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第19章 美人隐

第19章 美人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秀锦说,姑娘不会就这么没的,府中仆役卫兵都派出去找那敬怀王了,秀锦出了钱银在府外找了些散民,今日一大早便又出去寻姑娘去了,我,我本来也要跟着去的,可秀锦说让我呆在公府里,省的姑娘回来,连个贴心照料的人都没有……”秀珠哭哭啼啼的说完,整个人再也抑制不住,抱住苏娇的身子便抽噎道:“幸好姑娘没事,老天保佑,我抄了好几天的佛经,就盼望着姑娘回来……”

    苏娇抚着秀珠的后背,感受到那微颤的身体,忍不住的也红了眼眶,但是心下却是有些难掩的心寒。

    她出事至今,母亲却是一眼未曾过来看她,老太太也是个偏心的,那苏驹是她的孙子,她便不是她的孙女了吗,她能守得苏驹两夜,却舍不得来她这里看一眼?还有她的父亲,敬怀王在自家画舫出事,那敬怀王是淑妃娘娘的心头肉,即便淑妃是老太太的亲生女儿,也难免不会迁怒庆国公府,府中仆役卫兵出门寻找,本是常理,但她就那么让人不在意吗?连一小队人马都舍不得分出来找找她,就算是打捞尸体也罢,却是宁可让她沉尸于湖底被恶鱼分食,腐烂为泥。

    看到苏娇眼中的悲切之情,秀珠默默的啜泣了起来。

    看着秀珠哭的双眼红肿的模样,苏娇心下动容,努力的翘起自己的唇角,使娇媚的眉眼尽量柔和下来道:“哭什么,你小姐可还好好的呢。”苏娇的嗓音依旧有些粗哑,但是语调柔和,让人听着便感觉心生暖意。

    “奴婢,奴婢不想哭的……”只是心疼小姐……秀珠抽抽噎噎的擦着眼泪,垂着脑袋不再言语。

    “好了,我有些饿了,你去给我端些吃食过来。”苏娇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秀珠纤细的肩膀。

    抹了一把眼泪,秀珠起身,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奴婢马上就去。”说完,提着裙摆,瘸着一只腿,拨开细碎的珠帘,一摇一摆的出了房门。

    看着秀珠消失在珠帘后的身影,苏娇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

    苏娇原本身子就弱,这次又伤了神,郁结于心,伤寒入体,继上次醒了一次之后,便昏昏沉沉的断断续续睡了好几日,直至腊月前几日,才堪堪在秀锦和秀珠的搀扶下下了床。

    其间大房二房三房的人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因着苏娇病气太重,皆被秀锦拦在了屋外,只老太太进来,隔着帘子小坐了一会儿,絮絮叨叨的嘱咐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便有些乏累的回了荔香院。

    腊月的天气愈发冷冽了几分,外面寒风呼啸,细雨夹杂着白雪簌簌而下,苏娇身子弱,身上裹了好几层的衣物,连大氅都翻出来好几件披在身上,屋子里的果炭木烧得旺旺的,混杂着浓厚的药汁味,充斥在门窗紧闭的闺房之中。

    厚重的毡子被掀开,秀锦手里拿着一支新鲜摘下来的梅花走了进来。

    那梅花上面落着点点细雪,刚一拿到苏娇面前,便是一阵幽冷的梅香袭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奴婢刚刚路过梅园,看到那梅花开的极好,心里想姑娘肯定喜欢,便自顾自的摘了一支回来。”一边说着,秀锦拿过半角圆桌上的素色青瓷瓶将手里的梅花插,了进去。

    那梅花进了里屋,花瓣上的雪水被里面氤氲的暖气融化,顺着枝条肌理缓缓滑落,晶莹剔透的嫩色花瓣,圆润的水珠在尖头摇摇欲坠,衬上那素色胚底勾勒而出的颈瓶,可爱秀气非常。

    秀珠正穿着新制的冬装夹袄坐在绣桌前绣着花样,听到秀锦的话,放下了手中的绣样,脸色有些难看的开口道:“过几日就是腊日,这次腊祭听说还要去猎场狩猎后以禽,兽祭祀,姑娘身子弱成这样,可怎么受得住那几日的奔波。”

    秀锦整理着手中的梅枝,垂着脑袋没有说话接话,只转头看向窝在美人榻上的苏娇道:“今日小年祭灶,厨房里做了糖瓜,我为姑娘去取一些过来吧,正好喝药的时候过过嘴。”

    “去吧。”苏娇拨弄着手边的书卷,整个人懒懒的,眉目之间透着几许病气,但双颊却因着屋里的暖气显出两抹绯色的艳丽,原本便是巴掌大的一张小脸此刻掩在一圈狐裘白毛之中更显小巧纤瘦,妩媚娇柔。

    秀锦又出了门去,秀珠重新拿起手里的绣活,面色依旧是不怎么好看,踌躇了一会儿,她终于起身,走到苏娇身侧道:“姑娘,这祭祀虽说是大事,但大夫人也不一定非要您一块去啊,这身子骨才刚刚有点起色,如若再伤了风,那可怎么是好。”

    苏娇翻过手里的一页纸,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秀珠,摇了摇头道:“祭祀是大事,且不说我病气已好了大半,就是当时病着,抬在马车里,也还是要去的。”

    许氏身怀六甲,肯定是不敢奔波的,但是她却又放心不下生怕侧室的那些人趁机勾了庆国公,再加上三房的苏三最近势头猛起,得了皇贵妃青眼,庆国公心中原本就夹带不快,如若她这正房之中唯一还算得上些脸面的人因着病气推脱祭祀,那许氏这原本便有些垂危的正房位置,更会受到波及。

    最关键的是,在上一世时,她的父亲庆国公苏尚冠狩猎之时突欲一吊睛白虎,众人四下逃散,只苏瑾拼了命的挡在了苏尚冠身前,护住了苏尚冠,最后那吊睛白虎被护卫对射杀,苏瑾侥幸只受了一点惊吓,苏尚冠怜爱,日夜陪护,两人感情瞬间亲密不少,胜似亲生父女,无话不谈,回府之后苏尚冠更是偏袒苏瑾至极,连带她这个本就不受宠的嫡女连句重话都说不得那苏瑾,三房也因此更加稳固的立足于庆国公府之中,甚至彻底熄灭了苏尚冠压制三房的打算,这也是导致了最后庆国公府最后被那苏三暗地里控制的局面。

    其实苏娇现在细想起来,依照苏瑾那脾性,舍身救父尚且要算计一下,舍身救大伯这种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她却又是实实在在的救了苏尚冠,这里面如果没有一点猫腻,苏娇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姑娘……”一旁,秀珠看着苏娇沉思的模样,还欲再劝,门外却是突然传出秀锦的声音,透着厚重的毡子听在耳中有些闷闷的。

    “六姑娘,我们姑娘身子还没有好利落,您现在过去可会沾了病气的。”

    随后是苏妗娇娇怯怯的应答声音,因为太轻,苏娇没有听真切,过了一会儿,秀锦独自一人掀了毡子进来,一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置着一碗黑乎乎的冒着热气的药汁和一叠糖瓜,一手里拿着一个做工精细的绣囊。

    “姑娘,这是刚刚六姑娘送过来的。”秀锦一边将手里的绣囊递给苏娇,一边转身将手里的托盘放置在身侧的绣桌上。

    苏娇伸手接过那绣囊,小小巧巧的只半个巴掌大,针脚细密严谨,上面边角垂落的穗子也精细可爱的紧,放置鼻尖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冷梅香气。

    “她也是有心了。”苏娇捏了捏装满干梅花瓣的绣囊,伸手寄在了自己腰间的穗子上。

    秀珠看到苏娇的动作,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道:“姑娘……我觉得您挺喜欢这六姑娘的,怎的不请进来坐坐呢?还有上次大公子和二房的人过来探望姑娘,也被姑娘你吩咐秀锦拦在了外头。”顿了顿,秀珠继续道:“那些三房心怀不轨的人就罢了,怎的姑娘平日里颇为亲近的大公子也不见呢?”

    “不是不见,是不能见。”苏娇拨弄着手里的绣囊,轻轻叹出一口气道:“你说说,现在外面那些人都在说我什么?”

    秀珠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苏娇的面色,发现她眼神平静无波,真的没有任何过大的情绪波动之后才小心翼翼开口道:“说姑娘……任性骄纵,不知好歹……”

    “那二姑娘呢?”

    “二姑娘……蕙质兰心,待人亲厚……”

    苏娇听罢,嘴角浅浅的勾起一抹笑,眼中的嘲讽之意十分明显。

    “姑娘,那些小贱蹄子背后乱嚼的舌根,您不必理会……”秀锦皱着眉头接过秀珠的话,伸手将那碗温热的药汁递到苏娇的手边道:“姑娘,趁热喝了吧。”

    苏娇看着那药汁,眉目微皱,最终却还是伸出纤纤玉手端起那碗一饮而尽。

    “姑娘过过嘴,尝个甜……”秀锦将糖瓜递到苏娇手边。

    苏娇皱着一张小脸将指盖大的糖瓜塞进嘴里,那糖瓜绵软黏糯,入口之际丝滑柔顺,只味道太过于齁甜了一些,苏娇吃了一个便不再动手了。

    秀珠端了一只绣墩坐到苏娇身侧,双手规规矩矩的放置在膝盖上,略显圆润的脸上显出一点婴儿肥,看上去有些许憨娇之态,她看着苏娇进食完药汁,才神秘兮兮的凑到苏娇耳畔小声切切道:“姑娘,我前些日子去厨房拿药,走了后花园子那条路,正巧看到那二姑娘的大丫鬟绿蛾躲在弄堂口……私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