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第35章 撩妻记(六)

第35章 撩妻记(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三和胡氏那边细细碎碎的说话声音没有停过,苏娇一边细听着他们说话,一边还要应付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

    金邑宴的手掌搂着苏娇纤细的腰肢,他的指尖微动,感受着掌下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忍不住的用力紧了紧,似乎是想要试一下那腰肢到底有多细软。

    “表,表哥……”苏娇惊惶的握住金邑宴企图往自己衣服里面伸的那只手,大大的杏眼不时的往灌木丛的方向望了望,生怕那处的苏三和胡氏会突然发现他们。

    反手握住苏娇的手,金邑宴窝在手中细细把玩,“看了这场大戏,表妹准备如何谢我?”

    苏娇张了张嘴,还未说话,金邑宴突然截了她的话头道:“先别说话,往下看。”

    苏娇顺着金邑宴的视线看去,只见苏三和胡氏那处又多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那男人声音沙哑磨砺浑身带着煞气,一看就是那种混迹于江湖之中以杀戮为生的人,那浓厚的血腥味即便是隔着这许多距离,苏娇也能闻得到。

    “钱呢?”男人声音沙哑的询问道。

    胡氏看了那男人一眼,有些畏惧的从宽袖里掏出几张银票,哆哆嗦嗦的递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伸出一只布满疤痕扭曲蜿蜒的手,将那银票掏入怀中,正欲转身而走,那胡氏却突然道:“还,还有一道生意,你做吗?”

    “杀人?”男人抬眸,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半张脸,若隐若现。

    “没,没有……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胡氏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感觉到退到了一个安全距离之后才慢慢道:“我大哥有个女儿,从小娇身惯养的,嚣张跋扈的紧,前些日子竟然还起了心思想把我女儿溺死在湖里,你说,这样心肠恶毒的人,是不是要得到一点教训?”

    男人没有说话,只沉默了片刻道:“你想怎么样?”

    胡氏眼睛一亮,又从宽袖之中掏出一张银票道:“这是银票,成不成都归你。我呀,只要你……”

    后面话被小树林中突然呼啸起来的风声遮盖,苏娇没有听的真切,反而是她身侧的金邑宴听罢之后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眼中却是暗沉一片,只留下两抹黑幽深沉的阴寒戾气。

    还真是……不怕死啊……

    手腕处的檀香珠子慢慢捻动起来,金邑宴低头,看向正皱着一张小脸努力往胡氏和苏三地方看的苏娇,轻笑一声,单手一搂,就把人给禁锢在了怀里。

    原本也只是看着这小东西颜色好看,想逗弄逗弄罢了,却是不曾想,这逗弄逗弄着竟还上了心,不过既然已经上了心,他便是挫骨扬灰,也是要将两人的骨灰融在一起的,他金邑宴看上的东西,哪能有她往外逃的机会。

    “表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灌木丛之中的胡氏和苏三还有那个男人神神秘秘了半天,现下已经消失无踪,苏娇按下心中对那胡氏和苏三的怒气,好言好语的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娇媚的语气之中颇有讨好意味。

    毕竟这荒山野岭毫无人烟的地方,如果这煞星突然又发了病,倒霉的不还是自己嘛。

    “表妹可知,这世上踩在本王上头的人,就只你一人?”金邑宴没有回答苏娇的话,只一边抚着手上的檀香珠子,一边微微垂眸看向怀中的人。

    苏娇踩着金邑宴脚背的脚一抖,感觉自己受伤的那只脚突然疼的厉害,小腿肚也开始发起了抖。

    “表,表哥……”明明是你让我踩的啊……苏娇紧紧拽着金邑宴的衣襟,感觉自己的脚被冷风吹的已经没有了知觉,生怕那煞星接下来就发了疯病把她从这大树上扔下去。

    “冷了?那便回去吧……”看了一眼苏娇苍白的脸色,金邑宴微微皱眉,将人用大氅裹紧,然后飞身一跃,便踩着漂浮软绵的树枝飞掠而过。

    苏娇第一次见识到这种空中腾飞的武功,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随着场景的变化,那里面原本深深的惊恐逐渐被兴味所取代,她忍不住的松了松抓着金邑宴衣襟的手,小脸激动的染上了一抹绯色。

    “果真猫儿一样……”金邑宴低头看到苏娇那双睁得大大的杏眼,黑色瞳仁大而亮,带着几分婴儿似得懵懂,却又不失猫儿的灵动。

    将苏娇抱回帐篷的时候,帐篷之中的秀珠和秀锦依旧睡得香甜,那灯芯闪着微光,照亮绣榻这一处温软香地。

    “她们怎么了?”苏娇半张着嘴看向金邑宴,眼中带了一抹惊惶。

    “无碍,只是睡一觉罢了。”金邑宴将怀里的人安置在软榻上,目光落到苏娇那被风吹得有些皮肤苍白的脚掌上。

    苏娇顺着金邑宴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脚掌,身子一抖,赶紧将自己冻得麻木的脚缩进了棉被里,紧紧的团在一起。

    她只是踩了他的脚掌一会儿,还是隔着靴子的,不会真的要剁了她的脚吧?

    苏娇想起前世那些得罪金邑宴的人,莫不连坟头都不敢留下,就瑟瑟发抖的厉害,死过一世的她实在是不想再尝试到那种痛彻心扉的滋味,那种飘无所依的感觉,就好似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般,浑噩混沌。

    金邑宴面无表情的撩起衣摆,坐在了绣榻的侧边,他垂眸看着那被苏娇抱在怀里小小缩成一团的被子,伸手抚过那绵柔的锦缎被子的褶皱,然后猛地伸进了被子里,将苏娇所在锦被之中的脚一把就给抓了出来。

    “表,表哥……我,我也不想踩你的……你……你大人有大量……”

    其实刚才苏娇的脚虽然踩在金邑宴的脚上,但是她一只脚踝上本身就带了伤,而且虽然身上穿的厚实,却是脚踝外露,被冷风吹了许久,一触到温软软榻便感觉有些木木麻麻的钝痛,过了一会儿之后便变成了针刺般的疼,这会子被金邑宴握在手里,便是感觉那疼痛更是加剧了几分。

    金邑宴理会苏娇那些磕磕巴巴的话,他低头摩挲着手里的脚掌,那脚掌小巧精致却又不失纤长,此刻乖乖巧巧的窝在他的掌心,带着滑腻温软的感觉,脚尖粉嫩嫩的好似贝壳般整齐圆润,在他的掌心微微蜷缩起来,带着一点温凉,滑软似凝脂。

    感受着这般细腻纯滑的感觉,金邑宴忍不住的将握在了自己的掌心里的脚掌轻轻搓揉起来。

    “表哥?”苏娇看着金邑宴的动作,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吓得厉害,她用力眨了眨眼,目光落到了靠在绣榻上的秀珠身上,却发现这婢子睡得竟然还打起了呼噜。

    “表妹这脚生的虽好,却是少了几分颜色。”感觉到掌中的脚渐渐热了起来,金邑宴有些不舍的轻轻按了按,那根根分明的青色脉络婉仪曲折,更衬得这小巧的脚掌白细分明。

    “不用了,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苏娇抿了抿唇,尝到上面带着铁锈味的血渍,目光落到金邑宴那看着自己脚掌的炙热眼神,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脖颈的伤口处渐渐泛起疼痛,赶紧用力的抽动着自己的脚想将脚抽回来。

    “表妹怕什么,表哥欢喜这玉足欢喜的紧,想送它一份礼,表妹看可好?”金邑宴的手松松的按着苏娇的手,看上去根本就没使什么力气,但是却任凭苏娇再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不用了,不用了,表哥自己留着就好……”苏娇只一想起那金邑宴送的那些礼,什么人皮灯笼,什么鸟笼子,什么大雪素,莫不被它背后的含义被吓得沁出了一身冷汗。

    “表妹这般拂本王心意,可是……不喜欢本王的礼物?”苏娇纤细的脚踝被金邑宴圈在大拇指与食指之间,正正巧巧一圈拢下来,甚至还空出一点空隙。

    “没,没有,表哥的礼物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表妹无福消受,还请表哥自己留着便好,莫不要让我玷污了……”苏娇猛力的摇着脑袋,整个人被金邑宴这一系列动作弄的脸色愈发苍白了几分,整个人在软榻上抖得厉害。

    但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苏娇只感觉自己的脚踝处微微一凉,一串泛着檀香的珠子便被金邑宴给套上了她的脚踝。

    苏娇的脚踝太过纤细,金邑宴手上的檀香珠子绕了三圈,才堪堪松垮的挂在那脚踝上。

    那檀香珠子圆滑温润,带着金邑宴手腕上的温度,在微亮的烛光之下显出几分细腻的光泽感。

    金邑宴的手摩挲着那微微带着斑驳痕迹的檀香珠子,语气轻柔恍若情人间的低喃细语,“表妹可要每日都带着,这珠子与本王贴身几十年,便如同本王一般,如若被本王发现这珠子不在这了……那表妹这脚……呵……不要也罢……以后表妹想去哪,本王亲自抱着去便好了,表妹你说,是与不是?”金邑宴的手轻抚过苏娇的脚踝,带起她一阵毛骨悚然的颤抖。

    “表,表哥,我,我一定会好好戴着的……人在珠在,人亡珠亡。”

    “表妹真是可爱,我怎么舍得你死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