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83|爱与恨

83|爱与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间后窗外是开凿出来的湖,十分阔大,夏日里是荷叶青碧、田田接天,到了冬季天气冷,湖面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细雪覆在上面,白茫茫一片似一直延伸到了天际。

    门前则种着满园梅树,并不单只红梅,绿萼、檀心等素淡的颜色也有,或深或浅的梅朵簇簇拥于树枝上,暗香浮动,娇妍俏立。有花瓣随风飘落,铺展在白净的雪地上,红白相映,格外鲜妍。

    这个院子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装饰虽不十分奢华,但风景却是极美,带着些魏晋的不羁风骨与随意,美得漫不经心,却美在了骨子里。

    季府在匆忙之间,还能特意将意秾安置到这处精心布置过的地方来,显然是新妇的足够重视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前院的喧哗声似乎小了些,意秾不知道外面情形如何,唤了声彤鱼,却迟迟不见应答,只听得风吹帘幔沙沙一片轻响。

    外面的光线透过绡纱投在地上,意秾心中惊骇,将旁边小几上的花觚握在手里,悄悄藏在身后。她隔着盖头看不见人,只听见有脚步声渐渐走近,停在了她面前,她透过盖头的下缘看见一双玄色绣云纹靴子,靴子边缘沾了些雪,屋子里温暖,雪沫子慢慢化去,将缎面洇湿。

    他身上带着股冰冷的气息,伸手将意秾头上的盖头揭开,他的脸一点点显现出来,他背光而立,站在光影里,脸一半是明朗的,一半隐在黑暗中,窗子上竹篾儿的光影一格一格的映在他身上,颇有凝重的沧桑感。他微微扬起眉,嘴角弯出一个弧度来。

    意秾方才心里便已经有了准备,但真的看到是容铮时,她还是有些大惊失色,她深呼了一口气,趁他不备,猛地将藏在身后的花觚向他砸去。他挥手一挡,花觚被甩在了地上,应声而碎,溅了满地的碎片。

    容铮眼睛眯了眯,讥笑道:“明知道不会砸中我,还非要试一试。”他伸手去触她,脸上带笑,眼底却是冰凉一片,意秾眼泪倏地就涌了出来,用尽全力将他推开,并不说话,跳下罗汉榻,也顾不得穿上鞋子,就往门外冲去。

    地上全是碎片,她躲避不及,一脚踩踏上去,血立时就冒了出来,她疼得一激灵,却仍一声不吭,勉强站起来仍要往外走。容铮上前一把就将她拎起来,扔到榻上,气得脸色铁青,“你就作践自己吧!发烧也不管,那时是不是就想直接把自己烧死了事!”

    意秾紧咬着唇,眼泪大滴大滴的往外掉,容铮要伸手替她将袜子脱下来,她固执的用力踢向他,容铮发了狠抓住她的手,手腕处被他箍出红痕来,她甩也甩不开,却仍不肯消停,最后累得全身力气似被抽光了,容铮又将她制在怀里,才能慢慢去解她的罗袜。

    因她穿的是大红色罗袜,所以流了血看着也并不明显,将袜子褪下去,怀里的人强忍着,依然发出难忍的呻、吟声。容铮低低骂道:“他妈的!作践死你自己也好,省得爷没日没夜的惦记着!”

    他这一年都在军中,身上自然有随身而带的各种伤药,将意秾脚底下的碎片洗干净了,又抹上了药膏,仔细包扎好,才黑着脸在她身侧坐下来。见她不再挣扎乱动了,语气便缓和了些,道:“一会儿跟我走,”早就看她这身大红的喜服不顺眼,“将衣裳也换了。”

    意秾半晌才平静下来,喉咙发涩,极力勉撑着,抹了把脸上的泪,淡声道:“我是大梁人,怎么能跟你走?况且我已经嫁人了。”

    容铮盯着她,她才哭过,脸上还带着一层柔柔的粉光,他的手在衣袖下握紧了拳头,似笑非笑的道:“嫁人?嫁的谁?季恒么?”

    意秾听他话中似有所指,脸“唰!”地就白了,两眼睁大了看着容铮。

    容铮眼底冷得吓人,面上却不动声色,“宣和帝才下了让他领兵的圣旨,你不知道么?季恒是老成国公的孙子,季家历代都出功勋卓著的武将,皇帝给他们荣耀和花不完的银钱,在国之将亡之时,让他们上战场保家卫国也再正常不过。”

    意秾只觉得寒气似从脚底下钻上来,一直钻入她的四肢百骸,虞军围城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但宣和帝偏偏在此时下旨命季恒领兵,若说此事与容铮无关,又如何能令人相信。

    她浑身颤了颤,定定道:“你要对季表哥怎么样?”

    容铮冷笑了一声,心中顿时腾起森然的怒意,他伸手捏住意秾的下巴,道:“这一声表哥唤得可真是亲切,你还惦记着他?我那位好大哥若泉下有知,不知道会如何作想。”他那股怒气压不下去,手上的力道加大,她疼得厉害,却死咬着牙不肯吭声,他突然粗鲁的就吻了上去,故意去咬她的唇,她慌乱之中伸手推他,他反而将她箍得更紧,她眼中蓄满了泪,再也止不住,滚落下来。

    他触到一片水泽才停下来,大手故意握上她一只胸乳,恨恨道:“你这心里装得下这么些人么?你还想嫁给季恒,才一年的时间,你就又搭上一个,你不是水、性、杨、花是什么!”

    他当初被嫉妒糊住了眼睛,他知道当年在虞家的庄子上意秾被容铎劫走是文含芷做了手脚,但那封与他诀别的信却确实出自意秾之手,枫山上她抱着容铎的神情,只要他稍一想起,仍旧觉得心似被碾碎了一般。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绪与心结,都抵不过这一年来对她的思念。

    他心里拱着火儿,她手脚仍不老实,这么一具瘦弱单薄的身躯里,歇了一会儿便似有使不完的劲儿。很好,他恨不能将她拆吃入腹,让她心里再不能有别人!他恼恨起来,将她的衣襟扯开,她衣裳穿得多,好几层,他耐着性子一一扒开。

    此时窗外正天光大亮,仍能听见前院有隐约的人声儿,意秾吓坏了,心里又惊又惧,一面踢打他,一面带着哭腔儿道:“容铮,你简直下流无耻!下流无耻!”

    翻来覆去也就只是这么两句,于他来说毫无影响力,他也全然不在乎了,下腹燥热而耐,俯在她耳边喷着热气,道:“一年多了,咱们闹别扭也该闹完了,你不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放你走的。等我攻下大梁,你若是喜欢这里,我便将都城搬到这里来,你做我的皇后,与我共掌这江山。”

    意秾一下子浑身血液冰凉,她像是不认识他了一般,张了张口,却半晌才发出声音来,“你是故意放我回大梁的,是为了找个兴兵的理由是么?在大虞时你那般冷漠的对我,也是为了逼我走是么?”

    容铮一怔,眉头微蹙,“你想多了。”

    意秾忽地笑了一声,眼泪却流个不停,“你现在就滚,别让我恨你。”

    容铮简直要被她气笑了,女人的想象力丰富,能将所有的事情都串成线儿连在一起。她更是好,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他身上,她那时抱着容铎不松手,如今又跑回大梁来嫁人,他连赌口气都不行么?他嗓子眼儿发堵,心里郁结着又妒又怒的怨气。他突然发了狠,也不再一层一层去解那衣裳了,撕扯开,便露出一副玲珑玉致的身子来,她因含怒,全身都染上了一层薄红,像娇粉的花瓣,娇娇嫩嫩的,看得人血脉贲张。

    意秾刚喊了一声“彤鱼!”话的尾音儿就被他堵在了喉咙里。

    他这一吻蛮横霸道,强行翘开她的齿关,不顾一切的,带着他无可奈何的恨意与这一年来汹涌的思念。他的手握捏住她胸乳上那俏立的红果儿,她浑身一颤,眼泪流进嘴里,也被他吸吮个干净。意秾也理不清此时自己心里思绪和对他的感情,她的脑子似乎处于混沌之中,她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她深深喜欢过的人是恨之入骨,还是绝望。

    看到她眼里的厌恶之色,容铮方才压下的怒意再次腾然而起,他恶意的含上她胸前的红果儿,搅弄咬噬,她疼的紧紧咬着唇,头向后倾,他的手便趁机沿着她的脊背一路轻点着滑下去,揉捏住她的臀瓣,她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容铮俯在她耳边,轻声道:“你成了两次亲,最后跟你洞房花烛的人却是我,也不知道容铎和季恒会如何作想。”

    她羞愤欲死,脸惨白成一片,他故意羞辱她。

    这时竟听见外头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离得不远,已经走到院门外面了,意秾顿时失措的挣扎着就要起来,容铮的身体却压在她身上,一丝一毫要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前一个声音意秾不知道是谁,后一个她却知道,正是先前安置她的宁二家的,她再也撑不下去了,哭着道:“你放开我吧,有人进来了。”

    宁二家的声音不小也不大,正好能让意秾听清,“前头大爷已经接了圣旨了,供到香案上了,圣上这旨意下得急,宫里的那位中贵人也不走,直接在外头等着大爷换了衣裳,跟着去宫里谢恩去了。如今夫人心里急得不行,老夫人特意命奴婢过来,让沈姑娘再稍等一等,只是委屈姑娘了。奴婢来看看这里可缺什么不曾?”

    另一个声音清脆的含笑道:“还是老夫人虑得周全,我们姑娘跟大爷还没行三拜之礼,这会儿见长辈也确实不大合适,只能等会儿大爷从宫里出来再行礼了。我们姑娘和两位姐姐才歇着了,姑娘因心里存了这桩事,眠极浅,等姑娘醒了,若是缺什么再去找您。”

    宁二家的心里犯着嘀咕,这个大丫头她看着面生,不过听说沈家这位姑娘还从大虞带回来个丫鬟,便想着或许是她吧。脚往外迈,眼睛还往屋里瞄了两眼,外间儿是镶得琉璃窗,正好看见先前见的那两个大丫鬟正倚在窗边睡着,这才信了几分,想着回去先禀了老夫人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