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82|雪满地

82|雪满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梁立国已近两百余年,也曾赫赫然如天上日,八方来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已趋近腐朽没落。

    驻守禾上的郡守风闻虞军攻来,匆匆下令闭城死守,他自己则当即便脱了官服跑了。大虞不日便占领了禾上,并以此为根据地向京城进发。

    大梁有这种只顾自己逃命的郡守,却也有顽强守城的。庐城太守李孝文以一己之力,竟拖住虞军长达三个月之久。庐城械具老化,不足以守城,李孝文便利用天寒地冻之势,在城墙之上浇水筑冰,一直顽抗到来年开春,城门才被攻破。

    李孝文为保百姓不被屠戮,坚守三个月之后,甘愿背负千古骂名,率全城百姓投降。之后自己从城门一跃而下,身死报国。

    此时京中的宣和帝早已吓得没了主意,匆忙派人与大虞求和,许诺割城赔地,甚至给大虞缴纳岁贡,但大虞的军队却没有丝毫停歇,到了第二年冬至,虞军已攻至京外。

    宣和帝每日惴惴,若不是有明贵妃时常安慰,只怕他都能先被自己吓死了。明知抵抗不过,又不想做亡国奴,便只剩下了逃跑这一条路!宣和帝倒也是个痴情的种子,临跑也不忘带上明贵妃,只可惜京城被围困,连只鸟儿飞出去都能被虞军射杀了,更何况是宣和帝!最后没出去的宣和帝又匆匆返回宫里,镇日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京中也是人心惶惶,各勋贵更是连门儿也不敢出了,生怕不知什么时候虞军攻进来,他们先掉了脑袋。

    此时已进入了十二月,今年也有些邪门儿,自入冬到现今,大雪就没怎么停过,若不是这几场大雪阻隔,只怕虞军早就攻进城来了。如今虞军在京外驻营扎寨,天气太冷,数十万大军取暖便是一个难题,另外冬天食物本就稀缺,对虞军的行动也是一个限制。

    所以大雪虽使人行路不便,却是人人都在盼着这雪再下得大些、多些。

    凌氏抱着手炉跟意秾絮絮的说着话儿,“如今京中城门紧闭,外头庄子上的车都进不来,连木炭都有些不够用了。如今买一只羊的钱,要搁以前能买三只了!”

    意秾这一年过得只怕比任何人都忐忑,她不知道如今城外的虞军中有没有容铮,听凌氏说话,她也只是点头答应着,

    凌氏如今也不能再四处去串门子了,大雪天儿憋在房里,话就格外的多,“今天季家大郎还亲自过来了一趟,送来了不少东西,说婚期不变。虞军虽然在外头,但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进来,圣上不中用,但太后娘娘还是有手段的,剩下的这几位顶大梁的将军也都可靠。你和季家大郎先成了亲,娘也就放下了一桩心事,别的不说,成国公府娘还是信得过的,季家大郎也是个有本事的孩子,有他护着你,娘也放心些。”

    意秾兴致不高的“嗯”了一声,抬眼望向窗外,大雪纷扬而落,将眼前的一切都遮掩的模糊不清。

    季恒已经除了妻服,两人的婚期定在十二月二十,虽然城外大军虎视眈眈,但成国公府依然将每一项走礼都办得正式而又隆重。

    到了十二月十九,沈家将为意秾置办的嫁妆抬去成国公府。季恒寻了理由来到了沈家,因成亲前他与意秾是不能见面的,故而季恒只是站在披芳院外,隔着重重雪幕凝望。

    他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等待与守候的姿势,大雪自天穹簌簌落下,如一群断了翅膀的白蝶,漫天卷来,带着扑天盖地之势。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见事通透,这么些年在官场中历练的沉稳世故,眼中也再不见喜色与波澜,脸上时常带着笑意,却从未深达眼底。他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也未尝不可,但她又回来了,天知道他得知消息那一刻有多么欣喜。他想尽办法说服他的祖父祖母,与她定亲。如今离他们成亲之日就只剩一天的时间,从明天开始,她便是他的妻了,然而这一刻,他却无比的恐慌。

    这恐慌来得这样真实,以至于他的身体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快些!再快些!

    那份求而不得的悲凉也不知从何而来,他紧紧握了握拳头,转身回去。

    丹鹭将帘子放下,进来道:“姑娘,姑爷在外面站了足足有一刻钟!这么大的雪,落了他满头满身都是。”说着又忧心忡忡的道:“可别赶在这个时候冻病了,明天可就是大婚了。”

    意秾放下手里的笔,命彤鱼将那幅字晾干卷起来,淡淡道:“你去看看他走了没有,如果能追得上,你就拿个手炉给他送过去吧。”

    丹鹭应了一声,跑出去了。

    明日就要大婚了,意秾心中却没有一丝紧张或羞臊,她与往常一样,画了幅雪梅图,用过饭后沐浴,换了小衣躺在床上。因时候还早,便在灯下捧了本书看,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她竟倚在引枕上睡着了,连床幔也没放下来。

    外面依然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带着掩盖一切的气势。

    第二日一大早,意秾就被叫了起来,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看到喜娘才反应过来。接着便是上妆穿戴,辞别父母,男家催妆,意秾登上花轿时,雪小了一点儿,喜娘不停的说着吉利话儿,凌氏命人装的红包也厚实,高兴得喜娘合不拢嘴。

    成国公府在京中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即便是如今这般形势,府上依旧是高朋满座。意秾从花轿上下来,被引着去上房行三拜之礼,意秾在轿子里时一直握着拳头,此时双手松开,才发觉手心里全是汗。

    但是,还没跨进上房的门,竟忽然听外面喧哗了起来,意秾被盖头挡住视线,并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便有个管事媳妇过来,匆匆将意秾引到后院一间厢房,让她先暂时歇歇。

    彤鱼等几个大丫鬟都是一头雾水,这个管事媳妇彤鱼倒是认得,季沈两家毕竟有亲,以往也是经常来往的,彤鱼随意秾来成国公府时见过她,是宁二家的,彤鱼见她神色不寻常,忙问:“前院出什么事儿了?”

    宁二家的得了老夫人的话,哪敢在此时多嘴,况且外面还有喜娘和送亲队伍等着安置,但蒙着盖头这位可是将来季府的大奶奶,她也不敢不答,只得赔着笑脸道:“是圣上的旨意到了!中贵人捧着圣旨正等着呐!板着张脸,谁敢怠慢他啊,一家子男人和有诰命的夫人们都得先去接旨,先委屈姑娘在此等候片刻,等接完了圣旨,再行三拜之礼。”

    宁二家的说完,赶忙又走了。

    宣和帝挑这个时候下圣旨必定有蹊跷,意秾虽然与宣和帝并没有什么接触,但也知道这位天子是个没什么心计手段的,只怕让他折腾人他都折腾不出什么花样儿来。而老成国公在朝中又威望颇重,她不觉得宣和帝有什么理由非要在这个时候找季家的麻烦。

    丹鹭嘟囔道:“圣上怎么挑这个时候来凑热闹!”

    意秾出嫁是将四个大丫鬟都带着的,但绿蚁和青鹅是与喜娘们在一起,此时并不在。

    彤鱼原本有什么事都喜欢跟青鹅商量的,此时也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这厢房位置有些偏僻,但内里物置齐全,玫瑰椅上还垂着大红色的椅褡,看上去整洁舒适。她给意秾倒了盏茶,道:“姑娘先润润嗓子吧。”

    意秾确实渴了,不过因还未行礼,盖头不能揭,便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然后靠在窗前的罗汉榻上,让彤鱼和丹鹭听着点儿外面的动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