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50章 回京

第50章 回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郁回到京城时已是半月之后了,又快到年关了,各种事物都忙了起来,沈郁百忙之中先把萧祁昱两万御林军的军饷免了。

    免了之后他心中终于好受了,这口恶气也终于出了,两个人正式交战,隔着千山万水。

    沈郁处理萧祁昱谁都不知道,恭王爷自萧祁昱走了之后就一直很静默,仿佛萧祁昱的走带走了他大部分的希望,他终于偃旗息鼓了。

    沈郁知道他是不愿意跟自己对上,因为没有萧祁昱撑腰后,他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的左臂楚家也没了。

    没了这两人,恭王爷不成气候,所以朝中的众大臣都暗暗的站好了队,沈郁满意的笑了下,这终于都是他的天下了。

    然而他还忘了宫里有个老太婆,老太婆病倒了都能找他麻烦。

    因为天气越来越冷,所以沈郁干脆坐在床上批折子,左边暖手炉,右边热茶,小福子并刘公公将他伺候的很好,近乎于献殷勤了。

    看刘公公欲言又止,沈郁放下茶杯后看他:“刘公公有什么事吗?”

    刘公公是自小伺候萧祁昱的,萧祁昱没有登上皇位时,他就是个小太监,萧祁昱登基后,他便将他提拔成大太监,于是这俩人的感情深厚啊。

    他刚回来时不顾他的脸色难看,第一件事就是问萧祁昱的情况,现在又苦着个脸,不知道又想干什么。

    得了沈郁的话后,刘公公跪下来了:“王爷,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郁不耐烦道:“都跪下了还不快说。”

    刘公公看了他一眼:“那王爷你听了后不要生气。”

    沈郁嗯了声:“说吧。”

    刘公公微微的叹了口气道:“王爷,太后她……病了。”

    沈郁皱了下眉,他是不太待见柳太后的。可也不能不问,沈郁点了下头:“起来说话吧,她怎么了?”

    刘公公眼圈有些红,是为萧祁昱,柳太后虽然小时候没有照顾过萧祁昱,可总是他的生母,而且这几年待萧祁昱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的。

    刘公公轻声道:“太医说太后忧思过重,难以成眠。”

    沈郁哦了声:“太医有没有给她开药?”他虽然不喜欢柳太后,可她总是太后,他从来都没有克扣她的用度,而且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去气她啊。

    刘公公点头:“太医看了,也给她开药了,可她这年纪大了,就算勉强吃了药睡着,也会被噩梦惊醒,她身前的大宫女秀荷说,她这晚上都不敢睡。”

    沈郁沉默了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又不是太医,也不是她儿子。

    刘公公看他如此冷漠急了,又跪下了:“王爷,你让皇上回来吧!太后她老人家想他了。”

    沈郁脸色冷了下来:“又不是我不让他回来,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来。”萧祈昱才是真狠,娘都不要了。

    刘公公张张嘴说不出话了,柳太后是对皇上真好,以往的时候缠着她儿子,可临到病重了却不肯让他儿子知道。

    刘公公心里着急,急王爷袖手旁观,他不是怪他,他是怕以后出了事没法交代啊。

    沈郁一点儿都不同情她,他如今心中终于狠了起来,或许他原本就是狠的,只不过也够贱而已。

    刘公公还悲悲切切的,沈郁拍了下桌子烦死了:“别哭了,让太医院的人都给我听着,若是医不好太后,谁都别想过好年!”

    刘公公忙点头:“谢王爷恩典,那,那皇上那儿……”

    沈郁沉着脸:“太后不是每日都给她儿子写信吗,这半月一次信都没有把他叫回来,你以为我能把他叫回来吗?我亲自去都叫不回来!”

    刘公公看他这样不敢说什么了,他是知道沈郁的好的,他比谁都盼着皇上回来的,可皇上怎么就是不回来呢?那边关有什么好的呢?

    刘公公不能理解,便有些凄然。

    沈郁看他这个样子终于气的站起来了:“摆驾仁寿宫!把所有太医都给我叫来!”

    刘公公得了令很快便把所有太医都叫过去了,这时,沈郁也终于走到了仁寿宫,刘公公提前把太后的猫给抱到一边了,饶是这样,沈郁还是先吃了一粒药才进了太后的宫殿。他的过敏症确实很烦人。

    沈郁一撩衣袍当先踏进了仁寿宫,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了,柳太后宫里一股子药味,竟然是真病了,沈郁有些不可思议的踏了进来。一众太医看见他来都跪了下来,而柳太后在帘子后面的塌上半躺着,见他来也没有说话。

    沈郁也就没有给她打招呼,只问太医们:“太后怎么样了?”

    太医院首战战兢兢的说:“太后是思虑过重,所以头疼失眠,近几日又吹了北风,所以便愈加严重了些。”

    沈郁皱了下眉:“还有别的吗?”以前就是这么说,这柳太后总不能天天头疼瞧不出什么症状吧?

    太医院首的脸并不轻松,柳太后长年头疼自然是有原因的,可这病他也束手无策,静心养病对太后来说太难了,她总有操不完的心。

    正当两个人沉默的时候,床上的柳太后开口了:“不用给哀家看了,哀家早一日死了王爷早一日省心。”

    这是骂他呢,沈郁冷笑了声,这个老太婆病着都不忘奚落他,沈郁看在众太医都在的份上忍下她了,道:“太后这是说什么丧气话呢,皇上刚打了胜仗,太后难道不高兴。”

    床上的帘子动了下,是柳太后抓紧了帘子:“你……你说什么!”

    沈郁看着众人道:“我前些日子去看过皇上,皇上在与北羌作战,我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他大捷,与铁勒大战,咱们皇上赢了。北羌这块最难啃的骨头,皇上啃了。”

    众人脸上都有了喜色,柳太后都激动了,她的儿子什么都没有说啊,哦,也有可能信还没有来。

    沈郁点头笑:“皇上这次不能来是因为要防范铁勒的再次进攻,他要平定边关不是一两载就能够平定的了的,所以我们要对他有信心对吧?我也知道太后您老人家想念他,可这边关的百姓更需要他对吧?”

    他这番话是和颜悦色的,柳太后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她不知道沈郁这是什么意思,他还是要琛儿这个皇帝的是吧?

    沈郁看了她一眼,明白柳太后的意思,柳太后真是傻,他怎么可能不要萧祁昱这个皇帝呢?又有那个皇帝比萧祁昱好呢,他在边关这个大梁江山那就全是他了,再也没有人忤逆他了。

    只不过这些他没有告诉柳太后,柳太后确实有些病容,她也老了,年纪到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撒手而去了。沈郁觉得自己的过去也挺搞笑的,何必跟一个老太婆过不去,以后也都不用跟她过不去了,他不会再去找萧祁昱了。

    沈郁点到为止,又对众太医道:“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太后,皇上在边关浴血杀敌,我们要让他无后顾之忧。”

    众太医称是。

    等众太医走后,沈郁又单独的坐了一会儿,没有了众人在,柳太后明显有些紧张,沈郁知道她紧张什么,所以淡声道:“太后好好养病,年夜宴还需要太后您来主持呢,皇上不在,一切大事您还是要到场的,咱不能让别人看低了去对吧?”

    萧祁昱不在,所以他是更需要柳太后活着的。

    萧祁昱,沈郁研磨着这几个字,轻蔑的笑了下,他这一番举动不是对柳太后尽孝心的,而且就算他尽孝心,萧祁昱也不会看在眼里,他也不会感激他、念着他,所以他何必呢,他已经足够贱了。

    安抚了柳太后,还要安抚其他的人。

    萧祁昱在边关大捷的事,陆国公等人都知道了,虽然他这一仗打的并不漂亮,且隐患居多,可是百姓的反响是巨大的,老百姓纷纷质疑他们,说他们只吃不动,他们的权威遭到了挑战,萧祁昱这一下算是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平衡,一支独秀了,他们心中是不怎么舒服的。

    沈郁坐在五冀的营帐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但他也没有什么好安慰的,他于作战这一块儿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与他们一样的心理,能不打仗就不打仗。

    所以他这么沉默引起众人不满,陆琪当先道:“王爷你倒是说句话啊,眼下这种情况怎么弄啊!我们也去打仗啊!”

    沈郁看了他一眼,陆公子跟他一般年纪,可脾气暴躁的不得了,对着他一点儿礼貌都没有,但是沈郁看着他这浓眉大眼的一张脸没有生气,这陆少爷也就这张脸比较好看了,沈郁放下手中的茶杯道:“陆少将,你现在不只是陆军的少将,你还是京城布防的总兵左统领呢,你说去打仗就打仗啊。”

    这京城防务交给他,他真是觉得不□□全。陆琪听了他的话哼了声:“这京城安全的很,你就放心行了。再说你不信我,还不信你姐夫啊。”

    沈郁从鼻子里哼出口气:“那陆少将,你是什么意思?要去边关?”

    陆琪确实很想去,他看了沈郁一眼:“若王爷你需要的话,我就去。”

    沈郁笑了下,这家伙还真是有意思,他爹不让他去边关,他就把话捅到他这里了,沈郁点了下头:“行啊,我便把你派往边关,不过你不能去闹事。”

    陆琪当即怒了:“我什么时候闹过事!”

    沈郁慢条斯理的把他以往的错背了背,堵得陆琪无话可说,他半响后指着他道:“你是不是就专记着我的错了!”

    沈郁被他说的一阵心虚,他别开了眼,不再去看他那张朝气蓬勃的脸,他这喜欢男人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呢?

    陆琪既然要去边关,其他几家没有这个意思,北羌是陆国公镇守之地,他儿子去了理所当然,他们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预防萧祁昱壮大他的势力,倘若他在边关招兵买马,那他们不能坐视不管。

    沈郁慢慢喝茶道:“其实几位国公想的多了,皇上对北羌用兵是因为北羌欺人太甚,而几位国公驻守的云南、平西、渤海、东海、南海等地却是太平的,周围的国家震慑与众位国公的威名不敢进犯,这是人人都看在眼里的,皇上心中也是有数的。”

    他知道他们的意思,但他也不好那么傻的点明,既不能点明那就只能说好话,他是不能再让他们也壮大了,他没有那么多钱养这么多兵了。

    大梁疆域广阔,每个疆域都有驻兵,要是每个战线都要去打一打的话,那得耗费多少兵力啊。就算大梁富庶,地广物博,可真正能够供应大梁军队出站军需的也就是南海的几个省市,别的地方能交够每年的税收就不错了。

    几位国公都是精明人,沈郁说的他们都知道,眼下最愁的其实是陆国公,陆国公才是驻守北疆的,所以他们心中有了数后便也就散去了。

    送走他们,沈郁特意接见了陆国公,陆国公来一趟皇宫不容易,所以来了就不想走了,坐在椅子上屁股沉的很,跟蹲佛一样。

    沈郁好茶好水的请着他:“今日请国公来,想必国公已经知道所谓何事了。”

    陆国公嗯了声:“小儿回家说要去边关,说是王爷您准许的?”

    沈郁点了下头:“是我,令郎有国公的大将之风,是草原上的雄鹰,早晚都要展翅飞翔,国公您把他拘在身边,岂不是委屈了他。”

    陆国公长子死于战场上,所以这个幺子他就疼的不肯放开了,这么多年养在京师,已成京师祸害了。当然沈郁并不是单单因为这个,他要安抚陆国公的心啊,陆国公是除了他姐夫外的最大的将领,领兵最多。

    沈郁接着道:“我也早就想册封陆少将为世子了,让他承袭国公你的侯爵,现在唯一差的就是功勋了,而这点儿功勋我相信对陆少将来说并不难。边关走一趟也就有了。我让他领兵十万发往边关,让他协助皇上,守一年边关就回来。”

    陆国公也知道要锻炼他的儿子,继承他的百年基业必须要有实战,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要去边关坐镇,以防萧祁昱做大,可这心就是放不下啊。他老了,已经不再是年轻的那一会儿了,陆琪是他唯一的儿子了。

    陆国公不小心把话说出来了:“去是要去的,总不能不防着点儿……”他说着看了一眼沈郁,沈郁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在试探他呢,试探他向着谁,现在他谁都向,唯独不会再向着萧祁昱了。

    所以沈郁看着笑:“国公放心,皇上赢的这一战是大捷,北羌不会再轻易进犯了,而且梁督军的为人你知道,他是不会让陆少将出城迎敌的。”

    陆国公这次终于点了下头:“好。”沈郁接笑了:“有陆少将助阵边关,想必边关将永固了。说起来边关那些人我还是最相信国公你了。”

    这话说的陆国公通体舒畅,终于愿意走了,沈郁亲自送他到出去,送完他后,他写给梁督军书信,让他照顾好陆琪,心中片字未提萧祁昱。萧祁昱他不会再管了,他克扣了他所有的军饷粮草,已经与他是仇人了。

    沈郁写的每一个字都很重,以至于他握着笔的手都有些发抖,满纸没有一个萧祁昱,可他依然咬牙切齿,在外人面前他不好失了仪态,可心中的恨是咽不下去的,简直恨不得萧祁昱死在边关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