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二更

第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祁昱看他,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打消了他的疑虑:“他……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你的表现也很好,他一直以为楚家就是依附着恭皇叔的小家族。”

    所以瑜王爷每次见了他鼻孔都朝天?楚云彻听他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看到萧祁昱看他,他笑着说:“都说瑜王爷眼睛厉害,微臣这实在是担心着呢。”他跟萧祈昱相视一笑,都知道瑜王爷的那点儿小心眼。

    笑话完沈郁后,两人终于说起了正事,萧祈昱站到了地图面前,指着大梁最北边的防事线:“又到了隆冬季节,这些北羌贼子又在我边关蠢蠢欲动,自入秋以来大大小小的已经十几起了。”

    楚云彻劝到:“皇上你不要生气。”

    萧祁昱不自觉的拧了下,冷声道:“这些人每年都来,后靠沙俄,贼心不死,频繁骚扰边境着实让人心烦。”

    楚云彻看着地图轻声问道:“那瑜王爷有没有说什么抵抗之策?”边关驻扎十万兵马,就是随时预防着北羌的进犯,这么多兵马,怎么就守不住一个边关呢?

    萧祈昱冷哼了声:“他除了防守就是防守。”萧祈昱已经看透他了,沈郁毫无兵法可言,整天就知道防守。这种话说多了,守卫边关的人都松懈了。

    楚云彻听他这种口气莫名的就想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沈郁在他的口气里并没有那么的重视,不屑就是不害怕,所以久而久之,他也随着他不害怕沈郁了,沈郁是只纸老虎呢。

    楚云彻笑着说:“瑜王爷并没有亲身去过边关,也许是不知实情吧。”

    萧祁昱不想再提他,便草草的嗯了声,转了话题:“我们的御林军练的怎么样了?”

    御林军,当年汉武帝受母系亲戚压制,没有实权,为了拿到实权,假装带一帮武士在羽林中打猎玩耍,实际上是在训练一支真正听命于自己的军队,这就是羽林军的来历,,而今日萧祁昱取这个名意义不言而喻。

    楚云彻听着他的话,一下子精神起来,他站直了腰身,低声道:“皇上放心,这两万将是微臣着人日夜操练,不用多久,就会是一支龙虎之师。”

    萧祁昱听着也有几分兴奋,他笑了声:“好,太好了。”

    楚云彻看他这么高兴不由的问他:“皇上,你要不去看看?云清也在那边。”后面一句他说的极轻,萧祁昱不由得停顿了下:“表妹……也在?”

    楚云彻笑道:“是的。皇上放心,我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妹妹的脾气我知道,她不会乱说的,她去了那里也帮得上忙。”两万将士就算是不吃饭也要喝水啊。

    他说的这些萧祁昱自然知道,让一个大家小姐去伺候茶水,他过意不去。

    所以他有些歉意的道:“麻烦表妹了。”

    楚云彻一下子跪了下来:“能为皇上做这些事是我楚家、我方家最大的荣幸,所以请皇上不必言谢。”能够恢复他方家昔日荣光,能够彻底的摧毁沈家,是他这辈子的心愿,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更何况他妹妹跟萧祈昱从小订过亲,孙贵妃定的,即便她人已死,即便刘太后不同意,可定亲的玉镯还在。

    他也并不是没有奢求过他妹妹能当上一国之后,可如今的情形,当皇后的可能性太低,萧祁昱至今未娶可见也有他的苦衷,所以他理解他,就算他妹妹以后只能为妃,他也会为他效忠。

    其实是妃是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萧祁昱心中是什么位置,萧祈昱是一个重情之人,就看在这么多年依然提拔他们家就知道,他心里还有他妹妹,这就足够了。

    萧祁昱看他跪着连忙把他扶起来:“快起来,都说了不用行此大礼。”楚云彻笑笑:“谢皇上。”

    两人一起去了御林军的演练之地,拜楚靖这个兵部尚书的职位,这两万御林军有了练兵之地,连绵的山中,风吹尽了落叶,挂上了雪霜,然而这两万士兵持枪而立,整整齐齐的站着,犹如这一排排的柏杨树,朝气蓬勃,英姿焕发。

    萧祈昱骑在马上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白气,他勒住了缰绳,看着这一排排属于他的将士心情激越,这是他的人,不是辅政王的。他那晚上在马车上说的那句话是真的:他说笑的,他不要沈郁给他兵权,那种乞求而来的兵权他不屑于要,他更不愿意从此看着沈郁的脸色行事。

    楚云清得知他们到来,出来迎接,她果然如楚云彻说的那样,是来做饭烧水了,一身朴素的衣服,但仍然是大家闺秀的气质,离萧祁昱几米远就下了马,行大礼:“民女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如此大礼,是个非常知礼数的人,于是萧祁昱也下了马:“楚姑娘快请起,不必如此客气。”

    他虚扶了她一把,离得挺远,礼数周全,楚云清谢他。萧祁昱看着她不知道说点什么,她不是普通的宫女,这是他指婚的未婚妻。

    拜沈郁所赐,萧祁昱这辈子同女的打交道太少了,所以他不知道应该跟她说点什么,楚云清看出他不自在笑道:“皇上,请账内喝茶吧。”指挥营就设在前面的帐中。

    楚云清给他倒上水,萧祁昱谢她:“上次在球场上砸到了你,后来也因为忙一直没有去看你,你没有事吧。”

    楚云清低头一笑:“皇上不必担心,民女已经没事了。”

    她一口一个民女,萧祁昱轻咳了声:“方家原是我孙母妃的族系,论起来你也是我表妹,所以就不必再自称是民女了。你若是愿意,就称我声表哥吧。”

    楚云清看了他一眼,看出他是真的这么想的后,终于笑道:“好的,表哥。”

    萧祁昱这次来的突然,她理应回避,所以她指了下外面:“表哥,大哥,你们先坐,我去前面看看午饭做好了没有。”

    她走了后,萧祈昱跟楚云彻道:“让楚姑娘这么冷的天里在这受寒,我实在过意不去。”楚云彻看着他笑:“皇上,你太见外了。你刚才都认他做表妹了啊。”

    萧祁昱也笑了下,回想道:“我孙母妃还在的时候,楚……表妹来宫里玩,我见过她几次,后来你们迁往杭州,我便一直没有见着你们。一晃眼十五年过去了,时间过的真快。”

    方家离京的时候他已经五岁了,记着点儿事了,那时候孙贵妃还没有去世,常招她的妹妹入宫,她妹妹就带着女儿入宫玩耍,所以后来定亲也就顺理成章了。

    楚云彻笑着点头:“可不是,时间过的太快了。”

    他看着萧祁昱心里也一阵感慨,他们当年受到沈世奎的迫害,举家迁往杭州,把宫里的孙贵妃单留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孙贵妃年纪轻轻便因病去世,而他们都没能回来给她上一炷香,也没有好好照看过孙贵妃膝下的这一子,那时候没有想过他会成为皇帝的。

    楚云彻想想也觉得不是滋味,萧祁昱这时候却已经站了起来,走向了帐外,这帐篷搭在背风处的山披上,从这里能够看见山底下的士兵,萧祁昱就这么站着看,眼里平静无波,楚云彻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正想说点什么,听见他淡淡的声音随风传过来:“云彻,云清表妹今年也有十八岁了吧。”

    楚云彻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只点了下头:“是的皇上。”

    十八岁,早已是嫁人的年纪,可楚云清却迟迟未嫁,萧祈昱明白她是在等他,守着定亲的礼数只能嫁给他,可他偏偏身不由己。萧祁昱看着远山道:“让她嫁人吧。”

    楚云彻心里惊了下:“皇上!”

    是他在怪他们方家那些年没有照拂他吗?!那时候他们方家自顾不暇啊。

    萧祈昱没有看他,只看着山谷里的士兵淡淡的说道:“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形,辅政王一日在朝我便一日不能亲政,甚至就连选妃都不由我做主,所以就算有选秀,表妹也选不上,而我也不能让你们方家在我还没有能力的时候暴露出来,云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能说他跟沈郁之间的荒唐,所以只能这么说。

    楚云彻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他一下子跪了下来:“皇上!微臣知道你对我们方家的厚爱,微臣及全家人愿肝脑涂地为皇上尽忠,所以请皇上也明白我妹妹的心,她会永远都等着皇上的。”

    萧祈昱深吸了口气:“云彻,我既然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你知道,我不想耽误她,她是个姑娘家,耽误不……”

    他回过了头,所以就看到了正从帐外出来的楚姑娘,楚姑娘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让萧祁昱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楚云彻随着他的视线也看向了他妹妹道:“小妹,你是不是愿意等着皇上的”

    楚云清叹了口气走了上来:“哥,你不应该威胁皇上。”

    她看着萧祁昱的眼睛道:“皇上不用担心我哥哥的话,他是心太急切,没有别的意思。现在在别人眼里,楚家已经与皇上荣辱相共,所以他才这么担心我的去向会影响皇上的声誉。皇上,你不用在意这个,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民女也相信皇上终有一日会成为这片江山的主宰者。所以如果皇上是在为民女担心,那民女深为感激,若皇上怕连累民女,那民女自当择人而嫁,所以请皇上一切宽心。”

    她说的平淡而坚定,迎着猎猎寒风,却站的笔直,一身碧色的衣衫在这萧瑟的山色中如一笔青翠的玉竹,萧祁昱就这么看着她怔住了。

    情不知何以起,回顾时才知道那时候叫怦然心动。

    楚姑娘说完这句话后便退回去了,本来她不想说的,但也不能当没有听见,萧祁昱身为天子却说的那么低微,让她觉得心中有些酸涩,就跟那次在球上上踢到了她,他站在旁边明明很紧张,可却不能表达什么。这个天资当的让人觉的辛酸,辛酸他的苦楚:隐忍多年,已成习惯。

    她走后,萧祁昱才轻咳了声:“我是不是说的话不好听?”楚云彻笑而不语,让一个跟他有婚约的女子另嫁,就是有别的意思,不是这个姑娘有问题就是姑娘家有问题。

    萧祁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沈郁的妹妹,他的*姑姑,就因为沈郁的名声所以迟迟嫁不出去,留到现在已经成了老姑娘。这么一想他瞬时间觉的对不住楚姑娘了,人家等他这么多年,他却让她另嫁。

    楚云彻看着他笑:“皇上,臣的妹妹说的对,微臣也相信皇上亲政的那一天不远了,请皇上也要相信我们。”

    他牵着马向前走了几步,跟上萧祁昱的步伐,站到了最高处,伸手向前指了下:“皇上,我们已经有兵马了,这只是开始,后面就会越来越好。而瑜王爷却会却来越差,皇上你看经过上次的地动洪灾,瑜王爷的人已经削下去一半,他在朝中的势力以后也会慢慢的削弱。恭王爷说让皇上宽心,瑜王爷年纪太轻,行事狠辣,不得人心,长此以往,他自己就会跌下去!站的越高,跌的就越狠!”

    他说这话时有一股子狠劲,且紧抓了一把缰绳,两人站在高处,马蹄一动,下面是石子便簌簌的往下掉,萧祈昱看着这跌下去的石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下。

    他有无数次的想掐死沈郁算了,可今天听到这些话却发现并不太舒服,跟噎了一块石头一样,吐不出咽不下,偏石尖辗转着磨他的心。

    沈郁的去留问题简直要成了他的心病。

    他不想再说这个便转了话:“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下去看看吧。”

    他说完后纵马下山,身形矫健,凌厉如风,楚云彻也紧跟在他身后下了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