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陵越国的首都——都城——彼岸山

    都城的春来得很早,三月的天已经是花开遍地,官道两旁的灌木丛郁郁葱葱,春风吹来,还有一丝暖意。

    彼岸山上位于都城城西百里的一座山,山上春暖花开,鸟语花香。山间烟雾缭绕,朦胧中像是披着一层轻纱。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

    山间有一处空地,住着一户人家。清晨青烟袅袅,别有一番风味。院子中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在炉灶旁熬着药,拿着扇子的小手轻轻地扇着火,力度把握的很好,似是经常做这件事情。

    她站起身,用棉布垫在手上,端起了药壶,黑乎乎的汤药倒了慢慢地一碗,女孩端着碗走进了身后的茅草屋。

    “师兄,药熬好了,你别动,殇儿喂你。”说着把碗放在了床边的矮桌上。

    “殇儿,师父呢?出去采药了吗?”躺在床上的是她的师兄——夜安尘,十四五岁的样子。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看样子病得不轻。连说话的语气都是缓缓地,他慢慢地起身靠在床头。

    殇儿扶着夜安尘起身,拿起一个枕头给他靠着,希望他靠着能够舒服些。“嗯,师父说你的病还差一味药就可以根治了,所以一大早就去了雾灵山去寻找。”

    “殇儿,我自己来吧!”夜安尘很不自在,看着比自己小五岁的师妹照顾自己,总是感到很羞涩。

    这么小小的人儿做这些事情倒是手到擒来。她坚持着。“不行,我要喂你,起身都这么困难,哪里还能端的住这药碗。要是洒了,我还要再去给你熬。”殇儿稚嫩的语气像一个大人一样。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就是为了他好。他怎会不懂。

    “咳咳咳......”惹得夜安尘笑了,这一笑倒好,还咳嗽起来。他知道丫头的意思,但是又不好打破,她呀,就是这样,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宁愿让人误会,也不会说一句好听的。

    “师兄,你没事吧!”殇儿放下手中的药碗,小手轻轻地抚着他的前胸,希望他可以顺畅一点。

    “没事,没事。”夜安尘看着焦急的小女孩帮他顺气。不高的个子,一身白衣。一头乌黑的发有一根白色丝带系在脑后,刘海轻轻垂在脸颊的两侧,只有十岁的殇儿脸颊粉嘟嘟的,甚是可爱。黑溜溜的眼睛像是黑珍珠一样闪亮,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柔软的小手还在胸前不停的抚着,他已经十六岁了,一般的男子都已经妻妾成群,而自己的这病一直没有起色,不想耽误了人家姑娘,一直拖着,也就没有了成亲的想法,如今看到了殇儿在一天一天的长大,自己的病也有了好转,倘若能娶了殇儿也是不错的。想着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起来。

    “师兄,你确定没有事吗?你看,咳嗽的脸都憋红了。”殇儿还小,她看不出夜安尘的心思,以为脸红是咳嗽所制。

    “殇儿,放心好了。师兄没事,你去弹琴给师兄听吧!这么久不见你,看看你的琴艺是不是见长了。”夜安尘若无其事的说着,拿起旁边的药碗,一口一口的喝着。

    “你看你这次发病这么厉害,要不是师父及时带你回来,殇儿就可能见不到你了,你这次就听听师父的话,留在山里吧!还可以和殇儿作伴,就可以天天听到殇儿的琴声了。不好吗?”说着话就走到了正对着门口的桌案上,拿起竖在一旁的琴,熟练的放在矮桌上,习惯的调了调音。

    夜安尘的表情很不自然,这次若不是因为边境动荡,父皇派了舅舅做前锋大将军,母妃不忍让舅舅前去,父皇以后宫不得干政的理由,将母亲禁足。自己替母妃求情,心急之下,才会引起哮喘之症再犯。若不是师父及时赶到,真的就像是殇儿所说,恐怕是见不到她了吧!

    “师兄,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殇儿坐在桌案前,手抚着琴弦。

    “殇儿,你说什么?”夜安尘回过神来,看着殇儿。

    “师兄想听什么?殇儿弹给你听。”

    “相思。”

    “好。”

    殇儿的琴音缓缓响起,琴声婉转,悦耳动听。十岁的孩子可以弹出这样的感觉,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这三年她是真的用心在练习,而让夜安尘不得不想到,她也是在思念她的家。

    不禁让他想起三年前的一个夜里,七岁的她被家中侍从送到这里,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山上,当夜安尘见到她的时候,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嘴唇泛着青紫色,她应该是病的很重,甚至是比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还要严重吧!虚弱的感觉像是没有了气息,如果不去仔细看她胸前微微喘息起伏,以为她已经断气了。

    抱着她的是一个中年的妇人,事后才知道那是她的奶娘,受家中主子之命把她送来这里。轻轻地将她安置在床上,她的小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服,刚刚好像是在极力忍受着噬心般的痛楚。然而他们将她放下后,她的奶娘说了一些她的病症,又说了一些家中主子交代的话便走了,那种不舍便是像生死离别的样子。而师父一般是不会给人看病的,看来她的家人应该和师父是有些渊源的。

    而她在生死的边缘挣扎了三天三夜才算是真的活了过来,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师父笑了笑,没有问这是哪,没有问他的家人在哪,张口就是:“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真诚而又不失调皮的语调让她的师父不禁好笑,或许不知道是自己得了什么病,所以才会笑的这么的纯真吧!而不然,即使告诉她可能会随时死去的时候,她也是笑笑的说她知道,即使笑也是一天,愁也是一天,何必为那些不能改变的事实而徒劳伤悲呢!她的话怎么看都不是从一个孩童的口中说出的,可偏偏就是她说的,不曾有人教过她。

    夜安尘依然记得,那个小小的她坚持要拜师,而她醒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谢谢师父”,或许是师父当时没有在意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后来的拜师,才明白,那句话是为了拜师做准备呢!

    师父问她为何要拜师,她的回答让自己不禁震撼而感动。她说自己是一个病人,她知道很多像她一样的病人需要她的救治。她懂得那种在死亡临头时候的绝望,也知道生病时那种痛苦,她要做一个大夫,让更多的人得到救治,这也是她的心愿。或许师父也是被她的真诚所感动,一个七岁的孩子就可以懂得这些,都说是童言无忌,可是她的话一点也不像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师父答应教她,但是她要一直留在山上,十八岁之前不能下山。只能与家人通信传达。或者这个要求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真的比较难做到,而且看她被送来的时候那些人,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锦衣玉食的,怎么能受得了山中艰苦的生活呢!而意外的她稍微有一丝犹豫过后,她说,我愿意。

    这三年师父只是让她练内力,可以护住心脉,内力流通可以舒缓她的疼痛,也可以减少发病的次数。其余的时间就是看看医书,练练棋艺和琴艺。坚强的她被热水烫过,被雨水淋过,自己洗衣,自己做饭。夜安尘多次想要帮忙,都被师父拦住了,师父说她可以的,你越是帮她就是在害她。

    夜安尘本是不理解的,可是当他和师父出去游历的时候他才明白,如果殇儿学不会这些的话,他们都离开了,一走就是一月或者半月,殇儿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殇儿也慢慢地长大了。也越来越懂事了。而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坚强的女孩。每次回来他都会带一些稀奇的玩意给她,发饰头簪都有买给她,而她只带着发带,从不打扮自己,但仍然是如画般的美丽。虽然只有十岁已经注定她的容颜必定是无人可及。每次回来都在等待小小的身体给他大大的拥抱。

    一曲已毕,夜安尘回过神来:“殇儿的琴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呢,师兄听得都入神了。”

    “哪有,师兄的琴艺最好了,连师父都赞不绝口呢,等师兄好了,可要弹给殇儿听!”话是这么说,她还是很高兴的,笑着走到了床边:“师兄,你躺下休息吧!好好地睡一觉,我去溪边打些水来。”她轻轻扶着夜安尘,把枕头给他放好,又给他盖好了被子,拿起刚刚放在矮桌上的空碗就出去了,临走时还不忘关上了屋门。

    - - - 题外话 - - -

    这是我第一个作品哦,有喜欢的可以多多留言,我试着按照亲们的构思来写下文哈!支持就好,谢谢喽。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冷王的倾世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语诗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语诗菡并收藏冷王的倾世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