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54|第154章

154|第15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八章鸡丝阿胶汤

    安静的正殿之中,苏清的脸色十分难看,但却都被脸上那横七竖八的纸条给掩盖住了,只那白皙的皮肤从那略白的纸条缝隙之中露出来,透着几分晶莹。

    而反观泓禄,只那宽袖之处粘着一张白纸,其余之地皆是整洁干净。

    泓禄慢条斯理的落下一子,然后看着苏清那张又皱在了一起的脸,心情颇好的拿起身侧裁剪好的宽纸条沾了茶水,直直的拍在她的额头上,那最后一块没有纸条的地方。

    苏清的脸上都是白色的纸条,视线被覆盖住了,她有些气呼呼的吹了吹嘴唇上的纸条,从那吹起的缝隙之中看到了泓禄弯起的嘴角。

    这是苏清第一次看到这般样子的泓禄,笑的明显,愉意肆意,那双漆黑的眸子微微眯起,不同于以往总是带着其它什么东西的眼神,那笑从眼底散发出来,悦人耳目。

    泓禄的那身皮囊生的极好,所以当苏清看到他那浅笑的模样,心中不自觉的一荡,就好像平静的湖波陡然被投入了一颗石子,漾起一波又一波的漾纹。

    突兀的眼前一亮,苏清的眼皮上划过泓禄的指尖,然后她便发现自己脸上覆盖住眼睛的两条白纸被从中扯断,露出她的两只眼睛,水盈盈的直直的看向面前泓禄那双暗黑的眸子,但是此刻泓禄的双眼之中不知道装了什么,幽深一片,透着诡异,让苏清一下将心中刚才的那几分旖旎之感收了回去,皮肤不自觉的颤栗,泛起几丝毛骨悚然的感觉。

    悠扬曲折长廊之中,当苏清顶着那一脸的白纸僵硬着脸从正殿走到那大内御膳房时,曲绱第一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她在苏清那十分不好的面色之下收的很快,但是还是被尚膳副那严厉的视线扫视了一遍。

    尚膳副顶着一张千年不变的严肃脸走到苏清身侧欠了欠身行礼道:“尚膳。”

    苏清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似乎有些不适的拨了拨自己脸上的这些白纸条,语气僵直道:“我要做道鸡丝阿胶汤,你们帮我备好食料。”

    “喏。”尚膳副转身吩咐小宫女去准备食料,曲绱憋着一脸的笑,磨磨蹭蹭走到苏清身侧,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尚膳,你这是……”

    苏清看了那曲绱一眼,伸出手拧了拧她的手臂,看着曲绱那疼的嘶哑咧嘴的样子,心中稍舒缓道:“我看你嘴碎的很,定是平日里偷懒偷惯了,看我不让尚膳副给你多加点活计。”

    “哎呦,奴婢错了,尚膳,奴婢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奴婢计较了…”抓着苏清的宽袖,那曲绱撒娇道。

    轻哼一声,苏清走到准备好的食材前,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曲绱。

    “喏,将这鸡块切成丝,切好了,我便考虑一下放过你。”苏清将手边一块肥嫩的鸡肉放到曲绱手中,歪着头道。

    “喏。”曲绱接着那鸡肉,看着苏清顶着一脸的白条,装作一副自若的模样,背过身子努力压下嘴角的笑意,开始处理鸡块。

    这鸡丝阿胶汤多治血虚之症,里面的阿胶既能补血,又能滋阴,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被称之为“圣药”的一种滋补品。

    鸡丝阿胶汤熬煮起来不算难,但是却非常耗时,炖煮要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想到这里,苏清原本就僵硬的脸变的更加难看了几分。看来这皇帝不是要补血,而是要让她让人看的脑充血才罢休,选个时间那么长的药膳,还真是恶趣味的紧。

    看了看曲绱切好的鸡丝,苏清将它们洗净放入盅碗之中加入细盐腌制,然后挑出十颗油光水亮的阿胶用清水浸透发开之后切成小块,放入砂锅之中用大火煮上。

    趁着阿胶炖煮的时候,苏清将鸡丝上面的细盐洗净,同切好的生姜一同放入盅内,然后加入新鲜的牛乳,放入清水炖煮。

    等了半个时辰之后,苏清将阿胶捞出,用水沥干,加入盅内,盖上盅盖,然后换小火细煮。

    苏清做药膳的时候,心思总是十分沉静,所以尽管那些白条在她的脸上摇曳,她也没有多管,只等到将那鸡丝阿胶汤做好之后,她才有些烦躁的拨了拨脸上的白条。

    曲绱看到苏清的动作,笑眯眯的凑过身子走到苏清身边,打量了她一番之后一边捂着嘴巴偷笑,一边打趣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弄成这副样子,看着怪可怜的。”

    可怜?苏清横了曲绱一眼,如果她可怜,那那个人为什么还忍心让她顶着这一脸的东西从正殿走到这大内御膳房,刚才那一路的宫女太监不是隐忍着笑意,就是看着她一脸怪异的表情。

    “是我自己自讨苦吃。”苏清瘪了瘪嘴,伸手捻过桌上的一颗红枣塞进嘴里,那红枣个头很大,直把苏清的腮帮子鼓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曲绱看着那弧度,忍不住的伸出手想去戳一下,却被苏清轻巧的躲了过去,然后自己的嘴里也被塞上了一颗大枣,甜滋滋的用蜜汁酿制过,甜香可口的紧。

    “哎,苏清,你知道刚刚那应昭仪为什么要跪在殿外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曲绱看了看身侧,发现没有什么人之后便凑到苏清的耳边细细道。

    苏清摇了摇头,侧头去看身侧已经开始冒出细雾的盅,那香浓的带着奶味的汤汁香味窜进鼻息之间,还有甜枣的丝丝甜腻。

    “我听说啊,是那应昭仪昨日去淑妃处,却不知怎的和淑妃起了争执,两人僵持不下,应昭仪竟然硬推了一把那淑妃,据说现在淑妃还躺在那披香宫静养,虽说是保住了孩子,但身体又虚了几分,连殿都出不得的样子。”

    苏清掀开盅盖的手一顿,那浓郁的香气喷薄而出,喷了她满脸,让苏清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哎,真的,你别不相信,我可听披香宫那处说的,不过这应昭仪也真是胆子大,连那淑妃都敢惹,要知道,人家可是怀着龙种的人,肚子里面揣着的,说不定就是当今圣上的皇长子,金贵着呢。”

    苏清的手被那冒着热气的雾气一烫,红了一块,在白皙的手背上异常明显。她用湿布盖住了盅盖,然后拿出勺子搅了搅浓稠白腻的汤汁,那浮在白汤上的鸡丝若隐若现,入口即溶,酥软香嫩,红艳艳的阿胶黏稠胶着,在白色的汤汁之中十分明显,那乳白与嫣红,看上去便让人赏心悦目。

    没有听到苏清的回答,曲绱侧头,看到苏清在摆弄那鸡丝阿胶汤,便凑了过来絮絮叨叨的接着道:“苏清,我说的是真的,你可当心一点啊,我觉得这圣上今日心情肯定不好,不然那最受宠的应昭仪怎么可能被罚跪在外面这么久。”

    心情不好?苏清挑了挑眉,默默的吹了吹垂挂在脸侧,因为粘上了一点湿气而黏在发鬓处的纸条,他要心情不好,那她不是要更加不好?

    将那鸡丝阿胶汤倒入备好的豆青色青瓷盅中,苏清微微抬头对着曲绱道:“你啊,这般的口无遮拦,被有心人听到,谁都救不了你。”

    听到苏清的话,曲绱有些惊恐的捂住嘴,但转瞬便变换了脸色,笑眯眯揽住苏清的胳膊道:“不怕,不怕,我还信不过你嘛。”

    苏清轻笑一声,稳了稳端着那豆青色青瓷盅的手道:“我可护不了你,这地方…人吃人…”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苏清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放下自己挽起的宽袖,面色沉静。

    苏清的三个字就好比一把剑,直刺刺的拨开了这深深宫闱之中的污秽肮脏,也刺入了曲绱的心中。

    曲绱伸出手,捂住苏清的嘴,嘴角扯出一抹僵直的笑,“你看你,说好不说的,你这又是说的什么。”

    苏清也是自知失言,她慢慢拉下曲绱的手拍了拍,然后道:“我先走了。”

    “嗯。”曲绱点了点,看着苏清端着豆青色青瓷盅慢慢走远,那窈窕纤细的身姿,如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无一不在昭示着,这是一个美人,是一个难得的美人,但红颜薄命,这般的容颜放在宫中,也不知是福,是祸。

    曲绱轻摇头,收回看着苏清的视线,走回大内御膳房之中。

    苏清端着那鸡丝阿胶汤去了正殿,却得到宫女说皇上已经午憩的回话,不过在午憩之前吩咐,说是让她端着这鸡丝阿胶汤去趟披香宫,慰问淑妃。

    苏清听罢,在小宫女的帮助下狠狠的撕下那些白纸条,暗暗咬牙,这皇帝到底是在做什么,先不说为什么要派她这个连给皇帝提鞋都不够的小小女官代表他去慰问淑妃,单刚才听那曲绱的话,这淑妃现在必定心情不佳,自己上去不是找虐嘛。

    不过圣命难为,苏清再如何抗拒也无法,只好端着那还热乎乎的鸡丝阿胶汤去了披香宫。

    苏清许久未回披香宫,这披香宫却是变了许多,大概是升了位份的关系,披香宫上上下下看上去像是重新修整了一番,里面一盆盆鲜艳的花朵娇艳欲滴,从正殿门口直铺到披香宫淑妃内寝之处。

    苏清的身后跟着一众宫女太监,她有些紧张的踏入这熟悉的披香宫,那被太阳晒得火热的青砖地,让她想起一些不是很好的回忆。

    细辛,不知道现今如何了。

    第四十九章金秋小饼(壹)

    当苏清端着那鸡丝阿胶汤进入披香宫正殿后,便被里面的闷热气弄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这披香宫里头的窗棂全部被关的严严实实的,就连门口都挂上了纱帘,那气出不去,进不来,一口呼吸下去都是火热热的闷热的紧,偏生这正殿之中还弥漫着苦涩的药味,随着呼吸散发在舌尖之上,愈发的让人难受起来。

    跟在苏清身后的小宫女和小太监也有些不适,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却立马被苏清制止。

    把宫女太监留在了外面,苏清一人端着托盘进了内殿,只见内殿之中温度更甚,即使房间四处放着冰鉴,也架不住那密不透风,甚至还用湿棉布把窗棂缝隙都堵起来的完全封死的房间。

    苏清一进入,身上便是一阵潮热,额上滚落的汗珠顺着衣襟滑落,留下一道汗渍。

    “尚膳,请在此稍等片刻,奴婢去回禀淑妃娘娘。”正在苏清要里走时,穿着清茶色宫装的方卉从一侧走出,双手置于腹前,躬身对着苏清道。

    苏清止了脚步,看着那方卉轻点了一下头。

    方卉躬身退去,苏清伸出手拂了拂脸上的热汗,目光在这殿内扫了许久,才看到方卉迈着步子匆匆回来,对着她欠身道:“尚膳请随奴婢来。”

    苏清点了点头,跟在方卉身后进了内殿。

    内殿闷热的很,苏清一眼望去,便见那淑妃靠在绣床之上,身上盖着绫罗绸布,脸色苍白的紧,身侧的宫女热汗淋漓的给她扇着细风,但那风扇出来也是热的紧,可有可无的很。

    淑妃看了一眼朝着她行礼的苏清,声音有些疲惫道:“本宫最近身子不适,你有什么事便快说吧。”

    苏清慢慢站直身子,将手里的托盘捧高道:“奴婢奉圣上口谕,特为娘娘带来鸡丝阿胶汤,滋补养身。”

    听到苏清的话,那淑妃一听到泓禄,立马眼前一亮道:“快,给本宫来过来。”

    方卉上前一步,将苏清手中的盅拿了过来,只是却没有直接递给淑妃,而是将那盅放置于绣桌之上,躬身对着那淑妃道:“娘娘,您不宜吃冷食,奴婢让人帮您热一下。”

    淑妃听罢方卉的话,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脸上露出一抹惊恐之色,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声音有些颤颤道:“对,对,本宫怀着龙嗣,是应当小心,去给本宫热热。”

    “喏。”方卉躬身,亲自端着那盅走出了内殿。

    苏清看着这一副场景,心中叹然,这淑妃也真是太过于小心谨慎了一些,先不说这皇上赐的东西她不敢食,便是将这披香宫弄成密不透风,生怕着了凉也是奇葩的很。

    “对了。”喝了一口身侧宫女递过来的酸梅汤,淑妃看向安静站立在那处的苏清道:“上次本宫与皇上说的金秋盛宴,说好是借了人的,正好你过来,便将那金秋小饼做一份,比本宫宫里的比比,看看如何。”

    轻拭了一下唇角,淑妃揉了揉酸胀的额角,似乎十分疲累,她打起精神看向苏清,继续道:“那小厨房你也是熟识的,自行去吧。”

    苏清看着淑妃那愈发苍白的面色,轻声道:“喏。”然后躬身退去。

    小厨房确是苏清十分熟识的地方,便是这披香宫也是她呆了好几个月的地方。

    熟门熟路的提着裙摆走向以前的居所,苏清的心中有些不安和紧张,刚才她进入那正殿之时四处看了许多,没有发现细辛的身影,心下便有些不安,许久未见,也不知这细辛如何了。

    院子还是以前的那个院子,小宫女们站在宽窄的院落里互相调戏,那声声欢声笑语让苏清有些怔忪。

    绿荫垂蔽,苏清躲在那树下,看到了独自一人安静坐在门前的细辛。

    细辛侧坐在绣墩之上,纤细的身姿上穿着一件豆蔻色的宫装,低垂着脑袋,露出一截白皙脖颈,手上绣着一件绯色衣物,脸上时不时的带上那抹熟悉的笑意,清清浅浅的,一如以前。

    苏清小心翼翼的踏着步子走向细辛,终是看到她手上正在绣着的花样子,三条波浪形的用碧波色一点一点勾勒而出,就好似细细的凌波纹。

    鼻头不知道为什么突兀的一酸,苏清猛的一个步子,直接落到了细辛的面前,要不是怕她分了神刺到手,苏清还想来一个大大的熊抱。

    “苏清?”细辛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脸上显出一抹惊讶,但是很快,眼中便溢出满满的欣喜,浅浅的落在瞳仁上,漾出一点水渍。

    “细辛。”苏清上前一步,狠狠的抱住细辛,两个女孩抱在一处,哭哭笑笑的。

    站在院子里的小宫女们看着一身不同装扮的苏清,又看了看被抱着的细辛,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细细讨论起来,也不敢上前,就这样看着。

    “你怎么过来了?”放开苏清,细辛看了一眼满满都是人的院落,拉着人进了屋。

    屋子还是以前的那个屋子,苏清的心上涌出一抹熟悉感,她摸着那青瓷茶碗上小小的磕痕,小小的笑了一下。

    “坐。”拉着苏清坐在绣墩之上,细辛倒了一杯凉茶给她,但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将转手递给苏清的凉茶又收了回去。

    “我倒是忘了,你最是挑嘴,这粗劣的凉茶怕是入不得你的口了。”

    苏清听到细辛的话,抬手抢过细辛手里的茶碗一饮而尽,倒扣于桌,然后豪气的抹了一把唇角道:“有什么喝不得的。”

    “呵。”轻笑一声,细辛又给她添了一杯,然后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是皇上让我给淑妃送了一盅鸡丝阿胶汤。”顿了顿,苏清听着院子里面小宫女们的说笑声,压低了嗓子道:“这披香宫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细辛的目光也落在那窗户外的院子里看了一眼,她伸手搭在苏清的手,声音低低道:“想必你是听说了的,那应昭仪今日被罚跪的事,便是冲撞了那淑妃,淑妃肚中有龙嗣,原本便是小心翼翼的紧,现今便是连那平常的宫女太监都近身不得,只那方卉和王烨终日伺候在旁,这不,这些小宫女都落了闲,整日在这院子吵闹。”

    苏清听罢细辛的话,皱了皱眉道:“我方才进那披香宫时看到那淑妃住所被封的密不透风,这又是何缘故?”

    听到苏清的话,细辛有些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道:“今日你爹来了披香宫为那淑妃把了脉,出来后这披香宫便变成了如此。”

    苏清愣了愣,想起那她至始至终只见了一面的便宜老爹,心中有些惴惴。

    如果按她上次的推断来说,这淑妃的胎是假的,她的便宜老爹特地为她隐瞒,现今披香宫这番作为也便是无可厚非了,可是按她自己来看,这淑妃就好似根本不知道自己没有孕一样,是她的演技高,还是她真的不知道呢?

    看着陷入沉思的苏清,细辛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这是怎么了,许久不回来便是坐着发呆么?那淑妃定是让你去做那金秋盛宴上的东西了吧?”

    “你怎么知道?”苏清抬头,惊愕的看向细辛。

    “我怎么不知道了,这淑妃也就这般了。”细辛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拉起苏清的胳膊道:“走吧,陪你去小厨房。”

    对话告一段落,苏清挽着细辛的手便是往外面去,却是被细辛挣脱了手臂道:“你现在是御前尚膳,可不能跟我这般。”说罢,细辛推开了房门,躬身站在门侧,对着苏清道:“尚膳,请。”

    苏清轻笑一声,无奈道:“也罢,这皇宫终归是这般。”说完,跨出了房门,细辛垂着脑袋,紧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一路上无言,只那时不时路过的太监宫女看到身后跟着细辛的苏清,眼中透着几分疑惑,恭恭敬敬的对两人行了宫礼便退到一处。

    苏清看到那些小宫女太监,也只微微颔首,目不斜视的一路到了小厨房。

    小厨房里空无一人,还是一贯的摆设,和苏清离开时一模一样。“倒是都没变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