵着门,若是传出去什么闲言碎语,对你我都不好。到那时许夫人又要去找我母后哭诉了,我可当不起!”

    许季玉的脸色比她还不好看,“你方才跟个小白脸单独在室内怎么不怕被传出闲言碎语去?这会儿倒知道害怕了!”

    容锦深呼一口气,硬声反驳道:“他不是小白脸,他是我未来的夫婿,即便见上一面又有什么打紧的?倒是许世子,听说你那位表妹病情又加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到你们成亲的日子呢?许世子有时间还是多去关心关心你的表妹好了,平白在这儿拦路让别人知道了也不好听!”

    许季玉被容锦那句“未来的夫婿”气得睚眦欲裂,偏容锦又伶牙俐齿,他一时被她堵住了,气得说不出话来,然后便猛地伸手抓住容锦的手腕,直到将容锦白晳的手腕上捏出一块青紫来才松开。他死死盯着容锦的眼睛,问她:“痛不痛?”

    容锦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却还是梗着脖子,道:“让开!”

    许季玉瞪着她半晌,闭了闭眼睛,忽地一笑,整个人都退出门外,微微弯了腰,道:“公主请。”

    容锦被他这个笑容吓了一跳,逃也似的跑进了马车里,待坐稳当,心绪平复下来之后,才想起来意秾还在书画铺子里头呢。

    忙命朱颜带着人进去找意秾,她倒是想自己下去亲自找的,但一想起许季玉还在里面,便有些打怵。容锦暗道了一句:扫把星!她抚了抚胸口,腹谤再也没有比许季玉更扫把星的人了。

    许季玉是西平公之子,排行第三,原本是跟世子之位丝毫关系也没有的,可偏偏三年之内他前面的两位兄长竟都死于非命,就剩下他这一根独苗,许夫人自然是将他看成宝贝疙瘩一般的,在他十八岁时便给他定了亲事,是吏部尚书嫡长女,身份样貌无一不好,可才定亲两个月不到,那姑娘就失足落水死了。

    虽说是个意外,可也让人心里打着鼓了,许夫人便耐着性子等着这段事情过去再给他说亲事。到许季玉二十岁时,许夫人可真是等不了了,急得又给他定了门亲。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世子,稳稳当当的下一任西平公,许季玉长相也不错,这亲事自然也是好定的,只是也真是巧了,跟上一回一样,不出两个月,这位姑娘也出了意外了。

    这回哪位夫人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到西平公府的就要掂量一番了,倒是有愿意嫁庶女的,可是许夫人也看不上啊。后来许夫人哭哭啼啼的去请王皇后保媒,这回却是许季玉不同意了,死活也不肯再定亲。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许季玉自小便有主意,把许夫人气得大病了一场,直到许季玉二十五岁了,许夫人这才又强逼着他定了门亲。

    是许夫人亲二哥的嫡女,许夫人的亲侄女,原本许夫人的二嫂也是不大乐意的,但恰在此时许夫人的这位二哥犯了事儿,求到许夫人头上了,许夫人这才提出这个要求来。

    许夫人的二哥也觉得“克妨”这种事太过玄乎,其实就是赶巧儿了罢了,并不大信的,便顺当的将亲事定了下来。谁知这两家亲事一定下来,许夫人这位侄女就病倒了,十天倒有九天都在卧床,连人事不知的时候也是有的。

    容锦想到这儿就撇了撇嘴,命这么硬,还有人肯嫁给他也真是瞎了眼了!

    她等了一会儿,见意秾还没出来,便撩起车帘子往外瞧,一眼就看见许季玉仍立在书画铺子门口处,双眼灼灼的望过来。

    她心里顿时就是一慌,忙将帘子放下了,在心底暗暗念了一大段《心经》,这才将许季玉那张脸抛到脑后去了。

    那厢里朱颜带着几个仆妇上了二楼,绕过落地罩,正要往里头那隔间儿里进时,便瞧见祝嬷嬷与青鹅正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

    朱颜上前笑道:“公主让奴婢上来找沈姑娘,公主正准备回府去了,还请沈姑娘出来。”

    祝嬷嬷冲朱颜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道:“二殿下与沈姑娘正在商议事情,请公主先回去吧,过会儿二殿下会亲自将沈姑娘送回公主府去。”

    若是里面的意秾听到祝嬷嬷的这句话,一定会道一句容铮与祝嬷嬷这两人果然都是厚脸皮!

    此处隔间儿内东面墙上挂着一幅唐人摹的《女史箴图》,故而隔间儿内的摆设也都是按照魏晋风格来的,临窗摆着一个山水围屏,容铮就坐在坐榻上,他面前是一张黑漆嵌螺钿的长条矮几,矮几上还有一座犀皮地雕兰花小砚屏,他左手边是一只莹白似雪的白瓷茶盏。

    容铮一身月白色锦袍,头发用镂雕白玉冠束起,手里捧着一卷书,竟让意秾生出一种翩翩公子如玉之感。

    意秾方才走进这间隔间儿,见祝嬷嬷与青鹅都自动的没跟进来,反而立在外面守门时,她就有一种掉进狼窝的感觉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转身出去,容铮扬了扬眉毛,不紧不慢的道:“我这儿有一封信……”

    意秾的脚步立时就停了下来,见容铮果然从他手中的书卷里抽、出一封信来,上面封着火漆,意秾一下子就看到了上面的“吾儿亲启”四个字,沈珩之的笔迹她再清楚不过了,此时心都提了起来,忙道:“是我爹爹递来的信?”

    容铮将信重新塞入书卷中,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意秾,“不是刚刚还想立刻拔腿走人么?”亏他还特意抽时间在这儿等她,她倒好,竟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一般来防了。

    意秾眨巴眨巴眼睛,她一直在盼着沈珩之和凌氏能给她写信,但因她身份特殊,不管寄信还是收信都是极麻烦的事情。而沈珩之想开在大虞的那间商铺才谈妥当,各种交接手续更是繁琐至极,而大虞又没有他们沈家的亲眷,想托他人之手亦是困难,沈潜已经在想办法尽快将手续办妥了。如今意秾能盼来沈珩之的一封信实在是欢喜异常,这会儿她是有求于人,也不敢再矫情了,便走过去坐到坐榻的另一侧,道:“多谢二殿下。”

    容铮别过脸,冷哼了一声,道:“想要看信也简单,你自己过来主动点儿。”

    意秾愣怔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容铮说的“主动”是什么意思后,脸一下子就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