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第21章 美人惧

第21章 美人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细雪飘飘,冷雨点点,祭祀路上有敬怀王府的家卫护守左右,庆国公府的马车这一路上连块咯脚的石子都没碰到过。

    长长汤汤几*不到头的几十辆马车缓慢而行,身侧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铠甲家卫,明晃晃的“敬”字锦旗在冷风之中高高扬起,直压下那庆国公府的旗帜半个杆子。

    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长袍,外面披着一件纯黑色皮毛的大氅,金邑宴双脚穿着加长了的皂角靴,勾勒出劲瘦的两条长腿,脚掌有力的勾在马镫上,精瘦的肌肉微微隆起,头颅高扬,迎风而望,勒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那高大挺拔的身姿配上那张俊逸的面容,直让后方那些让老太太请来一同祭祀的庆国公府嫡系小姐红了面庞,不停的凑过马车窗子往外面偷看。

    “姑娘,可好多了?”秀锦看着双耳被塞入了棉花团子,又戴上了一只厚厚的用来掩住耳朵遮挡风雪的棉质毛绒大耳塞,缩在毛毯之中的苏娇,柔声道。

    苏娇看着秀锦的嘴一张一合,却是没有听到声音,只好冲着她摆了摆手。

    秀锦会意,从小机下面的隔层中拿出纸笔,写给了苏娇。

    苏娇看罢,冲着秀锦点了点头。

    秀珠手里拿着上次未绣好的绣品,看着秀锦与苏娇这哑巴似得交流,用力撅了噘嘴埋怨道:“都怪那敬怀王,害的姑娘非要弄成这副模样……”

    苏娇没有听到秀珠的话,秀锦却是听到了,她用力的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秀珠。

    秀珠瑟缩着缩了缩脖子,扭过身子去,却被靠在脚边的东西咯了屁股,她从屁股下面抽出那被锦布包裹着的长条物,嘟嘟囔囔的一边拆开一边抱怨,“什么鬼东西,咯的我疼死了……”

    锦布拆开,里面是一根陈旧的小皮鞭,上面斑斑驳驳的甚至还带着血斑。

    “哎呀,脏死了……”秀珠伸手将小皮鞭随手一扔,抽出腰间的帕子沾了水,用力的擦拭自己的手。

    秀锦看到秀珠的动作,赶紧将那小皮鞭拾起来重新包裹好压在了小机下面。

    “这脏东西还留着作甚?”秀珠一边擦着手,一边疑惑的皱眉看着秀锦的动作出声问道。

    秀锦看了一眼秀珠,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什么脏东西。”说罢看了一眼正埋头书写着什么的苏娇继续道:“这东西你可别碰了,腊猎的时候是有用的。”

    秀珠虽然不明白,但是却也没有多问,只把疑惑踹进了肚子里,扭头凑到苏娇身边看着苏娇手底下正写着字的那张纸。

    苏娇的字很漂亮,不是那种闺阁之女的娟秀之美,反而是那种状若男子的清俊之美,粗看之下甚至还散发着一股磅礴之气。

    其实这和苏娇的上一世有关,上一世的她高傲泠然,总是觉得自己不比那些自诩风流才子的男子差,所以苦练字迹,终于是练成了今天这种状若男子的清俊之体,只苏娇现在想来也是可笑,争来争去的,最后却是落得个那样的下场。

    一张纸写完,苏娇将它递给秀锦。

    秀锦接过细看起来,片刻之后冲着苏娇点了点头道:“奴婢会派一个稳妥一点的人送过去的。”说罢,才想起来苏娇听不见,便只好再次点了点头。

    苏娇看着秀锦的动作,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靠在毛毯之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马车行进了一天,终于是在天黑之前赶到了狩猎场。

    狩猎场上早就已经备好了大小帐篷,厚实的毡子将帐篷围的密密实实的,完全不漏一点空隙。

    苏娇在秀锦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透过细薄的帷帽,看到面前是一片开阔的空地,薄薄的一层积雪带着小小的冰渣子凝聚在地面上,不远处一大片一望无际的树林中隐约可见奇石怪树银装素裹,细雪漫飘。

    丫鬟婆子小厮们急着规制东西进各自的帐篷,苏娇站在自己的马车旁边,掩在帷帽之后的双眸不着痕迹的往苏瑾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她站在金邑宴身侧,亦步亦趋的说着什么话,也不管金邑宴的冷脸,半掀起的帷帽之间那张面孔上是娴静舒雅的笑意。

    苏娇的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却是不期然的对上金邑宴那冷冽的视线,她禁不住的身子一僵,快速转换了视线,但是转念一想,她头上戴着帷帽,那金邑宴根本就看不到她,便又鼓着一股起的将视线转了回去,却发现那金邑宴早已不知了去向,只留下苏瑾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处,娇嫩的脸蛋被冷风打的都睁不开眼。

    苏娇看着苏瑾吃瘪的模样,心中陡然升腾起一股快意,但是只一想到那苏瑾的瘪是靠着金邑宴才吃上的,那股快意便瞬间减半了。

    “五姐姐……”

    一道怯弱弱的声音传过来,苏娇转头看去,苏妗瘦小纤细的身子站在自己不远处,身上裹着半旧不新的夹袄,正怯生生的看着她不敢上前。

    苏娇好笑看着苏妗,侧身在秀锦耳畔说了一句话,秀锦会意,快步走到苏妗身旁,引着苏妗往其它方向去了。

    “我们也走吧。”苏娇拢了拢身上的大氅,又将棉花塞子塞进了耳朵里,转身带着秀珠朝自己的帐篷走去。

    山脚下一大片都是带着厚重毡子的帐篷,大大小小绵延开来大致有上百个,苏娇走到自己的帐篷处,刚刚掀开毡子却突然顿住了身子。

    不大的帐篷之中,用细薄的白纱和垂顺的珠帘分割出两间,一间是放置绣墩橱柜的外间,一间是放置软榻绣床的内室,此刻透过那微微撩动的珠帘,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斜躺在苏娇特地带过来的美人榻上,手边的小机上放置着热好的温茶和精致的甜点,还有在寒冬之中保存完好的荔枝。

    荔枝作为夏季的水果,出现在冬季本就不寻常,更何况还是保存的如此水灵完好的荔枝,肯定是费了不少心力人力和财力的。

    那荔枝被放置在一碗青瓷小蝶之上,已经剥皮去核,露出圆润润白胖胖的荔枝肉,上面还放置着一棵一棵晶莹剔透的冰块,更衬得那荔枝水灵干净的很。

    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一颗塞进口中,金邑宴眉眼微微挑动,看到站在帐篷门口伫立不前的苏娇,伸出沾着荔枝汁水的手指冲着她的方向勾了勾手。

    苏娇快速的放下手边的毡子,扭头看了看身后,发现只秀珠一人之后,才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命秀珠在外间站着,自己踩着绣鞋往里间去了。

    金邑宴慵懒的躺在苏娇精心布置的美人榻上,纯黑的长袍拖曳于地,与美人榻上纯白的狐裘形成鲜明对比,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邪肆的阴沉。

    苏娇踩着铺在帐篷里软绵绵的毛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踩在云上,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实感,好似随时会坠落于地摔成烂泥一般,让人害怕的紧。

    金邑宴看着走到身侧的苏娇,她脸上的帷帽已经摘除了,露出那张娇媚绝伦的面容,水雾雾的杏眼透着一股懵懂之感,纤长的睫毛之上细碎的黏着一些落雪,随着苏娇的眨动,撩拨人心。

    “擦手。”不着痕迹的又看了一眼苏娇那被裹得圆滚滚的身子,金邑宴声音沙哑的开口。

    苏娇戴着耳塞,模模糊糊的听到金邑宴的声音,却是听不真切,只好像听到一个“擦”字,她踌躇的站在原地,却是没有勇气让那人再讲一遍。

    看到苏娇木头似得站在那里没动,金邑宴眉目微敛,眸色渐渐深沉了几分,眼中戾气顿现。

    苏娇被那恶狠狠的阴冷眸子吓了一跳,赶紧抽出自己的帕子上前,脑子里面乱乱的转着。

    擦,擦什么呢?

    视线落到金邑宴沾着汁水的唇角,苏娇咽了咽口水,颤巍巍的将手上的帕子覆了上去。

    柔软的帕子触摸到金邑宴冷硬的唇角,苏娇抬眼看到那戾气更加浓厚的幽深眸色,整个人都是吓得一个哆嗦,腿一软就跪在了美人榻前面。

    看到苏娇被自己吓得腿软的窘迫之状,金邑宴浅浅的勾了勾唇角,眸色里的戾气消散了几分。

    帐篷下面虽然铺着毛毯,但是苏娇身娇肉贵的,这突然跪了下去也是被疼的脸色一白,不过比起与金邑宴面对面的恐惧,苏娇更觉得这点疼痛算的了什么。

    苏娇跪下去之后,与躺在美人榻上的金邑宴距离更近了几分。

    金邑宴侧头看着苏娇苍白的小脸,那垂落的眸子上凝结的雪珠子还未曾完全消融,随着苏娇颤抖的眨动而颤颤巍巍的欲落不落。

    金邑宴觉得,他突然有点口渴。

    伸手覆住苏娇在自己唇角边拿着帕子的手,那手冰凉颤抖的厉害,却是滑腻的犹如浸着水的冰锥子一样,几欲抓不住。

    金邑宴轻轻摩挲了一下,然后突然用力使劲拽了一把掌心里的手。

    苏娇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往前摔去,离金邑宴那张让人恐惧万分的面容愈发接近。

    “嗝……嗝……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