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60|第160章

160|第16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二章红糖姜汤

    重新回到侧殿旁的房间,苏清看到那小宫女正沾着帕子给擦拭房间里面的家具,一转身看到站在门口的苏清,惊惶的垂下脑袋欠身道:“尚膳。”

    苏清轻应了一声,脸色苍白的坐到绣床上,目光盯着那绣床锦被上精心绣制的素梅图案发呆。

    现在的苏清,已经深陷这后宫泥沼之中,朝政的阴暗,后宫的秽乱,就好像阴暗之中滋生的藤蔓,出不得,拔不去,深入骨髓,绞死方休。

    所以如果再坐以待毙的话,自己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苏清也不认为,自己的好运气,能支撑那许久。

    “咚咚咚…”突然,一阵遥远的鼓声从正前方的大殿传来,直击耳膜。

    听着那越来越急促的鼓点,苏清皱着细眉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了那扇直对着前方大殿的窗棂。

    前方的大殿似乎很是忙碌,一列队的禁卫兵从旁而出,那急促的鼓点声突兀的便断了声响。

    苏清转头看向犹豫着走向她身旁的新瑶,伸手指了指那大殿疑惑道:“那是什么?”在原主的记忆之中,这殿前大鼓,可是从来没有被敲响过的。

    新瑶微微侧头往外看去,声音轻细,“这是御前大鼓,先帝所设,据说凡有冤有怨者,皆可敲响,只是敲击之后要受二十杖廷。这御鼓多年无人敲响,今日也不知是谁有这般的骨气,竟然敢去碰那大鼓。”

    听完新瑶的话,苏清掂了掂脚尖,却是一点看不到前面的情景,便也就作罢,转头看向身侧的新瑶道:“你去大内御膳房看看今日的御膳单子。”

    “喏。”新瑶对着苏清欠了欠身,退出了房间。

    苏清抬头看了看那愈发阴暗下来的天色,抿了抿嘴,伸手关上面前的窗棂。

    大概,又是一阵急雨要来了吧。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雨滴淅淅沥沥的落个不停,打在窗外的芭蕉叶上,留下清脆的响声。

    苏清拿着手里的青黛色油纸伞推开房门,遥看了一眼外面的细雨,提着裙摆出了房间。

    刚刚穿过那侧殿的门,苏清便看到宽大的御撵平稳而快速的朝着她的方向而来。

    苏清心中一惊,赶紧收了伞跪伏在地,也不管那愈发细密的雨将她身上厚实的宫装打湿了一大片。

    苏清的手撑在青石板地上,膝盖处正好是一个小小的积水坑,那渐渐浸透上来的湿意让她不禁缩了缩身子。

    那御撵快速的从苏清身侧略过,一点没有停留。

    泓禄端坐于御撵之中,双手置于膝上,手腕处的佛珠轻点,透过那随着细风吹开的黄色帷幔,看到了那瑟缩于地的纤弱身影。

    斜雨细密如针,一点不留情的灌入苏清露出的衣襟之中,那洁白如雪的脖颈上被镀上了一层水珠,黏在那里就好像晶莹剔透的润珠一般,衬得那皮肤透明如叶经。

    苏清的身上还有着每月来的东西,长久跪伏于地让她的脸色苍白了许多,身下汹涌而出的感觉让她的动作略微僵硬。

    御撵终于过去,苏清抖着腿,捂着腹部刚刚想站起来,头顶却是突兀的出现一把黄色的油布伞,木质的握柄甚至还带着一点清淡的熏香味道。

    “尚膳快随咱家来吧,皇上传膳了。”

    “喏。”苏清对着李顺欠了欠身,有些不自在的与他一同步入了大殿之中。

    泓禄去了内室换衣,苏清在李顺的示意下也急匆匆的去换了一件干净的宫装,头发也没有时间重新梳髻,只好用手顺着那细密的雨水缓缓落滑,这样看上去好歹光亮一些。

    刚刚拾掇好自己,新瑶便拿着那御膳单子走了进来。

    苏清看着新瑶一身的湿气,伸手拿过身边的帕子递给她道:“擦擦吧,莫要染了病气。”刚刚她本来想着去给新瑶送把伞,却是没有想到那御撵来的如此突然,她只好随着李顺重新回了大殿之中。

    殿外,悠扬的传膳唱和声遥遥响起,苏清赶紧又查视了一遍自己的衣装,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之后便将那御膳单子塞入宽袖暗袋之中,挪着步子往外走去。

    泓禄换了一身常服,身姿挺拔背手而立,那幽深的目光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淡淡的扫过苏清正往桌前走的纤细身姿。

    苏清垂着脑袋站在泓禄两步远处,看着他提起下摆落座于红木背椅之上。

    夏日的天色因为闷热而愈发的感觉到气虚,苏清脸上的苍白神色在放着冰鉴的房间之中更加明显。

    泓禄的目光落在那一道道精细呈上来的美食之上,手里的佛珠悠缓转动,薄唇微启,“李顺。”

    站在泓禄身侧的李顺躬身向前,垂着头道:“皇上?”

    “把冰鉴撤了。”

    “喏。”

    冰鉴一撤,苏清的身子立马活络了不少,那通身泛冷的感觉也下去了不少,不禁侧目偷偷看了看额上冒着些微细汗的泓禄。

    今日的膳食依旧十分丰富,比之苏清上次看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侍膳太监看着那一道道菜品,说唱道:

    “火锅二品:羊肉炖豆腐、炉鸭炖白菜。大碗菜四品:燕窝肥鸭丝、溜鲜虾、三鲜鸽蛋、脍鸭腰。碟菜四品:燕窝‘福’字锅烧鸭子、燕窝‘寿’字白鸭丝、燕窝‘万’字红白鸭子、燕窝‘年’字什锦攒丝。中碗菜四品:燕窝肥鸭丝、溜鲜虾、三鲜鸽蛋、脍鸭腰。碟菜六品:燕窝炒熏鸡丝、肉片炒翅子、口蘑炒鸡片、溜野鸭丸子、果子酱、碎溜鸡。片盘二品:挂炉鸭子、挂炉猪。饽饽四品:百寿桃、五福捧寿桃、寿意白糖油糕、寿意苜蓿糕。燕窝鸭丝汤,鸡丝汤。”

    虽然许皇后说后宫茹素三日,但是这后宫却当然是不包括皇上的,所以当苏清看着那一大桌菜色时,禁不住的眼睛定了定,毕竟她从起床时因为腹部绞痛,便没有多吃什么,现在鼻息之间都是那香气扑鼻的菜品,肚子也忍不住的发出了抗议。

    但即便如此,苏清也清楚她现在的职责。

    踩着步子,苏清小心翼翼的走动泓禄身后,看着那侍膳太监对着自己示意,伸出手用宫女面盆里面的湿布帮着泓禄净了净手,然后接替那侍膳太监的动作,拿起皇帝面前的玉箸夹了一些菜品放入他的金制镌蟠龙碗碟之中。

    苏清依着以前自己做东西时那泓禄的口味夹了菜,但是在她刚刚放下玉箸时,身侧的侍膳太监便皱着眉冲她摇了摇头。

    苏清夹的菜品都是甜细品居多,那一小块寿意白糖油糕将将占了碗碟的三分之一。

    苏清突兀的有些紧张,连带着自己的腹部也皱痛起来,她紧张的看了一眼泓禄古谭无波似得面孔,双手置于腹前,紧紧的绞在一起。

    古人言,食不言寝不语,所以膳堂之中那沉默不语的氛围更加加深了苏清的恐惧感。

    终于,泓禄的身子微微侧前,他伸手,拿过那玉箸筷子,夹了一点寿意白糖油糕放入口中,那绵柔如棉花一般的寿意白糖油糕细碎粘在泓禄唇上,留下一点绵白。

    苏清看着那泓禄的动作,轻轻呼出一口气,她身旁的侍膳太监目光微怔,看着苏清的眼神不禁暗深了几分。

    泓禄用膳很慢,吃的也不多,慢条斯理的吃一点,顿一下,让苏清看的牙根有点痒,毕竟她还饿着肚子,那肚子也不知是不是和她作对,总是“咕噜噜”的响的厉害,不过好在声音不大,只她一人感觉两颊发红,耳垂发热。

    终于,那泓禄用膳完毕,苏清刚刚上前递上湿巾,却是突然被泓禄握住了手腕。

    泓禄的手带着落雨之后的凉意与湿气,指腹按在苏清的手背之上,是那块鲜明的红痕,他不着痕迹的轻轻摩挲。

    苏清有所感的轻轻抽了抽自己的手,却是被泓禄更加用了的握紧。

    “李顺。”泓禄握着苏清的手,微微侧头看向身侧的李顺。

    “皇上。”李顺上前,目光恭谨的垂着地面。

    “那红糖姜汤呢?”

    李顺身子一弓,对着泓禄道:“御膳房还在煮着,奴才这就让他们呈上来。”说罢,那李顺眼角低垂,对着外面的宫女微微抬了抬下颚。

    那宫女会意,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端着一碗红糖姜汤步履稳妥的走了进来。

    苏清的手早就被泓禄放开,但是那犹如黏湿蛇类外皮的湿冷感觉还是在她的皮肤上游移,让苏清忍不住的想起了那晚的梦境,那绚烂的黄色布料与眼前的布料重叠,明明是如此鲜亮的色彩,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暗色。

    红糖姜水被呈放在泓禄的面前,泓禄正用着苏清手里的湿巾擦拭嘴角,他看了一眼那红糖姜汤便微微侧过了头,似乎对那散发着浓厚姜腥味的东西十分不感兴趣,但即便如此,泓禄还是皱着眉将那青釉色瓷碗端了起来。

    碗里的红糖姜汤上洒着细碎的薄荷叶子,淡化了那一点的浓姜味,泓禄一脸嫌弃的模样,抿着唇喝了一口。

    但将将一口之后,泓禄便放下了那碗,用苏清递上的帕子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侧头,对着重新站回他身后的苏清招了招手道:“过来。”

    苏清挪着步子,慢慢走到泓禄身侧欠了欠身。

    推了推面前的红糖姜汤,泓禄声音暗哑道:“喝。”

    苏清听完泓禄的话,目光落到那盛着红糖姜汤是青釉色瓷碗上,目光微怔,声音有些干涩道:“多谢圣上赏赐。”

    说完,苏清轻手轻脚的端起那红糖姜汤,一口一口慢慢的往下面咽去。

    口水什么的,比起脖颈上的脑袋都是浮云啊!

    喝完那红糖姜汤,苏清身侧的侍膳太监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碗。

    苏清抿了抿唇角,身子刚刚一动,便被泓禄拖住了手臂,生生往下一拽。

    第四十三章蜜汁香蕉薯泥羹(壹)

    苏清没有防备,被泓禄拽的一个踉跄,身子不稳的差点倒在他的身上,不过好在她眼疾手快的在桌面边缘处撑住了身子,只不过前半部的身子往前倾了几分,面容与那泓禄相差不过几分,鼻尖几乎抵在一处,那温热的呼吸交缠的呼吸在一起,让她不自觉的红了面庞,在白嫩的脸上十分明显。

    伸出手,泓禄一指点在苏清额上,微微离开两人的距离,然后拿过一旁太监手中的湿巾。

    嘴角被覆盖上一角湿帕,苏清睁着那双盈盈水眸,里面倒印出泓禄那双幽深暗眸,那微挑的细眉,白玉般的面容,嘴角似勾非勾,露出隐约笑意,就如那浊世之中的翩翩佳公子,却又多了几分冷冽的霸气悍势。

    直至脸上的帕子落下,苏清才恍恍惚惚的从那眸子里面回神,急忙忙的蹲下身子,眼神惶惑的对着泓禄行礼道:“多谢皇上。”

    泓禄的手里捏着那帕子,指尖从苏清的下颚处滑落,似乎还残留着一点冰冷如冷玉一般的触感。

    身后的李顺接过泓禄手里的帕子,脚步微顿的站在泓禄身后,犹豫着道:“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泓禄的目光依旧定在垂着脑袋的苏清身上,那纤细白皙的脖颈一如刚才在雨中凸显的那般脆弱纤细。

    桌旁的宫女太监默不出声的将那些菜色端了下去,略过苏清身侧,轻轻的漾起她的裙角。

    盯着自己轻轻飘扬起来的裙角,苏清似有所感泓禄那侵略性十足的眼神,穿着绣鞋的脚微微挪动,往后缩了缩。

    泓禄目光微眯,突兀的站起身走到了苏清的面前,伸手扼住她的胳膊,那强硬的力道紧紧掐住她的胳膊。

    泓禄的指尖深陷入苏清胳膊肉里,但她那胳膊却是软绵绵的一团好似没有骨头一般。

    苏清疼的厉害,却是不敢动自己的胳膊,只惶然的看着那泓禄的眼睛黑黝黝的盯着自己,深海一般的带着深切的审视。

    “苏清。”泓禄的声音沉沉的传入苏清的耳中,那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两个字由他说出来,竟是颇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意味。

    “喏。”苏清忍着痛,垂着脑袋回答泓禄的话,那被泓禄握着的胳膊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青紫了一大块。

    苏清低垂着脑袋,那泓禄抓着她的胳膊,却是长久的没有言语。

    李顺见状,弓着身子走到泓禄身后再次道:“皇上,皇后娘娘在殿外求见。”

    听完李顺的话,泓禄终于是有了动作,他猛地一下拽住苏清的胳膊自己身边拉,苏清不查,挺翘的鼻子狠狠撞到泓禄的胸膛上,那坚硬的感觉直让她鼻头泛酸。

    “皇,皇上,奴婢…”苏清正结结巴巴的想请罪,却是被泓禄那暗哑的声音压了过去。

    “让她在外面等着。”说罢,泓禄转身,拉着一脸苦相的苏清往内室走去。

    李顺自然明白那个她是谁,只是看着泓禄拉着脚步不稳的苏清往里走去,轻不可见的发出一道微微叹息,转身出了内殿。

    外面那位可也不好糊弄啊!

    苏清脚步踉跄的跟着泓禄往内室走去,那熟悉的金砖颜色和巨大的黄色帷幔龙床,让苏清的脑子出现一瞬间的呆滞。

    这,这是什么情况?

    当苏清被推倒在那张满目亮黄的龙床上时,苏清的脑子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泓禄那放置在衣襟处的那只手,骨节分明,白皙的紧,让她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

    胸前衣襟一紧,苏清赶紧回神,看着面前的泓禄结结巴巴道:“皇,皇上…”苏清的声音抖得厉害,那放在泓禄肩膀上的手无意识的抓住泓禄的衣裳,手脚并用的往外扯,希望把身上的人给扯下去。

    但说实话,古时候的衣服质量真的是没话说,特别是这皇帝的常服,真心是质量顶呱呱。苏清扯了半天都没有把人给扯开,反而是将泓禄头上的黄冕给碰落了下来。

    那黄冕连着上面豆大的珍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泓禄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顺势而下,遮盖住苏清那掩印在泓禄身下的纤细身姿。

    泓禄的头发如女子般长黑而密,甚至还有些微的弯曲,就那一圈一弯的头发似海藻一般的把人埋没其中。

    苏清一手抓住那滑落在指尖的发丝,下意识的狠狠一抓。

    泓禄吃痛,却是没有放开对苏清的桎梏,反而是一鼓作气,将苏清的身子反压在龙床之上,狠狠的拉下了苏清的衣襟。

    苏清双手双脚乱蹬着,就好像是一只被人死死按住动不了的乌龟,只感觉背后一凉,那皮肤浸在空气之中,泛起丝丝痛意。

    “皇…嘶…”后背上被按住一只手,苏清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一阵疼痛随着那手渐渐深入骨髓。

    原来刚才那疼痛并不是她的幻觉,而是她的后背真的很疼,火辣辣的疼。

    泓禄一只手死死按住乱动的苏清,另一只手覆在苏清的背上,用力的摩挲着那泛着红斑的后背,直至那里一片绯红。

    “疼…皇上…好疼…”苏清一边叫唤着,一边用力的扯着手里不知道哪里滑落过来的发丝。

    “嘶,放开…”苏清扯的狠了,泓禄脑袋一侧,闷哼一声,却是更加使力的用指尖捻了捻那光滑如玉但泛着红绯斑块的后背。

    “…好疼…”苏清听不清泓禄的话,只感觉后背处好似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的厉害,指尖缠绕着的发丝被拽的更紧。

    “放开…”泓禄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疼,皇,皇上…”

    内殿珠帘一侧,那珠圆玉润泛着色泽的珠帘被狠狠撩开,发出乱珠玉撞之声。

    “皇后娘娘,皇上现在政务繁忙,您……”

    “给我让开。”

    许皇后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走入这内殿之中,话音还未落下,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泓禄满头黑发披散,身下若隐若现的是一个曼妙女子,洁白的好似雪霜一样的肌肤,白晃晃的落入许皇后的眼中,还有那女子婉转如莺啼,谛听如百灵落珠一般的带着媚色的声音。

    “皇上还真是政务繁忙啊…”许皇后带着讽刺的声音硬生生的插入苏清与泓禄之间,她微眯的凤眸扫视了一眼身侧弓着身子的李顺,带着冷冽的寒意。

    泓禄听到许皇后的声音,按着苏清的手一顿,头皮却是突兀的一阵刺痛,低头便看到泪意朦胧的苏清皱着一张脸,手里是一撮被抓下来的头发。

    泓禄面色不变,只身形一番,将一旁的黄色软被盖住苏清的整个身子,然后一只手依旧隔着软被死死按住苏清蠕动的身子。

    “皇后有事?”泓禄半撑在床畔,黑发披散,衣襟半开,眼眸微微眯起,里面似乎还带着一点淡淡的水汽,胸膛微微起伏,皮肤白皙如玉,带着几分难以的诱惑之色。

    许皇后看着这样的泓禄,目光不禁一怔,那原本带着怒气的面色也有些软化。

    “皇上,皇后娘娘……”李顺从一旁弓着身子走到泓禄身侧,那显露在空气之中的面容有些苦涩。

    “下去吧。”打断李顺的话,泓禄对着他挥了挥手。

    “喏。”李顺看了看端站在殿中的许皇后,又看了看锦被之中蠕动着的苏清,弓着身子退了下去。

    苏清的后背又疼又痒的厉害,再加上锦被之中闷热异常,她也管不得外面的情况,神智早就被那痒疼的感觉烧得所剩无几。

    泓禄低头看了看锦被上几乎要破被而出的苏清,横眉一皱,直接一脚踢上了那团东西往龙床角落滚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