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52章 祭天

第52章 祭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怕碰到顾飞,幸好年关要到了,事务繁忙,他也抽不出空去,祭天是非常隆重的,连他都不能马虎,所以朝中众臣也都忙忙碌碌的,特别是礼部尚书林昭玄直接忙的喘不上气来,沈郁开他玩笑,等着祭天结束后,他能瘦下好几斤来。

    林昭玄忙,那朝政则有张时谦、周汉林等大臣帮忙。

    周汉林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沈郁,自皇上走了之后,沈郁便成立了议政会,把一众大臣积聚了起来,所有折子公开审批。

    这个办法就连周汉林都不由的点头,不管沈郁心里怎么想的,至少他的态度在这里摆着,他并没有架空权力,他的心中还有皇上。

    这么想着他看沈郁的眼神就有些温暖,而且看的时间也过长了,沈郁是个最怕男人看的,可以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一个姑娘让一个男人这么脉脉含情的看半天,不想歪都难,所以沈郁不得不抬头看他:“周相有事?”

    周汉林看着他笑了下:“王爷,祭天的祝文,臣写好了,您过目一下。”

    沈郁接了过来,装模作样的看,看了一会儿就真看进去了,周汉林的文笔是没的说的,文笔朴实而厚重,作为祭天祝文非常虔诚,当真是文如其人,让人觉得稳重踏实。

    沈郁抬头笑了下:“写的很好,有劳周相了。”

    周汉林拱手道:“王爷过奖了,这是臣应该做的。”

    沈郁看着他嗯了声,往下面看了眼:“恭王爷身体还没有好吗?”

    恭王爷自萧祁昱走了之后便频频告假,他成立这个议政会,他就没有露过几面,所以累的周汉林天天在,有时候折子太多,他每天晚上都要跟他一块儿批到半夜,他跟自己还不一样,不能再宫中住下来,大半夜的再赶回去睡觉,然后早上还要再来早朝,沈郁都觉的他很辛苦。

    然而周汉林却没有觉得有半点儿辛苦,他还要替恭王爷澄清道:“回王爷的话,恭王爷因前些日子风寒而感头疼,御医说让他好生将养着,不能吹风,这几天天气寒冷,所以就没有来。”

    沈郁看他解释这么长,便也哦了声:“那就再派个御医去看看,头疼症确实很烦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多半儿是推脱,不愿意见他而已,然而沈郁也不愿意去点破,不想为难周汉林,周汉林没有错。

    周汉林替恭王爷谢恩,沈郁忙压了压手:“周相不必这么客气,我们都是为皇上效忠。”这个周汉林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客气,应该说他是被所有的礼数压着,一言一行都可以媲美言官了。

    他的稳重也逼得沈郁正襟危坐,想同林昭玄说句玩笑话都放不开了。

    果然周汉林还是周全的行了礼之后才坐下的,沈郁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

    他去看张时谦:“张大人,既然恭王爷身子不适,那这祭天前的各种事项都要多麻烦你了。”张时谦是太常寺卿,理应做这些,所以他站了起来:“王爷放心,老臣省得。”

    他站的缓慢,不是不尊敬沈郁,而是年纪太大了,他还不让旁边的少卿扶着,硬是自己扶着桌子颤颤歪歪的站起来,弄的沈郁都想去扶他一把了:“张大人你快请坐,不用站起来。”

    张时谦站直了摆了摆手:“礼不可废。”

    沈郁无奈了,太常寺卿是要掌管祭祀等庄严的事情,是礼不可废,这种祭祀活动越是老的人越有经验,要不沈郁也不会这么冷的天把这张大人请来。

    沈郁再次请他坐下后,便着重跟他理了下祭祀当天要走的流程。

    萧祁昱今年不来祭天,于是他只能代劳,那所有的事情他都不能出错。而且代祭天跟天子祭天的礼数还是不一样的。所以张时谦频频强调这个过程,代天子祭天千万不要弄成了自己祭天,那可就麻烦了。

    祭天是一件很隆重的事,向苍天祈福,祈求来年风调雨顺,所以必须要虔诚,不能出错。而这个仪式原本只能由天子来完成的,天子吗,上天之子。

    张大人说到这里终于顿了下,意识到沈郁不是上天之子,于是他咳了声:“王爷,老臣将这些事项全都一一摘录在册,王爷可以详细的看一下。”

    沈郁嗯了声:“张大人今日时辰已晚,张大人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张时谦点了下头:“那王爷,老臣先走了。哎,这皇上怎么就不回来呢?”

    临走了还要捎带上句不中听的话,沈郁忍着没有皱眉,他一点儿都不想提萧祁昱,萧祁昱最好不回来,永远在那行了。他没有萧祁昱照样能过。

    周汉林因为格外关注他,所以就没有漏过他一闪而过的皱眉,周汉林又有些担心,他还是站在萧祁昱这边的,虽然他也不赞成萧祁昱去边关,说要平定北羌这样的话还是太冲动了。

    周汉林极轻的叹了口气,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去了边关,他虽然是恭王爷的人,可恭王爷有些事并不都跟他说,他也仅仅是他的门生罢了。

    周汉林也就黯然了那一下,就继续去忙工作,恭王爷虽然不全然的信任他,可他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要上对得起皇上,下对得起黎民百姓。

    就这样,沈郁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大臣,最后只剩下周汉林跟他作伴,沈郁请他在宫中用膳,周汉林起初的时候推辞,可最后也熬不过沈郁的盛情邀请,终于吃在宫里了,至于住,沈郁不敢提,就算提了周汉林也一定不会答应。

    沈郁都快忘了他是恭王爷的人,或者说他想把他变成他自己的人,周汉林是一个无论放在哪个朝代都是忠臣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沈郁也下不了手去陷害他,所以既然不能陷害,那就只能把他变成自己的人。

    好在这个过程并不艰难,周汉林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通常沈郁说什么他都能接上,对古往今来的一些见识两个人通常也是一样的,所以两人在一块儿通常说着说着便半夜了。

    二更锣声传来,沈郁不由的停下了笔:“周相,今日已经太晚了,周相回家休息吧。”

    周汉林嗯了声,仔细的收好了他案前的文稿后,朝他拱手道:“王爷,那微臣先行告退。”

    沈郁嗯了声:“这几日辛苦周相了,等着祭天仪式过了后,便给周相放几天假。”

    周相做恐慌状:“王爷此言折煞臣了。”

    两人相视皆是一笑。周汉林再次朝他拱手,总算是出了殿门。

    沈郁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慢慢的坐了下来,小福子端进来水:“王爷你也早些安歇吧,明日还要早朝呢。”

    沈郁嗯了声却还是没有动,他越来越不想睡觉,一个人孤枕难眠啊。

    沈郁这一晚上也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不肯入睡,尽管眼已经干涩的睁不开了,但是他就是睡不着,浑身燥热,沈郁没有办法,把手伸向了他的小兄弟,光弄这个是不行的,他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一会儿想周汉林,一会儿想顾飞,顾飞也不过是把他搂在怀中一次,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想,他也只是想想,想想总不犯法吧。

    总之能想的人他都想了一遍,最后就连萧祁昱,他都自暴自弃的想了一番,萧祈昱压在他身上纵驰,结实的胸膛,强有力的撞击,把他围困在怀中时也是这种感觉,沈郁想着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他盖了两床厚被子,沉甸甸的压着他,便如同萧祈昱压着他,他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也如萧祈昱把他困在怀中,萧祈昱上他时总喜欢吹灭所有灯,拉上所有帐子,见不得人,于是他竟然怀念上了那个密闭的空间。

    如此侍弄了一番,累的胳膊快要断了后总算是撸出来了。

    这番劳累之后,沈郁终于是睡着了。

    沈郁夜里把他的满朝文武挨着想了一番,但是早上见了他们还是面不改色,又恢复了他恶名昭彰的摄政王本色。嘴巴恶毒,一张嘴把所有朝务冷嘲热讽一番,上摄政王的朝就当是去听笑话,摄政王总有本事让你哭笑不得。

    周汉林就是这种感觉,他是规规矩矩的人,本来也以为上朝是件庄重的事,但是所有事到了沈郁这里就是那么的搞笑了,周汉林笑着摇了摇头,对于沈郁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来时只想笑。

    周汉林想这样也好,这样的沈郁会让那帮大臣对他放心,因为这样一个辅政王是怎么也当不上皇上的,比起萧祈煜来说,他太随意。

    就这样很快便到了大年祭天的这一天,这天天上竟然下起了雪,打开房门外面一片雪白。小福子看着他笑:“王爷,瑞雪兆丰年啊,看这个就是个好兆头啊。”

    沈郁也笑了下:“好。”确实是喜事,祭天为的就是来年的风调雨顺,现在就下了一场大雪那就更好了。

    沈郁等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并不好,祭天他需要走着去,从皇宫一路都到天坛。这一段路说近也不近,他还好说,朝中多是老臣,祭天,但凡五品以上的官员全部都要参加,而且张时谦这么大年纪了,走上这么一段路真是太辛苦。

    沈郁让仪仗队的人多去照看着这些老臣,仪仗队是秦正与贺云各自统领的,沈郁老远就看到了顾飞,顾飞也看到了他,朝他笑了下,要不是碍于站在队伍中,他都想跟他挥下手了,这些日子他从宫门经过,那个小孩都会朝他笑笑,不知道是不是念着那次撞了他。

    沈郁心想,这个小孩不知道是不是不懂规矩还是就是天生的不怕他,别的侍卫见了他就低头,恨不能绕路走。

    这么想着沈郁也回了他一个笑,于是看见那个小孩眉眼飞扬,八颗牙齿在雪的照耀下格外白。沈郁看的有些羡慕,朝气蓬勃,年轻就是好啊。

    祭天的仪式繁琐而隆重,沈郁便再也没有顾上去看顾飞,等张时谦颤颤歪歪的把祝词念完之后,沈郁觉的他的手脚都要冻僵了,所以等张时谦把酒端给他时,他花了好一会儿才跪到主位上,沈郁看着诸神牌位上的雪清扫了下,雪花还在飘,这场雪看样子要下很大,沈郁敬道:“臣今日代天子祭拜,愿诸神佑我大梁,来年风调雨顺,千秋万载。”

    下面的群臣也跟着他三跪九叩:“……千秋万载!”

    声音洪亮,天坛的独特的构造让回声愈发的嘹亮,沈郁已经起身,他回头看着朝他跪着的众人,心中也别有一番震撼。

    站在高位之上,四周一片白茫茫,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一种与天比高的心油然而生。沈郁就这么站着,俯瞰众人,直到北风哗啦啦的吹过来,刀子一样的风直灌倒他脖子里时,他才打了个哆嗦,他今天要穿这种隆重的朝服,一层又一层,全都是薄的,所以那种厚重的棉衣就不能穿,这下一个喷嚏直接就出来了。

    幸好他及时的用手挡住了,要不真是太失礼了,万一喷在诸神的牌位上是吧,这就是站在高处的好处。

    沈郁磨了磨牙,动了下站的有些发僵的腿,他刚才是为什么失神呢,站在那里很像那一年,也是今天这个日子,他站在这里看着萧祁昱一步步走上来,十五岁的少年却已经长成了成年人的身量,一身黑色的龙袍将他衬的器宇轩昂。

    他那个时候想什么呢,想的是他选中的人就是有天子的样子。

    沈郁自嘲的笑了下,他其实还记得他告诉萧祁昱他要扶他上位时他的表情,因为是个小面瘫,所以他只皱了下眉,说道:“皇叔,你不要乱说。”

    脸上没有喜,但惊也没有,显然他也曾想过那个皇位。

    沈郁鼻子被风吹的有些僵,他轻吸了下,继续想,萧祁昱表面上孤傲冷僻,可内心却还是软的,他想过那个皇位,任何一个皇子都会去想过,只是他却从来没有去想着夺过来,一直以为那是大皇子的,他那个大哥的。

    后来他的几个兄弟封王的时候,封地都还不错,只是大皇子封地在燕南,燕南离京师最远,在最南边,是他把他安排过去的,南边炎热而艰苦,他不能让大皇子有崛起之心。

    后来便是这样了,大皇子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他是输给了一个女人,沈郁这么想着,心里觉得挺堵的,这种感觉很不爽,喘不过气来一样,他连忙回了神,不敢再去想。

    祭拜仪式也就这样结束了,回去的路上,还是要走回去,他想照顾下张时谦,想让他上轿子,他硬是不上,非要走回去,说哪有祭天坐轿子的,沈郁也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结果走了没有一段,他果然就摔倒了,一个打滑滑出去了。沈郁真是被他惊了一下,这么大年纪了,别再摔出个好歹来。

    沈郁扶着他要喊轿子,顾飞就蹲下来了:“王爷,我背着他吧。这雪开始化了,抬轿子也容易滑倒。”

    看到沈郁看他,顾飞朝他笑:“王爷放心,我是不会摔倒的。”

    沈郁终于点了下头:“好,那你就背着他吧。”

    他这么说着便一路跟在他身边,说是帮着照拂张大人,但是真正什么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顾飞长的帅啊,而且果然是不怕他,路上竟然跟他杂七杂八的说。

    从他的言谈中,他是去过很多地方,大江南北,明山秀水,好玩的,好吃的,即便是普通的地方也让他说的芳香四溢,张时谦在他背上,最终给了一句点评:“你就是奔着吃的去的吧。”

    沈郁听着直笑,他是真的笑出声来了,不知道何时他心里堵着的地方竟然渐渐的畅快了,不再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想这个小孩还真是个活宝。沈郁使劲强调了一下他的年纪,不管他现在多大,反正与他比起来顾飞就是小孩子级别的,他应该比萧祁昱还要小吧。

    沈郁在这样一个日子里终于想了下萧祁昱,不知道他在边关怎么样了,边关的风雪比这里还大,冻死他算了,饿死他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