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96|--------

9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农历四月,由钦天监选取吉日,进行大婚初定,那绵延近百里的彩礼绕着金陵城足足围了三四圈,才被一一抬进庆国公府之中。

    苏尚冠携家眷亲属,迎钦天监官员于庆国公府大门,特设宴会于正堂,伶工乐队助兴演奏,奉酒茶果一应俱全,皆酣畅顺饮一日。

    农历五月,继初定之后,大婚如期而至。

    苏娇大早上的就被秀锦从绣床上拉了起来的时候,她半眯着一双杏眸,整个人迷迷蒙蒙的还没有反应过来。

    修改好的凤冠霞帔已经被宫娥送至苏娇的内室,那一大排恭恭敬敬的宫女捧着上盖红布的托盘站在那处,严肃拘谨,十分规矩。

    苏娇被秀锦扶着坐在了梳妆台前,许氏穿戴齐整,带着一个老嬷嬷撩开珠帘走进内室。

    “姑娘,老奴为您开面。”那老嬷嬷上来便与苏娇起了话头,然后熟练的从宽袖之中取出五色棉纱线,细细的替苏娇绞去脸上的小绒毛。

    “呀,疼死了……”那老嬷嬷刚刚上手,苏娇便喊疼,许氏心疼,赶紧让那老嬷嬷住了手。

    “姑娘皮肤细嫩,光滑的紧,这开脸……不开也罢……”听到许氏的话,老嬷嬷捏着手里的五色棉纱线,面色有些尴尬的垂着脑袋退到了许氏身后。

    这边苏娇被这老嬷嬷一弄,彻底醒了神,她坐在梳妆台前一双杏眸圆睁,正鼓着腮帮子揉捏刚刚被那老嬷嬷刮过一下的脸颊,刚刚睡醒的小人儿面色绯红,娇美细润,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细蕊,惹人垂涎。

    “夫人,王婆来了。”秀锦带着一面色红润的妇人自外室走入,许氏听到声响赶紧上前迎去。

    王婆是金陵城中最为有名的好命婆,好命婆是为六亲皆全,儿女满堂之人,是以但凡有点家底的出嫁,都会由她来帮上头。

    苏娇坐在梳妆台台略为无聊的摆弄着手里的珠钗玉环,身后的秀锦与那王婆正帮她梳发挽髻。

    “一梳梳到尾,二梳姑娘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堂,四梳四条银笋尽标齐,五梳翁娌和顺,六梳夫妻相敬,七梳七姐下凡,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

    王婆手持新梳,一边碎碎的念了一段话,一边小心翼翼的替苏娇梳发,说完之后便退到了一旁,这边秀锦帮苏娇挽好发髻,便上前开始给苏娇上手画眉,涂脂搽粉。

    梳妆好妆容,苏娇乖乖的起身,任那些宫娥婢子为自己穿上那大红嫁衣。

    宽袖窄腰的嫁衣裹住苏娇纤细娇软的身子,衬出她那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裙裾翻飞之际珠翠轻响,肤白貌美,婀娜多姿。

    “姑娘,还有这凤冠。”这凤冠以皂縠(hu第二声)为之,附以翠博山,上饰金龙一,翎以二珠翠凤,皆口衔珠滴串饰,前后珠牡丹花,蕊头,翠叶,珠翠镶花鬓,珠翠云与金龙,翠凤交相辉映,珠光宝气,富丽堂皇。

    两宫娥小心翼翼的捧着这凤冠戴于苏娇发髻之上,苏娇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那凤冠慢慢落于头顶,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

    “哎呀,姑娘莫动。”秀锦按住苏娇的肩膀,将她的脑袋摆正。

    那凤冠终于是戴在了苏娇的脑袋上,前沿细细碎碎的流苏珠滴垂帘穗子相碰,遮住苏娇的那张小脸,滴滴答答的撞得不停。

    苏娇伸手撩开眼前的珠帘,伸手碰了碰那凤冠,声音娇软的抱怨道:“秀锦,这凤冠太重了……”她的细脖子都要撑不住了……

    “姑娘,这一辈子就一次,您就忍忍吧,啊?”秀锦轻柔的哄着苏娇,上手帮苏娇细细的揉捏着脖颈。

    苏娇撅着小嘴晃了晃脑袋,那凤冠便带着发髻歪斜了过去,吓得那些宫娥纷纷半跪在地上伸手去捧那凤冠,吓得面无人色。

    “姑娘,这大喜的日子你可别闹了……”秀锦跺了跺脚,上前帮苏娇将那发髻与凤冠扶正,又给苏娇整了整身上的大红嫁衣,这才憋着一口气站到了苏娇的身上,按住她那只不安分的胳膊。

    苏娇坐在梳妆台前,一副不情愿的小模样,“秀锦,我饿了……”

    “姑娘,今日是不能吃食的,您且忍着到晚间,晚间便能吃了……”秀锦一边说着话,一边让身侧的宫娥将那红盖巾取过来。

    苏娇捂着自己正“咕噜噜”叫着的肚子,大大的杏眸之中蒙上一层水雾,“秀锦,我真的饿了……”

    秀锦没有接苏娇的话,而是将那红盖巾细细的覆住苏娇的小脸道:“姑娘,这红盖巾也不能随便摘了,要等到洞房的时候王爷亲自挑开,知道了吗?”

    苏娇被迫端端正正的坐在绣墩上,听着秀锦唠唠叨叨的话,用力鼓了鼓脸颊道:“秀锦,你话好多哦……”

    听到苏娇的话,秀锦刚刚落到喉咙口的话一噎,伸手轻轻的打了一下苏娇的肩膀道:“姑娘以为我这里为了谁,嗯?”

    秀锦的声音有几分气急败坏,苏娇缩了缩肩膀,暗自嘟囔了一句,“像个老婆子……”

    看着这打打闹闹的两人,许氏笑着上前打圆场,侧头拉过秀锦,对着她耳语了几句。

    秀锦听罢许氏的话,脸色有些微红,然后点了点头,接过许氏递过来的东西,弯腰塞进了那两只大红绣鞋之中,然后拿到苏娇面前,替她换上。

    苏娇头上盖着红盖巾,只看到脚下小小的一块,她疑惑的看着秀锦通红的双颊细细皱了皱眉,“秀锦,你怎么气的脸都红了。”

    秀锦替苏娇穿着绣鞋的手一顿,恨恨的抬首看了一眼苏娇,“姑娘今日便饿着吧,”

    话虽是这样说的,但是在上花桥之前,苏娇的手中却还是被秀锦给塞了一个煮好的小~鸡蛋。

    庆国公府大门口吹吹打打的声音已经临近,炮仗声声震耳欲聋。

    銮仪卫抬着红缎围的八抬彩轿走在前端,前前后后属官数十人,敬怀王府家卫兵在旁,上前迎亲。

    金邑宴穿戴蟒袍缓步步入庆国公府正堂,身后内大臣,散佚大臣,侍卫,护军皆随行而至,苏尚冠早已身着蟒服迎于门口,在看到金邑宴之时,微弓着身子跟在他身后进入正堂。

    双手交于胸前,金邑宴于苏尚冠行一拜,称升堂拜,苏尚冠赶紧回礼三拜,而后许氏赶来,身着三品命妇之服受金邑宴一拜,再回以三拜。

    “王爷,小女便托付于你了……”许氏红着眼眶站在金邑宴面前,声音细弱。

    金邑宴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侧头往一旁看去,只见头戴红盖巾,身穿大红嫁衣的苏娇踩着莲花步,款款走来,身姿婀娜,窈窕纤细,那臂弯之中隐隐显出的一串檀香珠子随着苏娇的走动而微微晃动。

    随侍女官上前,服侍苏娇步出正堂,走向那于八名内监陈于中堂的彩轿。

    上轿下帘,苏娇坐进八抬彩轿之中,终于是暗暗舒了一口气,刚才她即便是戴着这红盖巾,都能感受到金邑宴那炙热暗沉的视线,就好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

    这边金邑宴撩袍上马,那一身大红婚衣衬得他身姿挺拔,面如白玉。

    八抬彩轿之中,苏娇从宽袖暗袋之中掏出那个秀锦给她塞的鸡蛋,拨开外壳,张开涂着口脂的嘴边,一口便吞了下去。

    “唔……”鸡蛋干燥,苏娇吞下去之后被噎在了喉咙口,直翻着白眼咽了半天才通红着眼眶给咽了下去。

    “咳咳……”

    “姑娘,怎么了?”秀锦听到苏娇的咳嗽声,微微掀开那轿帘担心道。

    苏娇哑着嗓子摆了摆手,“没事。”

    秀锦上下扫了一眼苏娇,确定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姑娘,今日是大婚的日子,整个金陵城都在看着您,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苏娇含糊的应了一声,然后伸手将那轿帘给重新拉了起来,终于是将秀锦的唠叨给挡在了彩轿外头。

    彩轿围着金陵城足足绕了一圈,才进入官道之上,旁观百姓拥拥挤挤的缩在一处,看着那骑着高头大马英姿昂扬的敬怀王,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头在彩轿之中颠了半天的苏娇端着酸胀的脖子,用力眨了眨酸涩的杏眸,一把扯开了头上的红盖巾,然后动了动脚上有些咯着脚底的绣鞋,实在没忍住,一手扶着那凤冠垂下了脑袋,一手扒开了那绣鞋。

    苏娇抬着一只脚,努力的垂头往那绣鞋之中看去,脚上洁白的罗袜微微滑落,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脚踝,隐隐可见一金铃系着红绳绑缚其上。

    眼前的凤冠上的珠帘遮住了苏娇的视线,她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当她撩开面前的珠帘之后,就被眼前的东西给燥红了脸颊。

    只见那小巧精致的大红绣鞋之中,鞋底之处霍然是两张相仿的艳图,两个未着寸缕的男女交缠在一处,私~密之处也画的十分细致,让人一眼便能明了。

    彩轿稳稳的转过了一个弯,苏娇猛地一下扶着凤冠往后一倒,珠钗玉环轻响,那冰冷的珠帘打在她的额际,直让她疼的紧闭上了双眸。

    “姑娘,到了……”轿外传来秀锦清晰的叫喊声。

    听到秀锦的声音,苏娇急急忙忙的一边重新穿上那大红绣鞋,一边将那随意丢弃的红盖巾给重新盖在了脑袋上,然后又努力扶正有些歪斜的凤冠,端端正正的坐在彩轿之中。

    彩轿小心翼翼的落于步军统领开道清理金陵城官道之中,那刻着“敬怀王府”四个大字的府邸巍然眼前,门前挂着大红绸缎,两侧冷兵铁铠,气势十足。

    唢呐声声,奏乐点点,八名内监将彩轿直接从敬怀王府正门而入,穿过正殿,入穿廊,停于王府内廷西三所,女官静候于内廷西三所之中。

    苏娇被从彩轿之中搀扶而下,她脚上的大红绣鞋没有穿瓷实,一动便脱了底。

    秀锦见状,赶紧蹲下身子给苏娇重新穿了上去,然后才满头大汗的退到苏娇身后站好。

    女官上前,扶着身着大红嫁衣的苏娇缓步步入西三所之中。

    敬怀王府后部内廷庭院深邃,建筑紧凑,东西三所都自成一体,各有宫门宫墙,相对排列,大红宫灯联对,绵延不绝,前有抄手游廊,后叠三进院落,院内爬山廊、花厅、亭、台、水池等应有尽有,明间开门,隔扇风门,竹纹裙板,次、梢间均为槛窗,步步锦支窗。

    沿着抄手游廊而走,进入穿廊至后院,苏娇才算是安稳的坐在了那大红拔步床之上,重重的喘出一口气。

    “姑娘,歇歇脚。”秀锦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替苏娇捏起了小腿。

    “秀锦,我想喝水。”苏娇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股的口脂甜腻味。

    “姑娘,现在还不能喝水,要等王爷过来……”秀锦的话还未说完,那站在一旁的命妇便早已经倒好了一杯温茶,递到苏娇的手边,转头对秀锦道:“姑娘放心,王爷早吩咐过了,王妃要什么便给什么,不必拘泥礼数。”

    秀锦听罢,这才点了点头,看着苏娇掩在红盖巾之下一口气喝了三碗温茶才歇下劲来。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喜房之中点上了双龙凤喜烛,烛泪点点,*滚烫的落于金盘之上。

    秀锦站在苏娇身侧,犹豫良久才微红着双颊将一檀香垒丝木盒递到苏娇的手中道:“姑娘,这是夫人临走前让奴婢交给您的。”

    苏娇眨了眨眼,伸手接过秀锦手中的檀香垒丝木盒打开,只见里头放着一小册,色彩鲜艳异常。

    “彭!”的一下将那檀香垒丝木盒关上,苏娇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这檀香垒丝木盒之中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命妇看到苏娇害羞的动作,心下暗笑,走到苏娇身侧道:“王妃不必害羞,这洞房花烛夜,也不过就是这档子事。”

    命妇话说的明白,苏娇却是燥红了一双脸颊,闷不吭声的捏着手里的檀香垒丝木盒,双眸雾雾的似乎要滴出水来。

    门外吵吵嚷嚷的响起一阵喧哗之声,秀锦上前轻轻推开那房门看了一眼,便朝着苏娇的方向轻喊一声,“王爷来了……”

    苏娇吓得一个机灵,赶紧将手中的檀香垒丝木盒给随手塞到了身后拔步床的软枕之下。

    房门被推开又关上,喧哗之声渐渐远去,苏娇的视线之中显出一双大红皂角靴,精细的蟒服下摆漾着圈纹,稳稳的停在苏娇面前。

    “王爷,吉时已到,您可以挑盖头了。”命妇站在一旁将女官托盘之上的玉如意递到金邑宴手边,声音喜气道。

    金邑宴伸手接过那玉如意,黝黑暗沉的眸色定定的落在乖巧坐在拔步床上的苏娇身上,她娇嫩白皙的手指绞在腹前,那泛着嫩粉的指尖在床侧的琉璃灯下莹莹如玉。

    修长白皙的手掌握着那细长的玉如意慢慢伸出,金邑宴垂首看着苏娇渐渐从红盖头之下显出的娇美小脸。

    殷红粉嫩的唇瓣,小巧白皙的鼻尖,圆润细嫩的耳垂,绯红的双颊,缀着流光的水漾杏眸。

    “这凤冠太重了,我不想戴了……”苏娇伸手扶住那摇摇欲坠的凤冠,抬首看向面前的金邑宴时,不自在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一身蟒袍的金邑宴身姿挺拔,宽肩窄腰的模样衬出一双修长的双腿,头戴束发玉冠,嫣红色的发带垂落,落在他的漆黑长发之中,那一点艳红,将原本俊美的金邑宴更显出一抹邪肆的艳丽。

    看着苏娇那副撇着绯红小脸的模样,金邑宴微微勾起的唇角,手上用力一挑,苏娇头上的红盖巾便飘飘然的落了地。

    “不想戴,那便脱了吧。”金邑宴带着酒气的身子朝苏娇靠过去,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开苏娇眼前凤冠上垂落的珠帘。

    看着这副模样的金邑宴,苏娇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躲开了金邑宴那覆在自己双眸之上炙热的手掌。

    一旁的女官上前,将苏娇头上的凤冠给拿了下来,苏娇暗暗的吐出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脖子。

    金邑宴的视线落在苏娇那微微扯开的大红嫁衣领口,白皙纤细的脖颈处是奶白色的肌肤,一抹锁骨若隐若现的随着苏娇的动作而隐现。

    “王爷,王妃,行合卺之礼。”那命妇站在一侧,高声吟唱之后,伸手取过两杯合卺酒,分别递给金邑宴和苏娇。

    苏娇正紧张着,垂首看到命妇递过来的合卺酒杯,见其形状怪异,难免便多看了几眼。

    “这合卺酒壶以两杯对峙,中通一道,使酒相过,两杯之间承以威凤,凤立于蹲兽之上,是以有相濡以沫,同甘共苦之意。”伸手将苏娇从那拔步床上拉起,金邑宴拿着手中的酒杯,声音低哑道。

    苏娇听着金邑宴那暗沉而带着酒气的声音,脸颊愈发绯红了几分,下意识的垂下了脑袋,却在看到自己脚上那双大红绣鞋之时,连白嫩的身子都泛起了绯色,那端着合卺酒的手也开始发抖。

    “王爷,王妃,请饮合卺酒。”命妇站在一旁提醒。

    金邑宴垂眸看着苏娇这副紧张的小模样,轻笑一声之后勾着她纤细的皓腕,单手一推,两人便一同饮下了这合卺酒。

    “咳咳……”合卺酒苦涩而干烈,苏娇刚刚下喉咙口便被呛出了眼泪。

    伸手抹去苏娇眼角的泪痕含入口中,金邑宴的视线紧紧落到苏娇身上,嘴角轻勾,眼神暗沉晦暗的像一片深沉沼泽。

    “王妃,奴婢为您宽衣。”女官上前扶着苏娇走到梳妆台前,将她将发髻上的珠玉翠环一一取下,正当要换下身上的大红嫁衣时,金邑宴突然出声道:“你们先出去吧。”

    女官们垂首恭谨告退,命妇携满脸担忧神色的秀锦也出了喜房。

    苏娇坐在梳妆台前,透过模糊的花棱镜看着慢慢朝自己步步逼来的金邑宴,更加用力的绞着自己的手指。

    “不疼吗?”金邑宴从后环住苏娇纤细而颤抖的身子,垂首看着她那绞在一处,指尖泛白的手掌。

    “我,我……”苏娇的鼻息之间满满都是金邑宴的气息,那气息浓厚而极具侵略性,带着醇厚的酒气,让苏娇原本便晕乎的脑子更加混沌了几分。

    “啊……”身子一轻,苏娇被金邑宴半抱着从梳妆台前起身,压倒在了不远处宽大的拔步床之上。

    拔步床上铺散着大红色的鸳鸯锦被,漫天的床帐也是顺滑下来的大红色泽,苏娇睁着一双惊惶的杏眸,眼中印出金邑宴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那漆黑暗沉的双眸犹如无底深渊一般将她牢牢锁住。

    “金……唔……”低头吻住苏娇微张的小嘴,那甜腻而带着酒香的气息混杂着柔美的口脂味,细细碎碎的尽数被金邑宴吞入口中。

    手掌顺着那宽大的袖口滑入,轻柔的抚上苏娇缠绕在臂弯处的檀香珠子,金邑宴一圈又一圈的将那檀香珠子于苏娇的手腕之上解开,然后慢慢的从她的宽袖之中拉了出来。

    带着温润色泽的檀香珠子被金邑宴拿在手中,苏娇动了动脱去了檀香珠子的手腕,只感觉空落落的有些不适应,但刚才金邑宴指尖的炙热触感却还残留在她的肌肤之上,饮了酒的苏娇本就身子细敏,下意识的便轻颤了起来。

    “表妹莫急……”金邑宴看到苏娇稚嫩的反应,轻笑一声,伸手点了点她微红肿的唇瓣,单手一解,苏娇身上那件大红嫁衣便层层叠叠的舒缓开来,好似含苞待放的花苞渐渐绽放花瓣,露出里面娇嫩的花蕊。

    苏娇的里面穿着上次那件红娟衫子,细薄的衫子根本挡不住她那一身在琉璃灯下愈发晃眼的白皮。

    金邑宴的视线下移,落在苏娇那半掩着的胸口,绣着鸳鸯戏水绣图的大红肚兜下是乳白色的肌肤,那胸口处收紧的细带将那地方微微托高,显出一团姣好的形状,软软绵绵的好似最鲜嫩的水蜜桃。

    “乖,咬在嘴里。”将那檀香珠子一颗一颗的塞进苏娇的口中,金邑宴声音暗哑,似乎有什么东西诘待喷薄而出,但这越急越缓的态度却让原本便紧张万分的苏娇更慌乱了起来。

    “金……唔……”嘴里被塞了几颗檀香珠子,苏娇睁着一双大大的杏眸惊惶的看着金邑宴愈发暗沉的双眸,她嘴里咬着那檀香珠子,说话的时候不仅声音模糊,而且还颤抖的厉害。

    “别怕……不痛的……”咬着苏娇渐渐泛起红痕的耳垂,金邑宴反复的揉捏着苏娇僵硬的身子,直至那酒气散开,将苏娇软绵的化开好似一团肉团团白嫩嫩的面团,任凭搓揉捏捻。

    大红绣鞋被踢落,洁白的罗袜挂在苏娇的脚踝之上,那勾着红绳的金铃随着苏娇被金邑宴提溜起来的动作而发出清脆的声响,震的苏娇整个人一个机灵,一双惊惶的双眸泛着水雾,细薄的裙裾被掀起,纤细的双腿上覆上一只炙热的手掌。

    喜房之中檀香阵阵,那氤氲的甜腻味道与苏娇身上的奇异融合在一处,更添那暧~昧之意。

    “不,不要碰那里……”苏娇咬着那檀香珠子声音含糊的开口,带上了几分哭腔,身上的红娟衫子被她蹭落大半,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

    埋首在苏娇的脖颈处,金邑宴舔去她身上沁出的细密汗珠,咬住那凸起的锁骨细细啃咬,手指陷在那凹陷的腰窝处,声音深沉道:“咬紧了……”然后身子猛地往下一沉。

    “唔……啊……”

    宽大的拔步床上,珠帘轻动,金铃脆响,一只藕臂软绵绵的搭在床帘之外,微微轻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