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娇乘着秀锦准备的马车又去了赛阁楼,绕过门庭若市的前院,从后院侧门而入,却不想没有先碰到金邑宴,反倒是闷头与那穆王撞了个正着。

    “哟,苏五姑娘……”穆王嘴角含笑的挡住苏娇的路,黯淡的眸色在苏娇身上回转一圈。

    今日的苏娇穿着一身绯色收腰襦裙小袄,衬得那纤纤细腰盈盈一握惹人垂涎,淡绿色的棉质小衫清清柔柔的搭在上身,更衬得她白肤凝脂,再配上那张未施粉黛却已倾国倾城的娇美面容,穆王眼中暗火丛生。

    苏娇有些厌恶的垂下了眸子,鼻息之间满满都是穆王身后浓厚的酒臭味,她敛着面色朝着穆王微微一福道:“穆王殿下。”

    苏娇的声音娇软柔媚,听的穆王心神一漾,恨不得把人按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没想到他出来醒个酒而已,竟然还能有如此艳福。

    这厢苏娇礼节性的请安说罢,就想绕过穆王进到赛阁楼二楼去,却不想那穆王身子一转,利用自己的身形通向将二楼处的木制楼梯口完全堵住,声音轻挑凑到苏娇身侧道:“苏五姑娘,这天气晴好,你与我不期而遇,也算是缘分,不知有没有兴趣同游,本王知道这金陵城之诸多好地……”

    一边说着话,穆王伸手想去牵苏娇的手,苏娇一惊,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

    穆王单手指尖划过苏娇的宽袖,那宽袖蜀锦而制,柔腻的触感让他禁不住的心神一荡。

    “苏五姑娘身上真香……这是用了什么香,本王怎么从来没有闻过?”穆王将触到苏娇宽袖的那只手置于鼻下细细嗅闻着,双眸微眯,一副极致享受的模样。

    苏娇看着穆王的模样,心中嫌恶,忍不住的踩着绣鞋又往后退了一步,刚想转身离去,却不想那穆王直接便上手拽住了苏娇的胳膊。

    “苏五姑娘这么不赏本王面子,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穆王手中苏娇的胳膊又细又滑又软,让他禁不住的用手指微微挑开宽袖抚上了那上面的凝脂肌肤。

    苏娇感觉到自己胳膊上恶心的触感,顿觉身上汗毛凛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用力的抽手却被那穆王拽的更紧。

    苏娇挣脱不开穆王的手,她微微抬首露出一双杏眸,声音有些微颤道:“穆王请自重。”

    穆王听着苏娇那好似含着甜蜜的声音,嘴角轻轻一勾,一垂眸就看到了面前美人那双勾人的杏眼半含水雾,眼角娇媚惑人,穆王神色一沉,方才喝的酒气上涌,直接便上手将苏娇扛在了肩上。

    “啊……放开,你放开……秀锦……秀锦……”苏娇因为穆王的这一动作惊叫连连,直踢着双腿用力挣扎。

    穆王的脸被苏娇的双手踢了个正着,他捂了捂酸痛的鼻子,伸手将苏娇的腿桎梏住,用力压在胸前道:“自上次盈香书坊一见,本王便对苏五姑娘一见倾心,却不想被老三截了胡,今日恰逢本王参宴,却不想缘分福祉,碰到了苏五姑娘,今日本王就要尝尝这老三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苏五姑娘莫要喊了,这赛阁楼可是本王的地盘。”说罢,穆王急色的扛着苏娇就要往二楼去,却不想当他刚刚扛着人站上二楼的楼梯口,面前便突兀的缓缓出现一道阴煞的身影。

    “哦?我倒不知……这赛阁楼……什么时候成了大哥的地盘了?”二楼地板上传来一阵规律的踢踏声,苏娇喘着气倒眼望去,只见金邑宴脚上穿着一双木屐缓缓而来,那一身暗色鎏袍随风舞动,露出一小截修长白皙的小腿,隐隐可见其袍下暗色风光,半湿的头发搭在身侧,沾湿了衣物,其身后一路滴洒过来的水滴在木制地板上留下一抹水痕。

    “大哥这是要带着我的王妃去哪啊?”金邑宴双手环胸靠在身侧的木制栏杆上,距离穆王半丈之远,声音慵懒却暗藏戾气。

    穆王看了一眼金邑宴,面色阴狠暗自咬牙,却是没有放下肩上的苏娇,“三弟怎么在此?”

    金邑宴轻笑一声,目光落在苏娇那张俏白小脸之上,“大哥如何在此,我便如何在此。”

    “既然如此……不过一个女人,三弟玩腻了借大哥一用……”穆王话音未落,苏娇只见金邑宴突然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拉,然后穿着木屐的脚狠狠一踢,就将穆王踹下了木梯。

    苏娇轻巧的身子被金邑宴抱在怀着,她的鼻息之间是金邑宴身上的一片氤氲水汽,但是此刻的她却还沉浸在刚才那金邑宴飞起一脚时的惊鸿一瞥之中。

    他……好似没有穿亵裤……

    穆王连滚带爬的摔得头晕目眩,抬首之际就看到木制楼梯之上相拥而立的两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无能为力。

    以前切磋功夫之际他便从来都未胜过他这个所谓的三弟,现今他自己的侍卫又不在身旁,若硬来的话自己肯定会吃亏,可是到嘴的肥肉要让他吐出来……

    “这谢罪便不必了,大哥这礼行的也是大了一些。”金邑宴一边说着,一边半抱着苏娇慢慢子木梯之下缓缓而下。

    穆王抬首,刚想怒骂,却是只感觉自己指骨一痛,他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那金邑宴竟然已经走到了自己身侧,那穿着木屐的脚未留一点余地的直接便捻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啊……”穆王本来就被金邑宴踹的一脚钝痛,半天没有爬起来,此刻那置在泥地上的手又被狠狠一踩,五指深陷泥泞之中,顿时痛的一阵惊叫。

    “哟,大哥怎么这么不当心……”金邑宴嘴上说着话,那脚下的力气却一分没小,那厚实的木屐用力将穆王的手深深碾压至泥地之中,苏娇甚至都能听到指骨断裂的声音,让她禁不住的瑟缩了一下身子。

    “金邑宴……啊……本王要去父皇处告你……”穆王单手握住金邑宴的脚踝,原本俊朗的面容痛的惨白扭曲,声音凄厉。

    “啧,大哥意图调戏本王王妃,还口出狂言侮辱父皇……啧啧……真是罪无可恕啊……”金邑宴踩着穆王的手,一脸无奈的摇着头叹息。

    穆王抬起惨白的面容刚想反驳,抬头却看到那二楼窗口处不知何时站满了方才他参宴之时所看到的众多朝臣。

    胡秋葵穿着一袭艳丽的瑰色百褶裙,一边从二楼处飞奔而下,一边面色夸张的喊叫道:“穆王,穆王殿下……”

    穆王正用宽袖掩着面容的手臂一顿,暗暗咬牙怒吼道:“蠢货,设宴处不是在前院,为何众人都到了后院!”

    胡秋葵画着浓厚妆容的脸上显出一抹委屈,她绞着手指蹲在穆王身侧,看着他那张满是污泥的俊脸道:“妾听说后院景致颇好,随提议众人前来醒醒酒,却不想看到穆王殿下在此处调戏敬王妃……”

    “蠢货!”穆王伸手一把挥开身侧说话口无遮拦的胡秋葵,抬首看着金邑宴便怒声呵斥道:“金邑宴,你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你用美人计引本王上钩!”上次赛阁楼苏湳一事,明明是到嘴的肥肉却飞了,他一直心怀遗憾,今日他说怎么这么巧,这胡秋葵说要来赛阁楼,却正巧碰到这朝臣群宴邀他入宴,他推脱不得便小坐片刻,却不想参个宴还能碰上这苏五,而且自喝了酒之后他便感觉有些不对劲,浑身燥热难捱的厉害,才在胡秋葵的劝说下来了后院醒醒酒,却不想……正中了这金邑宴的圈套!

    金邑宴听到穆王的话,可不回话,只摇了摇头道:“大哥的手真是占地方……莫要脏了我的脚……”金邑宴嘴角含笑,微微一动,便将自己的脚自穆王脚上抬了起来,苏娇只见那穆王刚刚松了一口气,却不想另一只手便又被金邑宴给踩在了脚下。

    “啊……”

    “大哥要知道,我的东西,不是谁都能碰的……”金邑宴的这一下未留力道,苏娇只见那穆王一下便痛晕了过去,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那一小瘫血迹顺着污泥渐渐弥散开来,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色。

    金邑宴垂眼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穆王,伸手抚了抚苏娇冰冷的素手,然后侧头对二楼处早已被吓得两股战战的朝臣道:“今日穆王殿下之事,你们看的分明,明日朝堂之上,可知如何做了?”

    那些朝臣赶紧下跪高呼敬怀王殿下,可怜一些一把年纪的吓得差点晕厥过去,在旁边人的搀扶下才勉强跪趴下来。

    “带回去吧。”金邑宴轻轻睨了一眼跪在穆王身侧的胡秋葵,声音淡淡道。

    胡秋葵轻应一声,抬手让侍卫进院将穆王给抬了出去。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这穆王前日亵玩庆国公府庶女,不仅珠胎暗结还把人抬进了穆王府,今日又调戏敬怀王准王妃,明日在这朝堂之上是少不了一顿责骂了,更甚者储位之争,早已失了先机。

    “戏都看完了,还跪着做什么,等本王送你们?”金邑宴转过身子,抬眸看向二楼的众人,那明明是仰视的模样,却硬生生看的二楼的人都惨白了面色,豆大的汗珠从他们苍白的面颊上滚滚而落,浸湿了衣襟,群臣纷纷颤着腿,连滚带爬的告辞离去。

    苏娇看着那穆王被抬走,刚刚松下一口气,便突然感觉自己脖颈一紧,整个人被金邑宴拎着后领子像小猫儿小狗儿一样的拎在了手里。

    “表妹真是贪玩,什么脏东西都碰,表哥帮表妹好好洗洗。”金邑宴的声音带着热气,身上透着氤氲水汽,贴着苏娇的时候,她明显感觉自己僵冷的身子微微打颤。

    “不,不用洗……我,我要回公府了……”苏娇咋然想起上次自己在叶苑沐浴之际的事情,整个人一下绯红了脸颊,大力挣扎起来。

    看着苏娇这小猫儿力一样的挣扎,金邑宴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拎着人就推开的一楼最深处的那扇厚重木门。

    “我与表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表妹还是让表哥好好解解思念之情吧……”随着金邑宴的话音一落,苏娇的面前显现出一大片边缘打磨的光滑无比,正散发着袅袅热气的温泉池。

    温泉池上热气氤氲,头顶半空的屋顶显出一片淡淡暖阳,冷风细细,那淡淡的硫磺味道飘散开来,与刚刚苏娇在金邑宴身上闻到的极其相似。

    “表妹逃什么?”金邑宴双手环胸,看着苏娇奋力从他掌心挣出,像只无头苍蝇似得撞到那厚重大门上。

    苏娇伸手用力掰着那厚重大门的边缝,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却连一点缝隙都没有挪动。

    “呼呼……”温泉池散发着热量,苏娇热得身上小衣都浸湿了,她绯红着一张脸颊,一边继续用力的掰着面前的木门,一边紧张的向金邑宴的方向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苏娇便一下就直了眼,只见金邑宴身姿挺拔的站在温泉池边缘,恍若无人的直接便脱了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衣裳,露出那精瘦白皙的身体。

    “啊……”苏娇惊叫一声,捂着涨红的脸颊蹲下了身子,她纤细的身姿紧紧缩成一团,白皙纤细的脖颈处浸着汗渍渐渐泛起浓重的绯色。

    屁,屁~股,她好像看到了……金邑宴的屁~股……

    金邑宴慢条斯理的进入温泉池之中,那氤氲热气起身上涌,将金邑宴修长挺拔的身形渐渐掩盖。

    修长双手浸着温泉水搭在温泉池的边缘,金邑宴单手撑颚转向苏娇的方向,声音暗涩道:“表妹摸都摸过了,现在不过看一眼,这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金邑宴的声音之中带着揶揄笑意,但是在苏娇听来却是感觉整个人燥热的厉害,她的脑子还回转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整个人都燥红的好似刚刚从锅里捞出来一样,就连身上的热汗都滴滴答答的自进了这温泉池之中后就没有停过。

    苏娇努力的吸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眼前眩晕的紧,瞳孔之中一晃一晃的压下来一圈暗黄色的光圈,将眼前原本被氤氲热气覆盖的烫石水流变得更加模糊了几分。

    还没来得及反应,苏娇身子一软便瘫在了木门边,小脑袋磕在那木门边缘发出一声轻响。

    金邑宴看着瘫软下来的苏娇,“哗啦”起身离开温泉池,带着水雾的手一把就将苏娇身上厚重的小袄襦裙给扒了个干净,只留了薄细的亵衣亵裤,那亵衣亵裤沾着水雾紧紧的贴在苏娇的身子,显出那发,育良好的身形和藕荷色的缎面肚兜。

    苏娇意识半梦半醒之间,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身上厚重的束缚被除,让她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哼声,然后虚软的手随意的一搭,就摸上了一片光滑细腻的触感,意识尚模糊的她轻轻抚了抚,却听到耳畔传来一道轻哼,带着淡淡哑色的声音穿透苏娇模糊的意识,直让她一下被吓得清醒了过来。

    “表妹难道不知道有句话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吗……因为……老虎会吃人……”

    “啊!”苏娇惊呼一声,身子一沉,被金邑宴一甩手,两人就一起进到了那温泉池中后续作者有话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