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70|1.1|家

70|1.1|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世上唯有如意最难。

    意秾接过燕窝粥,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彤鱼心里着急,劝道:“姑娘好歹再吃些儿,这几日姑娘一直都不思饮食,身子哪里受得住?”

    意秾摇了摇头,重新躺了下去,将被子拉到下颌处。

    彤鱼心里隐隐的叹了口气,轻轻退了出去。前两日太子已经登基,改元景祐,是为景祐帝。如今虞侯营指挥使步正率兵集结城外,与新帝兵戈相向,而文家则是处于徘徊之中。

    因二皇子未归,此时的邺城之中竟达到了微妙的平衡,景祐帝宣旨劝课农桑,大赦天下,显出新朝之欣欣气象来。

    彤鱼将银铛放在高几上,回身望向这宝福殿,心情复杂难言。

    这宝福殿是景祐帝命人修饬的,并不十分阔大,却处处显出精心备致来,殿内还设有一座五色琉璃阁,小窗间垂小水晶簾,流苏宝带。两侧的竹架上摆了金盆,里面放置冰块用来取凉,金盆之上还悬挂了伽兰木,使得散发的凉气中染了清香。

    听说王太后已经迁至宜寿宫了,而历代由皇后所居的坤梁宫正在重新修饰,景祐帝有话,等册后大典之后,皇后便迁居坤梁宫,而此处的宝福殿也是留与皇后的,供日后皇后纳凉之用。

    如今她们几个跟着意秾的大丫头,身价也都不一般了,即便是大总管遇着她们,也是恭恭敬敬的陪着笑脸。彤鱼也说不上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只是心底隐隐觉得,若是自家姑娘当了皇后,就这般过下去也是不错的。

    彤鱼又在门外候了半晌,见姑娘仍一动不动的睡着,她心里突然就咯噔一声,竟鬼使神差的上前用手指悄悄探了探意秾的鼻息。探过之后才放下心来,可也不敢再让她这般的睡下去了,在她耳边轻声唤道:“姑娘,姑娘要不出门走一走吧,外面园子里牡丹开得极好,连姚黄魏紫也有。”

    她又想了想,轻声道:“姑娘,奴婢是觉着,咱们已经入了宫了,太子……圣上也已经命人在赶制凤冠。再说咱们来大虞,本就是为着和亲来的。凡事想开一些才能过得舒畅……”

    丹鹭进来时正听到这句话,嘟了嘟嘴不满道:“还是二殿下好。”

    彤鱼瞪她一眼,“就你话多!”

    丹鹭慑嚅了两下,没再说话,可眼神里明显是不服气,想起自己是进来传话儿的,忙道:“姑娘从大梁带来的东西也都抬进宫来了,就是宫门也真是太严了,连姑娘的东西都要盘查!”

    意秾眸光闪动,“有大公主的消息么?”她的东西都在公主府中,如今能从公主府运出,显然容铎已经控制住公主府了。

    丹鹭低声道:“奴婢也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只听说大公主是中了毒箭,只怕难活……”

    意秾只觉得胸口闷得厉害,像有人捏住了她的心肺一般,眼泪突然就大滴大滴的滚落出来,心疼得无以复加,方才吃下的两口燕粥悉数吐了出来,因腹中空阔,最后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干呕的更加难受。

    太医来瞧过,又开了安息静气的药。太医自然是要禀告容铎的,容铎坐于书案后,头未抬,只道了句:“朕知道了。”

    一连三天未问过一句关于她的消息,三天之后,容铎走进宝福殿的时候,殿中的少女已经又归于沉寂,她自知力量薄弱,能做之事十分有限,便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的排斥与厌恶。

    厌恶?

    容铎罕见的没有挂着他面具似的笑容,坐在她的床畔,他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他缓缓道:“你若是将自己折腾死了,我便会将你家人都活活饿死。”他下颌绷紧,“不信你便试一试。”

    意秾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扭头看他,怒目圆睁,恨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容铎冷漠的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从被子里提了起来,意秾挣扎着要推打他,但她这几日一直没有好好吃饭,身体虚脱得厉害,跟本就使不上力气。容铎将她从床上拖下来,扔到地上,看着她虚白的一张小脸,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却仍然倔强的抿着唇。他冷声道:“你若不信我说的,就尽管去死。你将自己折磨成什么样,我就将你家人折磨成什么样。”

    他面上冷得吓人,“听说你二嫂才生下了一个男婴,沈珩之已升任四品,沈潜在大虞置下的铺子已经办好了手续,如果你想让这些都失去的话,那么,你就尽管去死。”

    意秾眼中干涩无比,眼泪像是流尽了,她一声也哭不出来。

    容铎对她伸出手,俯下身要将她抱起来,意秾突然抬起头,将他的手死死的抓住,冲着他的手背便咬了下去,几乎用尽了她的全力,她将积于内心的所有愤怒与伤痛都宣发了出来!她咬得极狠,直到口鼻感到一股腥甜之气传来,她才住了口。

    容铎像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一般,依然强势的伸手向前,将她稳稳的抱在了怀里,用袖角给她擦了擦唇角的血迹,道:“解恨了?”

    意秾定定的看着他,“如果容锦死了,我会想尽办法为她报仇。”

    “很好。”容铎竟然笑了笑,“虽然我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但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情有义的姑娘。”

    他将意秾放在床上,毫不理会手上的伤口,随意的道:“容铮回来了,你想不想见他?我为你安排。”

    意秾猛地睁大了眼睛,她不仅想见容铮,她更想逃出去,但她不是傻瓜,“好,但你要与我一起去。”

    容铎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姑娘,我想用你将他引出来,然后扑杀,我若去了,他也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我怎么能去呢?你看,我们两兄弟就是这般默契,连想杀了对方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他凑近了些,鼻息几乎喷在她的耳畔,意秾耳根发热,倏地偏过了头,他压低了声音,“我们就快大婚了,我等得起。”

    ~~~

    快到戍时时,倾盆大雨如注而至,一辆毫不起眼的平头马车自大雨中艰难而缓慢的行进,行至城门处时,意料之中的被守门校尉拦住。

    因雨太大,那个校尉丝毫耐心也没有,高声喝道:“日娘的!非要赶在这个时辰出城门!”

    车内的人也并不回嘴,只伸出一只手来,手里赫然握着一枚令牌。

    那个校尉依旧骂骂咧咧,“少跟老子弄鬼儿,这么大雨,谁能瞧得清!仍过来给老子瞧!”

    车里那人也听话,闻言扬手一掷,那枚令牌就落到了校尉手里,校尉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待看清了上面的字,吓得手顿时就是一哆嗦,嘴脸立马就换了一副,谄笑着上前,忙将这烫手的山芋的恭恭敬敬的递了回去,陪笑道:“小人眼拙,竟没识得文将军大驾,文将军恕罪,莫跟小人一般见识!文将军请!”

    马车里的人仍旧不出一言,随着城门的开启,便出门去了。

    目送马车走远,那校尉还吓得没回过神儿来,进了门楼了还是一阵后怕。如今的文家是什么?是砝码!极重的金光闪闪的砝码!虽说太子登基了,可二皇子仍在城门外虎视眈眈呢,听说二皇子还带了孙允诚的大军回来,两虎相争,争执不下,文家军站在哪一方,哪一方便是胜者。如今谁敢得罪文家啊?他抹了把头上也不知是雨水还是吓出来的汗,拍拍胸口,这才安定了许多。

    “还没到么?”马车上的人出口问道。

    赶车的仆役声音戴着硕大的黑沿帽,沉稳答道:“快了。”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驶进虞侯营营帐,除了那个仆役,一共三人,从马车上下来。

    看见来人,坐于大帐之中的人便略皱了眉。

    冯尚宫有些尴尬,又不好解释,萧昭妃是命她前来的,但如今萧昭妃在宫中已然说不上话了,若不是有虞氏一族的关系在,只怕王太后想让她去殉葬的心都有。现下想要出城又是万分不易,萧昭妃便命人去请文家的令牌,文二姑娘得知了此事,便非要跟着来,她也是没有办法。

    此时文含芷眼圈儿已经红了,她虽有心理准备,得知容铮受伤,却没想到竟这般严重。

    容铮*着上身,身上包裹着绷带,他是行至文昌县时遇到了伏击,敌将像是极了解他,虽不能直接取他性命,却是刀刀沿着他胸膛当胸劈来,他尚年幼时曾在胸前受过伤,此时这一刀又将旧伤引发,故而才伤势难好。

    文含芷捏着帕子拭了拭泪,轻声道:“二表哥,你别怪冯姑姑,是我非要让她带我来的。”

    冯尚宫见她出声,不用自己解释,便松了口气。

    容铮恍若未闻那声“二表哥”,淡淡吩咐,“带文二姑娘去旁边的营帐喝茶。”

    文含芷虽想说什么,但她也知道冯尚宫此番冒险前来,定是有重要之事,便也不纠缠,又不舍的看了容铮一眼,才随人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