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78|-----

78|-----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秀锦侧身站在苏娇旁边,看着这几日都不太正常的苏娇正用皂角用力的搓着手,那纤纤柔荑被搓的通红一片,看的秀锦好不心疼。

    “姑,姑娘?”秀锦有些犹豫的看了苏娇,正欲开口说话,珠帘却是猛然被秀珠一把掀开,“姑娘,奴婢听大夫人院子里头的人说大夫人要生了!”

    苏娇搓着手的动作一顿,她低头看着铜盆之中慢慢飘散下去的浑浊皂角水,一双杏眼低垂,没有接话。

    “姑娘?大夫人要生了……”秀珠没有听到苏娇的回话,声音有些怯怯的又重复了一句,然后在秀锦警告的目光下闭上了嘴。

    苏娇伸手接过秀锦递过来的帕子细细擦了擦手,然后终于转身道:“走,去看看。”

    鹧皎院外冰雪漫天,再过不久便是三月初三的女儿节,苏娇的及笄之礼也会在那天举行,大姐和三姐的婚辰早已订了下来,皆在初春那冷峭还暖之际,而等苏薇与苏烟的婚辰一过,苏娇也即将嫁给敬怀王。

    身上披着厚重的裘衣,苏娇手里抱着手炉,厚实的绣花鞋踩在冰冷光湿的大理石地面上,朝着涵香院走去,那大理石地面上浸着冷意的水渍慢慢渗透苏娇脚底的绣花鞋,让她整个人走路之时一步一步似乎都冷到了骨子里去。

    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她那个所谓的母亲。

    许氏的涵香院里,苏尚冠等人早已早早的到了,就连那老太太都被老嬷嬷搀扶着坐在外头等候,主屋里端出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许氏嘶吼凄厉的声音透过冷冽的寒风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姑娘,接生的稳婆从来没有出过错,您不必担心。”秀锦虽然知道苏娇一向与许氏不亲厚,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声音温柔的安慰道。

    苏娇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站在厚毡子的花架前不肯挪动一步,就盯着不远处的那个烧得正旺的炭盆发呆。

    苏娇觉得,她应该是要怨恨许氏的,毕竟上辈子自己的惨死都是因为许氏造成的,可是听着主屋之中那凄厉的叫喊声,苏娇却发现自己的恨意无法清晰的展现出来,是的,她恨许氏,可是许氏又是她的母亲,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对于苏娇来说,也是一样的,她虽然恨,却下不去手,只因为许氏,是她的母亲。

    许氏在主屋喊了好几个时辰,从最初的声嘶力竭到现在的虚软无力,苏尚冠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在主屋前面绕步的脚步一步都没有停过,一直在苏娇面前绕着走圈,从那凌乱的步伐之中可以看出他心中的焦躁。

    毕竟苏尚冠现今年岁也上去了,以后再要子嗣不易,而如果许氏成功一举得男的话,生出的不仅是庆国公府大房的嫡公子,还是以后未来的庆国公,最重要的是,如果生出了男孩,就是苏尚冠扬眉吐气的时候,毕竟没有男人能忍受被人在暗地里讽刺生不出嫡子。

    “姑娘,喝点水。”秀锦端着一杯茶水递给苏娇,又给她搬了个绣墩坐在一旁。

    苏娇伸手接过秀锦手上的茶碗,提起裙摆坐在了身后的绣墩之上,长长的裙裾飘散下来,柔柔的垂落地面。

    喝了一口手里的温茶,苏娇看了一眼几乎站的满满当当的涵香院,目光落到一脸柔意安慰老太太的苏瑾身上时,眼中闪过一抹讥诮。

    大房虽然只苏灏一子,但是苏灏毕竟是庶子,比不得那些正儿八经的嫡子少爷,那苏驹虽然是三房的,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嫡子,又有老太太的宠爱,在这庆国公府之中可算是横着走的人物了,如果这次许氏生出来的是嫡子,那他横着走的地位应当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苏娇的目光冷冷落到一旁的苏驹身上,他身上穿着新制的裘衣,脖子上挂着金玉佩环,一副油头粉面的模样,手里捏着一串珠子正在把玩,乖乖巧巧的模样坐在老太太身侧,侧着脑袋与老太太接耳说话,而老太太则一直握着苏驹的手,时不时的伸手抚慰。

    苏娇正看着,那苏驹冷不丁的转过了脑袋,对上苏娇那双水盈盈的杏眸,一愣神之后眼角微挑,显出一抹风流之意。

    苏娇嫌恶的转过了视线,这苏驹小小的年纪的不学好,和他那个道貌岸然的父亲一般,也不知在外头养了多少戏子青妓,迟早死在女人身上。

    这边一屋子的人坐在外头从白日坐到晚上,连晚膳也是匆匆解决,一顿折腾下来,不仅是主屋里头生孩子的许氏累的不行,就是外面的人都等的哈欠连连,特别是苏尚冠,差点踏碎了主屋前头的青砖。

    冬日的晚间,月冷星稀,啸风簌簌,随着主屋之中一声高昂的尖叫,一道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天际。

    “生了,生了……大夫人生了,生了一个小公子……”稳婆手中抱着一个白胖的小婴儿冲出内室,那厚毡子被掀起,连带着内室之中苦涩的人参药味和浓厚的血腥气都喷薄而出。

    苏娇闻着那厚重的血腥气,有些难受的捂了捂口鼻,看着苏尚冠心情急切的伸手接过稳婆手里包裹着厚厚襁褓的小胖孩,伸手掀了掀那襁褓的下摆,然后脸上慢慢显出一抹笑意,甚至眼中都带上了一分湿润。

    “啊……啊……”主屋之中又传出许氏激烈的惨叫声,片刻之后,另一个稳婆兴奋的抱着另一个襁褓走出来,声音高昂道:“恭喜公爷,贺喜公爷,大夫人又生了一个小姐……”

    “好好好……赏,都赏!”苏尚冠一手抱着一个襁褓,儿女在怀,朗声大笑,声音兴奋的大声道。

    老太太被苏瑾搀扶着走到苏尚冠的身侧,看着那两个不断啼哭的婴儿面容激动的双手合十,直呼佛祖保佑。

    各房的人都围到了苏尚冠身边,看着那两个一出生便不同于其他皱巴巴的白胖婴孩逗得一脸欢畅。

    苏娇没有去看那两个婴孩,她静静看了一会儿苏尚冠的高兴模样,然后挪着步子慢慢走到了内室之中。

    满是血腥气的绣床之上,丫鬟婆子正在收拾满是污血的被褥,许氏脸色惨白的躺在绣床之上,双眸紧闭,脸上满满都是冷汗,唯一一张略带颜色的嘴唇还是因为被咬的血迹斑斑而染上了朱色。

    许氏长得与苏娇有七分相似,都是属于那种难得一见的美人,所以即便是现下这副狼狈模样,也不会让人产生厌烦,只会让人觉得更加惹人怜爱,而且因为有些上了年岁,与苏娇带着稚气的娇媚不同,许氏更偏向于成熟的娇艳,那唇上的一点朱色让她憔悴的面容显得艳丽非常。

    “五姑娘?”正帮许氏擦拭着额角冷汗的老嬷嬷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苏娇,脸上露出一抹讶异神色,毕竟这五姑娘自有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已经多年未踏入这涵香院了,许氏也因为苏娇是个女孩家而郁郁寡欢,总是不欢喜苏娇,所以两人便渐离渐远,而自从许氏又有了身孕之后,与苏娇就更加的疏远了几分,甚至在这孕期之中都未与苏娇见过面,说上一句话,就连嘴边连提都未曾提一句苏娇。

    听到老嬷嬷的话,苏娇一怔,快速放下手里绞成一坨的柱帘,一点也不停留的转身离去,却不想那身后的一个小丫鬟手里正抱着一堆小孩衣物,与苏娇撞了个正着。

    小丫鬟惊叫一声,看着铺洒了一地的小孩衣物,整个人都吓傻了,一旁的老婆子看到,上前狠拧了那丫鬟一把,厉声呵斥道:“这些都是大夫人亲自做了大半年的衣物,还不赶紧捡拾起来,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那小丫鬟惨白着一张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赶紧蹲下身子捡拾。

    苏娇垂首看了看那精密细致的小孩衣物,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笑意,然后抬起绣花鞋踩在那些细软的衣物之上,慢慢走出了涵香院。

    涵香院外,一片道贺声源源不断,苏娇茫然的抬头看着漆黑的天际,庆国公府的房廊之上蜿蜒曲折的点着盏盏琉璃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手里沉甸甸的红包昭示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苏娇抹了一把在冷风之中冻僵的小脸,然后突然提起裙摆,冲进了暗色的黑夜之中。

    房廊之上,那飞扬而起的繁复百褶裙摆随着冷风簌簌作响,被吹得大大鼓起,更衬出苏娇纤细的身姿,她那一头垂顺黑发细碎飘飞,发髻之上叮当作响的珠翠玉环被苏娇一下又一下的拽了下来扔到地上,清脆的破裂声顺着被琉璃灯照亮的幽黄房廊蔓延开去,一地被摔得细碎的珠玉翠环在琉璃灯光之下几乎晃花了人眼。

    “金邑宴,开门,你开门……”苏娇身上的裘衣在奔跑之中落了地,也不知去了何处,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小袄,此刻通红着一双杏眸站在金邑宴新安置的来新苑之前嘶哑的哭喊着,小脸被寒风冻得通红,一头发髻凌乱歪斜着,绣鞋也跑掉了一只,半只罗袜拖地,隐隐显出一截白皙脚踝,此刻那娇小的身子顺着紧闭的门扉缓慢滑下,喉咙口呜咽出声,片刻之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号哭。

    门扉之后发出一道轻叹,金邑宴伸手推开面前的大门,然后伸手将蜷缩在地上的苏娇包裹进自己的大氅之中,微一用力就将那个哭的眼泪鼻涕满脸的小东西给抱进了烧着炭盆的来新苑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