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58|第158章

158|第15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三章蜜汁香蕉薯泥羹(壹)

    苏清没有防备,被泓禄拽的一个踉跄,身子不稳的差点倒在他的身上,不过好在她眼疾手快的在桌面边缘处撑住了身子,只不过前半部的身子往前倾了几分,面容与那泓禄相差不过几分,鼻尖几乎抵在一处,那温热的呼吸交缠的呼吸在一起,让她不自觉的红了面庞,在白嫩的脸上十分明显。

    伸出手,泓禄一指点在苏清额上,微微离开两人的距离,然后拿过一旁太监手中的湿巾。

    嘴角被覆盖上一角湿帕,苏清睁着那双盈盈水眸,里面倒印出泓禄那双幽深暗眸,那微挑的细眉,白玉般的面容,嘴角似勾非勾,露出隐约笑意,就如那浊世之中的翩翩佳公子,却又多了几分冷冽的霸气悍势。

    直至脸上的帕子落下,苏清才恍恍惚惚的从那眸子里面回神,急忙忙的蹲下身子,眼神惶惑的对着泓禄行礼道:“多谢皇上。”

    泓禄的手里捏着那帕子,指尖从苏清的下颚处滑落,似乎还残留着一点冰冷如冷玉一般的触感。

    身后的李顺接过泓禄手里的帕子,脚步微顿的站在泓禄身后,犹豫着道:“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泓禄的目光依旧定在垂着脑袋的苏清身上,那纤细白皙的脖颈一如刚才在雨中凸显的那般脆弱纤细。

    桌旁的宫女太监默不出声的将那些菜色端了下去,略过苏清身侧,轻轻的漾起她的裙角。

    盯着自己轻轻飘扬起来的裙角,苏清似有所感泓禄那侵略性十足的眼神,穿着绣鞋的脚微微挪动,往后缩了缩。

    泓禄目光微眯,突兀的站起身走到了苏清的面前,伸手扼住她的胳膊,那强硬的力道紧紧掐住她的胳膊。

    泓禄的指尖深陷入苏清胳膊肉里,但她那胳膊却是软绵绵的一团好似没有骨头一般。

    苏清疼的厉害,却是不敢动自己的胳膊,只惶然的看着那泓禄的眼睛黑黝黝的盯着自己,深海一般的带着深切的审视。

    “苏清。”泓禄的声音沉沉的传入苏清的耳中,那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两个字由他说出来,竟是颇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意味。

    “喏。”苏清忍着痛,垂着脑袋回答泓禄的话,那被泓禄握着的胳膊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青紫了一大块。

    苏清低垂着脑袋,那泓禄抓着她的胳膊,却是长久的没有言语。

    李顺见状,弓着身子走到泓禄身后再次道:“皇上,皇后娘娘在殿外求见。”

    听完李顺的话,泓禄终于是有了动作,他猛地一下拽住苏清的胳膊自己身边拉,苏清不查,挺翘的鼻子狠狠撞到泓禄的胸膛上,那坚硬的感觉直让她鼻头泛酸。

    “皇,皇上,奴婢…”苏清正结结巴巴的想请罪,却是被泓禄那暗哑的声音压了过去。

    “让她在外面等着。”说罢,泓禄转身,拉着一脸苦相的苏清往内室走去。

    李顺自然明白那个她是谁,只是看着泓禄拉着脚步不稳的苏清往里走去,轻不可见的发出一道微微叹息,转身出了内殿。

    外面那位可也不好糊弄啊!

    苏清脚步踉跄的跟着泓禄往内室走去,那熟悉的金砖颜色和巨大的黄色帷幔龙床,让苏清的脑子出现一瞬间的呆滞。

    这,这是什么情况?

    当苏清被推倒在那张满目亮黄的龙床上时,苏清的脑子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泓禄那放置在衣襟处的那只手,骨节分明,白皙的紧,让她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

    胸前衣襟一紧,苏清赶紧回神,看着面前的泓禄结结巴巴道:“皇,皇上…”苏清的声音抖得厉害,那放在泓禄肩膀上的手无意识的抓住泓禄的衣裳,手脚并用的往外扯,希望把身上的人给扯下去。

    但说实话,古时候的衣服质量真的是没话说,特别是这皇帝的常服,真心是质量顶呱呱。苏清扯了半天都没有把人给扯开,反而是将泓禄头上的黄冕给碰落了下来。

    那黄冕连着上面豆大的珍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泓禄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顺势而下,遮盖住苏清那掩印在泓禄身下的纤细身姿。

    泓禄的头发如女子般长黑而密,甚至还有些微的弯曲,就那一圈一弯的头发似海藻一般的把人埋没其中。

    苏清一手抓住那滑落在指尖的发丝,下意识的狠狠一抓。

    泓禄吃痛,却是没有放开对苏清的桎梏,反而是一鼓作气,将苏清的身子反压在龙床之上,狠狠的拉下了苏清的衣襟。

    苏清双手双脚乱蹬着,就好像是一只被人死死按住动不了的乌龟,只感觉背后一凉,那皮肤浸在空气之中,泛起丝丝痛意。

    “皇…嘶…”后背上被按住一只手,苏清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一阵疼痛随着那手渐渐深入骨髓。

    原来刚才那疼痛并不是她的幻觉,而是她的后背真的很疼,火辣辣的疼。

    泓禄一只手死死按住乱动的苏清,另一只手覆在苏清的背上,用力的摩挲着那泛着红斑的后背,直至那里一片绯红。

    “疼…皇上…好疼…”苏清一边叫唤着,一边用力的扯着手里不知道哪里滑落过来的发丝。

    “嘶,放开…”苏清扯的狠了,泓禄脑袋一侧,闷哼一声,却是更加使力的用指尖捻了捻那光滑如玉但泛着红绯斑块的后背。

    “…好疼…”苏清听不清泓禄的话,只感觉后背处好似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的厉害,指尖缠绕着的发丝被拽的更紧。

    “放开…”泓禄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疼,皇,皇上…”

    内殿珠帘一侧,那珠圆玉润泛着色泽的珠帘被狠狠撩开,发出乱珠玉撞之声。

    “皇后娘娘,皇上现在政务繁忙,您……”

    “给我让开。”

    许皇后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走入这内殿之中,话音还未落下,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泓禄满头黑发披散,身下若隐若现的是一个曼妙女子,洁白的好似雪霜一样的肌肤,白晃晃的落入许皇后的眼中,还有那女子婉转如莺啼,谛听如百灵落珠一般的带着媚色的声音。

    “皇上还真是政务繁忙啊…”许皇后带着讽刺的声音硬生生的插入苏清与泓禄之间,她微眯的凤眸扫视了一眼身侧弓着身子的李顺,带着冷冽的寒意。

    泓禄听到许皇后的声音,按着苏清的手一顿,头皮却是突兀的一阵刺痛,低头便看到泪意朦胧的苏清皱着一张脸,手里是一撮被抓下来的头发。

    泓禄面色不变,只身形一番,将一旁的黄色软被盖住苏清的整个身子,然后一只手依旧隔着软被死死按住苏清蠕动的身子。

    “皇后有事?”泓禄半撑在床畔,黑发披散,衣襟半开,眼眸微微眯起,里面似乎还带着一点淡淡的水汽,胸膛微微起伏,皮肤白皙如玉,带着几分难以的诱惑之色。

    许皇后看着这样的泓禄,目光不禁一怔,那原本带着怒气的面色也有些软化。

    “皇上,皇后娘娘……”李顺从一旁弓着身子走到泓禄身侧,那显露在空气之中的面容有些苦涩。

    “下去吧。”打断李顺的话,泓禄对着他挥了挥手。

    “喏。”李顺看了看端站在殿中的许皇后,又看了看锦被之中蠕动着的苏清,弓着身子退了下去。

    苏清的后背又疼又痒的厉害,再加上锦被之中闷热异常,她也管不得外面的情况,神智早就被那痒疼的感觉烧得所剩无几。

    泓禄低头看了看锦被上几乎要破被而出的苏清,横眉一皱,直接一脚踢上了那团东西往龙床角落滚去。

    苏清的身子团着锦被往里面一滚撞上床尾的紫檀木挡板,那一侧的黄色帷幔也被顺势拉下,堪堪遮盖住许皇后往这边看过来的视线。

    那侧站着的许皇后看到泓禄的动作,嘴角轻勾,慢条斯理的抚了抚自己的甲套,皮笑肉不笑的道:“皇上还真是会怜香惜玉啊,连这脸都不让臣妾见见。”

    苏清好不容易冒出头,抓着乱糟糟的衣服矮缩缩的窝在床脚,正对着泓禄那双幽深的眸子,憋着嘴眨了眨泛着水光的眼睛,用力的远离那只距自己半掌距离的修长腿脚,屁股真的好痛。

    泓禄用眼神警告完不安分的苏清,便转头看向已经朝着他缓缓走来的许皇后。

    “皇后来找朕,是为那博望侯之事?”泓禄背靠床头,修长的身躯侧躺于床上,指尖挑着那半开的衣襟慢慢的往上拉,一句话,直点主题,一点不拖泥带水。

    听闻泓禄的话,许皇后的脚步一顿,双手藏于宽袖之中置于腹前,指尖泛白,紧紧绞在一处。

    深吸一口气,许皇后的视线落在泓禄的面容上,声音平稳道:“臣妾听闻,今日那傅太保为先前博望侯一事,替知府嫡子鸣御前大鼓伸冤,上百姓联名书,不知皇上准备如何处置此事?”

    “哦?”泓禄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眉梢微挑看向许皇后,“皇后难道不知后宫例律,不得干预前朝政事吗?”

    许皇后被泓禄的话一噎,但只一瞬便继续道:“皇上误会了,那博望侯是臣妾叔父,关心叔父,乃是尽孝之事。人常说百孝善为先,臣妾怎么可以置叔父于不顾呢,这可是大不孝之举。”

    “呵…”轻笑一声,泓禄眼角微挑,“那皇后可知,自古孝义两难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典故?”

    苏清窝在床脚,正满头细汗的抓着自己的后背,却冷不丁的被泓禄一踹,只好眼汪汪的不敢动弹,但那后背痒的愈发厉害,她实在是忍不住,偷眼看着那泓禄正与许皇后说话,便偷偷摸摸的用床柱子蹭自己的后背。

    “皇上这是逼臣妾做选择吗?”许皇后面色难看,声音不禁有些尖利起来,“但那时候皇上向我讨要苏清那宫女时,可是答应臣妾的。”

    苏清正蹭的起劲,被许皇后尖利的声音一惊,猛地一下抬头,对上泓禄漫不经心的神情,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一动,快速的垂下脑袋,脸上那突兀出现的绯红蔓延开来直至她粉嫩的耳垂。

    第四十四章蜜汁香蕉薯泥羹(贰)

    苏清眨巴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面色如常的泓禄,却看到那双浸着寒冰的眸子,赶紧又瑟瑟的缩回了脑袋,心下却是一阵的百转千回。

    听刚才那许皇后的话,她是被这皇帝用什么条件从她的椒房殿讨过来的?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哪里用得着他皇帝这么大费周章啊?

    “朕是答应过你放那博望侯一马,那现在是那傅太保不放博望侯一马,与朕何干?”泓禄从床上翻身坐起,慢慢的捻起那被放置在床头的佛珠,嘴角微微勾起,神情高深。

    狡辩!苏清听完那泓禄的话,深刻觉得这个皇帝简直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腹黑大帝啊,咬文嚼字推脱话语什么的,信手拈来。

    “皇上,当年若不是许氏,现在这皇位上坐的还不知是谁呢,您现在这般是在过河拆桥吗?”这许皇后估计也是气急,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

    “呵。”轻笑一声,泓禄慢慢的从床畔站起身,那挺拔的身姿高挑欣长,白皙的面容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便让人感觉到一种从骨子里面生出的毛骨悚然。

    “传朕旨意,将皇后禁足椒房殿一月。”泓禄的声音清晰透彻,在内殿之中分为清明。

    “皇上!”许皇后听罢,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扭曲的厉害,涂抹着艳色玫瑰红的樱唇微张,发出嘶哑的吼叫。

    “带下去。”看着被两个太监死死扣住身形的许皇后,泓禄面无表情道。

    “皇上,皇上,泓禄!…”许皇后的声音透着凄厉,那声嘶力竭的感觉让人从心底里发毛。

    苏清缩在床脚,听着许皇后那声嘶力竭的叫声,便感觉身上那又痒又疼的感觉愈发严重了一点。

    在这宫里几月有余,再加上原主的记忆,对苏清这皇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在泓禄还是太子时,许皇后便嫁与了他,据说那时候,十里红妆,绵延千里,锣鼓喧天,响彻天际,整个京城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那个时候,整个东宫,也只有她太子妃一人,专宠多时,这太子妃时的许皇后也被京城之中的贵女名门争相羡慕,毕竟泓禄这般的地位,这般的容貌才情,能独宠她一人,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可好景不长,后来,先皇赏赐美人,太后下派宫娥,东宫之中出现愈来愈多的娇媚宫女,都让那时候的太子妃许皇后一日焦过一日。

    她看着泓禄身侧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即使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却还是忍不住的想,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温馨幸福。

    焦躁,不安,恐惧,年老色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许皇后心神俱伤,所以她决定,即便是抓不住这男人的心,也要把这男人的身给留在身边,许氏一族那繁盛荣高的地位,便是她的武器。

    许皇后口口声声说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许氏,可她那幽暗的心底深处,清晰的知道,她只是用许氏这个庞大的背影,来压制,牵制泓禄,她害怕,许氏倒了,她的皇后之位,她的一切,都会随着许氏的倒台而烟消云散。

    许皇后明白,是她对许氏的偏执以及泓禄的执着,将这个男人越推越远了,可是她不后悔,她相信如果没有许氏,他的身边也不会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

    苏清是女人,她大概是有些明白许皇后这股难掩的偏执,这幽幽后宫,深深宫闱,女人的命运境地,不都系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嘛,只是这许皇后已然太过于沉迷于权势,那对上皇帝都不愿意低下的头颅,注定了她的悲剧。

    “过来。”正当苏清皱着脸一边挠后背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泓禄的声音沉压压的传过来,带着一丝不耐烦。

    苏清抬头,看到泓禄那张俊朗的面容,下颚微绷,眉目微眯,即便是一脸不耐的神色,却也是赏心悦目的紧。

    拢着自己乱糟糟的衣物,苏清垂着脑袋往外挪,声音细细的道:“奴婢失态,请皇上恕罪,如果皇上没有什么事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苏清搅着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你这做人奴婢的竟然还敢嫌弃人家皇帝多事。

    一把拽住苏清的胳膊,泓禄垂下脑袋,伸出指尖,慢慢的挑起苏清的下颚。

    那顺着脖颈往下滑的指尖让苏清的身子一个打颤,她微微的挣扎了一番,却是没有挣脱,只感觉泓禄那清雅的声音透着一股难说的暧昧,“淡了。”

    淡了?什么淡了?还没等苏清反应过来,泓禄却是突然侧过了头,挺拔的身子向内殿门口看去,那目光似有所感的落在一处,随着那微微顿住的漆黑目光,他嘴角突兀的扬起一抹浅笑,好似雪霁天晴之际那直击心灵深处的震撼。

    “熏荨。”这是苏清第一次听到泓禄如此轻柔的声音,淡淡的带着温热,就好像苏清最喜欢的乳制品一样的滑软,带着无限的温柔意味。

    苏清微微抬头,便看到泓禄光洁的下巴,以及那微微滑动的喉结。

    “皇帝哥哥。”一道细细的声音透着从苏清侧边传来,苏清整个人一震,赶紧将看泓禄看痴了的目光收回来,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声源处,站着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姑娘,髻上戴着两朵青釉色珠花,身上穿着绯色的印鎏金苏缀丝绸宫装,身后是躬身候在后面的李顺。

    “来。”放开苏清的手,泓禄对着那小姑娘招了招手。

    那小姑娘身形瘦弱,似乎身体不是很好,那宫装穿在她身上,空落落的紧,此刻迈着步子急匆匆的往泓禄身边赶,喘着细微的气息,苍白的脸颊上带上了一抹绯红色泽,看上去红润了一些。

    这熏荨公主长的不算惊艳,顶多只能用清秀来形容,只那略带着婴儿肥的脸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圆溜溜的带着怯意,看上去让人平添的生出了几分怜惜。

    “皇帝哥哥。”走到泓禄身侧,那小姑娘拉过泓禄的宽袖,软绵绵的叫了一声,然后才好似注意到站着泓禄身后的苏清,白嫩的手指指了指苏清,眼中显出几分疑惑。

    对上那小姑娘的盈盈双眸,苏清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对着那她行礼道:“奴婢苏清,见过熏荨公主。”

    在苏清有限的记忆之中,这熏荨公主是皇帝一母同胞之胞妹,作为皇帝的胞妹,又深受泓禄喜爱,这熏荨公主当然应该是众人巴结的对象,只是面前这畏缩在泓禄身侧,一脸怯意的娇弱人儿,真的应该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熏香公主?

    “苏清,你就是苏清吗?”那熏荨公主听到苏清的话,眼睛猛的一亮,那黑漆漆的眸子几乎占了一小半的脸颊,看上去可爱的紧。

    苏清的眼中带上了几分疑惑,却是只欠了欠身回道:“奴婢是苏清。”

    那熏荨公主扬起一脸笑意,扯了扯泓禄的宽袖,声音清脆道:“皇帝哥哥,甜甜的。”

    “好,甜甜的。”轻轻刮了刮熏荨的鼻尖,泓禄侧头,对着苏清道:“去,做份蜜汁香蕉薯泥羹。”

    听到那对自己与对那熏荨公主截然不同的声音,苏清低垂着脑袋暗自撇了撇嘴,藏在裙裾之下的脚不自觉的蹭了蹭地面。

    “还不去?”

    “…喏。”低低应了一声,苏清转身往外走去,却是突然被李顺拦住了去路。

    “苏清姑娘,先去换件衣裳吧。”李顺双手置于腹前,站在苏清的面前,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狼狈的宫装,想起刚才后背又痒又疼,现在却突兀的已然消失的感觉,顿时觉得整个人都阴冷的厉害,赶紧对着那李顺欠了欠身便拐进了一侧的房间。

    房间之中,新瑶正端坐在桌前缝补自己的衣物,咋看到狼狈的苏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快步走到苏清身侧道:“苏清姐姐,这是怎么了?”

    对着新瑶摆了摆手,苏清的嗓子有些干涩道:“去帮我拿点清水过来。”

    新瑶听闻,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