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 > 069有感觉了,跟我说(求首订)

069有感觉了,跟我说(求首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话,对宿清欢来说犹如当头一棒。

    她艰难的扶着陶知意,愣愣的看着宴青。

    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顾启敬要宴青跟踪她?

    “我朋友喝醉了,我要送她回学校。”

    宿清欢冷了脸,说完,就扶着陶知意往旁边走,绕过挡在面前的宴青。

    她说的话,电话那端的顾启敬,大概也听到了,所以宴青才会把手机递给宿清欢,他说:“宿小姐,顾总说要你接电话。”

    公事公办的语气,不禁让宿清欢多看了他两眼。

    手机已经递到她的面前来了,无法,只能接。

    “我朋友今天一个人在寝室,今天晚上我想去陪她。”

    心里有气,跟顾启敬说话,语气好不起来,但也算得上是征求那人的意见了。

    但是那男人直接忽略了她这句话,低沉开口:“跟宴青过来。”

    霸道又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宿清欢将已经挂断的手机还给宴青,问他:“他在哪儿?”

    “顾总就在这个酒吧。”宴青如实说道,默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了一句,“宿小姐还是过去看看吧,顾总今天的心情好像不是特别好。”

    宴青没补充后面那句到还好,他一说,宿清欢就觉得自己要抓狂了,她这里的事还拎不清呢!

    他心情不好她就得去看他么?

    “可是我朋友喝醉了。”

    宿清欢满是不情愿。

    “呃……”宴青可能也觉得有点为难,他手里握着手机,说:“没事,把你朋友带过去吧,我跟顾总说一声。”

    就这样,宴青一边打电话,一边帮着宿清欢扶着陶知意往包厢那边去。

    有了宴青的帮忙,宿清欢轻松不少。

    等电梯的空档,她问宴青:“顾启敬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对于宿清欢直呼顾启敬全名,其实宴青觉得挺新鲜的。

    在外面,谁对顾启敬不是恭恭敬敬的?

    但是宿清欢问的这问题,宴青就为难了。

    跟在顾启敬身边很多年,顾启敬很信任他,所以宿清欢和顾启敬领证的事情,他知道个大概。

    宿清欢在顾启敬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虽然不能说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心里很明白,自家顾总很在意宿清欢。

    这样一来,宿清欢绝对不是他能‘得罪’的。

    据他对宿清欢的了解,她不会端架子,但有点记小仇,上次去B市,在机场的时候他出卖了她,她就把他当坏人了。

    所以,他绝对不能把实话告诉她,是他把她的行踪告诉顾启敬的。

    “可能……顾总料事如神!”

    宴青打着哈哈,电梯门开了,他忙把人扶进去,这个问题,他就算是应付过去了。

    宿清欢却对宴青这回答极为不屑,他说话,每次都把顾启敬说的跟神一样!

    ……

    此刻,顾启敬所在的包厢里面,除了顾启敬之外,其他三个人都意兴阑珊。

    因为李成蹊说马上就可以见到顾启敬刚领证不久的老婆了。

    几人认识这么多年,顾启敬大概从来没有过自己承认的女朋友,而这次,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却和人把证都领了,那必须好好看一看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包厢门推开后,铮亮灯光下,看着里面坐着的几个人,宿清欢是有点恍惚的,以至于愣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以为就顾启敬一个人在!

    视线看向顾启敬,却是问旁边的宴青,“怎么这么多人?”

    宴青没答,他的任务是把人带上来。

    径自扶着陶知意,往里走,给陶知意找了一个还算舒服的沙发位置。

    陶知意倒是安逸,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靠在沙发上,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睡觉。

    宿清欢这才往里走了一点,觉得有点尴尬,顾启敬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喝着酒,完全没有要介绍的意思。

    其他三个人,有一个她见过一次,而且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其他两个人,她都不认识。

    “你玩你的,要我上来做什么?”

    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直接朝顾启敬问道。

    她这话,在其他三个人眼里,到有点质问的意思,所以他们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低低的笑了起来,觉得挺有点意思。

    顾启敬没答他的话,仰头喝了一口酒,起身,迈起颀长的腿从李成蹊面前走过,到宿清欢的面前,掐着她的手臂,把她带了出去。

    从外面关门的时候,听到里面的人不满的说:“怎么这么快就把人带走了,这才看几秒啊!”

    听到这话的宿清欢表现的极为不高兴,把她当演戏的吗?

    “你放开我!”

    走了几步,她使劲的推顾启敬的手。

    他如她的愿放开她,但是居高临下的瞧着她,浓眉拧起,问:“两个女孩子来这种地方?”

    男人的嗓音极为低沉,又带着喝过酒抽过烟后的沙哑。

    有服务生端着托盘走过来,他下意识的把她往自己身前带了一下。

    等服务生走了过去,宿清欢立马后退了一步。

    “两个女孩子怎么就不能来了?”

    她仰着头,很不服气!

    听到这话,顾启敬的脸色沉了沉。

    “你这态度是还有理了?”

    “你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还有,我想来就来,关你……唔……”

    因为太过突然,脑袋有片刻的空白。

    他的she头在口中横扫,很快,她就尝到了酒精的味道。

    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张离自己无比近的英俊五官。

    被他吻着,她只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于是抬手推他。

    顾启敬全程睁着眼睛,瞧着她从懵懂,到现在甚至是有点反感的表情,他竟觉得,心情出奇的好,刚刚的阴霾,一扫而光。

    掐着她的两只手腕按在墙上,让她呈现出一副任他索取的模样。

    她挣扎时,女人特有的那对rou软不断的在他刚硬的胸口蹭着。

    一刚一柔,很容易激起火花。

    直到吻得他自己满意了,他才有点喘息的松开她。

    一个32岁的男人,xing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陌生了。

    喝了点酒,体内燥热,加上面前这个被她压着的女人,酒吧走廊的灯光又那么的暧、昧。

    他现在,有要做点那种事情的想法很强烈。

    看着她那两片被吮的嫣红的唇瓣,他笑了笑,立体的五官看起来放荡又不羁。

    “嘴巴里只有女人香,没有酒精味。”

    他挑、逗着她,低醇的嗓音好似能撩动人的每一根神经。

    她没有喝酒,得出这个结论时,他的眼神又温柔了不少。

    “顾启敬你太过分了!”

    趁着他手上的力道有放松,她挣开了他,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嫌弃。

    “我是你老公,吻你过分么?”

    虽然手被她挣开了,但他仍旧压着她的身体,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张白希带着愤怒的小脸时,唇角微翘。

    他发现,自己爱极了这样逗弄她。

    而宿清欢真是讨厌极了他笑的不可一世的样子,在她眼里,不过是小人得志。

    “我没把你当我老公!”

    她把脸一撇,说出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走廊上偶尔有人走动,宿清欢试着把顾启敬推开,可他完全不为所动。

    也是,宿清欢想,像他这种厚脸皮,会逼迫别人和他领证的人,大概不知道羞耻心是什么东西。

    “不管你想不想承认,这都已经是事实了,我给你时间慢慢去适应这个事实,但是,清欢……”他笑了笑,抬手捏她的脸,“你最好听话一点,别跟我对着干,你越跟我对着干,越能激发我体内对你的xing慾,也就意味着,你被我压在床上的时间,会越早。”

    “你闭嘴!”

    宿清欢跺脚,抬手去堵他的嘴巴,被他说的这话,生生的气哭了。

    22岁还不到,一直以为婚姻离她还很远。

    但是,谁又能想到,短短十天左右的时间,她就把自己给嫁了。

    他现在又在这里跟她说男女之事,她真的觉得无法接受。

    和一个不爱的男人,怎么做那种事情?

    她压抑着的哭声传进耳中,顾启敬有那么一秒钟的错愕。

    捏不准她的哭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收起了脸上逗弄她时的笑意,他退了一点,但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颌,让他看着自己。

    他柔情似水,说的无比的认真:“那些事情,我目前不会逼你,但是前提是,你要听我话。”

    因为鼻噻,宿清欢张着嘴巴呼吸,听到这话,她愣了愣,瞧见他那双深眸中,好似满含着她看不懂的情愫。

    “我希望你慢慢的接受我是你丈夫的这一事实,若你对我有感觉了,一定要让我知道。”

    其实宿清欢不懂他说这话是何用意,但是,她突然觉得,他这个样子,和他逼迫他领证时的样子,真的判若两人。

    “你放开我。”

    她的情绪缓了下来,擦了擦眼泪。

    有时候,说恨他,不如说是恨自己,如果自己不想得到那栋别墅,那他不管做什么,也逼迫不了她。

    “很晚了,我要把知意送回学校,今天我也学校寝室住。”

    她低着头,往旁边走了两步,却不想,手腕又他握住了。

    他拉着她,直接往电梯那边走,离包厢越来越远。

    “你朋友我叫人送,你跟我回家。”

    ‘回家’两个字,他说的那么顺。

    可是,在宿清欢看来,那栋别墅,真的不是她的家呢。

    他的力气很大,她把身体往后倾了一下,想阻止他,“不行,我答应了她今天陪她在寝室睡。”

    “你老公也想让你陪着睡,你自己心里掂量掂量。”

    顾启敬是没有放人走的意思,按了电梯,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一只手揽着她。

    女人身形娇小,男人身材颀长,两人站在一起,会让人觉得格外的赏心悦目。

    ……

    宿清欢最终被宿清欢强行带回家了无疑。

    去取车的间隙,宿清欢听到他在跟人打电话,交代一定要把陶知意送回学校。

    坐在黑色卡宴的副驾驶座上,宿清欢系上安全带,他刚上车。

    车子里面的气味不同于酒吧里面,在他车门关上后,他身上的烟酒味,显得特别的明显。

    宿清欢侧过头看他,眼睫一眨,说:“你喝了酒,开车的话算酒驾。”

    “没事,只喝一点。”

    顾启敬显得不在意,淡淡开腔,启动车子。

    但宿清欢就不高兴了,她作势就把安全带解了,要去开车门,“那我不坐你的车!”

    “……”顾启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无奈的侧眸看着旁边的小女人,叹息了一声,说道:“那我叫宴青下来。”

    听到这话,宿清欢才算满意,重新把车门关上,看着她,似教育的跟他说了一句:“喝酒不能开车。”

    “嗯,以后一定谨记老婆的话。”

    男人慢慢笑开,宿清欢脸一红,来不及收回的视线,正好和他带笑的黑眸对上。

    顾启敬一边给宴青打电话,一边打开车门,下了车,又把宿清欢这边的车门打开了,示意她下车,坐后座。

    ……

    回到紫东花园时,已经十点多了。

    在玄关处换鞋,宿清欢眼角余光注意着他脱大衣的样子。

    有些话,不知道现在跟他说合不合适。

    和他相处的时间不算久,但他的霸道有时候还不讲理她还是深有体会。

    两人之间,现在的气氛还算好。

    不知道她跟他提卓伊然的事情,他会不会黑脸。

    顾启敬挂好脱下来的大衣后,转而托着宿清欢的后脑勺,摸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

    昨天晚上他进去客房时,她已经睡着了,但是脸上浮着不正常的红,用家里的备用温度计测了一下,38.5度,发烧了。

    后来他给她物理降温,这才有所好转。

    “还好,不烫。”他说着,转身往里走,“昨天买了点感冒药,吃了药再去睡觉。”

    宿清欢看着他高高大大的背影,他时不时的关心,有时候,真的会让她无所适从。

    反应过来,她才连忙小跑着到他身边,拿过他手里的药,说:“我自己来吧。”

    她笑了笑,这样的相处模式,是她能够接受的。

    跑进厨房,她想起他说的话,不要跟他对着干,要听他的话,否则……

    她咬着唇,能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升了起来。

    所以,她还是决定明天白天在跟他说卓伊然的事情。

    *****************************************

    而酒吧的包厢里面,现在又是另一番场面。

    顾启敬原本交代宴青,让他把陶知意送回学校,但是,后来宴青又被顾启敬叫去当司机了。

    宴青走的时候,要李成蹊帮忙,把陶知意送回去。

    李成蹊当时一双眼睛盯着已经睡着的陶知意,大概觉得这是个美人胚子,就把这事揽下来了。

    就这样,包厢里面加上陶知意,还有四个人。

    楚彦因为大病初愈不久,作息时间家里人管得严,九点四十左右,他家里人打电话催他回去。

    楚彦离开没多久,李成蹊说包厢里面太闷了,要出去透透风。

    薄允修慵懒随性的把自己埋进沙发里面,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22:27分,没等来李成蹊,倒等来了他的电话。

    李成蹊说自己现在要带个妹子去住酒店,包厢里的那位,就交给他薄允修了。

    挂完电话,薄允修哼笑了一声,真是难为李成蹊还记得包厢里还有一个需要他去护送的人了。

    薄允修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真是看不出来他是冷着脸,还是生来脸上就没有什么表情。

    他把手机放进外套的内袋里面,长腿一伸,踢了踢陶知意垂在地上的两条腿。

    军人出生,他大概看不惯喝酒的女孩子,更可况是陶知意这种喝醉了倒在男人堆里都能睡着的。

    在他看来,这是不自爱的表现。

    “自己能回去吗?”

    他冷冷的说着。

    陶知意动了动身子,砸了砸嘴,又找了个姿势睡起来,嘴里还特别嫌弃的咕哝着:“我在睡觉,你别动我!”

    “……”薄允修脸上划过黑线。

    对女人,其实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部队全是男人,如果遇上这样的下属,他估计会把这人罚到‘死’。

    再次踢了陶知意几下,这次,用的力道更大,势必要把她踢醒。

    陶知意也确实被他踢醒了,想睡觉的时候,被别人吵醒,这种滋味真的一点也不好。

    更何况,她喝了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起床气,一起身,谁知,起的太猛了,身子一晃,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包厢里突然就响起了某种诡异的叫声。

    薄允修看着趴在地上鬼哭狼嚎的人,无语中。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这样毫无形象。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接触的女性太少了。

    陶知意觉得自己膝盖是痛的,手也被摔麻了。

    最重要的是!

    她低下头拉开自己的领口看了一眼,月匈本来就不是特别大,这样被自己的身体狠狠一压,会不会缩回去啊?

    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转回头就朝着他身后这个坐在沙发上,一副没事人样子的男人吼,“呀!你有病啊,踢我干嘛!”

    月匈缩回去了他负责吗!

    薄允修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动,自己也喝了不少酒,有点醉,每次喝完酒就喜欢安安静静的,这女人真是太吵了!

    他收回了脚,站起身,冷冷的说着:“对,我可能真的有病!”

    他有病才会好心叫醒她。

    说完,他抬起脚就往外面走去。

    陶知意趴在地上,身体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头也晕。

    抬头扫了一眼这个包厢,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她完全不知道,而且清欢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想要起来,可是……

    她突然又鬼哭狼嚎起来,冲着那个快要出去的陌生男人喊着,“你扶我一下啊,我起不来了,是不是男人啊,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摔倒了也不见得过来扶一下!”

    听到这话,薄允修当即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垂眸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时,那张冰山脸一点都没有变化。

    陶知意愣愣的盯着他,喊完那句,她就后悔了。

    她竟然在一个男人面前,质疑他是不是男人!

    这是致命的啊!

    而且,看这男人的体型,她就想到了一种职业,健身教练!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面对他突然的靠近,她说话的结巴了,本能的屏住呼吸。

    “我是不是男人,你想试一下么?”

    薄允修单腿蹲在她面前,就连说这种带着某种暗示性的话,他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

    陶知意防备着他,连忙摇头,突然发现,她现在的姿势有点奇怪。

    费力的爬起来。

    见她龇牙咧嘴的样子,薄允修再次发善心,掐着她的手臂,把她提了起来。

    陶知意是个官二代,虽然父母管的严,但也是被宠着长大的。

    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面对面前这男人过于凌厉的视线,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只能假装弯腰拍裤子上的灰,来躲过他的视线。

    她低着头问:“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啊,我怎么会跟你在一个包厢里面?”

    等了好半晌,没听到他的回答。

    陶知意不由得抬起头来,不期然的,正好望进了他那双墨黑的眼眸中。

    22岁的陶知意,大概是第一次体验人生中的不自在。

    薄允修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开腔,“既然你醒了,就自己回去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

    对于他的这句话,陶知意一头雾水。

    难不成,如果她没醒的话,他还会送她回去不成?

    这样想着,她对他的好感,瞬间提升了不少。

    忙小跑着跟在他身后,叽叽喳喳的说:“我和我一个室友一起来酒吧的,我喝醉了,本来她要送我回学校的,但是现在我不知道她哪里去了,你看到她了吗?”

    “回家了。”

    薄允修身高腿长的,他迈一步,陶知意要小跑着两步才能跟上,按了电梯的下行键,他淡淡的说。

    闻言,陶知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但是下一秒,又觉得自己满是委屈。

    自己又一次被抛弃了!

    “所以,你认识她吗?”

    她悠悠的开口,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电梯门开了,薄允修迈步走进去,陶知意也愣愣的跟着他。

    男人瞥了一眼电梯轿厢的光面倒映出来的,站在她身旁低着头的女人,他单手插兜,听着她突然低下来的语气,到是和刚刚毫无形象的样子判若两人。

    “认识她老公。”

    他平时少言的很,有可能是因为身旁这个女人话多,而且还不会看人脸色,所以才把他也带的话多了。

    “认识她老公。”

    他平时少言的很,有可能是因为身旁这个女人话多,而且还不会看人脸色,所以才把他也带的话多了。

    “哦。”

    宿清欢情绪低落了下去。

    想要等会儿回到宿舍要自己一个住,心里就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虽然平时的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真的不喜欢一个人呆着。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穿过还很热闹的酒吧大厅,走出酒吧,耳边突然的清静让人觉得自己刚刚是从另一个世界走过来的。

    陶知意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那个已经走远的陌生男人,叹了一口气。

    她本来还想跟他说声‘再见’的。

    “算了,应该不会和你再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晃着两只手,自我安慰。

    但是心里那种孤独的情绪,一点都没有缓解。

    她想,她确实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喝多了酒,头晕晕乎乎的,被冷风一吹,觉得有点疼。

    陶知意站在路边拦出租车回学校,哪知,拦了两辆,司机都以C大那边太偏了,回来的时候拉不到客为理由,拒绝了她。

    这要不是今天精神不太好,陶知意真的要爆粗口了。

    撑着脑袋,认命的蹲在原地,嘴里不知道在碎碎念着什么。

    脑袋越来越沉,她揉着太阳穴,突然,两声车鸣声吓得她抖了一下。

    内心的愤怒值在这一刻估计到达了极限,一抬眸,却不想,她面前停着一辆军用越野车,透过降下来的车窗,她又看到了刚刚的那个陌生男人。

    “上车,受人所托,送你回学校。”

    他几分不耐。

    语气也是淡淡的。

    但陶知意管不了那么多了,心里一喜,爬上了车。

    “谢谢你啊。”

    她笑着说道。

    但是瞧着他好像不太想说话的样子,她赶紧噤了声。

    车子里面太安静,不一会儿,就让人昏昏欲睡。

    正当她睡的摇头晃脑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赶紧拿出手机,她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看到他,好像因为这手机铃声,而蹙起了眉。

    为了能让这铃声赶紧停止,都没有看是谁打过来的,她就接通了,把手机贴在耳边,却听到,徐蔓青的哭声……

    **************************************************************

    晋城的天气还是阴雨连绵。

    宿清欢睡到自然醒,拿起放在床头的手表看了一眼,也才七点半不到。

    这要是在学校,只要是下午有课上午没课的日子,不到八点半,她是不会醒的。

    掀开被子走到窗户边,把深色的窗帘拉开。

    外面的天色一片沉郁,让人都觉得提不起精神。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下楼,在一楼的楼梯口,就听到厨房的动静。

    她往那边走过去,看到顾启敬,立在厨房的流理台前,在做早餐。

    刚趴在门框上,他就回头了。

    “感冒好点了吗?”

    他问。

    晨间做早餐的男人,好像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宿清欢曾经幻想过这样的场景,不过,男主人,不是顾启敬……

    “应该是好点了吧。”

    她点了点头,觉得头没那么重了。

    ……

    早餐很快就上桌。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长形的餐桌上,太过沉默的气氛,让宿清欢有点不适应。

    喝了一口奶,放下杯子,她想有点声音,于是她问对面的人:“你每天都是自己做早餐吗?”

    顾启敬用起餐来很专注,拿刀叉的样子,说不出的优雅高贵。

    闻言,他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才说:“不,你来了才开始自己做,一起吃在家里的餐桌上吃早餐才像是一对夫妻,才有家的感觉”

    “……”

    一句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修饰的话,但却让人心跳加速。

    为了掩饰自己慌张,她连忙低下了头。

    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说话了,一直沉默着,其实挺好。

    而顾启敬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自在,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岑薄的嘴角翘了翘,额前的黑色短发自然的垂在额前,几分慵懒。

    “心里是不是有悸动?”

    他笑着问她。

    而听到这话的宿清欢,把头埋的更下了。

    和卓伊然谈了三年,一开始谈的时候,可能会说点情话,会搞点浪漫。

    但是时间久了,两人之间,就感觉是在过日子了。

    情话少了,浪漫少了,矛盾却多了。

    这样的悸动,似乎,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加上对面这人是顾启敬,以至于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她低着头,不回应,但是对面的男人,又低沉的开腔了。

    他说:”每次想到这样的场景,我心里也会有悸动,我今年32岁,我可能不知道你这种年纪的女孩子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在我看来,和自己的妻子一起用早餐的时光,是值得去珍惜的,清欢,如果你不是打心眼里的厌恶我,请你试着慢慢的接受我好吗,接受我已经是你老公的这个事实。”

    宿清欢慢慢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心跳却越来越快。

    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沉黑的瞳孔中,有柔情,亦有无奈。

    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所以……

    宿清欢迷茫了。

    他之前对他说过,他对她有感觉。

    再加上他方才说的这几句话,她可不可以理解为,他是喜欢她的?

    但是,如果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为什么要用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手段,强行把喜欢的人,绑在自己的身边?

    他用别墅逼迫,让无从选择,不得不和他结婚,按照协议上面写的,婚期为一年。

    种种事情,都让宿清欢很费解,既然绑住了她,为什么不绑她一辈子,而是只绑一年?

    越想,脑子越乱。

    她慌乱的放下了手里刀叉,起身,“我吃饱了,我先去学校。”

    又是逃避。

    没有再去看那男人的表情,她跑着上了楼,拿着包下来时,见他站在玄关处。

    脚步迟疑了一下,玄关处是必须经过的地方,她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他双手虚掐着她的肩头,微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然后,她听到他说:“以后,我打电话给你,你要接,去了哪里,不要对我撒谎。”

    宿清欢的脑子都那么一刻的怔愣,她眨了眨眼睛,眼睫毛纤长,他昨天打电话问她在哪里的时候,她说谎了。

    难道,他知道了么?

    顾启敬垂着眸瞧着她呆愣的样子,她浑身不带刺的样子,让他的眼眸充满柔情。

    给她拿了挂在衣架上的外套,他交代她:“把你在宿舍的东西收拾一下,你今天下完课我来接你,顺便把东西也搬来这边。”

    宿清欢接过外套,点了点头。

    顾启敬把宿清欢送出到了小区门口,才回来。

    餐桌上还有未吃完的食物,家里请了小时工,这要是以前,他应该是直接上楼,换衣服,然后去公司。

    但是今天,他很有兴致的把这些剩下的食物都处理掉了。

    从厨房出来,手机在客厅响。

    走到黑茶几旁边,他往手机屏幕上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顾雨墨打过来的,他便不急不慢的抽了一张纸巾,先把手擦干净,才接电话。

    手机一贴到耳边,顾雨墨大喊大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哥,听说你和清欢姐领证了!你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么,这么快就把领证了!”

    顾雨墨说不出的惊讶,她觉得她哥都没有和清欢姐见过几面吧,怎么就领证了呢!

    “你上次不是说,除了她,谁当你嫂子你都不认么?”

    顾启敬闲适的往楼上走,和顾雨墨开起了玩笑。

    “那次不是你叫我搞砸相亲我才这么说的么!”顾雨墨撇嘴,转而又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说:“哥,你和清欢姐领证了连我这个妹妹都瞒着,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原本打算时机到了再告诉你的。”

    顾启敬似乎很不给面子,确实是打算瞒着这个妹妹的。

    顾雨墨哼了哼,“时机,什么时机?等家庭聚会了再告诉我么?”

    听到这话的顾启敬,脚步一顿,神色变了变,问:“什么家庭聚会?”

    顾家逢年过节的才有家庭聚会,而元宵节过去之后,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家庭聚会了。

    “你娶了老婆,家里当然要一起吃一顿饭啊,刚刚吃早餐的时候爸还对大家说这件事呢!”

    顾启敬神色一凝,他突然就严肃了起来,问顾雨墨:“家里人都知道我和清欢领证了么?”

    “对,知道了。”

    ……

    挂完电话,顾启敬立在台阶上,拧眉沉思。

    和宿清欢领证的事情,宋华恩他是不打算瞒着的,昨天宋华恩在这里的时候,他就跟她交代了,顾家那边,不要提这件事。

    她应该知道事情的轻重,虽然她昨天在知道自己的儿媳妇是宿清欢后,有点不满,但也不至于把事情跟顾家的人说。

    那么,把这个消息说出去的,就另有其人了。

    一只手捏着手机,抬步往上面走。

    整栋别墅里,只有他‘沙沙’的脚步声。

    想要彻底瞒住顾家,他知道不太现实。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知道了。

    **********************************************

    宿清欢的计程车是顾启敬给她叫的,原本是打算去学校。

    车子开了十来分钟,宿清欢接到陶知意的来电。

    宿清欢对于昨天把陶知意落在酒吧的事,觉得很抱歉,接起电话 ,她就跟她道歉,并且跟她解释了一下,顾启敬实在是不放她走。

    陶知意笑着说没事,反正她也没出什么事,闺蜜之间不用计较这些。

    这个话题说完,陶知意说起了她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清欢你赶紧来一趟市区的维也纳酒店吧,我和蔓青都在这呢。”

    陶知意那边有车鸣声,听着应该是在外面。

    “啊?”宿清欢一惊,听着陶知意的语气,直觉是出了什么事,她忙问:“蔓青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将近十一点了,你先过来吧,电话里面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好!”

    挂完电话,宿清欢赶紧跟司机说不去C大了,去市区的维也纳酒店。

    ……

    车子开了二十分钟左右,在离维也纳酒店很近的一条街道上,宿清欢似乎看到了陶知意的身影,趴在车窗上看了一眼,那人果然是陶知意,于是叫司机靠边停车,就在这里下。

    付了钱,她站在路边,朝正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早餐摊在前买早餐的陶知意喊了一声。

    陶知意侧头看她,她小跑着过去了。

    “酒店没有早餐吗?”

    她问。

    陶知意一副沉重的表情,摇了摇头,向摊主付了两个麻园的钱。

    两人手挽着手朝酒店那边走,陶知意才叹了一口气,说:“蔓青也不知道怎么了,昨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向我打电话,就一直哭,然后我就去高铁站接了她,瞧她状态不好,我就在酒店里先开了一间房,想让她先休息一下,她还是哭,问她怎么了也不回答。晚上我眯了一会儿,但是一醒来,就是看到她眼神空洞,满脸泪痕缩成一团的样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刚才我问她早餐想吃什么,她才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想吃麻园。”

    陶知意说不出的担心,她们三个人里面,要说,她和蔓青算是没心没肺的那种类型。

    如今看到她这样哭,且不知道原因,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酒店里面没有麻园,我找了好几家早餐店,也没有看到,就在刚刚那个小摊子上看到了。”

    听着陶知意这一番话,宿清欢的心情突然也变得沉重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啊?”

    她突然回家,回到这边后状态这样差,宿清欢是真的想不到除了家里出事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了。

    但是蔓青从来不讲她家的事,这更让人猜不透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简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约白并收藏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