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22章 席间

第22章 席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郁端着身份笑着请他入席:“我知道顾兄产业遍布江南海北,美味佳肴也都吃惯了,今天这顿小餐怕是入不了顾兄的眼,顾兄就当是吃顿便饭吧。”

    他是如此热情,顾铭瑞推辞不得只好拱手道:“王爷太客气了,早就听闻醉仙楼的名声,今日正好有幸尝一下。”

    菜鱼贯而入,沈郁真的当起一个东道主,恰到好处的给他介绍了一番菜系,顾铭瑞也很给面子的试吃了下。

    沈郁没有提任何有关米价的事,顾铭瑞也不提,他就在等,等沈郁什么时候才忍不住,横竖川地米价高了与他有益,他就现成的等着做个奸商。

    顾铭耀压根就不知道沈郁请他来的原因,所以吃吃喝喝最放松,还一边给他大哥夹菜:“大哥你吃这个。”顾铭瑞看他:“你自己吃吧,多吃点青菜。”

    沈郁笑:“看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

    顾铭瑞笑的有些浅:“小弟不懂事,让王爷见笑了。”沈郁笑道:“没有,我很羡慕,早就听说顾家兄弟感情好,从没有出现过争家产、兄弟不和的情形,如今见了顾兄,才总算明白原因。”顾铭瑞问道:“不知王爷指的是什么?”

    沈郁看着他正色道:“顾兄重义,讲诚信,心怀天下,不以小利而失大义。”

    总算是来了,顾铭瑞知道沈郁给他带这么高的帽子是为了什么,所以他看着眼前这个花一般无害的摄政王有些想笑,瑜王爷心眼可真是了得。看着跟文弱书生一般,哪知是只狐狸。

    顾铭瑞嘴角微挑,不甚在意的笑:“王爷谬赞了。”

    沈郁被他这一眼看的有些脸红,他知道顾铭瑞看出了他的心思,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顾铭瑞的城府是如此的深,他可以想象得出,如果他今晚上不点明,顾铭瑞就能跟他唱一晚上戏。

    沈郁苦笑了下不再演戏:“顾兄一定知道我今日请你是为什么,不知能否请顾兄以大局为重,协助朝廷平衡川江的米价呢?”

    顾铭瑞不是沈郁,会对他有别样的心思,所以他很冷静,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不愿意跟官府打交道,这些人用你的时候把你当大爷,可当不用你的时候就成了绊脚石,一脚就踢开了,上次的科举就是这样。

    顾铭瑞开始默默的喝茶,沈郁是个求人的,便只能看着他,不能催他亦不能逼他,就在两个人准备喝茶喝到天亮时,外面传来了轻呼声:“草民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铭瑞微微顿了下,抬头去看沈郁,沈郁也不知道外面怎么了,萧祁昱不是回宫了吗?

    但他很快就向顾铭瑞解释道:“顾兄不必紧张,是皇上来了。”

    顾铭瑞当然不能坐着,瑜王爷是瑜王爷,皇上是皇上,就算萧祁昱再怎么是傀儡皇帝,他一个草民见了还是要下跪的。

    所以当萧祁昱踏进来的时候,顾铭瑞站起来给他行礼,顾铭耀这次没有用他叫,也跟着他一起行礼了。

    萧祁昱进屋也没有看沈郁,只大概的瞟了下布局,看了下跪地上的顾家兄弟,很快便让两人起来了:“顾家兄弟,快请起。”

    沈郁虽然不想理他,但还是给他递话:“皇上怎么现在才来?我跟顾兄都吃了一半了。”

    萧祁昱也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宫中琐事繁忙,还请顾兄弟见谅,早就想见顾家兄弟了。”顾铭瑞哪能接受他的道歉,又要行礼:“皇上这么说,折煞草民了。”

    他用余光看了眼萧祁昱,只能说天子天生贵气,萧祁昱年纪轻轻,可气势摆在这里,身材欣长,面容英俊,着一身精致刺绣的黑衣,更显得整个人气势厚重。

    怪不得他家小弟跪的比他快。萧祁昱单从表面看比沈郁靠谱多了。

    萧祁昱来了,且是要请外人吃饭,于是两个人心里再烦对方,也要装成一副好叔侄的样子,萧祁昱笑着看他:“皇叔,你跟顾家兄弟说到哪了?”

    沈郁笑笑:“你来的晚,我们都快说完了。”

    萧祁昱看向顾铭瑞:“不知顾兄弟意下如何?”顾铭瑞不得不开口:“顾某只是一介草民,当不起王爷说的大任。”

    萧祁昱知道他不愿意,眼神微敛,只是还是笑着说:“不知道顾兄弟有何难处,若有难处尽管说来,有什么需要朝廷助你的,你也尽管开口。”

    他说的比沈郁直接多了,带着冷意,单刀直入,顾铭瑞知道他是不满意了,也对,皇上说的事,下面的臣子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应该去完成。

    顾铭瑞低声道:“不敢,草民真的是没有能力,川地秋收之时遭遇洪涝,颗粒无收,草民也深感心痛,草民在川地的产业也损失严重,如果皇上愿意,草民可以贡献草民家中的粮食,可草民实在没有能力平衡粮价,历朝以来,都是官府调度。”

    萧祁昱看着他:“顾铭瑞,朝廷的救济粮已经发放了,按照时日算,不出一年半载,米价也就平衡了。”

    顾铭瑞知道他没有说话也就没有打断他,萧祁昱接着说:“可我不想等一年半载,川江的百姓也等不了一年半载。我也不忍心川江的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

    顾铭瑞嘴角微微动了下,低声说道:“皇上仁慈。”这种好话谁都会说的。

    萧祁昱微微吸了口气:“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知道顾家在商界的能力,也知道顾家平衡米价是一句话的事。”

    顾铭瑞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他,所以看得见年轻帝王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冽,他是个富可敌国的商人,在这个皇帝眼里一定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

    顾铭瑞没有说话,萧祁昱眼里的冷冽却收了起来,淡淡道:“我知道顾兄弟的顾虑,我今日能来这里就不是顾兄弟想的那样,我是一国之主,可更是天下百姓的主,没有他们就没有我。而这百姓中也包括顾家。”

    顾铭瑞明白了他的意思,离座向他行礼:“草民多谢皇上厚爱。”

    萧祁昱扶住了他:“你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是我的臣民,我要对付你会让我的敌人笑话。北羌虎视眈眈,我放着他不除,却要来对付你,岂不是可笑。”

    他要除掉北羌?!那个矗立在大梁北面,与大梁斗了几十年的北羌?

    桌上的两个人都不由得看向了他,沈郁直到看到顾铭瑞有些怀疑的眼神时,才觉出自己反应太过了,他确实也觉得惊讶,他也确实不知道萧祁昱有这样的心思。

    不知道是萧祁昱想在顾铭瑞面前显摆,还是他真的想除掉北羌,他有这样的想法却从来没有让他知道过。

    沈郁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他跟萧祁昱离心太久了,或者说他就从来没有靠近过他,这个事实确实让人沮丧,沈郁勉强的笑了下:“顾兄,我说话不算话,现在皇上说了你还不信吗?”

    顾铭瑞看了他一眼,向萧祁昱起身笑道:“皇上圣明,有您这句话,草民就放心了。”

    萧祁昱请他坐下后继续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巢倾卵覆,想必顾卿一定明白,顾家是我大梁朝不可缺少的家族,我大梁在这样的时刻需要顾家,那反过来,顾家是不是也有需要大梁朝的一天,顾家产业遍布大梁朝,大梁朝安一日,顾家产业便安一日。”

    言语冰冷而真诚,顾铭瑞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年轻的帝王面色如水,眉目锐利,尽管他收敛的很好,可是不经意间还是能够看得出锋芒。这个皇帝不是能够屈人之下的,他的身上有一种傲气,并不像个傀儡皇帝,或者说以后不会只单是一个傀儡皇帝。

    而他旁边坐着的辅政王,长袖善舞,虚与委蛇,这两人的关系怕是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这些都不管他的事,与他个人而言,他只要一个稳定的政治背景就行,这两个人越是胶着,越平衡。

    任何事情都要讲究一个平衡,朝政需要平衡,而他们商人的市场也需要平衡,川江的米价高升其实于他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如摄政王说的那样,那短短的一点儿蝇头小利,还不如赚一个好名声,恒远发展才是长久之计。

    顾铭瑞想到这里看了两人一眼:“草民今日幸得两位提点,在这里敬两位一杯,我先干为敬。”

    既然事情解决了,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便是喝酒了。

    沈郁是一个很好的陪客,什么话题都能接的上,顾铭瑞是个儒商,并不是只一味的挣钱,琴棋书画都有涉及,他这个年纪也自有顾家大家族的修养,所以席间并不沉闷。

    顾家小弟也分外朴实,不挺的闹出笑话,也为席间众人增加了几分热闹之气。顾家大哥本着大哥的架子教育他,时而嫌他不知礼数,时而嫌他吃的多了,气氛一片融洽和睦。

    沈郁就这么看着那顾家兄弟俩人打情骂俏,哦,是哥哥教训弟弟,弟弟偶尔撒撒娇,是很正常的兄弟关系,都说顾家大哥偏疼这个弟弟,顾家老父去的早,这个大了十几岁的大哥对小弟类似于父亲,说打就打,说摸头就摸头,小弟畏于大哥威严,只哼哼了两声表示不满。

    这无比正常的关系落在沈郁眼里,那就浮想联翩了,沈郁不自觉的看顾家大哥。顾铭瑞五官并不怎么突出,但是凑到一起就很有感觉,特别是到了他这个年纪,身上有一种沉稳之气,非常的有男人味,看自家小弟那眼神都让他嫉妒了,沈郁心想这俩人要不是断袖都可惜了。

    他这看人的眼神太明显了,顾铭瑞又不是瞎子,不仅不是瞎子,敏锐力还非同一般,所以被沈郁看的实在忍不下去了,咳了声:“王爷对顾某有何指教?”

    沈郁脱口道:“你喜欢男的吗?”此话一出,顾铭瑞愣了下:“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