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59|第159章

159|第15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章肉桂茶

    苏清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躺在硬板床上,身上咯的很痛,可是她睁不开眼睛,只感觉那疼痛一点一滴的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渐渐侵蚀她的神智。

    那种好像骨头从里面一点一点被人掰碎揉细,抽骨扒皮的剧痛让她冷汗噌噌,明明那么痛,可是她的神智却很清晰,她慢慢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她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黑影,那布料在阳光下泛着绚丽的黄晕。

    疼痛如波浪一般侵袭过来,苏清的眼睛再次闭上,然后她感觉那些疼痛突然一下都消失了,喉咙里面涌出一口又一口血腥的液体,那好像要把身体里面的血流干一样。

    苏清的鼻息之中都是那浓厚的血腥味,她努力的伸出痉挛的手,想把那些血挡回去,却发现她的手穿过了自己的身体,那些密密麻麻的疼痛消失无踪,连带着那浓厚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也不见了。

    窗边带上了几分绚丽的阳光,苏清飘忽起自己的身体,终于是看到了躺在榻上的自己。

    满身都是鲜红的血迹,染红了身上脏污的宫装,染红了身下*的床榻,那双眼睛紧紧闭着,脸上一半是血污,一半是冷汗,黏在乌黑的发上,纠结成一块又一块的发团。

    苏清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床榻上的“苏清”。

    对,那是“苏清”,却不是她苏清。

    这是梦,还是是“苏清”的记忆?

    难道她就是这么死的吗?苏清有些呆愣的想去碰那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苏清”,一侧头却是看到突然出现的一个高大身形,穿透她的身子,俯下那身子,纤细白皙的手在“苏清”鼻下探了探,然后直起身子毫不停顿的走出了房间。

    苏清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那刺目的衣服料子让她的脑子一阵钝痛,痛着痛着,苏清便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然后那那让她感觉刺目的阳光便直直的照到她的眼中。

    原来不是那衣服料子,是窗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吗?

    苏清伸手揉了揉钝痛的额角,指尖略过发梢,却是摸到了那黏在发隙之间的细碎茶渣子。

    苏清皱眉,甩下一半头发,然后在低头之际又看到了罗裙之上也是满布的细茶叶子。

    轻叹一口气,苏清伸手抚了抚那罗裙上面的细茶,然后撑起自己软绵绵的身子下了榻,伸手抖了抖那如瀑的青丝。

    苏清的头发黑亮柔顺,如深海之中的海藻一般,细密柔滑,手指穿插之际,舒适软绵。

    抖完了头发,苏清四下看了看,那绿漾还是那个姿势,躺在榻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醒着还是没醒。

    昨天的事情,难道真的只是她的梦?

    拢起头发,苏清穿着绣花鞋慢慢的挪动步子,拿过角落的珠钗随意卷了上去,然后端起一旁的洗漱用品轻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苏清低头看着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磕红的一小块肌肤,皱了皱眉,顺着那宽袖往上,发现那细细点点的红痕直蔓延往上,好似永无止境一般。

    大概是被什么蚊虫咬了吧,今日可以熏点驱蚊的香料,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苏清一边推开了茶房的门。

    榻上,绿漾已经起身,目光有些呆愣,盯着自己的裙裾一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清看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木盆,绞了一块帕子擦了擦手,然后低垂脑袋将那榻上的细茶收拾了一番。

    苏清的脑子还有一些发蒙,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熏着香料的香炉,里面的熏香已经燃尽,只余下一点细碎的余香。

    慢慢的收拾完那细茶,苏清推开榻边的窗子,外面是大雨过后的清润泥土香气,风清气清,天色还有些晦暗,阴沉沉的压下来,和昨天那天闪雷鸣的吓人天气十分相宜。

    拿过帕子,苏清一点一点将那窗子边的积水擦干净,却在那木料缝隙之间擦到了一小块的绿色茶叶子。

    怎么到这来了?

    皱了皱眉,苏清将那茶叶子捻了下来刚刚想扔掉,却是突然顿住了手。

    苏清的目光微微下移,看到榻上那细细凹进的纹理,伸手将那收拾好的细茶又重新来了出来。

    那细茶大概因为被苏清的身子压了,所以显得有些干瘪,可是大部分的都是完好的。

    拿起一片干瘪的茶叶,苏清摸着那纹理,手指一顿,又看了看那榻,默默的将那茶叶放回了原处。

    苏清一向知道,自己的睡姿算很好,基本睡的时候什么样子,醒的时候便是什么样子,所以被她压在身下的茶叶带上了榻上的凹痕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那明显没有被她压过的茶叶却是也有那些许的凹痕,看上去就好像是中途被人拿了出来又重新洒下来一样。

    捏着手里的茶罐子,苏清撑着身子坐在榻上,然后便突然看到茶房的门被推开,一身宫装的青槐冷着脸出现在茶房门口,扫视了一眼茶房内的两个人,定在脸色苍白的绿漾脸上,声音清冷道:“绿漾,跟我出来。”

    绿漾苍白的脸一下惨白一片,然后抖着身子,跟在了青槐的身后。

    茶房的门没有关上,苏清看着绿漾的纤瘦背影,慢慢放下了手里的茶罐子。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透过宽窄长廊,苏清看向了那空无一人的宣室,嘴唇紧抿。

    绿漾许久没有回来,苏清一人蹲在茶炉前,心不在蔫的煮着茶,又时不时的侧头看一眼那半开的窗户。

    突然,腹部一阵剧痛袭来,苏清猝不及防的打翻了面前的茶炉,那滚烫的热水铺洒开来,好在没有溅到身上,只是裙裾角和微露的绣花鞋上被覆上了一层温湿。

    捂着自己的腹部,苏清蜷缩着身子咬牙,等到那痛过去几分的时候想起身去榻上歇息一下,却是感觉到身下一阵热流涌出。

    苏清低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茶房,小心翼翼的撩起了自己的裙摆。

    那白色的亵裤上,一点猩红格外刺目。

    小腹坠痛的厉害,苏清捂着自己的腹部,慢慢撑起了身子,然后挪着步子朝塌床方向走去。

    从木盒子里面翻出缝了草灰的长布条,苏清忍着痛,哆哆嗦嗦的换好了亵裤绑好布条,然后缩着身子躺在榻上再动弹不得。

    苏清从来都不知道,这每月里来的那几日会疼成这个样子,好像生生的伸手把五脏六腑重新在肚子里面搅活了一番一样,

    那脏血来的不多,却是让人疼的双眸发红,脸上发白。

    苏清冷汗噌噌的躺在软榻上,捂着自己的肚子斜倚了半响,视线落到那还剩下半壶热水的茶壶上。

    撑起自己的身子,苏清弓着身子慢慢走到那茶壶边,伸出哆嗦的手拿起还剩下半壶水的茶壶,然后将里面的水悉数倒入桌上的茶碗里。

    拿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热水,苏清缓缓的舒出一口气,感觉自己好歹缓过了一口气,那阵阵钝痛真是能把人活活折腾致死啊。

    这原主的身子怎么这般的弱,不过每月必来的大姨妈而已,就疼成这副样子,简直是要了老命啊。

    苏清捂着肚子,刚刚缓过一口气的身子又开始痛起来,冷汗浸湿了她的衣衫,她明显的感觉身下热流涌出。

    纤细的手指紧紧扣在桌面上,苏清侧头看了看身侧的小柜,慢吞吞的走过去从里面拿出一罐肉桂茶。

    打开那茶罐子,里面的肉桂条索细结,枝梗短细,枝皮尚紧,叶张略薄,色泽乌绿油润,带三节色,细闻之际甚至还带着淡淡*。

    将那肉桂捏软了放入盛着热水的茶碗之中,那清冽的热水立马变成了汤橙黄,那肉桂飘散在水面,叶底软亮,红边明显,主脉明显,叶齿细浅,一看便知是难得的佳品。

    苏清捧起那茶碗,滋味清醇,特别是下肚之后很好的减缓了那深沉的腹坠感。

    但是还不等苏清喝完那杯肉桂茶,茶房的门便突兀的被打开了。

    苏清抬眼望去,便看到曲绱探头探脑的站在茶房门口看了一会儿,在发现只有苏清一人在之后关上了房门走了进来。

    坐到苏清的身侧,曲绱看了看她手里拿着肉桂茶,微微歪着头道:“这是什么呀,给我喝一口吧?”说罢,也不等苏清反应,便把那茶碗从苏清的手里抽了过来,然后一口便将那剩下的肉桂茶喝的一干二净。

    “唔,真好喝。”放下茶碗,曲绱回味似得的咂了咂嘴,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凑到苏清的耳畔道:“对了,你知道昨天晚上,那李经娥…上吊…死了吗?”

    苏清一惊,正打开肉桂茶盖子的手一顿,还不等她说话,那曲绱便继续道:“皇后怜惜,让宫中人茹素三日,你可不要偷着吃荤物,被逮住了可有你好看的。”

    没有注意曲绱后面的话,苏清盖好手里的茶罐子,眼中有些惊愕,“那李经娥,怎么会……”

    “听说是落了孩子,想不开,所以上吊去了。”曲绱的脸上没有什么其它的表情,说这事的时候,除了眼中一点点的同情惋惜再无其它。

    确实,还能有什么呢,八杆子打不到的关系,能惜出几分怜意便也是不错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曲绱突然一把抓住苏清的宽袖,眼中闪着一种不知名的光,“那绿漾听说被赐给了小景侯爷,这事你听说了吗?”

    苏清惊讶的睁大了眼,刚刚张开嘴想说话,便听到那紧闭的房门被外推开,李顺一身紫色蟒袍站在门口,双手端于腹前,看着门内的苏清扬声道:“奉圣上口谕,昨夜苏清救驾有功,特封苏清为正四品御前尚膳。”

    昨夜,又是昨夜,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四十一章茯苓滚馄饨

    领了那口谕,苏清便带着她的包袱又换了地方。

    这次住的地方离宣室不远,在未央宫侧殿的一个房间之内,穿过一道门,便是那皇帝用膳的地方。

    苏清的房间不大,一张绣床,一张软榻,一张桌子,几个绣墩,还有一张梳妆台。门的对面是一扇窗户,窗棂上放着一盆素梅,光秃秃的枝干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转着步子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番,苏清看了一眼放着新制被褥的绣床,将包袱放在了枕边,然后拍了拍那散发着清淡熏香的被褥。

    腹部还有些钝痛,苏清侧头,从包袱里拿出一块榛子酥糖放进嘴里,那甜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之中,不管是心里还是生理上,都减缓了不少疼痛。

    嘴里含着榛子酥糖,苏清刚刚整顿下来,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她直起身子侧看去,房间门口站着一个宫女,低垂着脑袋,看不大清楚面貌。

    那宫女站在那处给苏清行了个礼,然后慢慢的挪着步子走到了她的面前,欠了欠身,声音细软道:“给尚膳请安。”

    “你是…”苏清咽下嘴里的榛子酥糖,微微低下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宫女。

    “尚膳叫我新瑶就好。”那小宫女看着十分羞涩,声音也是细细的,不仔细听还有些分辨不出她说的是什么话。

    苏清点了点头,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对着那小宫女招了招手道:“进来吧。”说完,苏清便发现这新瑶的背上也是带着一个小巧的包袱,灰扑扑的不十分显眼,怪不得自己刚才没有看见。

    那小宫女取下身上的包袱,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苏清,“我是刚刚被调到这里的,不懂的地方还请尚膳不要嫌弃。”说完,这小宫女又对着苏清欠了欠身,那微微涨红的小脸和捏着包袱泛白的指尖,让人直觉这是一个羞赧的宫女。

    “我也是今天接到旨意刚刚开始当差。”淡淡一笑,苏清继续道:“你是从哪里调过来的?”

    那小宫女脸色有些微白的回答苏清话道:“是…是李经娥处…”

    苏清心中一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指了指她的包袱道:“去收拾一下吧。”

    “喏。”那小宫女规规矩矩的拎着包袱走到了软榻前,放下她那看着便十分干瘪的包袱。

    两个人不熟,苏清也不是个多话的,她只略略扫了那垂头整理包袱的新瑶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这新瑶长的小巧,眼睛小,鼻子小,嘴边小,身量也是不高,看上去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收拾东西的时候安静的很,走路也像只猫儿,一点声息也无,若不是那么个大活人摆在那,苏清便会以为这人像是空气一般,让人生生的忽略过去。

    整了整衣摆,苏清再次看了那新瑶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便提着裙摆跨出了房间。

    大内御膳房离苏清住的房间不远,她快走了几步,便到了那大内御膳房处,只见门口的曲绱头顶着一只装着半碗水的瓷碗,皱着一张脸苦哈哈的直喘气。

    “这是怎么了?”看到曲绱热汗满面的那张脸,苏清好笑的拿出帕子帮她擦了擦脸。

    曲绱瘪着嘴,声音干涩,“那软绵绵的馄饨就我这粗手,哪里捏的出来啊,那尚膳副就会刁难人。”

    苏清听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探头往热火朝天的大内御膳房里面看了看后道:“我进去瞧瞧。”

    “哎,你跟尚膳副说说,快让我把这碗放下来吧。”看着苏清往里面去的背影,曲绱焦急喊道。

    苏清嘴角含笑,朝着曲绱点了点头道:“等着。”说罢,便直接朝着尚膳副走去。

    那尚膳副正站在教宫女做料,新鲜的茯苓剥开,露出白胖胖的身子,可那宫女却怎么也不得法,只弄得那茯苓三角不全,表面坑洼。

    “尚膳副。”苏清走到尚膳副身侧,欠了欠身。

    那尚膳副转过头看到苏清,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淡淡道:“你现在已是尚膳,说起来是我给你行礼,莫不要忘了。”说罢,那尚膳副便对着苏清欠了欠身。

    苏清赶紧伸手扶住尚膳副,语气温和道:“尚膳副不必多礼。”

    那尚膳副顺着苏清的手起身,也不多话,只神情微冷道:“尊卑有别,尚膳应该明白。”

    苏清一愣,对着那尚膳副点了点头道:“多谢尚膳副提醒。”确实,苏清感觉自从自己进入原主的身体之后,即使知道身在这混乱后宫之中,却是一直没有归属感,甚至对自己的生命都没有特别的热衷,想着,死了便是死了,这不是自己应该呆的地方。

    可是现在,苏清渐渐明白过来,生命不应轻贱,环境造人,如果自己要生存,一定要学会改善自己,适应环境。

    想起前面跌跌撞撞的前行,苏清只觉,自己运气太好,那点小聪明能让她数次的死里逃生,真可谓是老天庇佑。

    看着突然变沉默不语的苏清,尚膳副又对着她欠了欠身道:“不知尚膳此次前来有何事?”

    苏清回神,嘴角含笑,眼角看了看尚膳副身侧那满脸焦色的宫女道:“左右无事,便来找了曲绱,却不想她…”苏清的眼角偷偷往外边溜了一圈,只见那曲绱正歪着头往里面瞄。

    “罢了,让她进来了。”尚膳副顺着苏清的视线,看到那曲绱,声音有些微的叹息。

    朝着外面的曲绱招了招手,苏清看到那满脸通红的曲绱过了来,才转头问向尚膳副,“不知尚膳副要做什么吃食?”

    “茯苓滚馄饨,尚膳想试一手?”

    “也是无事,我便来试试。”说着,苏清挽起自己的宽袖,露出那皓腕,手臂上那块红斑一样的东西也露了出来。

    苏清不甚在意,只那尚膳副看着那红斑深沉了目光。

    拿过那小宫女手边的茯苓,苏清用菜刀切过那几个角,手掌轻轻一掰,白白嫩嫩的茯苓肉便显露了出来,圆圆润润的散发着清水香味,洁白如雪,手感滑腻。

    “曲绱,帮我去拿些细粉。”看了一眼揉着胳膊站到自己身侧的曲绱,苏清道。

    “喏。”曲绱看了一眼冷面的尚膳副,赶紧欠了欠身往一旁走去。

    因为那许皇后吩咐后宫茹素三日,所以苏清也没有拿那细肉,只用翡翠包菜混着切碎的茯苓加上新鲜采摘出来的瓜果酿出来的干和果酒浸泡,做料。

    “尚膳,细粉。”曲绱手里拎着一袋细粉递给苏清。

    接过曲绱手里的细粉,苏清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头,然后专心致力于手里的茯苓滚馄饨。

    用花瓣泡制的温水将面粉揉成面团,苏清又细细切了一些山楂镶嵌在里面,然后将刚刚做完的馅一点慢慢包成一个个精致小巧的金元宝状馄饨。

    做完这些之后,苏清起了一个砂锅,加入高汤和茯苓,然后用慢火滚至药汁入汤,慢慢放下馄饨后改旺火煮至馄饨浮起时捞出。再下生菜烫熟压在馄饨下即可。

    等到那一个个白胖胖的馄饨浮出高汤,苏清用勺子一个又一个细心的捞出来放入青瓷白碟之中。

    曲绱探头,看着那一个个一点没有破皮的馄饨,羡慕的直抓着苏清的手乱甩,“我的进汤就破了,烂成一团,你怎么弄的啊,还是这么可爱。”说着,曲绱伸手,点了点那白嫩的馄饨。

    打掉曲绱的手,苏清将那馄饨底下垫入新鲜的蔬菜叶子,更加衬得那馄饨精巧细致的紧。

    “我尝尝。”看着苏清转过身子净手,曲绱快速的说完,不等苏清反应,便直接将那馄饨塞进了嘴里,也不顾舌头被烫的软麻,只一个劲的呼着气往里嚼。

    “…唔…”这馄饨里面没有放许多料品,但是吃起来却新鲜可口,芳香味美,让曲绱咽下一个之后又忍不住的伸出了手。

    看着曲绱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苏清忍不住的轻笑出声。

    “你这里面,放的什么啊,红红酸酸的,看上去有些像晒干的红梅花。”曲绱将那馄饨从中咬开,浓厚的汁水便顺着那咬口溢出,鲜香四溢。

    “哪是什么红梅花啊,不过是…”苏清的目光定在那圆滚滚的像是孕妇肚皮一样的馄饨上,话语却是突然顿住了,脸上显出几分怪异的神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