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36|第136章

136|第13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五章梅花糕

    苏清蜷着身子缩在泓禄怀里,她的身下是把玩着她头发的泓禄。

    吃饱喝足便困顿的苏清窝在泓禄怀里,已经很是习惯他怀抱温度的苏清微微蹭了蹭,然后极度重的眼皮慢慢垂了下来。

    “陛下,解决了。”李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软榻侧边,弓着的身子纤细欣长。

    “嗯。”泓禄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继续绕着苏清的头发,眼睛半眯起来,似乎在想些什么。

    李顺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房间之中只余下睡的酣甜的苏清和假寐的泓禄。

    苏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身旁已经空无一人,细辛手里拿着绣花针正在专注的绣着什么花纹,听到苏清醒过来的声音,赶紧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苏清身侧道:“娘娘前几日总是不安稳,今次睡的真是不错。”

    顺着细辛的手,苏清慢慢撑起身子,听到细辛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想到的便是泓禄那温暖的怀抱,那熟悉的龙延香味道弥漫在鼻息之间,成为了她最好的安眠散。

    接过细辛手里的清茶,苏清猛的灌了一口,掩下脸颊处绯红的色泽。

    看着苏清脸上明显的绯色,细辛犹豫了半响还是道:“娘娘,皇上去了皇后的椒房殿。”

    苏清端着茶碗的手一顿,然后将手里的清茶一饮而尽道:“哦。”

    清茶很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清刚刚灌下的那口茶却是苦涩的厉害,就好像是硬生生塞了一个黄莲进她的嘴里,让苏清脸上的表情都不好控制了。

    看着苏清略显僵硬的面容,细辛侧身,将绣桌上自己绣了一半的双鱼戏水图递给苏清道:“娘娘,是这个吗?”

    苏清接过细辛手里的绣图,看着那精细的绣工惊喜道:“哇,细辛,你好厉害啊。”这双鱼戏水图自己只和她说过一次,她便能这样完美的呈现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不过,娘娘你要这绣囊图案是…送给陛下吗?”细辛坐在苏清身侧,拿着那绣花针又开始一针一线的细细绣起来。

    看着细辛手指翻转,那栩栩如生的双鱼就好像是用油画画出来的一样,逼真的阴影部分,圆滚滚的眼珠子,摇曳的摆尾上零星的散落着一些水珠,苏清的手指从上面拂过的时候就好像真的感受到了那冰冽的感觉。

    “是双面绣?”苏清无所事事的看着细辛刺绣,突兀的发现那微微翻转过来的一面上也是这如出一辙的双鱼戏水图。

    “对。”细辛点了点头,似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苏清看着细辛熟练的动作,暗暗摇了摇头,果然,论绣工,这古代的绣工真是巅峰之际了。

    “啊,对了。”睡醒过来的苏清猛然想到一件事情,不等细辛反应便拖着自己的绣花鞋跑出了房间。

    “娘娘,你去哪啊?”细辛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苏清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赶紧跟在了她的后头一起出了房间。

    天气愈发冷然起来,苏清前一阵子看到院子里面的梅花淡淡的开出了一枝,她垫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捻下早开的第一朵梅花,放进白净的手心里。

    “娘娘…哎,娘娘…”细辛刚刚跑到苏清的身侧,便看到苏清又是一阵风似得的朝着长廊处跑去,那翩飞的裙摆就好像一只放飞出笼的鸟儿,摇曳生姿。

    苏清一路跑去了小厨房,里面依旧如她第一次去的时候那么干净,甚至连上次用了的食材也被填充好了,都是新鲜的鱼肉蔬果,淡淡的药箱味隔着厚重的柜门飘散在空气之中。

    梅花糕源于明朝,发展到清朝时就成为江南地区最著名的汉族特色糕类小吃。

    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见其形如梅花,色泽诱人,故作品尝,入口甜而不腻、软脆适中、回味无穷,胜过宫廷御点,拍手称快。

    因其形如梅花,便赐名梅花糕,流传至今,此糕呈金黄色,形如梅花,松软可口,老少皆宜。

    现在虽然没有现代那些高科技产品做辅助工具,但是苏清对着小小的梅花糕还是十分有自信的。

    苏清将宽袖扎起,拉出一小袋细粉,与水拌成浆状,然后拿出一旁烤热的梅花模具,放入熬煮好的豆沙,淋上精油,塞进一些干玫瑰花瓣和葡萄干,最后淋上面浆,撒上白糖,将它置于烤热的铁板上烘烤。

    细辛一走进小厨房,便看到了苏清忙碌的身影,那浓郁的甜腻味道充斥在鼻息之间,让她禁不住的狠狠吸了一口气。

    苏清看到进来的细辛,朝着她招了招手,然后手上套着大大的棉布套子,慢慢的掀开被盖住的梅花糕。

    梅花糕上面是面浆鼓起来的一个个小包,像是软软暖暖的元宵一样,软实的厉害。

    苏清用小刀切开一半的梅花糕,露出里面被烘烤的酸香四溢的葡萄干,那软绵的豆沙很细,熔化后白砂糖的焦香,再加上嫣红的玫瑰花瓣,五颜六色的点缀,那有点韧劲儿的外壳包裹中的赤豆沙,软绵的口感,浓缩的甜香味,热乎乎的夹馅愉悦口中所有待放的味蕾。

    拿出一小个碟子,苏清切了一块放进去,然后又泡了一杯牛乳,将刚刚摘取的梅花瓣撒在牛乳上,那细细小小的梅花瓣漂浮在牛乳面上,散发着淡淡清香,随着那牛乳一动一动的,可爱非常。

    “来,尝尝。”苏清将面前的梅花糕递给细辛,脸上的笑容可爱,那个梨涡深深的印在她的脸颊之上。

    细辛犹豫了一下,终于是接过了苏清手里的筷子,捡了一块梅花糕放进嘴里。

    糯糯的梅花糕里面松软的豆沙暖绵绵的,就好像面前一脸紧张的看着她的苏清,软绵绵的,让人忍不住的想搂进怀里呵护疼惜。

    “好吃。”将剩下的梅花糕放进嘴里,细辛放下手里的筷子道:“是要去送给陛下吗?”

    苏清捏着碟子的手一顿,慢慢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是,做给你吃的。”

    细辛有一瞬间的怔楞,不知道苏清是为什么突然要给她做梅花糕,毕竟现在苏清的身份已经不是那个和她一起在小厨房里谈笑,和她一起挤在软榻上窝在小房间里面的二等宫女了。

    “细辛,我想…我反正也是要抄写经书的,一个人也是没劲,你…要和我一起吗?”

    自从苏清说过那句话后,宽大的书桌上,就变成了每天趴着两个纤细的人影,缩在一起,认认真真的写着那些鬼画符。

    “细辛,你作弊,明明比我写的晚,为什么写的这么好,你是不是偷偷练习了?”苏清拿过细辛刚刚写完的一张纸,看着上面已经初具模型的字,蹙着细眉,一脸的不解。

    “明明是娘娘你太笨了。”抽过苏清手里的纸,细辛继续手里的动作,那一个个圆润的字体慢慢呈现在白色的纸张上。

    “好啊你,都学会以下犯上了!”苏清嘟着嘴,“啪!”的一下放下手里的笔杆子,染着墨汁的手笑眯眯的就要去按细辛的脸。

    细辛惊叫一声,赶紧起身,绕着书桌和苏清躲躲藏藏的。

    “呼…呼…站住…呼…”苏清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趁着细辛松懈的时候一个猛虎扑食就冲了过去。

    但是食没有扑到,反而扑到了一只虎。

    苏清黑乎乎的手印明晃晃的印在泓禄明黄色的常服上,小巧可爱。

    “陛下。”细辛看到突然出现的泓禄,伏跪于地低声请安道。

    “嗯,下去吧。”泓禄淡淡点了点头,单手禁锢着苏清的手腕,皱眉看着她完全被墨汁浸染的双手。

    细辛垂着脑袋,慢慢退了出去。

    细辛出去之后,房间之中,只余下泓禄和苏清两个人,泓禄牵着苏清的手走到一个铜盆前,将那浸着墨汁的手放了进去,捏着细细的摩挲起来。

    苏清的手软绵软绵的,捏在手里柔若无骨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的想更加捏紧一点,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有骨头。

    那一整盆的清水,在泓禄慢慢的摩挲之下,渐渐变的暗沉,晕成一圈又一圈的暗纹。

    拿出帕子帮苏清擦干手上的水,泓禄捏着她的手放在鼻尖下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墨汁味道。

    被泓禄牵着手放在鼻尖下,指尖都是他细细的呼吸温度,苏清不争气的红了脸,用力的抽了抽手。

    “嗯?”一把揽住苏清的身子,泓禄带着人坐在一旁的绣榻上,上面放着零零碎碎的一些小说集本,泓禄漫不经心的拿过一本翻看,手里的搂着的人便一下把那书抱在了怀里,面色绯红的不正常。

    对上泓禄暗黑的眸子,苏清捂着书,结结巴巴道:“这,这书,没,没什么好看的…”说罢,似乎是怕泓禄再看,赶紧顺手扔到了不远处的圆桌上。

    泓禄挑眉,看向苏清的幽深暗沉,眉眼处挑起的一抹风情,懒洋洋的透着几分魅惑。

    苏清动了动身子,将自己尽量乖顺的窝在泓禄怀里,放软声音转移话题,“陛下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话一说完,苏清就被自己那谄媚的语气抖了抖,显然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那么狗腿的时候。

    “很甜。”泓禄没有回答苏清的话,只将脑袋侧头靠在苏清的头发上,细长的眼睛半眯起来,看起来像只慵懒的兽类。

    “今天做了梅花糕。”苏清凑过头去闻了闻自己的头发,思索了一下道。

    “嗯。”泓禄轻轻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苏清侧头,看着外面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那橘黄色的夕阳美丽逼人,就好像…唔…火锅的汤底…

    “陛下,今晚吃火锅吗?”

    第六十六章药膳火锅

    药膳火锅是四川火锅中的一款特殊品种,颇有特色。该火锅以牛肉等为主料,配料中加入中草药,把“火性”与“补性”结合起来,食后出汗,调理五脏,既补气助阳,又养血祛火,相得益彰。

    苏清兴冲冲的将牛肉去筋络,切成大而薄的片子,又将牛肝去皮膜,亦切成同牛肉相当的片。毛肚洗净,片开,切块。豆腐干洗净,切成条。水发粉丝切节。水发海带切条。葱拍破,切节。菠菜择好洗净。平菇撕成条。土豆去皮,切片。将以上各料分别装盘,上桌摆好。

    将人参、黄芪、当归、枸杞子、大枣、甘草放入砂锅(或药罐),加水烧开,熬半小时,滗出药液,并同一时间炒锅置火上,放菜油烧至四成热,下泡辣椒节炒香,下大蒜、姜末、花椒炒几下,煮沸,再加鲜汤煮开,然后加入药液煮沸,打去浮沫。

    最后,将准备好的瘦牛肉和牛肝,鱼丸、毛肚、豆腐干、菠菜,还有人参五克,黄芪十克,当归、枸杞子各十五克,大枣二十克,甘草五克熬成的汤底,再加上新鲜装盘的肉、水发粉丝、水发海带、土豆、平菇,加上熬煮好的高汤做成鸳鸯锅。

    大大的圆桌上,一只硕大的火锅放置在中间,正冒着腾腾的热气,苏清穿着轻便的宫装坐在绣墩之上,正伸着胳膊往沸腾的汤底里面加肉片。

    泓禄坐在苏清身侧,看着她满头热汗的忙活,白细的脸上满是绯色,嘴角的梨涡深深的印在脸颊上,可爱非常。

    “娘娘,新酿的果酒。”细辛手里端着托盘进来,将那长颈银壶放置在苏清身侧。

    “嗯?”苏清的嘴里塞了一大口的肉片,鼓着脸颊看向细辛,那松鼠囤食似的模样衬得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可爱。

    侧头看到苏清的模样,泓禄轻笑一声道:“果酒,不醉人。”说罢,拎着那酒壶放置在圆桌上。

    苏清起身,掀开酒壶的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果味夹杂着淡淡的酒精味扑鼻而来,清香萦绕,果然是上好的果酒。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慢条斯理的拎起那酒壶。

    果酒顺着泓禄的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倒入了那只小巧玲珑的白玉杯之中。

    苏清双手扒着桌沿,看着那水光透亮的果酒,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香…”

    “来,今日…不是你的生辰吗?”泓禄手里捏着那酒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对于苏清来说,却是不亚于扔下了一枚重型巨弹。

    “啊?…哦,我,我的生辰,对,今天,今天是我的生辰…”苏清缩了缩手,似乎是才想起,然后一把抢过泓禄手里的酒杯猛地灌了一口,把自己呛了个正着。

    轻轻的拍着苏清的背,泓禄单手直接下滑搂住苏清的腰肢,声音暗哑,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爱妃今日可畅饮。”

    泓禄的声音贴着耳际响起,苏清缩了缩脖子,有些敷衍的点了点头,腰肢不自在的动了动,却是甩不开泓禄的手,反而被揽的更紧。

    “皇上,您尝尝这个。”苏清的身子猛地一坐起来,她伸手夹了一筷子的香菇沾了辣酱放在泓禄面前的碗碟之中。

    看着那被辣酱完全淹没的香菇,泓禄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然后终于是提起玉箸将它们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大概是因为喝了那果酒,苏清感觉自己的脸颊处热的发烫,她侧眼看了一眼泓禄那被辣酱染红了好似涂了上好胭脂的嘴唇,不自在的抿了抿唇。

    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果酒,泓禄一饮而尽,那慢慢弥散开来的国香味顺着泓禄的动作而飘散开来,越发浓郁。

    苏清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她木呆呆的看着泓禄的侧脸,水盈盈的眼睛眨了眨,好似蒙着一层水雾。

    身侧的泓禄,欣长身姿,面如白玉,莹若白雪,乌黑秀发长落,绕在苏清的臂膀之上,滑顺非常。

    苏清赶紧自己有些难以呼吸,她不是只喝了一杯果酒吗,为什么感觉自己脑袋都昏沉沉的。

    猛的又灌下一杯果酒,苏清放下酒杯,侧头便看到坐在自己身侧的泓禄,琉璃灯光流转,美好非常。

    “你,好漂亮…”苏清看着泓禄,慢慢的吐出这句话,然后莹白的指尖随着自己的心意,慢慢点上泓禄被辣椒染红的胭脂唇,柔软,温暖,湿润。

    突然的,苏清抵着泓禄唇瓣的指尖一痛,赶紧蹙着眉头缩回了手,昏沉沉的脑袋闹腾的厉害,脸上绯色更重,“唔…做什么咬我?”

    下颚处抵上一只手,苏清被迫的抬起脸颊,欣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就好若风中翩飞的蝴蝶那善舞的翅膀。

    “醉了?”泓禄轻笑,点了点苏清跳动的眉眼。

    苏清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泓禄说的什么话,但是混沌的脑子无法思考,指尖的疼痛慢慢蔓延开来,苏清不服气的瘪了瘪嘴,“咚”的一下就竖直身子,额头狠狠的撞上泓禄微微探下的下颚。

    两人双双倒地,圆滚的绣墩被撞倒,咕噜噜的往一旁滚了过去。

    苏清捂着额头,尖利的牙齿狠狠的咬上泓禄的下颚,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她的口中,冲淡了甜腻的果酒香。

    “啧,小狗一样。”轻松的掰下苏清的脑袋,泓禄抚了抚下颚,指尖染上一点血红。

    苏清眯着眼睛,仔细看着垫在自己身下的泓禄,喉咙里滚动了半圈,然后慢慢的吐出一个字,“…禄…”

    泓禄捏着苏清下颚的手,细长的眼睛微眯,似乎是在辨认什么。

    “…禄…”苏清的唇角沾着血迹,吐出的气息沾着甜腻的果酒香,混着她身上清淡的味道,混成一团,迷乱了人的眼。

    “你叫我什么?”紧紧的勒住苏清的腰肢,泓禄双目暗沉,咬着苏清的耳朵,声音低哑。

    “禄。”清晰无比的一个人从苏清嘴里吐出,落进泓禄的耳中,带起无限涟漪。

    “碰!”的一声,泓禄翻身坐起,连带着苏清被她揽在怀里,半吊在身上。

    泓禄闷不做声的,单手搂着苏清,一步一步,稳健的朝着那绣床走去。

    苏清纤细的身子被压在泓禄身下,满绣床的绯红色的床单,绣着双鱼戏水图,那两只好似交颈鸳鸯一样的双鱼栩栩如生的缀在上面,床帘边的流苏随着两人的动作而晃动非常。

    雪白的肌肤,微敛的眸子浸着水雾,双臂揽着泓禄的脖子,苏清就像只撒娇的大型宠物一样蹭着泓禄。

    “可后悔?”泓禄捏着苏清的脖颈,声音低哑。

    苏清喉咙微动,还未说话,泓禄下一句便堵住了她的唇。

    就算后悔,我也绝不放手!

    珠帘清脆,绣榻微晃,皎暇的月光淡淡挥洒下来,印照出一片清辉月色。

    “娘娘,陛下去早朝了,您要起吗?”细辛撩开床帘一角,露出一只玉臂,上面星星点点的许多红印子,可以想见昨晚的战况激烈。

    苏清动了动酸痛的身子,眼皮重的厉害,却还是顺着细辛的手起了身。

    “怎么,这不是顺了你的意吗,怎么还红眼睛了?”苏清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那调笑的意味十分明显。

    是的,昨天晚上苏清没有醉,那一场颠鸾倒凤的场面,是她主动的,可是她也清楚的知道,那泓禄肯定也是猜到了的,但他却是没有反驳,苏清这一场赌注,赢了。

    香汤已经准备好了,苏清软着腿被细辛扶了进去。

    细辛一夜没睡,眼睛确实是红的厉害,在听到苏清的话后,嘴唇动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那淑妃,如何了?”苏清闭上眼睛,蒸腾的雾气掩盖住了她细致的眉眼。

    “疯了。”细辛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看了一眼苏清的面色,继续道:“被关进了疯人塔。”

    疯人塔,暗铁大门,层楼高耸,永无见天之日。

    一个李经娥,上吊而亡,一个应昭仪,被关掖庭,一个淑妃,禁疯人塔,幽深后宫,人踩着人往上去,被踩的人,下场不过如此。

    而且苏清觉得,那皇帝长的这么不错,自己也不算是亏了,可是这心里怎么还是虚的慌很。

    摸了摸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苏清缓缓吐出一口气,猛的一下扎进了水里。

    “娘娘…”看着苏清的动作,细辛呆愣了片刻,然后赶忙拿了毛巾把人从水里捞出来。

    娴静的院落之中,阳光正好,苏清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懒懒的靠在院子里面的美人榻上,身上盖着一条薄被,手边是一张小桌,上面放着热牛乳和一些新鲜的糕点,身侧的细辛帮她捏着肩膀,那适到好处的力度让浑身酸痛的苏清十分舒服。

    眯着眼睛,不一会儿,苏清便在暖洋洋的阳光下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清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双眼睛里面的柔意顺着倾斜的阳光,毫不保留的印入苏清的眼中,但是一眨眼,苏清再去看的时候,便发现,那双里面的柔意就好像是一眨眼的瞬间,便消失不见,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找寻不到。

    苏清的头发很是厚重,黑亮绸直,已经干了一半,泓禄手里拿着手巾,正帮她绞着头发,低垂的眉目显出几分漫不经心,细碎的阳光照射下来,印出他透白的肌肤,几缕碎发滑落,睫毛长翘,产生一种难言的美感。

    好想调戏一下,苏清暗搓搓的想着,但看到那流转过来的视线,觉得自己还是安分点的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