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85|城烟碎

85|城烟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困意秾生了病,怕她再着了寒凉,故而卧房内烧得十分温暖,意秾穿的中衣是细帛的料子,并不厚,柔软的笼出她胸前的形状来,再往下便是纤细的腰肢,因屋内太热,盖不住被子,耦合色绣合欢花的锦被只盖到了她的腰部,她手臂规规矩矩的合叠着搭在身上,露出一截凝脂般雪白的手臂。

    容铮方唤了声“意秾……”意秾便立刻将被子一直拉到了下颌处,她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厌憎与冷漠。方才他进来时,大夫特意小心翼翼的暗示他,意秾身子虚弱暂时不能再承受男女之好时,犹如凌空一个巴掌,*辣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心里发涩,半晌,才又发出了声音,低沉道:“你怎么样了?……可还疼?”

    意秾闭着眼睛,一言不答。

    容铮也不强迫她,拿出一封信来,放在她枕畔,道:“容锦很想念你,她给你写了信,让我交给你。”见意秾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却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他继续道:“容锦生了个女孩儿,玉雪可爱,是许季玉取的名字,耗时了几个月,最后容锦大发雷霆他才将名字定下来,叫颜婉。等这里都定下来,容锦也会带她来这里,到时你就可以见到了。”

    意秾睫毛微动,却将哽咽咽了回去,颜婉,取自“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她险些就流下泪来,转过身子,将头埋进软枕里。

    容铮想替她捋下头发,手擎在上空许久,最后还是放了下来,将那枚她留在宝福殿的玉鹅拿出来,放在她手心里,声音低了一低,“你先睡吧。”

    起身走出去,才出了卧房的门,便见意秾倏地坐了起来,淡淡的吩咐忆画进来,她声音中还带着嗡哝的尾音,语气却是冷漠至极,“把这个扔了。”

    容铮猛地僵住,忆画不敢擅作主张,又不敢驳意秾的话,将玉鹅拿过来,请容铮示下。

    容铮闭了闭眼睛,最后缓缓道:“扔了吧。”

    以前的过往都遗忘了也好,无论是爱与恨。

    从现在开始,他可以重新追求她。

    此时沈府,凌氏都要急疯了,意秾好端端竟从成国公府失踪了,凌氏脑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女儿被人劫走了。但季夫人却满脸不高兴的模样,她本就不喜意秾,原本意秾还未到大虞和亲时她就不同意儿子定下意秾,如今意秾跑了回来,谁知道这一年在大虞发生了什么,她儿子样样出色,她自然是不愿意意秾做她儿媳的。但她在季府说话没什么份量,有老国公和季老夫人点了头,她说什么就跟没说一样了。

    本来都要拜堂了,宣和帝却突然下了旨意,命季恒担任护国大将军,命他即刻前往阵前守城,季夫人本来就够堵心的了,觉得这门亲定得不好,说不定沈意秾就是个克夫的。谁知她才从季恒要前往守城中回过神来,竟听闻沈意秾不见了,沈意秾的陪嫁丫头们都好端端的,偏她不见了!谁知道她是又起了什么花花儿心思,是不是自己悄悄跑了的!否则以成国公府的实力,还能让人悄无声息的将新妇劫走不成?

    简直是匪夷所思!

    季老夫人眼中却真是急切起来,毕竟人是在她们季家丢的,她们无论如何也得负这个责。好不容易将凌氏等人劝回去了,便开始派人四处找人。

    沈珩之听说后立时就红了眼,跟沈洵、沈潜满城寻人。

    而季恒在宫中却还不知道意秾的事。

    就在凌氏伤心欲绝之时,有人将消息递到了她面前,知道了意秾在虞军大营中,凌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虞军要拿意秾做人质,但又听闻大虞的皇帝许诺要立意秾为后时,她愣了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凌氏双手合什,她也不奢求什么,默默念了句佛号,总归现在意秾是平安的。

    凌氏稍定下了心神,成国公府那头却乱了套,季恒自接到圣旨便直接被请入宫中,一直到了戍时中,季恒仍未回来。别说季夫人与季老夫人,便是老国公爷也慌了神儿,此时宫中早已落钥,然老国公爷仍前往宫门处求见宣和帝。

    老国公爷在宫门外等了两刻钟不到,便惊闻噩耗,宣和帝崩逝了!

    宣和帝在见季恒前,被明贵妃哄着吃了几丸药,他的兴致一上来,便将季恒忘在了脑后,搂着明贵妃行了云、雨之事,明贵妃因先前得了寒凉,便趁机晕倒了过去。然而宣和帝药丸吃得多,兴致未解,便又召了其她几位宫妃,最后一口血吐出,死在了美人榻上。

    宣和帝没有子嗣,宗室亦是子孙凋零,远支的倒是也有,但并不在京中,一时半会儿竟连个继承大位之人都没有。

    太后大怒,哭了半天儿子,原以为宣和帝还年轻,哪里能想得的他竟会死在这上头。最后太后一抹眼泪,宣布封锁消息,只当宣和帝还活着。否则大梁军中及朝臣之心必乱,大虞若趁机攻入,大梁简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太后的算盘打得精,然而宣和帝崩逝的消息却有人先一步散布开了去,连市井百姓都知道了,大梁上下一时哀嚎遍野。

    当晚,虞军攻城,此时正是军心涣散之时,大梁军队几乎没做多少抵抗,便纷纷缴械。

    虞军入城并未屠戮百姓,对世家大族及富户也是采取安抚措施,子时才过,便已攻入皇城。

    诸国之中,弱肉强食,几乎是至理大道,除了一些文官以身殉国,前朝迅速的稳定下来。太后及宫中一众妃嫔皆被送到先帝陵寝,终生不得出。

    处理好一应事务,天已大亮,容铮将意秾接进宫中来,不放心她在别处,便将她暂时安置在书房内置的小卧房里。他便在外间的卧榻上稍休息片刻,其实并睡不着,也只是闭会儿眼罢了,才躺下去,便听见有人进来。他皱起了眉,他是命谢通率人在外守着的,没有他的吩咐旁人自是进不来,他初时以为是谢通有事进来禀报,但听脚步声并不像。

    他没动,过了一会儿,来人便跪了下来,哀婉的声音道:“陛下……”

    容铮坐起来,见她只着了件香云纱罩衣,几乎是半透明的,露出里面嫩粉色的肚兜来,拥着颤微微的双峰,他目光往下一扫便尽收眼底,她外面还穿了件白色的披风,乌发叠云般的挽起,上面只簪了朵雪白的绢花。

    见容铮面上没有丝毫波动,明女彦才着急起来,她今日是强自鼓了勇气来的,她早就喜欢容铮,在见到容铮第一面时就喜欢他了,这些年她迫不得已委身宣和帝,却没有一时一刻不厌恶自己的,厌恶自己脏了身子,更是厌恶自己再也配不上他了。然而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她也不想放过,“陛下,奴一直盼着陛下来,奴也知自己身份卑贱,不敢奢求陛下喜爱,只求陛下看在奴对陛下一片痴心的份上,也怜惜奴一回。”

    她在面对宣和帝时,冷静自持的几近冰冷,然而对容铮,只怕让她去舔容铮的脚指,她也是愿意的。

    容铮道:“这次你立了大功,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朕都可以给你。”

    明女彦脸色一白,“奴不要赏赐,奴只想伺候陛下,哪怕……哪怕没有名份……”她突然抬想煞白的脸儿,“陛下莫不是嫌弃奴已经脏了身子……”

    容铮道:“你想多了,朕之前就答应过你,会赐你良田府邸。等你出去后,朕会为你赐婚,或者你自己有喜欢的人,都可以对朕提。”

    明女彦还欲求他,但她并不是蠢人,她知道容铮做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她含着泪,给容铮磕了三个头,才缓缓起身出去了。

    容铮揉了揉额头,起身去卧房看意秾,意秾虽然精神不济,却仍跪伏在案几上,给容锦写回信。

    容铮望着窗边那个瘦弱的少女,她鲜妍如初,依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但此时的她就像是清晨的露珠,仿佛太阳一出来她就会不见了,他怕留不住她。他时常会想起以前她对自己的怒视、娇嗔,每一个表情都那么鲜活,然而现在,她连一丝眼神不屑于给他。

    他坐到案几的另一侧看她写信,她的字很漂亮,是标准的簪花小楷,带着一股灵动,半晌,他道:“昨天夜里,季恒带着部分未投降的梁军前往了孟良堡。”

    意秾猛地抬起头,盯着容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将季家的人都抓起来了。”

    她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季恒与他对抗,季恒的家人自然便是他最好的筹码。他向来如此,能够简单解决的问题,他从来都不会顾忌道德与名声,他不在乎这些,就像在大虞时,众人都说他造反,他也毫不反驳。

    容铮眼神黯了一黯,点点头,“如果季恒肯投降,我不会杀他,自然也会放过他的家人。”

    意秾恶狠狠道:“你卑鄙无耻!”季老夫人待她很好,她小时候还常去季府,无论如何,让她看着季家人都去死,她还是受不了。

    容铮突然笑了一声,“在你心里,我便也只剩下这四个字了吧。”他伸手握住意秾的手,意秾用力的甩开,他也不恼,道:“我已经命人去接你的父母了,谈我们成亲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