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66|撩妻记(三十七)

66|撩妻记(三十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氤氲热气弥漫在内室之中,苏娇被金邑宴半抱着放置在了浴桶的边缘,那浴桶之中的热气喷腾而出,将苏娇纤细白腻的身姿笼罩其中,显出几分朦胧之美。

    “我,我自己洗,你,你出去……”苏娇手忙脚乱的抵开金邑宴伸过来扒着她小袄的手,整个人慌乱的一直往后躲去。

    “表妹确定要我出去?”金邑宴看了一眼苏娇绯红的小脸,声音愉悦,带着几分揶揄。

    “确定确定,你出去……啊……噗嗤……咳咳……”苏娇话还未说完,金邑宴那放在她腰间的手猛地一下松了开去,苏娇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一倒,直接便倒进了那满是热水的浴桶之中,溅起一大片水花。

    “咳咳……”苏娇的脸被自己的湿发所覆盖,身上的小袄吸了水变的沉甸甸的,她挣扎着将脑袋冒出了水面,却发现自己的身子除了那双穿着绣花鞋的脚湿漉漉的架在浴桶上,就只有一个要冒不冒的脑袋靠后背蹭着浴桶的力量勉强支撑着。

    热水浸延至下颚处,波光漾漾的一下又一下打着苏娇的脸,让她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只要一说话,那热水便会顺着半张的嘴被吞咽进去。

    地上满满都是飞溅而出的热水,顺着大大的浴桶流出,沾湿了金邑宴的半边身子和那双深黑色的皂角靴。

    看着苏娇躺在浴桶之中的狼狈模样,金邑宴不客气的大笑出声,然后在苏娇带着水雾的愤恨目光中单手一捞,轻轻松松的就把人给拎了起来放在浴桶边缘。

    这次苏娇学乖了,她一手紧紧抓住金邑宴的衣襟,一手紧扒住浴桶的边缘,身子因为刚才猛然的跌落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不过也因为刚才跌落浴桶中的那一下,身子上冰冷刺骨的感觉一下被舒适的暖意所取代,让她禁不住的松了松身子,只是身上的袄子太过于厚重,湿哒哒的还滴着水,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表妹觉得如何,可舒坦?”金邑宴伸手拨开苏娇脸上的湿法,露出那张绯红带泪的娇嫩小脸。

    苏娇轻咳一身,小脸上满满都是水,顺着乌黑的长发滑落,湿漉漉的沾湿了金邑宴的衣襟和宽袖。

    “你,放我下去……”那浴桶挺大,苏娇坐在浴桶的边缘,脚尖根本就碰不着地面,所以她的支撑点就都在金邑宴的身上,如果金邑宴再次放手,苏娇必定会重蹈一次刚才的覆辙。

    “表妹急什么,这天寒地冻的,身子可不要冻坏了……”一边说着,金邑宴单手搂住苏娇半抱进怀里,自己踩着那上浴桶的木梯靠坐在浴桶边缘,握着苏娇的脚就把她那双湿漉漉的绣鞋给脱了下来,露出穿着罗袜的娇小脚掌。

    “这万病以足出,表妹还是先暖暖脚的好……”将苏娇脚上的罗袜解开,金邑宴握住苏娇的双脚放入浴桶之中,然后看着那被热水绯红白嫩的脚掌,用手指轻轻的搓揉起来。

    苏娇看着金邑宴的动作,感受到脚掌处的瘙,痒触感,下意识的蜷缩起了脚趾,却被金邑宴慢慢的顺着脚缝掰开了,然后把玩着那被水雾蒸腾出贝壳粉一般可爱颜色的脚趾,一脸的神情莫测。

    “哈哈……你,你别这样……哈哈……”金邑宴的手指微屈,轻轻的划过苏娇白细的脚底,惹得苏娇忍不住的发出一串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金邑宴揉着苏娇脚的手一顿,他微微垂首便看到苏娇脸上尚未消失的笑意,那沾着水渍的小脸看上去水润润的好似剥了壳的鸡蛋,湿黑的长发粘在纤细的脖颈处,露出一小截形状优美的锁骨,那渐渐顺着身子弥漫上来的羞涩绯色,衬得苏娇整个人就像一朵出水芙蓉一般惹人怜爱。

    金邑宴将怀里的苏娇转了一个方向,那两只白细的脚掌便被他紧紧握在了掌心,浸着水渍的脚掌湿滑软细,在金邑宴的掌中像一尾游鱼一般几乎抓不住。

    感受着掌心之中那软若无骨的脚掌,金邑宴低头凝视苏娇,声音低低的带着无限情意,“表妹这脚表哥真是欢喜的紧,软若无骨,柔腻似水……”最重要的是他刚刚好一掌便能将其完全的包裹其中,就好似天生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让人爱不释手。

    “哈哈,你,你别挠我了……”苏娇被金邑宴捏的难受,整个人蜷在他的怀里笑个不停,大大的杏眼泛着水雾,眼角处夹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眼泪,随着她扭动身子的动作而缓缓滑落,进入湿润的发髻处,消失无踪。

    “呵……”轻笑一声,金邑宴将嘴唇贴在苏娇耳畔,声音低沉带着几分诱导:“表妹叫声好听的……表哥便放了你……”一边说着,金邑宴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勾着苏娇的脚底一下又一下的轻轻勾画着,那带着柔腻水渍的皮肤粘在他的指尖就好似要融化了一般。

    “表,表哥……哈哈……放了我……不要了……哈哈……”苏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在金邑宴的怀里抖动的厉害,身上的小袄沾着水渍,被金邑宴单手慢慢的给解开了暗扣,苏娇却是浑然不见,只抓着金邑宴的衣襟笑的身子发颤。

    “不行……我不喜欢听这个……表妹再换一个……”金邑宴将苏娇的左脚置于膝盖之上,袄裙被掀起,露出那洁白的亵裤,亵裤薄细,沾了水之后,湿湿的贴在苏娇的腿上,勾勒出白细的肌肤和诱人的纤细形状,那脚踝处的金铃铛也被金邑宴拿掉了棉絮,随着苏娇的动作而发出清脆的铃声。

    “那,那你……哈哈……要……哈哈……听……什么……”苏娇整个人喘的厉害,她身上吸饱了水的小袄已经有些冷了,虽然浴桶里面的水还是很热,但是却比不上她身上蒸腾出去的温度。

    “表妹不若叫声相公来与表哥听听?”金邑宴嘴角含笑,轻轻吻去苏娇眼角的泪滴。

    苏娇现在的脑子混沌一片,听到金邑宴的话却一瞬间回了神,虽然脸上被迫笑着,眼中却显出几分羞恼神色,恨恨的盯着金邑宴的一副无赖模样。

    但是那脚底处的瘙痒感觉却难耐的紧,苏娇不仅摆脱不了金邑宴的控制,反而因为激烈的挣扎而脱了力,现在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金邑宴的身上,只剩下张嘴痴笑的份和偶尔喘口气的机会。

    腹部笑的已经有些疼了,苏娇感觉自己的后背金邑宴用膝盖抵住,然后他那只空出来的手猛的一个下拉,自己身上那件厚重的小袄便被解了开去。

    “啊……哈哈……不……还……哈哈……还给我……”苏娇一只手抓着金邑宴的衣襟,一只手去够那被金邑宴抓在手里的小袄,但是还未碰到那小袄半分,那小袄便被金邑宴随手一扔便远远的挂在了一旁的木施上。

    苏娇气急,却是没有办法,只好单手捂着湿漉漉的胸前,遮挡住金邑宴那逐渐炙热起来的目光。

    苏娇的身上只剩下一件亵衣和一件小衣,还有一件段青色的肚兜,那肚兜颜色虽然浅淡,但是却因为外面的亵衣和小衣都湿了,所以轮廓显的尤为清晰,甚至上面清脆的绿竹都可以一览无二。

    伸手拍开金邑宴抚上自己胸前绿竹的手,苏娇整个人气的发颤,另一只脚狠狠的抵着金邑宴的大腿踢了下去,溅起一大朵水花,喷了两人一头一脸。

    抹掉脸上的水,金邑宴低头咬住苏娇的耳朵,声音带着笑意,“表妹可知我为何欢喜这竹子?”似乎不是真心想得到答案,金邑宴问完之后便自顾自道:“因为这竹子最是霸道,只要生一,就会生二,然后便会成群结片的将这块土地占为己有……”一边说着,金邑宴的手顺着苏娇沾湿的背脊下滑,抚上那两块因为苏娇的紧张而高高显出弧度的蝴蝶骨。

    苏娇缩着身子去抓金邑宴的手,却不想那人双手一松,直接便将苏娇给扔进了浴桶之中。

    浴桶里的水已经接近半温,金邑宴单手又拎起一桶热水浇了进去,苏娇只感觉一股暖流涌动,发颤的身子渐渐回复了温度。

    看着蜷缩在浴桶之中小小一团的苏娇,金邑宴长腿一跨,踢掉了脚上的皂角靴,直接便进了浴桶。

    金邑宴身形高大,那浴桶里面的水因为他的突然进入而浸出了一大半,那原本只到苏娇肩膀处的水也漫上了她的脖颈处,让她禁不住的起了起身子,却被金邑宴单手按着腿给拉到了身上。

    浴桶之中的水有些烫人,苏娇的肌肤被那水汽蒸的绯红一片,身上的衣物紧紧贴着肌肤,似乎能感受到水漾的波动。

    金邑宴的身上只一件长袍,此刻浸在浴桶之中便贴在了身上,那肌理分明的线条顺着暗色鎏金的长袍一点一点的贴合起来,炙热的肌肤透过两层薄薄的衣物熨烫了苏娇的肌肤。

    “表妹莫动,表哥与你洗一下这头发……”伸手拿过浴桶旁边加了香料的猪苓细细抹上苏娇的发丝。

    那猪苓滑腻,金邑宴抹了一手便感觉手掌之中的发丝一下滑顺起来,顺着掌心滑动几乎抓不住。

    苏娇万分不适应的坐在金邑宴怀里,双手搂抱在胸前,那因为挤压而更显出几分弧度的胸前被靠在她身后的金邑宴一览无余。

    慢吞吞的洗完了头发,金邑宴用瓢子浇干净之后帮苏娇把那细长的头发挽了起来置于发侧,那斜插在挽发上的翠竹发簪青绿干净,毫无一丝点缀,却将苏娇娇媚的小脸衬出几分恬淡娴静,但是那浸着水渍贴在她身上的白色亵衣却显出与之完全不符的妖娆撩人,此两相极端气质的碰撞,不禁让人顿觉眼前一亮。

    金邑宴抱着苏娇滑腻的身子,咬着她通红的耳朵轻声道:“表妹还未叫声好听的与表哥听听呢……”

    苏娇用力的扭动着身子,却怎么也挤不出金邑宴那看似松松垮垮却实则禁锢十足的炙热怀抱。

    “你,你干什么……”苏娇一下惊吓起来,她用力的踢踏起双腿企图踢开金邑宴硬生生挤开自己双腿的脚,却不想刚才那猪苓滑腻了她的身子,她一个起身正巧就将金邑宴的大腿给夹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炙热的肌肤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紧贴着苏娇,让她连动一下都不敢动。

    金邑宴的声音明显暗沉了几分,他微微动了动身子,就感觉到苏娇身子轻微的颤抖和那从喉咙里面发出的娇哼声。

    “表妹真是敏,感……”金邑宴单手握住苏娇的肩膀慢慢往下压了压,果然看到苏娇绯红着一张小脸努力挣扎的模样,那双杏眼似乎也被染上了绯色,浸着水渍看上去诱人万分。

    “唔……”被掐着下颚抬起的脑袋,苏娇仰着头,被金邑宴从上而下压住了嘴。

    苏娇的上唇抵着金邑宴的下唇,下唇抵着他的上唇,纤长的睫毛剧烈的抖动着,扫在金邑宴凸起的喉结上,引起他一阵低沉的闷哼。

    咬着苏娇的唇,金邑宴用腿将人往上托了托,然后舌头长驱直入,直直的抵住了苏娇的呼吸。

    浴桶之中热气蒸腾的厉害,苏娇只感觉自己吸入的都是那水汽,身上也汗湿湿的难受的紧,衣裳贴的愈发紧了几分,但是最关键的还是被金邑宴抵住的臀部,那炙热的触感让她涨红着一张脸连手脚都无处摆放。

    放开呼吸困难的苏娇,金邑宴把人在怀里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声音低哑带着暗火,双眸一片暗沉的看向苏娇道:“表妹与表哥叫一声好听的,表哥便放表妹一人沐浴……”

    苏娇早已被金邑宴身上那炙热的温度吓得不行,赶紧哆嗦着嘴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相……相公……”

    苏娇的声音纤细软糯,但是金邑宴却听的十分真切,他轻轻的在苏娇额角落下一吻,然后豁然起身,带起一阵水花。

    金邑宴身形挺拔,站起身时苏娇半蹲坐在浴桶之中,正好对上金邑宴的胯,部,她睁着一双雾蒙蒙的杏眼,只感觉脸上被什么东西轻轻擦过,然后便看着金邑宴大步跨出浴桶就这样湿漉漉的快步走了出去。

    苏娇一开始还未反应过来,但是等到她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整个人人惊叫一声“扑通”一下沉到了浴桶之中,溅起一地水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