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5章 蹴鞠比赛

第5章 蹴鞠比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疾行而去的萧祁昱脸上也有懊恼之色,他是去找沈郁理论的,可是最后却不了了之,而他更有落荒而逃的意味,这让他向仁寿宫走的步子渐渐的慢了下来,去了怎么跟他母后交代呢?

    刘公公看他在宫门前停顿,便笑道:“皇上,要不咱改天再来看望太后,太后这个点应该在午睡吧?”

    萧祁昱得了这个理由心里松了一口气,正想转回去,就看见他母后出来了:“琛儿?”萧祁昱顿住了脚步。

    萧祁昱其实叫萧琛,皇子的名字皆带着玉字,他的字是祁昱,他的父皇母后叫他琛儿,其他的大臣都不敢直呼他的名字。在这个大梁朝里,祁昱这个名字只有沈郁这么叫。

    萧祁昱回了头:“母后,你怎么出来了?”

    萧祁昱长的像柳太后,柳太后是典型的江南美人,今年四十九岁,可依然能看出年轻时的貌美,身形纤弱,萧祁昱往她身边一站,更显的她娇小。

    萧祁昱过去扶着她:“母后,中午的太阳大,你别热着。”

    柳太后这几年身体不好,常常闹着头疼,太医也查不出毛病了,只说让她好好养着,别生气,别忧心,萧祁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扶她回宫里。

    柳太后虽然年纪大,可眼睛一点儿都没花,早就看见萧祁昱眼角的红肿了,这一会儿,被沈郁抽到的眼角红起来了,柳太后沉着脸问:“这是怎么了?刘公公!”刘公公缩在萧祁昱后面,哪敢说什么。

    萧祁昱忙把她扶着坐下:“母后,我没事,我刚才骑马路过树林时,被柳条枝子抽到了。”

    柳太后心想,什么样的柳条枝子能抽成这样,再说,跑马场里也不种柳树啊,这一看就是被人抽的,这个皇宫里敢抽她儿子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柳太后咬了咬牙坐了下来,却轻声道:“那皇儿你下次小心些,刘公公,你要好好照顾皇上,若再有差池,哀家饶不了你。”

    刘公公陪着笑:“奴才知道了,谨遵太后的旨意。”

    柳太后轻笑了下:“哀家的旨意算什么啊?连给皇儿选个媳妇的主都做不到。”

    来了,果然这茬来了,刘公公小心的退到萧祁昱身后。

    萧祁昱听见柳太后这话,也有些尴尬,他咳了声:“母后,我……还小,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他是一点儿都不想提,但柳太后却看不到他儿子的尴尬,继续说:“皇儿,你不小了,先皇跟你这么大时,皇长子都五岁了呢?”大梁朝男子十五岁成年,作为皇子,十四岁便有侍妾,萧祁昱都二十了,怎么叫小呢?

    萧祁昱笑笑:“母后,现在国家未定,北羌蠢蠢欲动,时刻骚扰我大梁边境,这种时候我还不想这么早成婚。母后,你宫中大宫女出事我已经知道了,让母后受到惊吓,是儿子不孝,母后,以后选秀的事,母后就别操心了,太医也说让你静养,母后就多听听太医的话。”

    柳太后看着他一板一眼的说辞,心中便渐渐升起怒气来,可这怒气对着自己的儿子发不出来,这个儿子从小就是养在别人的宫里,跟自己不亲近,他现在每天的来看自己,她知道他是想补偿她,想尽他的孝心,只是这孝心不能从心底里发出来,所以表露在外的便只有条条框框了。

    他不明白她的苦心,她拼着得罪沈郁的心去为他求选秀,他却嫌她烦。她拼了她一条命去对付沈郁他嫌她烦……

    柳太后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果然待沈郁比她好,沈郁还是把他迷住了!倘若他知道她要沈郁死,那这个儿子是不是要掐死她这个母后啊!

    萧祁昱看着柳太后冷下来的脸也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忙把茶端给他:“母后,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

    他不是不孝顺,也不是不想亲近柳太后,只是这么多年了,他自己一个人过习惯了,冷僻的性格一时之间也改不了了,他就算是想要对她好,可不知道从哪里去做,以前的时候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久而久之也不知如何去亲近,他唯一想的就是能让柳太后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他不想让柳太后关心他的事也是不想让她为难,她不是沈郁的对手,连他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柳太后看他服软了,只好把这口气咽下去,她的儿子是好的,唯一不好的是沈郁,柳太后叹了口气:“好,母后不说了,皇儿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对母后讲,母后给你看看。”

    萧祁昱笑了下:“好的,那母后你早点休息。”

    萧祁昱出了柳太后的仁寿宫,脸色又慢慢的恢复成面瘫脸了。刘公公这么看着他,觉得他要这么一直面瘫下去,会比别人少长好几条皱纹。

    刘公公不能逗他乐,因为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他也跟太后一样着急,想知道萧祁昱到底喜欢什么,现在先不求他喜欢什么人,先知道他喜欢什么也行啊,可这个天子做什么事都是淡淡的。

    看书习武,每一样都是拔尖的,文武双全。不喝酒也不看歌舞,吃的方面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不吃零食,就连喝茶他都没有瑜王爷讲究,瑜王爷只喝雀舌,还是要明前的。

    而萧祁昱就算喝到不好喝的,也不会说什么,他给他当值是很省心的,就因为如此,刘公公才变着法的想哄他开心,但是今天这事全让他给搞砸了,看着萧祁昱微皱的眉头,刘公公暗自的掰手指。

    萧祁昱在看折子,折子上已经有批注了,沈郁的字迹,沈郁写一手好书法,行书流畅,萧祁昱看了一眼便掠过去了。

    大小折子是先送到沈郁那里,经过他批准之后才到他手里的,所以他看与不看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萧祁昱拿着折子,脸色有些淡漠,他拿着朱笔一行行在沈郁的后面写上:准瑜王爷之批。

    写到瑜王爷三个字时,墨还是有些深了,他暗暗的咬了咬牙:“皇叔!”

    刘公公听他喊沈郁忙上前:“皇上,你叫王爷吗?王爷他刚刚出宫呢?要奴才再去叫他吗?”

    萧祁昱看了他一眼,这个刘公公耳朵也未免太好使了吧。刘公公讪笑着退回去了,萧祁昱继续看折子,看到一本折子时有了点兴趣,因为沈郁不感兴趣,寥寥的批了几行字:蹴鞠乃民间游乐,上不得台面。

    意思就是今年宫里的蹴鞠比赛不让举行了,萧祁昱想了想在折子上写上:虽上不得台面,但蹴鞠乃一项百姓喜欢的运动,贵族子弟参加亦能与民同乐,所以准奏。

    萧祁昱写完这几行字后笑了下,笑容带着点孩子气,他可以想象的出沈郁的样子来,沈郁对所有跑来跑去动来动去的活动都不感兴趣,狩猎不爱去,蹴鞠不爱去,哈哈。

    刘公公不知道他看到什么好笑的了,竟然还笑了,不过皇上笑起来是挺好看的。

    沈郁第二天便接到礼部左侍郎的折子了,举行蹴鞠比赛要银子啊。在宫中举行,那就是看我们大梁皇族颜面的时候了,那皇家教练场要翻修,草坪要重新铺,那围墙上的琉璃瓦也要换新的,要不仅脚下平滑,墙上也要流光溢彩。而且到时候来多少观众?皇亲国戚是不是都得给留一席之地啊?这些人来了也的吃喝啊,总之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银子。

    礼部左侍郎叶长松其实非常高兴,能够举办这一项运动,是体现他工作能力的时候,平日里都是楚云彻在出风头,别的大事他都插不上手,但现在尚书跟他忙着春闱考试,所以这件事就落到他的头上了。但他不能说的太开心,因为听说辅政王不太喜欢这项运动,以前都不怎么支持的。

    沈郁确实不喜欢这项运动,他现在腰还没有好呢,不过除了他不愿意,所有的人都愿意,就连一年里见不到几次面的珩王爷一大早的就来看他了。

    珩王爷家后门跟他家后门对着,他们小的时候常一起玩,都是在宫中伴读的,但是大了来往的却少了些,因为沈郁几乎天天在宫里住,而珩王爷又不在朝中任职,所以这么一大早的看见他,沈郁也有些吃惊:“萧珩?”

    萧珩看他披着衣服出来有些不太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你了?你刚起床?”

    沈郁笑了笑:“没有,我已经起了,就是有点儿冷。”

    萧珩笑:“是有点冷,那你多穿点。”他说着默默的把手里的扇子收起来了。

    沈郁看着他仅穿着单衫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外面太阳大,可他窝在屋里,时间长了也觉得冷,而萧珩一大早神采奕奕,沈郁也不好问他去干什么了,外面传闻他不是没听说过,珩王爷是个闲散王爷,比起他劳碌勤政的爹来,他整日斗鸡遛狗逛戏院。

    沈郁虽为辅政王,可也管不着他妻妾满屋。

    两个人有短暂的沈默,年龄大了毕竟不能跟小时候一样了,什么话都能说。看萧珩捏着扇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沈郁笑了下:“你喝茶。”

    萧珩笑着端起了茶,筹谋着怎么说,他奔过来时没考虑好,来到了这里了才觉得不合适,他虽然不上朝,可知道他爹跟沈郁是死敌,朝中都知道他爹恭王爷是保皇派,那与辅政王就是对手,虽然表面上还没有打起来,但明枪暗战的不断。

    作为他的儿子,沈郁应该是不欢迎他的。

    萧珩喝着茶心里也为自己的鲁莽郁闷,沈郁也端着茶不动声色的看他,比起老谋深算的恭王爷,他的这个儿子却有点缺心眼,什么都摆在面上,一眼就能看出他想什么。

    沈郁笑着问他:“不知道珩王爷找我什么事?”

    他已经不再叫他的名字,且恭恭敬敬,萧珩有一些失落,但他很快就想起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萧珩放下了茶:“我是听说宫里要举行蹴鞠比赛,想问问是不是真的。”

    沈郁笑了:“是真的。”他完全可以问他爹的,可他爹一定不喜欢他弄这些误人子弟的事,在这件事上,沈郁跟恭王爷意见统一起来了。

    萧珩看着他眼睛一下子亮了:“那王爷也会参加的吧?”宫中蹴鞠,贵族子弟最爱的运动,不管王公贵族还是朝中大臣,都喜欢。沈郁喝完了茶才笑:“我恐怕不能参加了。”朝中所有人都喜欢,可不包括他,他对所有的运动都不喜欢。萧珩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

    沈郁不想让人知道他宁肯在家里种花也不喜欢蹴鞠,所以笑着扶了下腰:“我这腰跌伤了,恐怕不能参加了,不过你放心,比赛……”

    他还没有说完,萧珩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受伤了?哪儿!”

    沈郁被他这个紧张劲弄的也吃了一惊,忙道:“没事,就是摔了一跤,扭着了,不碍事。”

    萧珩也知道自己有点关心过度,脸上有点热:“王爷不能参加了,那真是件遗憾事。”

    沈郁笑笑:“你放心好了,我虽然不能参加,可比赛照常,我已经让户部拨了银子了,主修赛场,会让这场比赛如期举行的。”

    萧珩看他这么说了,也知道自己该走了:“那就好,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养伤,我改天再来看你。”

    沈郁也知道他是客气话笑着点点头:“那我送送王爷。”萧珩想伸手的又缩了回去:“你腰受伤了,就别起来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咳。”

    他咳了声,果然外面等他的小侍从便露了下头。沈郁便也笑了下,让小福子送他出去,萧珩顿了下才说:“我从你们后门走。”来的时候就是后门,走也只能后门,要是让他爹看到又不知道怎么削他。

    沈郁点了下头,等他走了,他才笑了,笑了两声后又觉得没意思,有什么好笑的,恭王爷要是也跟他的儿子一样呆萌就好了。可惜恭王爷离中风还有很长时间。

    蹴鞠比赛不管沈郁愿不愿意都如火如荼的开始了,先民间候选,再宫中决赛,沈郁原本是不怎么关注的,但萧祁昱几乎每日都去踢球,还特意组成了一个球队,除了他一个人是皇上外,其他的都是侍卫,御前三品侍卫也不太敢跟他踢球,放不太开,于是萧祁昱挨着跟他们比划找感觉,他做事格外认真,什么事都要做好。不做便罢,做就要做好。

    他平时冷冷的,一副谁都不爱理的样子,这会儿倒是跟他们一起并排坐着,拿了根树枝在沙子上比划。不知道讲了什么,几个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比划,慢慢的几个人头对头的就凑到一块儿了。

    沈郁一如既往的站在柳树下看,小福子看他:“王爷,你要叫皇上吗?”

    沈郁摇了摇头,他在想这个蹴鞠比赛有那么大魅力吗?他看着在傍边指手画脚的小福子,小福子听他只是单纯的来看球,于是也就去看了,看到好处时也手足舞蹈的指划着:“这边……这边……快……快……”

    小福子终于觉察到他的视线,忙站直了:“王爷!”

    沈郁咳了声:“你也觉得踢球很好?”小福子摸了摸鼻子不敢说,他忘了他们家王爷讨厌这些事。

    沈郁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