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64|发

64|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手里捏着小白条,苏娇躺在绣榻上,有些烦躁的踢掉了脚上的罗袜。

    这小纸条上面写着金邑宴要对付宁远侯府金郝勇,贪污河南道建造堤坝银钱的事情,那宁远侯府是穆王一帮的人,苏娇提醒那穆王只是为了牵制金邑宴,让他分不出心思来找她的麻烦,却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被这无赖知道了,还反威胁了她一把。

    这边秀锦端了吃食进来,看到苏娇踢着罗袜的动作,赶紧上前帮她把罗袜穿好,然后道:“姑娘,这天寒气重,奴婢给您弄个手炉过来。”

    苏娇蔫蔫的躺在绣榻上应了一声,看着秀锦撩开珠帘走了出去,但是不一会儿,秀锦便匆匆忙忙的又走了进来,脸上一片焦急神色。

    “姑娘,老太太差了两个婆子过来,说是要请姑娘去荔香院……”秀锦的话还未说完,珠帘便被粗鲁的撩开,两个身形庞壮的婆子长得五大三粗的走了进来,一双犀目冷冷的看了一眼苏娇,直接抓住苏娇的胳膊就把人给从绣榻上拖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苏娇惊叫一声,用力的去甩那两个婆子的手,但是那两个婆子力气极大,苏娇纤细的胳膊一下就被捏的青紫。

    “放开我家姑娘……”秀锦抓住其中一个婆子的手想帮苏娇脱身,却不想那婆子一脚踹到了秀锦的腹部,直接就把她给踹倒在了地上,半天起不了身。

    “秀锦!”苏娇大叫一声,想伸手去扶地上的秀锦,却猛然觉得自己胳膊一痛,直接就被两个婆子给拖拽着出了鹧皎院。

    当身形狼狈的苏娇出现在荔香院时,灯火通明的荔香院之中早已站满了人,庄氏一脸焦急神色的站在老太太身边,看到被婆子按着跪在地上的苏娇,脚步急切的往外挪了挪,却又被她自己生生的遏制住了。

    “老太太,您这是要做什么!”苏娇跪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生疼的胳膊,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里面满满都是倔强和怒气。

    老太太坐在首位,手边是一个精致的手炉,侧边站着多日不见的苏瑾,看到苏娇这副狼狈模样,嘴角不着痕迹的轻笑了一下。

    “叫你来,自然是有事问你,说,你前几月落水失踪那几日,是在何处?”老太太放下手里雪盖蓝的茶碗,目光犀利的看向跪在地上的苏娇,声音严厉。

    苏娇听到老太太的话,面色一僵,声音有些干涩道:“那几日我住在一个农妇家中。”

    “农妇?”老太太嗤笑一声,伸手指了指那不远处的屏风一角道:“可是那农妇?”

    苏娇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面色土黄的农妇正被一个婆子压着,怯怯的往她这边看来,在看到苏娇那张娇媚的面容时,脸上一喜,赶紧跪爬着过来,声音惊喜道:“夫人,夫人你快与我说说,那耳坠子不是我偷的,是您送我的……”

    苏娇听到那农妇一声又一声的夫人,面色一下惨白的厉害,而内室之中也一下寂静下来,各房的姑娘婆子莫不都显出几分讶异。

    苏妗与苏薇坐在一处,两人紧紧绞着手,目光担忧的看着苏娇,却是帮不上一点忙。

    苏娇咬了咬牙,将头撇到一侧,唇角渐渐显出几分血腥印子,“你怕是认错人了,我不识得你。”

    “夫人,夫人怎么会不认得我了呢,夫人你还送了我一只耳坠子呢,夫人你难道不记得了吗?”那妇人脸上一片焦色,心急的道。

    “可是这一只耳坠子?”苏瑾慢慢走到苏娇身侧,从宽袖之中掏出一个檀木盒子,只见里面安安稳稳的躺着一只色泽极好的白玉坠子。

    “对,对,就是这个。”妇人看了一眼那白玉坠子,赶忙点头。

    “苏娇,你还有什么话说。”老太太好似被气得不轻,指着苏娇脸色涨红。

    苏娇咬了咬唇,余光看了一眼那耳坠子,依旧道:“我不识得这妇人,这耳坠子也不是我的。”

    “狡辩!我庆国公府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东西!”老太太伸手将手边的雪盖蓝茶碗直接往苏娇的方向砸了过去,清冽的茶水一路铺洒过去,淅淅沥沥的洒了一地,苏娇的额头被那雪盖蓝茶碗砸中,虽然没有出血,但是却明显的红肿起了一块,在白皙的额头上十分明显。

    伸手捂住自己的额角,苏娇用宽袖随意的抹了一把脸,那苦涩的茶水顺着半开的衣襟滑入脖颈之中,浸湿了她的小衣,带起一阵凉意。

    “哎呦……”庄氏看到苏娇被茶碗砸中,心疼的上前用帕子给她擦了擦脸,然后跪在苏娇身侧抬头向老太太道:“老太太,娇儿一向乖巧,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二叔母,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现在是认证物证具在,可容不得五妹妹狡辩。”苏虞站在苏瑾身侧,得意的看了一眼衣衫半湿的苏娇,眼中满满都是快意。

    苏娇抬头,看了一眼满脸得意的苏虞,突兀的显出一个笑道:“四姐姐,昨日里头大姐身子不适让厨房熬了药,怎么你也身子不适吗?身上一股子药味……”

    苏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脸上一白,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她低头对上苏娇似笑非笑的面容,整个人都僵直了起来。

    苏瑾不耐的上前将苏虞挡在身后,遮住了苏娇的视线,声音轻柔道:“五妹妹,不是我们要冤枉你,只是这事情可不是你一张嘴便能说清楚的。”

    “二姐姐是要我拿出证据?”苏娇低垂下脑袋,声音平静。

    “五妹妹要是有证据,当然是极好的。”苏瑾看着苏娇突然平静下来的面容,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但是那唾手可得的胜利已经让她冲昏了头脑,说话也更加的咄咄逼人起来,“只是如果五妹妹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我也……帮不了五妹妹什么了……”

    女子最重要的闺誉被毁,就算是你是公府嫡女又如何,就算是被下旨赐婚敬怀王,是未来的准王妃又如何,照样会被人踩在脚下□□践踏。

    听到苏瑾的话,苏娇轻笑一声,伸手轻轻握住了庄氏颤抖的手,然后抬起头直视向首位之上的老太太道:“老太太不信我,无非是觉得我失了闺誉,如若我让婆子验了身子,证明了清白,那老太太可信我?”

    苏娇这一番话出来,不仅是老太太苏瑾等人,便是庄氏苏薇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验身,对于堂堂公府嫡女而言,是为下下策,毕竟验身之时的那种屈辱,是会深刻于骨血之中,成为一辈子的耻辱。

    “好,既然是你自个儿提出来的,那也就不要怪我这个老太婆心狠。”说罢,老太太转头对身侧的一个老嬷嬷道:“去,帮五姑娘验身。”

    “是。”那老嬷嬷沉声应了,走到苏娇面前居高临下道:“五姑娘,奴婢手重,您可不要介意。”说罢,掐住苏娇的胳膊就要起身。

    “这大晚上的,也是挺热闹……”内室的纱帘被掀开,金邑宴身穿鎏金色长袍,头束玉带,面容阴沉的大步走来。

    老太太看到出入如无人的金邑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屋外,就看到两个婆子各自捂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王爷。”老太太在奴婢的搀扶下朝着金邑宴行礼,屋中之人纷纷效仿,一瞬间便跪拜了一地的人。

    金邑宴撩起长袍落座于首位,看着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自顾自的暗沉着一张脸也不说话,只伸手抚上身侧的雪盖蓝茶碗,声音暗藏怒气,却又平静的让人感到心中发憷。

    “这茶碗倒是极好看的……只是……本王看着却是不喜……”话音未落,只听“彭”的一声,那茶碗在金邑宴手中炸裂,雪盖蓝色的碎片混杂着茶水飞溅而出,跪下众人纷纷遮掩躲避,老太太闪躲不及,惊叫一声,梳理的光鲜干净的额角沁出鲜红的血迹。

    “啊,老太太……”

    “老太太……快,快叫大夫……老太太……”

    “老祖宗……”

    金邑宴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上的茶水,微微垂眸看向被众人扶着身子呈半晕厥状的老太太,语气带着一点漫不经心道:“老太太年纪大了,这么晚的天色,还是尽早歇息的好。”

    苏瑾一边用帕子按住老太太渗血的额角,一边抬头看向坐在首座的金邑宴,眼中满满都是复杂神色,身姿高挺的皇权贵胄,她求了那么多年,竟然被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给夺了去,她怎么甘心,怎么甘心!

    “王爷,这苏娇背地里偷人,身子早就不干净了,您不要被这么一个贱女人给蒙蔽了啊,王爷……”一旁的苏虞眼看苏娇就要脱险,原本跪趴在地上的身子赶紧向前跪爬了几步,伸手抓住金邑宴的长袍,声嘶力竭道。

    金邑宴放下正擦拭着手上茶水的帕子,看着苏虞嘴角微微一勾,抬起脚对着她的腹部就是一脚。

    苏虞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被金邑宴那一脚的力道踹的硬生生在地上拖了半丈,然后随之而来的是腹部剧烈的疼痛,湿滑的感觉顺着亵裤慢慢流出,浸湿了铺着地毯的地面。

    “血……血……”苏薇一侧头看到苏虞捂着肚子,一脸惨白的倒在地上,身下满满都是潺潺而流的血迹,当下吓得有些语无伦次。

    苏薇的声音不大,但是却一下吸引了视线,一瞬间,浓厚的血腥味覆盖在这门窗紧闭的内室之中,苏虞在众人奇怪惊惶的视线之中彻底晕厥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