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17|9/117/20

117|9/117/2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四章红豆卷

    苏清最终还是没有知道那天泓禄心情那么好的原因,但是让她更加心焦的事情就是那太后的生辰到了,自己要准备寿礼。

    其实本来她是不用上什么心的,但是就那狗皇帝竟然说自己要闭门抄写佛经以尽孝心,所以现在苏清只能捏着一只毛笔缩在大宽椅上一个个的描着那些佛经里面的鬼画符。

    苏清作为正正经经的现代人,没有用过毛笔字,只有在大学的时候为了培养一些所谓的艺术气质参加过软笔书法社,不过苏清清晰的记得那根脱了毛的毛笔和那还没有开封就已经被自己封存的墨水瓶早就不知道被自己扔到了哪里。

    挠了挠自己的额头,苏清用了沾了一毛笔的墨水,开始写那些歪歪扭扭的字。

    “娘娘,你这样是写不好的。”细辛站在苏清身后,看着那被墨团晕开的一张张纸,无奈出声提醒道。

    “唉…”苏清用力戳了戳面前的这张纸,看着那比毛毛虫都不如的字唉声叹气。突然的,苏清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抬头看向身侧的细辛道:“细辛,要不你来帮我写吧?”

    细辛端着茶碗的手一顿,轻声道:“奴婢…不识字…”

    苏清戳着纸的手停了下来,她看着脸上露出几分尴尬落寞神色的细辛,声音有些干哑,“哦,那,那个…”

    “奴婢给娘娘换杯茶水吧。”似乎是为了避免苏清的尴尬,细辛侧身端起桌上的茶壶转身离开。

    看着细辛的背影,苏清捏着毛笔的手动了动,却是没有叫住她。

    苏清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她不会安慰人,示好什么的事情也不是很擅长,所以在现代的时候,朋友不是特别多,只有那一两个相好的,也知道她嘴拙,并不会多么为难她,所以后来便衍生出一种奇怪的定律那就是只要发生什么不愉快,苏清最后必是做一道药膳之类的食物来调和关系或是作为两人之间的缓和物。

    所以对于细辛,苏清也准备用这种方法。

    拍了拍浸漫墨汁的手掌,苏清刚刚准备起身,却是突然听到了珠帘响起的声音。

    小佺子身上穿着宽松的太监服,纤细的腰肢被勒的很紧,看上去十分瘦弱,皮肤白皙的过分,大概因为是从小便净身的缘故,有种雌雄莫辩的美。

    “娘娘,奴才做了一点红豆卷,您写了那么长的时间,歇息一下吧。”小佺子将小碟里面的红豆卷放置在苏清手侧,声音细软道。

    红豆卷里面包着细软的红枣丝和煮的烂烂的红豆,还有一颗颗乳白色的西米粒,浓郁的红豆香甜味道带着淡淡的牛乳味,让苏清忍不住的耸了耸鼻子。

    “这是你做的吗?”小佺子站在苏清身侧,苏清微微抬头便看到了他那张光滑的小脸。

    “奴才手艺不好,让娘娘见笑了。”小佺子羞涩的搓了搓手边的宽袖,脸上显出几分红晕,看着十分可爱。

    “唔…很好吃。”苏清一口一个小巧的红豆卷,脸上显出一个笑容,露出浅浅的梨涡。

    小佺子看着苏清那清浅的笑意,脸上绯色更重,他的目光在苏清沾满墨汁的手上略过,连忙掏出帕子沾了清水替苏清擦拭。

    细细的擦完苏清的手,小佺子笑眯眯的将那帕子小心翼翼塞进宽袖里,然后看到桌上散落着的七七八八的纸张,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些字。

    “这是娘娘抄写的佛经吗?”

    “嗯。”顺着小佺子的视线,苏清看着那些纸张上面的鬼画符尴尬的点了点头,但是迅疾的,她的脸上显露出来的,满满都是哀怨。

    “娘娘,要不,奴才帮您写吧?”小佺子倾身,靠在苏清的耳侧,声音依旧是细细的,但是目光却放在苏清那白皙的皮肤上,眼中满满都是痴迷,流连忘返。

    “咦,你会吗?”苏清抬头,脸上满满都是兴奋。

    “奴才,奴才以前学过一点…”

    不等小佺子说完,苏清便侧身让出了身下的椅子道:“来,你坐这。”一边说着,苏清伸手拽住小佺子的胳膊将他按在了椅子上。

    胳膊处似乎还残留着苏清身上的温度,小佺子动了动胳膊,细白的脸上红彤彤的,他有些犹豫的拿起苏清放置在一旁的毛笔,然后慢慢的铺开一张纸抄写起来。

    小佺子的的字不算十分好看,秀秀气气的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但是比起苏清的来说,确实是好看很多了。

    小佺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一章佛经便在苏清的眼皮子底下抄好了。

    “哇…”拿过小佺子抄写的那份佛经,苏清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感叹,“小佺子,你好厉害啊!”

    小佺子听到苏清的话,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熟练的沾了沾墨汁,继续开始抄写起来。

    苏清撑着脑袋靠在桌子旁边,自己拖了一个绣墩放在一旁,看着小佺子秀气十足的手指捏着毛笔杆子,一点一点的抄写佛经。

    夏转秋的天气过度总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舒服,苏清靠在桌子,不知不觉的便闭上了眼睛。

    小佺子侧头,看着苏清安静的睡颜,捏着笔杆子的手不禁一动,紧紧的捏了起来,然后再慢慢松开。

    一下,只碰一下就好。

    这样想着,小佺子放下手里的笔杆子,伸出手,慢慢的移向苏清的脸。

    房间之中只有苏清和小佺子两个人,暖暖的风顺着半开的窗子吹进来,带进了几缕清淡的花香味。

    苏清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美梦,嘴角的笑容勾起,左耳上那可爱的梨涡愈发明显起来。

    珠帘的声音响起,小佺子与苏清那仅差了半指距离手指迅速撤回。

    珠帘处,李顺半弯着身子撩起手边的珠帘,泓禄双手背于身后,白皙的面容上双眸幽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佺子。

    “吱呀”一声,小佺子身后的宽椅被他的身体挤开,发出刺耳的声音。

    “扑通”,小佺子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纤细的腰身被拉长,额头碰上冰冷的地面,更加加剧了他心底的寒意。

    “唔…”苏清被宽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吵醒,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四下看了一圈,然后目光定在站在珠帘处的泓禄。

    泓禄挪动步子,慢慢走向苏清,伸出手抚了抚她略微毛躁的鬓角。

    刚刚醒过来,苏清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只感觉头上的手十分温暖,竟然让她产生出几分留恋,所以当那只手离开的时候,她的心中无端的冒出几分遗憾,甚至想按住那只手让它多停留一会儿。

    “出去。”泓禄眼角微微下挑,看向小佺子的目光冷冽寒光,甚至带着明显的杀意。

    “…喏…”紧咬着下唇,小佺子掩在宽袖之中的手收紧,撑起身子,低垂着脑袋赶紧离开了房间。

    “你抄的?”伸手捻起桌上的一份佛经,泓禄漫不经心道。

    苏清看着泓禄面无表情的脸,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目光落到那份秀气的字体上,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不错。”淡淡看了苏清一眼,泓禄将那纸按在桌上,食指指节扣着那桌面,一声一声,极富旋律,但是却让苏清愈发的心虚难安。

    拉住苏清的手,泓禄坐上那宽椅,将人按在自己的腿上,他的后背靠着宽椅,食指卷起苏清的头发,一圈一圈的绕上自己的指尖。

    “写一张。”

    “啊?”苏清扭捏的坐在泓禄的身上,还反应过来,手里便被塞了一根毛杆子。

    握着那毛杆子,苏清的手动了动,脑袋随着那毛杆子下垂了一点。

    “写。”泓禄突然下压的声音让苏清吓的一个机灵,手里的毛杆子不自觉的就抵上了桌上的纸张。

    黑色的墨汁晕染开来,在白色的纸张上留下一朵墨色花枝。

    硬着头皮,苏清一边看着小佺子的字,一边小心翼翼的落下第一笔。

    唔…其实,除了歪一点,字大了一点,也…也差不多啊……

    蹙着眉头,苏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泓禄,手心开始出汗。

    看到苏清那心虚的眼神,泓禄一手箍住苏清的腰肢,一手握住苏清的手,微微收紧,然后带着她重新在纸上落下一个字。

    那字,苍劲有力,铁画银钩,透着浓浓的野心,但是细看之下却是发现笔画之间笔笔沉稳,内敛和外放的两种姿态,却奇异的融合在一处。

    “清?”苏清微微歪着脑袋,极力的辨认那个龙飞凤舞的字。

    “怎么,就算字写的不一样,这字…也该认识吧?”泓禄的目光从那两份截然不同的纸张上略过,嘴角隐含着的,是调侃笑意。

    “嗯…”苏清垂着脑袋模糊的应了一声,放置在桌上的手磨着指尖,一脸的忐忑表情。

    伸手掐过苏清脸颊上的软肉,泓禄的下巴搁在苏清的脖颈处,呼吸声细细的打在苏清的耳垂处,让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但因为脸颊被人掐着,她又躲不过去,只好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

    “那这个字呢?”大笔一挥,又一个字潇洒的出现在苏清面前的纸张上。

    苏清的脸颊被挤成一堆,眼睛细细的眯成一条缝,勉强的看到那个字,“…绿…?”

    “什么?”耳边的声音下调了几个度,让苏清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唔…绿?”小心翼翼的又说了一遍,苏清的脸颊立即一阵剧痛。

    收回狠掐了一把苏清脸上软肉的手,泓禄将人用力往怀里托了托道:“禄。”

    “禄?”

    “对,禄,再说一遍。”

    “禄…”

    “再说一遍…”

    “……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