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晃晃悠悠的从侧门进了庆国公府,苏娇撩开马车帘子往那庆国公府门口悄悄看去,果然见那顾兆坤还跪在那处,身上的衣裳沾着寒露,在暖阳之下显出晶莹剔透的色泽。

    “哥哥……香香的哥哥……”顾香嵩挣开苏湳的手,扑到苏娇身侧,脑袋钻出马车窗子就要往外冲。

    “哎……”苏娇一惊,伸手死死拽住顾香嵩肥嫩嫩的小身子,却差点被她的力道给带的一起摔出了马车窗子,好在她们身后的苏湳及时将两人抓了回来。

    “你过来,跪好。”放开拽着两人的手,苏湳额角青筋乍现,他努力的抑制住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身上的折扇指着缩在苏娇怀里的顾香嵩厉声道。

    顾香嵩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看到苏湳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更向苏娇怀里缩去,然后白嫩的小手朝着苏湳一指,撇开嘴就要哭,“你坏坏……香香要哥哥……”

    苏湳头疼的看着这小傻子,心中哀叹,这哪里是个傻子啊,一哭二闹的把戏用的比他还熟。

    “没事没事,香香不哭,姐姐带你找哥哥……”苏娇掏出帕子给顾香嵩擦眼泪,然后求救似得看了一眼苏湳。

    带孩子她真的没经验啊……

    苏湳扶额,撩开马车帘子对外头跟跑着的小厮道:“用我母亲的名义将那公府外头跪着的顾公子请进来,带去后园子里的角亭处。”

    那小厮应了,转身又跑了出去。

    吩咐完,苏湳伸手将顾香嵩又强制抱到了自己怀里,然后拿了一个糯米团子塞到了她的嘴里道:“再哭你哥哥就不见你了。”

    顾香嵩吸了吸鼻子,咬了一口嘴里的糯米团子,鼓囊囊的脸颊上挂着两滴泪。

    “二哥。”苏娇朝着苏湳递上自己的帕子。

    苏湳接过苏娇手里的帕子,细细的给顾香嵩擦了眼泪,然后又一把夺过她手里另一个糯米团子道:“不能多吃了,晚间不消食。”

    顾香嵩嘟了嘟嘴,白嫩的脸颊皱成一团,纠结的看着苏湳手里的糯米团子,声音软绵绵道:“你给我吃,我晚上就不抢你的床了。”

    晚间夜凉,小时顾香嵩总是在夜间被噩梦惊醒,嚎哭不停,苏湳无奈,只能带着她一同睡,现在虽然说大了,也有朱嫂照顾,但是顾香嵩似乎是习惯了小时与苏湳同睡,总是改不掉这个习惯,守到机会总是会钻到苏湳的被窝里。

    苏娇听着顾香嵩的童言稚语,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苏湳。

    不怪乎她想歪,毕竟最近那人对她做的那些歪斜的事哪一件不是歪着的。

    对上苏娇的目光,苏湳轻咳一声,有些不自然的转过的头,然后装模作样的撩开马车看了看道:“五妹妹下马车吧,前头婆子的轿子在等着呢。”

    苏娇轻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眼巴巴看着她的顾香嵩,心中一软道:“不若让香香跟着我去鹧皎院吧?”

    “不必了,等会我还要带她去见顾公子。”苏湳一把捂住顾香嵩兴奋张开的嘴,伸手架住她朝着苏娇伸出的双手,然后伸手撩开面前的马车帘子对对面的苏娇道:“五妹妹下马车吧。”

    苏娇犹豫的看了一眼泪汪汪看着她的顾香嵩,终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下了马车。

    马车外头婆子早已抬着轿子在等候,苏娇被抬着慢慢吞吞的晃到了后院,然后下轿落于拱形门前。

    秀锦站在拱形门处,焦急的往外张望着,一看到苏娇的身影,赶紧上前道:“姑娘,你可还好?”

    苏娇点了点头道:“我无事,倒是你,昨日里那婆子身子粗,你可无碍?”

    秀锦抚了抚自己泛着淤血的腹部,微微摇摇头道:“奴婢没事。”顿了顿,秀锦压低声音凑到苏娇耳畔道:“昨日里奴婢久等不来姑娘,原本想去那叶苑求助敬怀王,却不想叶苑烧毁,奴婢还未进去便被拦在了外头,然后有一小厮过来告知奴婢,姑娘一切安好,叫奴婢于今日寅时在此等候。”

    苏娇闻言皱眉,但是片刻之后却又舒展了开去,想必是那敬怀王早就安排好了的,怕秀锦久寻不到自己弄出什么动静才派人提前告知的,想到这里,苏娇淡淡道:“无事,确是如此。”说完,苏娇侧头看了看周围急色匆匆的丫鬟婆子道:“这是怎么了?”

    听到苏娇的问话,秀锦轻轻搭住她的手,快走几步进了不远处的鹧皎院,然后吩咐守望在院门口的秀珠紧密的关了厚毡子,才慢慢道:“那四姑娘听说昨日里在老太太的荔香院里头落了胎,老太太震怒要把人送出府去,史氏现下跪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头求情,公爷被烦的紧,今日一早便躲了出去,到现下还未回来。”

    “出了这种事情,哪里求得了什么情,我看哪,这四姑娘肯定是要被逐出公府去了。”秀珠伸手给苏娇倒了一杯茶水,撑着下颚坐在绣桌旁边。

    院子里头没人,苏娇也就不管秀珠这口无遮拦的婢子了,她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然后觉得喉咙干涩的紧,便一口气将那茶碗之中的茶水都喝完了。

    “姑娘,好喝吗?”秀珠看到苏娇喝完了一碗茶,脸上显出几分兴意。

    苏娇点了点头道:“这茶我倒是未曾喝过,哪里来的?”

    秀珠一边又给苏娇倒了一碗茶水,一边道:“是前些日子那敬怀王送的,还有一罐子干净雪水配着,说是运了三天三夜才从那茶乡运过来的极品好茶。”

    听到秀珠的话,苏娇一口茶水还梗在喉咙里,直接就呛了起来。

    “哎呀,姑娘。”秀锦起身给苏娇轻柔的拍着后背,然后横了一眼坐在绣桌旁说话的秀珠道:“喝茶就喝茶,你乱说什么话?”

    秀珠看了一眼咳得小脸通红的苏娇,有些不安道:“我也不知道姑娘现在还提不得那敬怀王啊……”

    “咳咳咳……”

    “哎呀,姑娘……秀珠,闭嘴。”

    吵吵闹闹的终是到了午间,苏娇食了饭便又听说那穆王府来了人,她差秀锦出去打探消息,一人坐在窗前有些无聊的摆弄着手里的挂件。

    “姐姐……姐姐……”一道软糯糯的声音传来,苏娇寻声看去,只见顾香嵩蹦蹦跳跳的被秀珠牵着正往她这处来,苏娇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外头风大,苏娇牵过顾香嵩的手,有些微凉,她带着人坐在炭盆旁边搓着手取暖,然后抬首对着秀珠道:“怎么带过来了?”

    秀珠一边取了顾香嵩身上的大氅挂在一旁的木施上,一边笑嘻嘻回道:“奴婢刚才出去端个吃食,她便舔舔的跟了过来,问她是做什么的,只说要找姐姐,奴婢哪里认识她的什么姐姐,不过奴婢只一听说她那姐姐好看极了,就知道说的一定是姑娘,所以就给姑娘你带过来了。”

    苏娇听罢,轻轻打了秀珠一记手背笑道:“瞎贫什么嘴,是不是二哥让你带过来的?”

    “咦?姑娘你怎么知道?”秀珠震惊的睁大了一双眼,继续道:“说是顾家的么女,让奴婢带着给您照顾几个时辰。”

    苏娇点了点头道:“去拿些吃食来,还有那温奶,也拿些过来。”

    “哎。”秀珠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顾香嵩缩在苏娇香香软软的怀里,抬头仰着一张小胖脸声音软软道:“香香要去找哥哥。”

    苏娇低头,拂开顾香嵩脸上的碎发道:“二哥……刚才那个坏人没有带你去吗?”

    顾香嵩鼓着一张包子脸摇了摇头,掰着白嫩嫩的手指道:“坏人说让我来找姐姐去找哥哥……”

    “好吧,那我们去找哥哥吧,你知道哥哥在哪里吗?”苏娇牵起顾香嵩的手起身,那软绵绵的触感让她禁不住的轻轻捏了捏顾香嵩的小胖手。

    顾香嵩迷蒙的摇了摇头。

    苏娇无奈,只好牵着人准备先去那后花园子里头看看。

    “哎,姑娘,这是去哪儿啊?”掀开厚毡子走出不过几步,秀珠便端着吃食迎面走来,看到牵着手一大一小赶紧问道。

    “我们去后花园子里头,你端着一同去吧。”苏娇吩咐了秀珠一声,便牵着顾香嵩的手往前去。

    秀珠跟在两人身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散发着香气的新鲜松软糕点吃食,捂了捂自己自昨日就未进食的肚子,忍不住轻轻捻了一块塞进嘴里,然后一侧头就看到了顾香嵩转过来的目光,赶紧又拿了一块塞进了她的嘴里,做贼心虚的看了一声苏娇对着顾香嵩道:“嘘……”

    顾香嵩轻轻一笑,摇头晃脑的嚼着嘴里的吃食转过了白嫩嫩的身子。

    秀珠看着顾香嵩那一笑,有些微微愣神,但反应过来之后便觉得自己多心了,赶紧端着身子站直了跟在苏娇身后去了后花园子里头。

    正值冬日,后花园子里头的树木大多换了常绿青翠的,那一片漾拂在冷风之中的细碎的素梅飘散着粉嫩的枝桠,格外引人侧目。

    苏娇牵着顾香嵩往角亭上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角亭处身姿挺拔的顾兆坤。

    “哥哥……”顾香嵩飞扑到顾兆坤怀里,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乱蹭。

    顾兆坤嘴角含笑,轻轻的搂住怀里的顾香嵩,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苏娇从宽袖之中掏出一张纸条。

    苏娇有些疑惑的接过那纸条,看了上面的字迹之后有些犹豫的抬头道:“二叔母……好似不是非常欢喜顾公子……所以带顾公子去大姐那处的事……”

    顾兆坤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又掏出了一张纸条。

    苏娇接过,看了一眼之后道:“大姐身子还好,只是昨日里好似有些惊梦。”

    顾兆坤听罢苏娇的话,脸上显出几分惆怅之情,然后突然将怀里的顾香嵩往苏娇怀里一推,一个侧身便顺着角亭飞掠而下,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哥哥……飞飞……香香要飞飞……”顾香嵩看到顾兆坤飞掠而出的身影,胖乎乎的小身子扑到角亭一侧,提着绣花鞋就要爬出角亭,吓得苏娇赶紧拽着人往里面抱。

    “姐姐,找哥哥……”顾香嵩的发髻被冷风吹乱,小小的鼻头红通通的看着好不可爱。

    “好,姐姐带你去。”苏娇点了点头,转头对身后的秀珠道:“秀珠,你先回鹧皎院去等秀锦的消息。”

    秀珠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苏娇看了看石桌上的吃食,拿起一块梅花酥递给顾香嵩道:“来,我们先填饱了肚子再去,好不好?”

    顾香嵩伸手接过苏娇手里的梅花酥,乖乖点了点头坐在石墩上吃了起来。

    苏娇站在她的身后帮她抚弄那吹乱的发髻。

    待顾香嵩吃好了,苏娇才牵着人往苏烟的烟云阁去,走到院门口,只见顾兆坤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外头,手里捧着一束鹤望兰,那暗蓝色的细长花瓣上缀着露水,看上去妖冶醉人。

    “顾公子?”苏娇牵着顾香嵩上前,轻声喊道。

    顾兆坤转身看了一眼苏娇,然后将手里的鹤望兰递给了她,又伸手抚了抚顾香嵩软软的发丝,这才转身离去。

    苏娇看着手里的鹤望兰怔楞了一下,直等到顾兆坤的身影消失在烟云阁,才回神掀开了面前的厚毡子。

    屋内弥漫着苦涩的药汁味道,苏娇一进去就有些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好苦噢……”顾香嵩凑到苏娇身侧,将脑袋贴在她的手臂上,用力吸着苏娇身上香甜的味道,来避免那苦涩的药味。

    苏娇好笑的揉了揉顾香嵩的脑袋,然后撩开面前的珠帘慢慢走到了苏烟的绣床前。

    苏烟还在熟睡,绣床前坐着一个新面孔的丫头,看着十四五的模样,生嫩的很。

    “五姑娘。”小丫头福了福身子,替苏娇搬了绣墩过来,然后又牵过顾香嵩的手坐到了外间。

    苏娇坐在绣墩上看着苏烟那张苍白透着病气的面孔,脸上显出几分心疼,然后她的视线跟着落到了绣床头的那白玉长颈瓷瓶上,瓷瓶里面的七色堇早已被其它花所取代,那花经过一日,已经有些蔫屈。

    “五妹妹?”苏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向坐在绣床前的苏娇,“他走了吗?”

    苏娇听到苏烟的话,才知道苏烟根本就没有睡着,她伸手将手里的鹤望兰递到苏烟的手上道:“给了我这花,刚刚出烟云阁。”顿了顿,苏娇看了一眼微闭着眼睛的苏烟继续道:“那顾公子在公府外头跪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刚才又出了去,大概……是又去跪着了……”苏娇不知道苏烟知不知道现在的顾兆坤不是以前的那个顾兆坤,但是她觉得,现在的这个顾兆坤对她大姐应该是真心的。

    苏烟听罢苏娇的话,撑着身子起身,指尖泛白的死死捏住手里的鹤望兰,抬首看向急忙起身扶住自己的苏娇道:“五妹妹,帮我唤母亲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