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42|8.2【】-【】-【】-【发】

42|8.2【】-【】-【】-【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腿抬高……”

    “嗯……唔……”

    “腰伸直……”

    “嗯……表,表哥……我,我受不住了……”

    苏娇一双杏眼之中满满都是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欲掉不掉的沾在睫毛上,似乎下一刻便会随着那纤长睫毛的垂落而泛滥成灾。

    金邑宴大刺刺的躺在苏娇那张美人榻上,手上捏着苏娇喝了一半的杏仁茶细细的品着,眼神无波的看向站在内室中间,只着一双罗袜掂着脚跟,手捧檀香珠子伸直胳膊举在头顶的苏娇。

    从美人榻上起身,金邑宴手里捏着那只重新倒满了杏仁茶的白瓷茶碗,走到苏娇身侧看了一眼她摇摇欲坠的模样,然后伸手将那白瓷茶碗给放到了苏娇的头顶。

    “表妹可别撒了,不然表哥可就更不高兴了……”

    苏娇撑着酸胀的身子微微抬了抬身子,便立马感受到发丝间浸入的点点温热,立马吓得一下僵直了身子。

    “表妹怎么这么不乖呢?”金邑宴站在苏娇身后,指尖点上苏娇沾着一点乳白色杏仁茶的青丝,轻轻的顺着头发往下抹开。

    苏娇站了小半个时辰,外头也没人进来,她的胳膊和腿酸胀的很,就好像下面坠了千斤一般,就这小半个时辰,就让她亵衣里面的小衣都浸满了汗水,丝滑的亵衣薄薄的粘在身上,那盈盈一握的腰肢更显纤细。

    “表妹这腰……倒也生的极好……”金邑宴贴在苏娇身后,修长的手指搭上她的细腰,两掌交握,正正好好将那细腰握于两掌之间。

    炙热的掌心贴着苏娇的纤腰,只隔着薄薄一层亵衣,金邑宴将半张脸埋于苏娇的青丝之中,淡淡的甜腻香味带着杏仁茶的甘甜缓缓沁入他的鼻息之间。

    苏娇撑着腿儿不敢动,两手也是酸疼的厉害,一听到金邑宴这句话,下意识的缩了缩腰腹,那箍在纤腰上的手也便跟着紧了一分。

    苏娇一受惊,头上的白瓷茶碗一下倾斜下来,她马上伸手去抓,却不想那杏仁茶早已倒了出来一大半,黏黏稠稠的沾在她的头上和手上,还有那檀香珠子上也是一片白腻腻的乳色,那乳色一些顺着发丝流进后颈,一些顺着手指滑过皓腕沾湿了亵衣的袖子。

    一只手轻轻的拨开苏娇那粘上杏仁茶的青丝,金邑宴的脸颊紧贴在苏娇的后颈处,鼻头微微一蹭,一点乳白色的杏仁茶便沾在了他挺翘的鼻尖上。

    苏娇被蹭的难受,转头求饶之际便看到了鼻尖沾着一点乳白色杏仁茶,站的离自己极近的金邑宴,那张俊挺的面容上一双黑眸微眯,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一点浅淡的琥珀色,配上那漫不经心的慵懒表情,不禁让苏娇想起了腊猎时的那只吊睛白虎。

    明明知道是那般危险的生物,却还是有人对他趋之如骛。

    伸手拽住苏娇被杏仁茶弄的滑腻腻的发丝,金邑宴轻轻的含住一缕沾着杏仁茶的青丝,尖利的牙齿紧紧咬住,薄细的唇瓣之间沁出一点乳白色的杏仁茶,更衬得那唇红艳了几分。

    苏娇一直都知道金邑宴长的很好看,但是此刻在她面前的人却让人产生了一种旖旎的妖冶感,不同于以往那种锋芒大露的模样,此刻他一副任人采撷的温柔无害表情几乎都让苏娇忘了面前的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自古有潘安掷果盈车,卫玠看杀而死,苏娇觉得,就面前的金邑宴而言,端这副容貌大概是输不得他两人的,反而比之两人更添那男子的俊朗之气,特别是那浑身的凛冽气势,总是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压迫感。

    “表妹怎么如此浪费呢……嗯……”正当苏娇盯着金邑宴那张脸发愣的时候,金邑宴单手握住苏娇那沾满杏仁茶的檀香珠子,连带着那只纤细白细的手也被一同紧握其中,那被挤出的杏仁茶在两人相融的指缝之间缓缓流出,显出一种乳白色的黏腻。

    “表,表哥……”苏娇惊惧的看着金邑宴轻舔了一口那覆在檀香珠子上的杏仁茶,然后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轻,就被按在了面前的绣桌上。

    “表妹真是太不乖了……”压在苏娇的身上,金邑宴挺拔的身影紧紧的贴住苏娇的后背,直至把她完全按压在面前的绣桌上。

    苏娇用力的扭转脑袋,却也只看到自己那只攥着檀香珠子与金邑宴两掌相握,沾满杏仁茶的手,此刻被别扭的按在了绣桌上,那黑漆木的绣桌上也是沾着星星点点的乳白色杏仁茶,顺着繁复的纹理渐渐渗透。

    “啪……”

    “表哥……”苏娇只感觉自己的臀部一痛,还未来得及反应,那接二连三清晰出现的拍打声便已让她面红耳赤。

    金邑宴用的力道不大,但是那羞耻感对苏娇来说是巨大的,她用力的扭动着身子,却被压的更紧了几分。

    “别,别打了,表哥……”苏娇眼眶含泪,整个人抖得的厉害,绯色蔓延至全身,纤细的脖颈缓缓抬高,显出一截优美的弧度,宽松的亵衣露出半个圆肩,纤细的蝴蝶骨若隐若现,盈盈的腰肢随着衣摆的晃动显出一抹款腰摆尾的妩媚之感。

    金邑宴单手掐住苏娇的腰肢,将满面泪痕的人抱起搂在怀里,然后坐在了绣桌旁的绣墩上。

    苏娇抽抽噎噎的攥着金邑宴的衣襟,整个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小小的鼻头通红,两只杏眼肿的像核桃一样。

    “表妹这眼睛……怎么总喜欢出水呢……”金邑宴轻勾起唇角,从绣桌上随手拿起一块帕子,抹去苏娇脸上的泪水和杏仁茶,然后又慢条斯理的将他们依旧交握着的两只手擦干净。

    苏娇一双杏眼泪雾雾的,任由金邑宴动作着,她的脑袋里全部充斥刚刚发生的事情,整个人已经被金邑宴刚才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蒙了。

    擦完两人的手,金邑宴神情不变,将那帕子翻了个面,继续给苏娇擦头发上沾的杏仁茶。

    苏娇的头发细软丝滑,捏在手里好像随时会滑落一样,金邑宴有些留恋的用指尖勾着一缕发丝绕了绕,然后将面前与杏仁茶缠在一处的头发分离开来,慢条斯理的帮苏娇清理着发丝上的杏仁茶。

    那杏仁茶大部分渗进了发丝夹缝之中,清理起来较困难,但是金邑宴却好似极有耐心一般,一点一点的拨开那秀发将杏仁茶慢慢擦拭干净。

    等金邑宴这一切做完,苏娇都没有说话,她只是僵直的坐在金邑宴的身上,整个人抖的厉害,感觉自己的臀部火辣辣的疼,那种羞耻感让她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金邑宴将手里的檀香珠子扔进了绣桌上一壶冷茶里面,轻轻晕开上面沾着的杏仁茶,然后拿帕子细细的擦了之后抬起苏娇的手腕,一圈又一圈的给她绕在了皓腕上。

    “表妹可记住……下次再让我抓到……可不是这么简单便能过去的……”

    金邑宴的嘴唇贴着苏娇的耳垂说话,那温热的呼吸声钻进她的耳廓,引起一阵颤栗。

    苏娇闷着头没有说话,金邑宴也没有逼迫,只执起苏娇的手细细看了看那檀香珠子,苏娇的手极白极细,那檀香珠子绕了五圈也才堪堪放住,此刻顺着那纤细的腕子滑落至小臂处,更显出几分静谧的安好。

    金邑宴看了半响,脸上露出满意神色,然后目光落到绣桌上那本画着圈x的账目上。

    “穆王?半人高的红珊瑚?”看着穆王上那一个大大的朱砂圈勾,金邑宴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苏娇,然后那双暗沉的眸子又落到了那写有他名字的地方,那一个大大的朱砂x显眼非常。

    “看来表妹真是非常不欢喜本王送的礼啊……”金邑宴的指尖轻点着那账目,上面的朱砂还未全干,有一些粘在他的指尖,留下一点绯色,更衬得金邑宴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白皙如玉。

    微微歪着头看向苏娇,金邑宴将另一只手搭在苏娇的腰肢上,见面前的小人一直低垂着脑袋不言语,便伸出手勾起了苏娇的下颚,迫使她抬起了头。

    苏娇的双眼通红,大大的杏眼嵌在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浸着水渍看向金邑宴,里面满满都是委屈和恼怒,但是却又因为有了那迷蒙的雾气,那原本满是愤懑的目光便透出一股孩童似得的懵懂之感。

    “呵……”看着苏娇的表情,金邑宴轻笑一声,大拇指按在苏娇的唇角,声音温柔道:“表妹这模样,可真是叫人怜惜……”

    苏娇咬着牙恨恨的看着金邑宴,声音沙哑带着哭腔,明明应该是厉声的责问,听上去却像是无理取闹的撒娇,“我大哥……为什么会与你一处了……”

    刚才在外间听到苏灏的声音时,苏娇便是觉得十分震惊,再突兀的联想到前几月画舫落水之时苏灏舍自己而救苏瑾的事,她便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点什么东西。

    自古皇权争斗,公爵侯府,朝廷大臣,文武将相,便没有一个是能够置身事外的,而选择一个明主便是他们的头等大事,苏娇虽然知道庆国公府一定会站在金邑宴这边,但是却没有想到,她那个清冷孤傲的大哥竟然也与金邑宴站在了一处。

    金邑宴好笑的看着瞪着眼睛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伸出手点了点她皱着的眉心。

    苏娇看到金邑宴伸过来的手,红肿的一双杏眼努力瞪大,双手搭在金邑宴的肩膀处,用力的隔开了自己与金邑宴的距离,努力摆正自己的姿态。

    看着苏娇在自己怀里闹腾,金邑宴也不介意,只抚着那一头青丝长发,声音暗哑带着惑人的醉意,“表妹可知,看上去越是无欲无求之人,若是有了执念,会如何?”

    而如果一个人有了执念,那便是有了死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