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娇泪眼汪汪的弯腰系着脚上的罗袜,那洁白的罗袜裹着纤细白皙的小腿,上面细细密密的都是吮出来的红印子,慢慢延伸至那棉裙覆盖处,让苏娇迈腿都觉得疼痛。

    看着苏娇姿势怪异的走了几步路,金邑宴伸手拽住她的身子一搂腰就把人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你别动我了……”苏娇的身子此刻还是软绵绵的,她只一触即金邑宴那炙热的肌肤,便感觉自己脸色绯红的厉害,大大的杏眼之中忍不住的浮上水雾。

    “呵……”轻笑一声,金邑宴伸手捏了捏苏娇泛着绯色的脸颊,在那白嫩的脸颊上浅浅落下一吻,然后看着那绯色逐渐蔓延至纤细白皙的脖颈处,直至被衣襟覆盖。

    苏娇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宽袖,转身拉出被金邑宴卷在掌心里的头发,气恼的扶了扶歪斜的发髻,“头发都乱了……”

    “我帮你梳……”伸手抚上苏娇凌乱的发髻,金邑宴将那上面零零落落的珠花发簪拿了下来,然后以手代梳,一下又一下的顺着苏娇乌黑青长的发丝。

    苏娇的青丝长极腰臀,金邑宴的不经意的抚过她纤细的后背,那形状优美的蝴蝶骨贴着细薄的衫子,随着苏娇身子不断的扭动而显出完美的弧度。

    “好了没有……”苏娇感受到金邑宴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抚在自己发丝上的温柔触感,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又因为此刻坐在了金邑宴的大腿上,她只穿着罗袜的脚根本就点不上地面,空荡荡的晃在半开之中时不时的蹭上金邑宴的小腿。

    “好了。”在苏娇的耳后轻轻落下一吻,金邑宴有些留恋的放下了手里的青丝。

    苏娇一听到金邑宴的话,便立马跳下了他的大腿,穿着罗袜跑到了一旁的棱镜面前揽镜自照,只见棱镜之中的人杏眼桃腮,小脸晕红,那乌黑的青丝未梳发髻,只用一支素白银簪堪堪挽起,发丝温柔细软,平添几分我见犹怜。

    伸手抚了抚那素白银簪,苏娇抿了抿娇艳的朱唇,脖颈处那显眼的星星点点便立刻随着她的动作而显露出来。

    扯了扯皱巴巴的衣裳,苏娇伸手用力的拉了拉那衣襟,却还是盖不住蔓延至耳后的暧昧痕迹。

    “怎么样,好不好看?”金邑宴站在苏娇身后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目光落在那满布红痕的脖颈处,但是另一只手却扶在苏娇的素白银簪上,也不知是在说那些暧昧的红痕还是那清丽干净的挽发。

    苏娇不自在的动了动被金邑宴揽住的身子,然后伸手捂住脖子上明显的红痕,大大的杏眼微微下垂,那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雾气,看上去竟然显出几分娇羞之态。

    “这东西,怎么出去见人……”苏娇的声音嗡嗡的,如果不是金邑宴离得极近,大概也是听不清的。

    伸手拨开苏娇脸颊侧的碎发,金邑宴伸手将木施上挂着的大氅拿了过来,然后手一抖,就将娇小的苏娇完完全全的裹紧了大氅之中,只露出半张白净绯红的小脸。

    苏娇低头看了看长出一大截托在地上的大氅,有些气闷的伸手捶了锤金邑宴的胸口道:“这是你的大氅,这么大我可穿不了。”说完,苏娇揉了揉有些锤痛的手,细细的眉头微微皱起。

    握住苏娇的手轻轻搓揉着,金邑宴难得好脾气的任苏娇闹腾,毕竟刚才那一顿让他十分餍足,而吃饱了的男人一向都是很好说话的。

    “不是要去看那顾兆坤嘛?走吧,我带你去。”

    “啊……那,我,我的衣裳……”

    等苏娇回自己院子换好了衣裳与金邑宴一起到庆国公府门口时,顾兆坤已经对着那铜绿大门跪了好几个时辰了。

    庆国公府门外冷风瑟瑟,枯叶卷着尘土被风吹得四处飘散,顾兆坤黑色的大氅上都沾结着细小的灰尘和枯枝败叶,那张脸也因为过冷的天气而显的苍白铁青。

    四周围聚着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熙熙攘攘的指着顾兆坤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苏娇头上戴着帷帽,正好看到苏尚冠有些急躁的甩袖而去,而她隔着门缝细看之下那顾兆坤的面前竟然是两行深刻如岩石的沉稳字体。

    “愿求娶一人,得百年同心。”

    苏娇瞪大着一双眼,看那顾兆坤伸出染着白色岩石灰尘的手慢慢的在“心”字上写下一个“烟”字。

    “心”上为“烟”,为求娶苏烟而来。

    庆国公府门口是坚实的岩石,平日里风吹雨打也未摧残分毫,但是那顾兆坤只用一根手指便将这些字一个一个都刻了上去,怎能不叫人惊讶,特别刻的还是这般惊世骇俗的求娶之语,如此直白的让人动容。

    金邑宴站在苏娇身后,他伸手入苏娇的帷帽之中合上她半张的嘴,捏着她饱满的唇肉,微微垂首将嘴巴贴在她的耳畔低声轻笑道:“少见多怪。”

    一把拍掉金邑宴作怪的手,苏娇有些紧张的四处望了望,心中不禁有些庆幸好在自己站在庆国公府的大门后头,地方比较隐蔽,没有人看到,不然金邑宴这般轻挑的动作如果被人发现了,她的闺誉可就彻底完蛋了。

    “表妹怕什么……”看出苏娇的紧张,金邑宴伸手勾住她纤软的腰肢,整个人都压在了苏娇娇小的身子上,“就算败了闺誉,表哥也会十里红妆,将你堂堂正正的娶进王府大门的。”

    苏娇的身上压着金邑宴沉重的身躯,她伸手恨恨的推了一把,声音有些吃力道:“你重死了……”但是细听之后那声音却是有些微颤。

    苏娇是一个女人,十里红妆,堂堂正正,嫁得良人,对于她来说不是没有憧憬的,但是这句话由金邑宴说出来,她却感觉是那么的怪异,怪异的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忍不住的开始发热。

    听着苏娇那熟悉的娇媚上挑尾音,金邑宴的心情愈发好了几分,他用力的搂紧怀里的苏娇,声音温柔缱绻,“刚才在床上……表妹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炙热的呼吸声贴着苏娇的耳际,虽然隔着一层细薄的帷帽,但是却让苏娇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染上了绯色。

    金邑宴掀开苏娇的帷帽,将头伸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她羞红的小脸。

    瞪着一双杏眼,苏娇看着面前金邑宴近在咫尺的面孔,那双黝黑的眸子一如以往一般的暗沉深邃,幽暗暗的好似藏着无数玄机阴翳,总是让人忍不住的从心底里发寒。

    看着被吓呆了苏娇,金邑宴轻笑一声,张嘴叼住她的鼻尖轻轻啃了一口。

    “呀,你干什么……”回神的苏娇只感觉自己鼻头一痛,赶紧娇气的伸手去推拒半挂在自己身上的金邑宴,却不想因为自己的动作,金邑宴更是得寸进尺的将她整个鼻子都含在了嘴里。

    鼻头湿漉漉的一阵温润,苏娇喘不上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赶紧张嘴呼吸,而金邑宴便趁着这个时候将嘴唇移到了苏娇的嘴上,伸出舌头一下将她堵了个严严实实。

    苏娇又羞又急,羞的是金邑宴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这么大胆做出这种事情,急的是怕他们这般动作被人看到自己经营多年的闺誉便如此毁于一旦了。

    其实苏娇的顾虑都是多余的,因为金邑宴身型高大,身上再穿着漆黑如墨的宽大大氅往那一站,苏娇根本就连根头发丝都被挡的看不到了。

    苏娇娇小的身子被金邑宴用大氅裹进了怀里,小小软软的一团被搓揉圆扁的作弄了好一会儿才通红着一张脸颊冒出那大氅大大的透了一口气。

    “表妹这是想什么好吃的了,怎么满嘴……都是口水……”金邑宴低头看了一眼苏娇泛着泪意的小脸,好笑的揶揄调笑道。

    苏娇眉眼上扬,自认为狠狠的瞪了金邑宴一眼,却不想那瞪眼媚态十足,几乎让人看了便把持不住。

    一把抓过金邑宴的大氅,苏娇狠狠的抹了一把嘴上的口水,然后只感觉自己的嘴唇火辣辣的疼,微微张开的时候便感觉刺痛的厉害。

    “疼死了……”苏娇剁了一下脚,声音娇气软媚,气急败坏的把头上的帷帽给扔了下来,但是当她刚刚想说话时便看到了匆匆往这处走过来的庄氏,心里一惊,赶紧抓住金邑宴的大氅躲了进去。

    伸手抚了抚苏娇毛绒绒的脑袋将她细密的裹紧,金邑宴半靠在大门后双手环胸,看着庄氏走过来规规矩矩的对着自己行了一礼。

    “二叔母不必客气,那顾家公子可还等着你呢……”金邑宴神情悠闲的看了一眼庆国公府门外跪着的顾兆坤,声音平静毫无波澜。

    庄氏心焦,未发现什么不妥,朝金邑宴行礼之后便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连夜照顾苏烟而略显狼狈的衣着,然后挺直腰身踏出了庆国公府的大门槛。

    苏娇窝在金邑宴的大氅之中一片漆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好轻轻的扯了扯金邑宴的衣襟,未得到回应之后抬起自己穿着绣花鞋的脚狠狠一下踩上了金邑宴穿着皂角靴的脚。

    苏娇的力气小,这般动作对于金邑宴来说根本就连挠痒痒也算不上,他好笑的看着苏娇窝在自己怀里折腾却又不敢大折腾的焦急模样,伸出手捂住那微微鼓起的一团将那张白净的小脸露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