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03|9/103/20

103|9/103/2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六章莲藕蜜饯

    苏清又做了梦,只不过这次的梦不是那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弥漫着血色诡异的梦,而是一个十分温暖的梦。

    梦里的小“苏清”坐在苏昌盛的脖子上,圆圆的脸蛋上是兴奋而幸福的笑意,那鹅黄色的小襦裙随着细风飘洒,苏清站在两人的身后,似乎一伸手便可以触到那温软的感觉。

    那感觉…真的很真实…

    苏清猛的一下睁开了眼,便看到那逆光站在自己床前的人,而那布料的感觉也不是因为真实,而是因为她的手里真的攥着一角衣料。

    苏清顺着那衣料往上看去,便看见了泓禄那冰冷冷的一张脸,而他的手里还端着一碗正冒着热气的药,那浓厚的药味熏得苏清忍不住的皱起了眉。

    “喝药。”泓禄一动,苏清手里捏着的衣角便随着泓禄的动作而滑落,只余下那一片细滑的手感。

    苏清侧头看了看泓禄手里端着的药碗,嫌弃的皱起了脸,但是下一刻,她的鼻子便被泓禄给死死的捏住了。

    “唔…”苏清伸出手想去掰开泓禄的手,却是发现自己手脚软的厉害,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药晦涩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加了什么东西进去,腥气的很,苏清被泓禄按着脑袋灌了下去之后,还被按住了嘴,连气都喘不过来,更不用说是把那药给吐出来了。

    看着苏清憋红着一张脸将那药喝了下去,泓禄这才慢悠悠的松开手,从一侧抽出一张帕子,细细的擦拭自己的手指。

    苏清趴在床沿边上,干呕的厉害,但那药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进去了便出不来,只是嘴里的药味苦的很,隐约还有一股子的腥臭味道,就好像是湿冷地里那种阴冷动物的汗臭味。

    “婉仪。”一只白净素手伸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黄澄澄的蜂蜜水。

    苏清就着那手,将那蜂蜜水一饮而尽,冲淡了一点喉咙里面的腥苦味道,但还是难受的紧,胃里就好像钻了一条小虫在翻绞一样。

    “来,新做的莲藕蜜饯。”嘴里被塞上一块软绵绵的东西,苏清下意识的一咬,甜腻清爽的味道一下充斥在口中,完美的掩盖住了那腥苦味。

    “这是…”苏清的声音淡淡的带着沙哑,她的眼睛有些泛红,泪意蒙蒙的看着细辛手里圆滚滚一小颗的东西,面带疑惑。

    “这是莲藕蜜饯,小厨房新做的。”细辛又塞了一颗进苏清的嘴里,然后扶着苏清背靠在那软垫之上,轻轻顺了顺苏清有些凌乱的头发。

    “细辛。”苏清一把抓住细辛伸过来的手,将半个脑袋都埋进了她的怀里。

    细辛好笑的看着苏清孩子气的动作,轻轻拍了拍苏清又纤瘦了不少的身子,然后侧头对着泓禄欠了欠身道:“陛下。”

    泓禄看了一眼细辛,将手里的碗放置在一旁的矮凳之上,然后拂袖道:“好生照料。”说罢,便是直接转身离去,仿佛一点留恋也无。

    苏清看着泓禄离去的背影,紧了紧抱着细辛腰肢的手,声音“嗡嗡”的从下面传来,“你怎么会来的?”

    细辛轻柔一笑,放开揽着苏清的手,声音清雅,“是李公公把我调过来的,还有小佺子,也一起过来了。”

    在没有问细辛之前,苏清还存着一丝侥幸,但是在问过之后,苏清便连这唯一的一丝侥幸都没有了,这果然是那皇帝安排的,看来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接触过什么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蔫拢了一会脑袋,苏清抬起苍白的脸颊看向细辛,声音细小,却是带着难掩的兴奋之意,“好在来了,又可以一起了。”

    细辛抽出帕子轻轻擦去苏清唇角的水渍,看着那张愈发娇媚的面容,幽叹道:“你现在这般,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苏清听到细辛的话,轻轻垂下眼帘,那放置在床沿边的手苍白无力,一如现在的她。

    “哗哗…”隔着内房和外房的珠帘被撩起,苏清抬眼望去,便见那浅桃穿着一套鸦青色宫装缓步而来,手里端着一小碟子的芙蓉酥。

    “婉仪,可要些吃食点点饥?”浅桃的声音平顺,却是毫无起伏,那双眸子里面也是如一滩死水一般的静谧。

    苏清看了一眼浅桃手里的芙蓉酥,那浅粉嫩嫩的颜色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苏清看着有些胆颤。

    她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细辛,开口道:“细辛,我想喝点甜汤。”

    细辛看了一眼垂眸站着的浅桃,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细辛的身影消失在面前,苏清才正眼看向面前站着的浅桃,她缓慢的撑起自己病弱的身子,指了指床沿一侧的绣墩道:“你坐,我有话问你。”

    浅桃对着苏清欠了欠身,“婉仪有话便问,奴婢受不起。”

    苏清也没有强求,只将那目光定在浅桃泛着微黄色的指尖,慢慢道:“那时候,也就是大概三四个月前,我得了一场大病,缠绵卧榻许久,你可知道?”这场大病,也就是那原主死去,她穿越过来的事情。

    “奴婢知道。”

    苏清攥紧了手里的丝绸被子,继续道:“那你可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生那大病?”

    听到苏清的话,浅桃手里端着的小蝶不自禁的动了动,虽然只是很细小的一个动作,但是却没有逃过苏清一直专注着的眼神。

    “婉仪,想听实话吗?”浅桃慢慢的直起身子,终于将那目光看向了床榻上的苏清。

    苏清绷紧下颚,对上浅桃的目光,缓慢点了点头。

    “婉仪那时候得的,不是病,而是毒。”浅桃的语气缓慢,一字一句的敲在苏清身上。

    苏清狠狠的咬了咬牙,想到那恐怖的梦境,果然,她的猜测没错,原主的死是有隐情的。只是那时候她看到的黄色衣角,难道真的是泓禄吗?

    “婉仪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浅桃已经回复那平静无波的面容,看着苏清道:“如果婉仪没有什么要问的了,那奴婢有件事情想告知婉仪。”

    苏清抬眸,定定的看向浅桃,嘴唇微动,“是…我爹要你给我说的…吗?”

    浅桃微微点头,然后从宽袖之中掏出一个白瓷小瓶,放置在红木的床沿边道:“一日一颗。”

    苏清的视线随着浅桃的动作落到那带着一点绯红的白瓷小瓶上,心头莫名的泛出许久熟悉感。

    “这是什么?”

    “压制你身上毒性的药。”浅桃似乎有些不耐,说完便是侧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苏清闭上刚刚张开的嘴,看着浅桃的背影将话又咽了回去。

    珠帘声响起,苏清手腕一动,那小瓷瓶便被她拢进了薄被之中。

    “婉仪,甜汤。”细辛手里端着一小碗红豆汤走了进来,那红豆汤显然是刚刚熬出来的,细腻稠厚,颗颗酥软,氤氲的雾气袅袅腾起,遮了苏清的半边脸颊。

    苏清接过细辛手里的红豆汤,伸出手搅了搅那稠厚的汤汁,慢慢舀起一勺子细细吹了吹,然后放入口中。

    红豆汤煮的很烂,但是那弥留在口腔之中的甜腻却是十分对了苏清的胃口。

    细辛坐在苏清床沿处,看着苏清垂眸喝红豆汤的样子,终于是开了口道:“苏清。”

    “嗯?”苏清的嘴里含着半口红豆汤,声音有些模糊的应道。

    “刚刚我听到底下的奴才说,皇上他…去了淑妃那里。”细辛的一番话顿了几顿才说完,说完后,细辛还特意的看了一下苏清的表情,在发现她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轻叹了一口气道:“苏清,我知道这不是你能选择的,但是既然现在你在这条路上了,只能往前走,因为后面根本就没有回头的路了。”

    苏清依旧沉默的靠在床头,她目光迷蒙的看着缀着清新流苏吊坠的帐帘,那微微晃动的流苏就好像现在她的心一样,左右摆动,却又停不下来。

    看着苏清的表情,细辛站起身,轻叹一声道:“刚才皇后的懿旨下来了,你明日里一早还要去椒房殿请安。”

    苏清坐在床上,慢慢的蜷起了自己的身子,那种缺乏保护的姿势,让纤细苍白的苏清看上去更加的柔弱了几分。

    “我…不想…去…”说她任性也好,说她不懂事也罢,可是她就是无法接受现在这般的现实,那她一直唯恐不及的深深宫闱现在就好像是一只张大了嘴的怪兽,就等着把送到嘴里的她一口吞噬干净。

    “婉仪,你要明白,你已经踏进了这个圈,没有人能帮的了你,除了…皇帝。”细辛这般话说的有些犹豫,可是却字字珠玑,把苏清心中不愿承认的一切,寥寥几个字,都说了出来。

    推她进这个坑的他,能救她的也是他,苏清真的不明白,这泓禄何苦费这颇多的事情在她的身上呢?难道…是和以前的苏清有关。

    想到这里,苏清的脑子就好像是猛然的打开了一道光一样,她觉得自己好像隐约抓住了什么东西,可是却感觉那东西一晃即逝,一点残留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缩在薄被下的身子动了动,苏清的指尖碰到浅桃留下的那瓶白瓷小瓶,想起了她一直避之不见的那个人,现在看来,要解开这许多的事情,最关键的一环,还是在他的身上。

    “细辛,你帮我去把我爹请过来,行吗?”苏清抬头,看向站在她身侧的细辛。

    细辛的脸上显出几分为难神情,“你爹他已经被皇上钦点为淑妃诊孕保胎,虽说是特许住在了外宫里头,可却还是请不过来的。”

    听罢细辛的话,苏清黯然的垂下眸子,手里捏着那瓷瓶一言不发,暗自思索。

    那淑妃,是假孕的事情,她爹肯定是知道的,说不定那皇帝也知道,可是既然知道了,还这般护着,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第五十七章枸杞红枣茶

    苏清的身体确实是十分虚软,这一场病下来,她活脱脱的又瘦了一圈,下巴更加尖细,衬得巴掌脸上的那双眸子水盈盈的凸显了不少,纤细的腰肢看着一折就断。

    细辛侧身,帮苏清又紧了紧那缠在腰间的腰带,蹙着眉头道:“你这腰,怎的都瘦成了这样?”

    苏清任由着细辛动作,目光只幽幽的落到面前的棱镜之上,棱镜里面的人,一身绯色衣衫,袅袅仙姿,面上粉黛略施,冰肌玉骨,倾国倾城。

    “好了。”上下打量了苏清一番,细辛细心的帮她整了整有些歪斜的衣襟,然后又侧蹲下身子拉了拉那微褶的裙裾。

    苏清站在原地,透过微光的窗棂,声音干哑道:“走吧。”

    细辛看了一眼苏清即使涂了胭脂也掩不住的满脸病容,担心道:“婉仪?”

    苏清转头看着细辛满脸愁容,勉强的扯起一抹笑道:“没事的,我们走吧。”说罢,便是牵住了细辛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夏末秋初的天气有些阴冷,风吹的“簌簌”作响,苏清的发丝随着那细风摇摆不定,余下几根贴在她皎色的面容上。

    椒房殿与平乐苑离的不远,苏清只带了细辛和浅桃两个人,便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青砖地上是清早凝结出来的一层薄薄细水,苏清掩在裙裾下的绣鞋有些微湿,慢慢的浸润入脚,寒意随着那湿气一点一点的渗透全身。

    椒房殿苏清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以这种身份来,却是第一次。

    苏清站在椒房殿门口,看着不远处隐隐绰绰的走过来一个身姿窈窕的女子,一袭黛青色收腰宫装,叮铃作响的步摇一动一摆,艳丽非常。

    “应昭仪。”苏清侧站在椒房殿入口,对着那应昭仪欠身行礼。

    “哟,今儿真是巧的紧,竟在这碰到了妹妹,妹妹不嫌便与我一同进去吧。”应昭仪画着艳丽的桃花妆,那微挑的眉眼灿若桃李,比之寡淡的苏清明艳了不止几分。

    “喏。”苏清低低的应了一声,垂眸跟在应昭仪身后。

    椒房殿,繁花似锦,一盆又一盆的锦花蜿蜒在曲折小路之上,一路踩踏过去,满鼻之间都是那清淡香味。

    苏清与应昭仪一起进去,那本来落在她身上的探究目光,也便一下一分为二,另一半毫不意外的落在应昭仪身上。

    毕竟苏清只是一个小小的婉仪,即便是一朝隆宠,可是哪里比得过应昭仪的长宠不衰。

    苏清与应昭仪进入椒房殿主殿,里面水果盆锦,软垫凉茶,准备的很是充分。

    苏清随着那领路宫女坐在末首,低垂着脑袋,看上去十分安分,但是就算是苏清多么的安分,这战火还是烧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苏清第一次看到这皇贵妃,她穿着一身藕色宫装,黛青色系的裙裾,压实的下马缀上是青绯色的一整套头饰,端着身子坐在侧首位,看上去端庄娴雅,仪态芊姿,确实是不愧为她被皇帝亲封的“庄仪”封号。

    “这就是皇上新封的妹妹?果然是国色天香之姿。”皇贵妃掀开手边的凉茶轻抿了一口,声音娇柔。

    “贵妃娘娘谬赞。”苏清从位置上站起身子,双手置于腹前对着那皇贵妃欠了欠身。

    “这好看便是好看,不好看便是不好看,有什么谬赞不谬赞的。”应昭仪斜倚在软椅之上,微挑起的眼角看向坐在她身侧的皇贵妃道:“你说对吗,姐姐?”

    “应妹妹说的当然不错。”皇贵妃把玩着捏在指尖的茶盖子,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坐在椒房殿之中的女子不多,但是也不少,就苏清看来,除却还没有出现的皇后,她只认识那应昭仪一人,淑妃因为怀孕的关系没有出现在这里,而那访良人因为等级不够,还不到请安的级别。

    苏清不着痕迹的一番打量下来,发现这皇帝的女人果真是各有千秋,那些或丰腴或纤细的女子仪态万千的端坐于位上,面色各异,却都是不置一词,坐山观虎斗。

    苏清不知如何接皇贵妃的话,只好默然不语,低垂着脑袋站在座位旁边。

    “哟,妹妹站着做什么,快点坐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妹妹呢。”捂住唇角轻笑一声,那皇贵妃神情柔和的看向站着的苏清。

    苏清对着那皇贵妃欠了欠身,低声道:“多谢贵妃娘娘。”

    “妹妹这么客气做什么,大家都是姐妹。”皇贵妃微微动了动身子,施着粉黛的脸颊上那双眸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苏清。

    苏清嘴角轻勾,端坐在位置上,轻启红唇道:“贵妃姐姐。”

    皇贵妃掩嘴轻笑,刚想说话,上堂一侧走出身穿宫装的香嵩,对着在位各人侧身一曲之后道:“皇后娘娘今日身体不适,不便请安,请各位娘娘回吧。”

    皇贵妃斜睨了一眼那香嵩,语气有些微讽。“那还真是不巧的很。”

    香嵩低垂着脑袋,对着皇贵妃欠了欠身,却是没有接话。

    “哼。”轻哼一声,那皇贵妃甩起宽袖,微侧身对着站在身后的宫女道:“新巧,我们走。”

    “喏。”新巧长的纤细,面容不算漂亮,顶多用清秀这个词,只那双眼睛分为灵动,像是蕴着无限巧意。

    皇贵妃第一个离坐,接下来便是那应昭仪,她嘴角含笑,看了一眼坐在末首,一直垂着脑袋的苏清道:“既然皇后娘娘身体不适,那臣妾也不便叨扰。”语罢,她看向苏清道:“妹妹,一同走吧?”

    苏清当然拒绝不了应昭仪,她顶着那些女人或阴或阳的目光,只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跟在应昭仪的身侧出了这椒房殿。

    椒房殿外,阳光正好,苏清沉默的跟在应昭仪身后,鼻息之间弥漫开来的却是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鼻头微动,苏清有些疑惑的看向应昭仪的背影,想起这熟悉的药味,好像便是那日去淑妃处闻到的。

    “对了,听闻妹妹善做药膳,我觉得近日里有些头晕目眩,不知妹妹可有什么调理的法子?”应昭仪脚步微顿,看着慢慢走到自己身侧的苏清道。

    苏清站定身子,看向应昭仪掩在艳丽妆容下的面色,确是有些苍白憔悴。“如若是气血不足,昭仪可喝些枸杞红枣茶。”顿了顿,苏清继续道:“不过妾毕竟不是太医,昭仪还是请太医来把把脉的好。”

    应昭仪轻拂衣袖,嘴角微勾道:“听闻妹妹的父亲被皇上亲指为淑妃太医?”

    苏清身子一顿,轻声道:“是。”

    “呵。”轻笑一声,应昭仪的目光淡淡的从那微光之中的椒房殿挪到面前的苏清身上,说话的声音带上了一分飘然,“妹妹真是好福气,不过这福祸相依,妹妹可要当心了。”说罢,那应昭仪也不看苏清的反应,带着身后的宫女扬长而去。

    苏清微曲着身子站在原地,直到那应昭仪走出视线,她才慢慢的站直身子,目光清冷。

    “婉仪。”细辛站在苏清身后,看着不知在发什么呆的苏清,轻声道。

    “回去吧。”苏清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掩在宽袖之中的手掌微微握紧,但刚走了几步之后,苏清却是突兀转头看向身后的浅桃辛道:“浅桃,帮我去一趟外宫,请我父亲过来。”

    “可是…”细辛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苏清,又转头看了看身侧面无表情的浅桃。

    “请不到便罢,去一趟。”苏清执拗的看着浅桃,咬了咬唇继续道。

    “喏。”浅桃欠了欠身,转身便离去。

    细辛站在苏清身侧,看着浅桃的背影,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道:“婉仪…”

    苏清伸出手,打断了细辛的话,语气有些疲惫,“回去吧。”

    细辛咽下嘴里的话,欠了欠身道:“喏。”( 就爱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