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47章 混乱夜

第47章 混乱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柳姑娘看他愿意跟自己说话了,便很高兴,以为自己唱的很好:“大爷,我唱的好吧。”

    萧祁昱嗯了声:“好。”

    如柳姑娘用扇子遮了遮脸,做出一个娇羞的笑来:“奴家是我们翠红楼里唱曲唱的最好的。”

    萧祁昱哦了声:“是吗?”

    如柳姑娘笑:“是啊,大爷,奴家叫如柳,说的是妾身有蒲柳之姿。妾身实在不敢当,妾身虽是我们万花楼里的头牌,但也不敢自认第一,让大爷见笑了。”

    听她的意思根本不是自谦的话啊,分明是得意啊。萧祁昱有些无语,看样子她根本不认字。萧祁昱有一些怅然,不过他想想,边陲之地,哪里有京师的繁华呢,这些沦落青楼的女子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又何来念书之说。

    虽然这么想着,萧祁昱神色还是淡了下来,他想起楚云清了,她也喜欢穿碧色的衣服,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可就是这样一个德才兼备的女子就这么没了。萧祁昱握着酒杯的手一点点的收紧,在快要捏碎的时候他把酒喝了,烈酒顺着喉咙滑到胸口,一路火辣辣的,说不清是疼还是悔。更分不清悔的原因是什么。他一言不发的开始喝酒。

    程谨之看了他几眼,萧祁昱的神色太冷了,前几日他们自己的庆功宴他还很高兴的,这是因为瑜王爷的关系吗?

    程谨之不动声色的看向沈郁,沈郁这个瑜王爷从表面看不出什么来,他一直笑着,手没有离酒杯,可也没有失态,不跟周围的那些将士一样对旁边的姑娘动手动脚,引的周围姑娘一片娇笑声。

    他从始至终是平静的,从这里就能看得出一个辅政王的气派,从容淡定,张弛有度,这么年轻便有这种心境,他成大梁的辅政王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这么想着程谨之却没有太高兴,说不清什么滋味,因为他是萧祁昱的人,倘若辅政王越厉害,他们便越是被动的。

    他不知道沈郁这么平静是因为心凉,他心里也是有些许愧疚的,虽然那愧疚比起一条人命来不算什么,但总归是不太舒服的,所以他的气焰也就低下去了。

    程谨之掌管着后勤一块儿,他筹谋着把瑜王爷安置在哪儿,理应跟着皇上住,但是现在看来还不太好弄,程谨之小声的走了过去,问萧祈煜:“皇上,王爷一行人来该住在哪儿啊?”

    萧祁昱此刻一点儿都不想提沈郁,他摆了下手:“你去问问他,他愿意住哪就住哪。”

    口气非常的冷漠,程谨之也只好去问沈郁,瑜王爷比皇上的态度好多了,看见他来笑了下:“程将军。”程谨之忙道:“不敢当。王爷,皇上让卑职来问问您,您想住在哪儿卑职便去给您收拾下,这边关简陋,要委屈王爷了。”

    沈郁闻言看了下萧祁昱,然而萧祁昱没有看他,只跟旁边的姑娘喝酒,如柳姑娘都靠在他怀里了他都没有推开,沈郁便把视线收了回来,跟程谨之笑道:“以往的押送粮草的军官住在哪儿,我就住在哪儿吧。”

    程谨之暗暗的松了口气,那里离皇上的指挥营挺远的,但是他还是笑道:“王爷,这边关多艰苦……房间也偏简陋些。”

    沈郁不甚在意的摇了摇头:“没事,就住在那吧,麻烦程将军了。”

    程谨之忙下去替他布置去了。

    晚宴在熬了大半夜后终于结束了,梁督军喝的正豪气万丈,拉着艳娘回了督军府,也没有再次的强求沈郁住他府里。

    沈郁便看着萧祁昱,萧祁昱却已经拉着旁边的姑娘站起来了,看到沈郁还站在那,便皱了下眉头:“程将军,带王爷下去休息吧,瑜王爷与众位押粮草的将士们辛苦了。”

    沈郁看着他:“祁昱,我有话要跟你讲。”

    萧祁昱点了下头:“王爷请讲。”

    他连皇叔都不肯叫了,沈郁看了看他身边的人本能的挥手:“都下去!”

    他的派场什么地方都不曾少过,萧祁昱笑了下:“不必了,这些人都是我的人,王爷有事就直接说吧。”

    他这番话说完后,他身边的如柳姑娘便不走了,本来以为萧祁昱这位大爷不喜欢她,不留宿她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啊。

    沈郁火气本能的起来了,他霸占萧祁昱多年,在宫中别说宫女不敢靠近皇上,那就是多看一眼都不行!

    沈郁瞪着如柳姑娘,摄政王的气势这么多年已经练出来,单这么看着你也让你觉得如芒在背,如柳姑娘腿都要软了,她踌躇着:“大……大爷,要不奴家先退下去?”

    萧祁昱拉住了她,他反感沈郁的嚣张气焰,他上一次没有保护好楚云清,这一次不能连个弱女子都护不住,他看着沈郁慢声道:“如果王爷没有事的话,那我就走了。”

    他毫不留恋的转了头,并拉着如柳姑娘走了,沈郁被他噎在原地,脸色铁青,拢在袖子里的手指都簌簌发抖。

    程谨之小心的看着他:“瑜王爷?”

    沈郁看了他一眼,眼梢还带着残余的冷意,看着别有一番气势,程谨之被震了下,小声的道:“王爷您的下榻之处,卑职已经安排好了。”

    沈郁点了下头,当先往外走,程谨之看着他身后的翠儿姑娘踌躇道:“王爷,她……”

    沈郁头也没有回:“不用了,本王不喜欢。”

    他这话噎的翠儿姑娘一个倒仰,差点想把琵琶砸他身上,陪了半个晚上,难道就这么打发她吗!

    幸好他身边的小福子公公立刻掏出银子来了,把这姑娘打发走了,边疆的女子都比较彪悍啊。

    程谨之摸了下鼻子,王爷看不惯这种野花野草,他也没有办法啊。

    他跟在沈郁后面,要确保把他送到住处,沈郁的住处他已经尽力的收拾了,然而沈郁站在屋子中央,还是觉得无处可坐的样子,程谨之咳了声:“王爷,这被褥卑职换的是新的。”沈郁点了下头:“程将军去忙吧,这里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程谨之看着他身边跟着的小福子总管便点头道:“那王爷如果有什么需求就尽管让人来找我,我就住在西营里。”王爷来边关光护卫就带了两千,自然是不需要他献殷勤的。

    沈郁也点了下头:“劳烦程将军了。”观人颜色,谈吐大方,礼数周全,看样子是萧祁昱的亲信,他应该跟他多亲近下,问一下萧祁昱的情况,可他现在五内俱焚,没有任何谈天说地的心情,便让他退下去了。

    程谨之走后,小福子在座椅上放上一块鹿皮请他坐下,沈郁方坐下了,坐下后看着小福子给他重新换铺盖,锦衣锦被,就连头顶的帐子都换了,小福子总管手脚利索,很快就给他换好了,于是眨眼间这张床便成了这屋里的另类,富丽堂皇的像个外来者。

    然而这么豪华了,沈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睡不好,小福子轻手轻脚的到他床前,看他睁着眼很清醒的样子也觉得不好开口,怎么能跟他说皇上是真的拉着那个姑娘睡了呢,他在外面听的很清楚的。

    沈郁看着他这个样子便坐了起来:“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小福子担忧的看着他:“王爷,你没事吧。”

    沈郁摇了摇头:“没事。”

    他早就知道萧祁昱会有别人,只是一直自欺欺人罢了。现在知道了,该死心了。

    小福子问他:“王爷,那我们在这里住多久啊?”

    沈郁咬了咬牙:“过几天就走。”既然萧祁昱已经喜欢了别人,那他要拿回他的东西,他的兵符。以后两人各过各的,谁也不碍着谁!

    这么想通了后,沈郁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睡觉。

    如柳姑娘没有想过萧祁昱会他留下她,他在宴席上压根就没说几句话,所以萧祁昱拉住她的时候,她高兴了,她就说嘛,还没有不喜欢她的人呢。这么想着她使劲挽住了萧祁昱的胳膊。

    萧祁昱把她领到他的营帐里时,才正了脸色,他挥开了如柳姑娘挽着的手,他还是有些不太自然的。他虽然是天子,可这么些年一个女的都没有碰过,楚云清是他的未婚妻,可两个人还没成婚,所以别说行周公之礼了,就连拉手都没有过,当然以后也不会有了。萧祈煜僵硬的站着,神色一瞬间哀伤。

    然而他的脸色常年的面瘫着,这种哀伤让人看着冰冷,如柳姑娘这么看着他,心中也不太舒服,既然不喜欢她干嘛要拉她回来?

    她贵为万花楼的头牌,还没有她拿不下的客人呢。如柳姑娘乘其不备把灯给吹灭了,于是屋子里一片漆黑,如柳姑娘早已做好准备,吹灯前看好了萧祁昱的位置,于是趁着灯灭的瞬间超他扑过去:“大爷!”

    她万万没想到还没有扑倒萧祁昱身上,就被萧祁昱掐住了脖子,只五个指头,瞬间就让她喘不过气了,如柳姑娘终于是害怕了,开始挣扎,萧祁昱把她摔倒了一边。

    如柳姑娘连连咳嗦,指着萧祁昱问:“原来你……咳,你不行,咳,我知道了,不会跟别人说的。我真的不会说的,到我们万花楼去的也有不行的,大爷,您别生气,我知道我错了,不是您不行,是……咳,是……有的大爷就是不喜欢女的,他们转喜欢男的的,我们楼里也有男的,您要是……”

    她都被掐着脖子了,还能抽空把所有话都说出来,还真不愧是头牌,萧祁昱冷冷的看着她,在她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把她从地上抓起来,这次扔到床上去了。

    如柳姑娘看他撕她衣服了,心中一乐,她就说嘛,没有不喜欢她的男的,被她激两声也就都从了。如柳姑娘伸开双臂抱住了他:“大爷,这就对了嘛,要及时行乐啊!啊!”后面一声是萧祁昱猛的掐住了她的肩膀,手快勒到她的脖子了,这是嫌她多话吗?

    萧祁昱死死摁着眼前这个人,他有些眼花缭乱,头像是要裂开了,他今晚不声不响的喝了很多酒,他的酒量好,可是酒入愁肠,便愈发的惨烈,他在这一个晚上醉了,他已经刻意的把楚云清忘了,可看到沈郁才想起他不能忘,他怎么能够忘记她呢,她是因为他才死的。

    自责比疼痛还要让人难受,萧祁昱在这样一个夜晚受不了了,沈郁凭什么一副没事人一样呢?为什么痛苦的人只有他呢?

    萧祁昱这么想着开始撕身下人的衣服,如柳姑娘配合的叫唤:“大爷啊……你轻点啊……啊……轻点啊……咱们还有很长时间啊……”

    她其实是习惯这么叫了,客人们喜欢,于是她也觉得萧祁昱是喜欢的,她是有些喜欢萧祁昱的,萧祁昱长的帅啊,而且这种把她扔床上的举动多猛啊,她连着叫唤了一阵后,萧祁昱终于把她的衣服撕解开了,衣服扔到了地上,飞扬的也挺好看,如柳姑娘看着他心情激越,她就喜欢这种猛的,徒手撕衣服啊,如柳姑娘张口便唤他:“好相公,好哥哥……”

    萧祁昱听着这两声称呼僵住了,终于缓慢的抬头看她。称呼是一样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她是如柳,不是沈郁,尽管她的放荡跟沈郁那么像。

    他有些僵硬的爬了起来,他真是混账,竟然要强上一个人。他的那些冷静自持去哪儿了!他的那些教养、那些爱民如子的教养都被狗吃了吗!他是皇上啊,是曾经看着他大哥上民女都觉得恶心的三皇子,可现在他与他的行为有什么区别呢?

    萧祁昱缓缓闭了下眼,再睁开时,他指了指门口:“你走吧。”如柳姑娘看着他还想说点什么,他把一锭银子放到了她的手中,本来带她回屋中就想给她的,他拉她回来的目的只不过想气气沈郁而已,哈,原来只是为了气气他。

    萧祁昱身体僵硬,于是眼神越发的冰冷,如柳姑娘看着他给的银子份上爽快的走了,也不嫌他不行了。哎,看着这么帅的一个小哥,怎么就有这种毛病呢。

    如柳姑娘衣衫不整的出了萧祁昱的房间,守在萧祁昱房间外的人看了她一眼,但是什么也没说,如柳姑娘也就没有说话,既拿了银子那就得守口如瓶了,她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萧祁昱自己坐在床沿上,好一会儿不知道怎么该做点儿什么,他是那么痛恨一切跟沈郁有关的东西,痛恨他每夜做的那些梦,可现在事实是那么的打脸,他竟然要拉着一个青楼女子来证明他讨厌他,竟然昏庸到要去靠一个青楼女子来证明他的能力,沈郁竟然逼的他如此的失态,简直是奇耻大辱。

    萧祁昱看着这空旷的营帐,手握的死劲,恨不能奔到沈郁面前掐死他算了:“该死的沈郁!该死!”

    他的冷静自持,他的尊贵无双遇到沈郁全都没了。

    骂完了沈郁,他坐在漆黑的屋里睡不着,良久之后他对着床帐子说了一声对不起,不知道是对谁说的,说完后他闭上了眼。时到今日如果还不明白他哪里出了问题,他这辈子都白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