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9章 那些过往

第9章 那些过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蹴鞠比赛结束后,本想解散众人的,但太后却发话,要请众位女眷到宫中坐坐。她要请众女眷,沈郁也不能不让她请,于是他也笑了下:“既然太后如此大方,本王也就不能太小气了,本来只想给今天的冠军队庆祝的,现在就一起请了吧,‘王者’与‘赤炎’队一同入席吧。”

    两队还是虎视眈眈的,刚从球场上下来,敌我意识还很分明,宫宴分了两派,于是他们各自坐一排,继续虎视眈眈。萧祁昱看着箭弩拔张的两队忍不住想笑,今天他的王者之师赢了。

    沈郁看着他对众人笑道:“今天王者之师是赢者,那皇上是不是应该代表说句话呢?”

    下面人起哄,萧祁昱向他们抬了下手,等众人安静下来,他才道:“今日的比赛我很高兴,并不单单是因为我们的队伍赢了,而是能够同你们一起踢球让我高兴,你们不仅是我大梁的栋梁之才,还是蹴鞠界中的高手,能同高手切磋,我很高兴,希望下一次我们还能在一起比赛。”

    萧祁昱看样子今天是真的高兴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带笑说的,一扫他往日死了爹一样的脸,哦,他爹确实死了。总之他今天的态度很好,让这群世家贵族子弟立刻对他的印象好了,本来在球场上就对他刮目相看了,现在就更加的好了。

    众人一片欢呼声,萧祁昱笑了下:“好了,今天这顿宫宴,我们就借瑜王爷的光,尽情的喝吧。连我都没有想到皇叔会踢球呢。”

    他把沈郁拉下来了,沈郁只好朝他们笑笑:“应该的,诸位请吧,今晚放开了喝,不醉不归!”他硬着头皮说这句话的,以为已经看到了陆琪等人的眼光,这些混蛋都挺记仇的,估计还记得他在球场上说的那些话,今天晚上恐怕不会让他太好过。

    果然他话音落下后,众人便都轰然起声,沈郁连忙拍了拍手,歌舞队便出来了。这一次的活动叶长松使劲浑身解数,连歌舞都排的很好。这歌舞没有在赛场上跳,太后嫌有伤风化,于是就在这里跳了。

    沈郁本来想好好看歌舞的,但最后还是没有逃过这些人的胡闹,酒一杯杯的敬了过来,敬他跟萧祁昱。萧祁昱是海量,可他不是啊,平日里他是喜欢喝酒,可那酒又几分酒量他自己清楚,就那么点,所以这次他清楚的知道今晚上是逃不过去了。

    逃不过去便破罐子破摔了,更何况今天是同萧祁昱一起喝,别人来敬他就不能不敬萧祁昱,敬萧祁昱就不能不敬他,仿佛是把他们俩人连在一起了。这种感觉很好,于是沈郁的酒一杯接一杯,来者不拒。

    萧祁昱频频看他:“皇叔,你不能喝了……少喝点……别喝了……”尽管如此,沈郁还是醉了,其实在场上的人都差不多了,几坛子烈酒下去,原来虎视眈眈的两队彻底的成了好兄弟,你来我往,好的恨不能抱成一团,全都喝的差不多了。

    萧祁昱扶着沈郁对内务总管说:“安总管,你在这里照顾他们,我扶他回去。”

    萧珩往前走了下:“皇上,要不我送他回家吧,我家离他家近。”

    萧祁昱看了他一眼笑:“多谢珩二哥好意,瑜皇叔喝的太多就住在这里行了。路太远,别再风寒。珩二哥如果可以的话,帮我照顾一下其他人吧。”

    萧珩看他这么说了也只好算了,他说的对,沈郁这么回去路上一定得风寒,他看着萧祁昱扶着沈郁往外走,觉得他也并没有他爹说的那样厌恶沈郁,他笑了下,这个皇上还是挺孝顺的。

    萧祁昱扶着沈郁除了殿门后不走了,走不动了,沈郁这次是彻底的喝多了,他扶着他,他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滑,手还很可耻的摸他衣服里去了,萧祁昱抓住了他这只手,他还有另一只,跟八爪鱼似的扒着他。

    这就是萧祁昱为什么不敢把他交给萧珩的原因,因为他满口胡话,他摸着他的胸膛说:“祁昱你这里变大了……好几块啊,都……都变大了……”

    萧祁昱抓着他的手,脸都黑了:“皇叔!”

    声音还是冷的,只不过带上了些许的羞恼,然而沈郁听不见,已经把脸贴他胸膛上,喃喃道:“我喜欢。祁昱,我喜欢你……”

    萧祁昱想要呵斥他的话就这么卡住了,他使劲把他拦腰抱起来了,沈郁再怎么瘦也是个大男人,况且他还不瘦,该有肉的地方没少长,特别是屁股,抱在怀里沉甸甸的。萧祁昱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抱着他往回走,他得把他送回他的宫殿里去,这宴请他们的地方离他住的地方有些远。

    萧祁昱喝的也不少,但是他酒量似是天生的海量,所以出来反而清醒了,他抱着沈郁,听他说胡话,翻来覆去,没有什么新意,不知道是喜欢他,还是喜欢他的胸!

    萧祁昱好不容易把他抱到了床上,沈郁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萧祁昱抱着他这一路彻底的累瘫了,被沈郁这么一搂竟然没能起来,他努力了几次,在刘公公的眼里那就是不知道在干什么,一起一伏的……于是他挥挥手,把门关上了,并把人都赶下去了,他自个儿站门口,准备听墙角。

    萧祁昱在沈郁身上趴了一会儿才把他的手撕开,翻身躺倒了沈郁的旁边,先让他歇会儿。哪知他刚躺下,沈郁又翻身压上来了,这一路他的衣服已经被他扒的差不多了,这一会儿让他一拉就开了,他的小兄弟一下子就弹出来了。

    沈郁大概没有想到会这么直接的弹到他脸上,所以有些怔愣,窗外的光线并不亮,可他还是看清楚了,这个家伙是那么漂亮,那么狰狞,那么粗……他还能记着刚才弹到他脸上时的力度,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

    他在萧祁昱就要拉上裤子时握住了它:“祁昱,它也变大了……”

    萧祁昱脸黑的要命,他被他摸了一路,要是不变大那不是太监了吗!他正要起来时,沈郁却低下了头,将那个大家伙就这么含在了口中,萧祁昱脸腾的红了,仿佛体内的血一下子冲到了头上,他再也没忍住闷哼一声倒在了床上,再也没爬起来的力气了。

    百炼钢难逃绕指柔,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沈郁不是一般的美人,萧祁昱在忍到极致的时候,把沈郁一把拉到了床上,使劲的把他压住了。沈郁不是一般的美人,因为他比美人更加的主动,主动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萧祁昱要不是觉着他是他皇叔的份上,都想对他用放/荡这个词了。

    …………(452字,可以去:白衣的博客)

    萧祁昱这一夜累及,比赛卖力赢了,与那些贵族子弟拼酒赢了,跟沈郁滚\床\单至深夜累及,所以就这么睡着了。以至于太后前来看他他都没听见。幸好刘公公厉害,三言两语将柳太后给劝走了。

    萧祁昱这一夜昏昏沉沉的,做了无数个梦,或者是想起了无数的以前,他同沈郁的以前。

    那时候他还是三皇子,三皇子萧琛。沈郁那时候是摄政王沈世奎的儿子,他也叫他皇叔,辈分在那里摆着。他也确实把他当成皇叔,尽管他只比他大三岁,尽管这个皇叔看起来那么不正经,可他不正经他的,与他无关。

    那时候他没有遐想过那个皇位,大皇子已经是他老爹钦定的,还没有立太子只因为不想那么早的有东宫,不想那么早的退位,而且上头还有个摄政王,这个摄政王权倾朝野.他父皇不想过早的把太子暴漏出来。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清楚,他的心思一向细密,不受父母宠爱的小孩,心思总是多一些的,心也总是冷一些。

    所以他看着他的大皇兄颠颠的跟在沈郁的身后叫他皇叔,然后也看到了沈郁脸上的崩溃表情,他比沈郁小三岁,可大皇子却比沈郁大了三岁,所以沈郁的脸色很好看,像是被噎着了似的。

    然而大皇子没有发现,还是一个劲的叫沈郁为皇叔,摄政王被先皇特意赐的异姓王,大概大皇子以为叫他皇叔是高看他了吧。

    萧琛这么想着却没有说什么,见了沈郁也客客气气的叫他皇叔,知道他不愿意听多,所以他叫他一声就过,不愿意同他有过多的接触,接触多了招惹闲话,大皇子已经把沈郁包揽了的样子,不仅请他来宫中做伴读,还会让他住在宫中。这待遇显然不是伴读了,皇子陪他读书倒是真的。

    每逢宫里举行宴会,沈郁的位置是很靠前的,他作为摄政王的儿子,炎帝很看重,直接与他的皇子并列,于是他就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一次两次萧琛没有在意,沈郁很会做人,从来不抢大皇子的光彩,也从来不与他同席,比起权倾朝野、目无皇上的摄政王沈世奎来说,他的这个儿子很有眼色。

    他坐在三皇子的身边众人也没有意见,萧琛偏过头去叫他一声皇叔,他也笑着应了。大概是这一晚的气氛很好,沈郁一次次的跟他敬酒。

    身后的侍从见这摄政王府的小王爷频频给他们三皇子敬酒不由得侧目,也都觉得沈郁有些醉了,桃花眼都笑成月牙,脸色却红润的跟桃花一样,绯色唇上一抹水色,一身大红的衣服,当真是人比桃花美。

    萧琛话不多,看沈郁一杯杯的给他倒酒,于是便一言不发的端起来喝,他不知道沈郁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他的酒量,沈郁是灌不醉他的,于是他就冷眼跟沈郁碰杯,他倒要看看沈郁想干什么。

    沈郁大概也没想到他酒量这么好,他都快不行了,可他脸色变都没变,手端着酒杯依然很稳,沈郁心里暗暗的想,这以后想把他灌醉,骗上床的几率大概是没了。

    沈郁自暴自弃的给自己斟上了酒,萧琛看他手有些歪了,不得不提醒他:“皇叔,你别喝了,喝太多了。”

    沈郁瞟了他一眼,他生了双桃花眼,这么一转,有万千桃花开的感觉,可惜萧琛并没有看见,他已经去拿沈郁手里的酒壶了,沈郁的桃花眼白转了。

    沈郁本想着灌醉他的,哪知道自己先醉了,于是便彻底的破罐子破摔了,他终于把自己灌醉了,倒在萧琛的肩上,任凭他身后的小福子怎么拉都不肯松手。

    皇位上的炎帝一看这个场景,便笑了:“小郁以前也没有喝醉过的,琛儿,是不是你把你皇叔给灌醉了啊。”

    萧琛有些冤枉,但他也没有解释,本想拱手告罪的,碍于沈郁抱着他的一个胳膊,只好把手放下了,抬头道:“父皇,儿臣知错,儿臣不知道皇叔酒量差。”

    炎帝还没有说什么,沈世奎先说了:“犬子无状,让皇上见笑了。”他话是这么说,但是丝毫没有起来告罪的样子,依然端坐在他独有的椅子上,身边两位美妾给他倒着酒。他端着酒杯不慌不忙的转了转,然后笑了:“这个混小子,一点儿都没有继承我的风范,一点酒量都没,真是白瞎了。有劳祁昱照顾下犬子。”

    祁昱是萧琛的字,大梁还没有几个人能这么称一个皇子,独沈家父子。

    沈郁半靠在萧琛的肩上,因为装醉,他也没有看见炎帝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霾。摄政王沈世奎有资格狂妄,大梁的江山就是他打下来的,他有资格叫皇子跟叫奴才似的,他的儿子有资格把皇宫当成他自己的家。

    大梁的第二任皇帝,炎帝很快便笑了:“世亲王说的哪里话,琛儿快扶你皇叔去休息。”

    萧琛也没有在意,当真扶着沈郁往外走,沈郁并不是没有留宿宫中的经历,摄政王沈世奎的儿子自幼便跟他们这些皇子一个待遇,甚至凌驾于他们之上,所谓伴读,做伴儿的那个不知道是谁。

    沈郁长的没他高,但是他却把全身的重量都砸他身上了,萧琛再高也还是个半大小子,扶着沈郁也有些吃力,沈郁听着他的喘息声暗暗的叹了口气,好在他的轿撵很快就到了,小福子呼呼的喘气声:“三皇子,少爷你们上轿子吧。”

    沈郁试着萧琛把他扶上了轿子,且把他揽到了肩上靠着,于是就闭上了眼。

    不知道把沈郁放到哪儿合适,只好扶到了他的宫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沈郁便睡到了他的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