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64章 夜风

第64章 夜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是这样,沈郁还是在宫中待了好几天,因为他也不想回家了,顾飞跟他好的时候他天天回家,因为那是他的家,他想给顾飞一个家,现在顾飞走了,那个家他看着就堵得慌。

    还是四小姐把他叫回去的,四小姐不要脸了,直接让老管家告诉他:他再不回来她就要私奔了。沈郁哦了声,私奔就私奔吧,他不管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起身回家了,回到家四小姐并没有私奔,沈郁心情好点儿了,四小姐看他:“哥,你吃不吃饭?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沈郁白了她一眼:“行了吧,你那饭留着给别人吃吧,我可吃不起。”

    四小姐看着他笑:“哥,你可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不在家,我一个人吵架都没有意思。”

    沈郁看了她一会儿终于无奈了,有这么一个嫁不出去的妹妹也真是挺愁人的,难道他们俩要这么过一辈子?

    两个人正说着话,老管家进来说珩王爷求见。

    沈郁皱了下眉,四小姐解释了下:“珩王爷来找过你好几次了。”

    沈郁明白,一定是他这坏名声传到他那里了,别人不知道,但是狡猾如狐的恭王爷一定知道。这种事不是什么好事,他就算强压下来也没有用,沈郁摇头:“跟他说我不在,让他不要来找我了。”

    哪知老管家没动弹,因为珩王爷跟着他进来的。

    既然来了那就没办法赶走了,反正他目前有点儿破罐子破摔,萧珩来笑话他就笑话他吧,沈郁请他坐下。

    珩王爷并没有来笑话他,开口第一句话是:“我来看看你。”

    沈郁哦了声:“看我干什么?看我热闹?”

    他这张嘴啊,萧珩笑了下:“看你这么厉害,就是没事了。”

    沈郁也只好笑了:“你找我只为了这个?恭王爷让你来找的我?”

    萧珩摇摇头,他爹基本不管他,有什么事也从不跟他商量,他是对他彻底的失望了,但是那天却特意在他面前说沈郁周幽王的事,萧珩便有些心惊,所以这才是他来见他的原因,他担心的是他老爹的态度,他跟沈郁对着干了半辈子,这一年闲赋在家,他以为他放手了呢,可现在看了并不是。

    萧珩也知道他来这里太可笑,可他不能左右他父亲的想法,亦不能阻挡他,可沈郁他也放不下。

    萧珩摇了摇扇子看他:“快要到中秋节了,皇上回来吗?”

    皇上回来了,事情就能好点儿吧,偌大的皇宫无主便会增生太多不安定的因素。

    沈郁听他提到萧祈昱便轻飘飘的说:“谁知道呢?”

    萧珩看着他叹口气,这两个人的脾气啊,这么对着干有什么好处呢?他给他下台阶的话:“我听说宫里太后身体不好,你让皇上来看看她吧。”

    沈郁登时怒了:“我没有不让他回来!他自己愿意住边关关我什么事!”凭什么每一个人都认为他对不起萧祁昱!

    萧珩只好放软了态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难做,你想想万一柳太后宾天,而皇上又不在,他回来后会怪你的。”

    沈郁听他这是替他打算了,心情终于好点儿了,他不屑的说:“柳太后自己就会说了,每日都与他儿子通信,那快要死的事一定会跟他说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写信的那个人是他,说他娘快死了,他一定会说他是诅咒她!

    萧祈昱现在已经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他自己已经会在边关招兵买马,打的是他皇帝的招牌,皇帝的招牌很管用,踊跃参军的人很多,自愿筹集粮草的人也很多,他已经不屑于跟他要军饷了,虽然每月都写来信,这是来嘲笑他的,信中兵马人数一次次增加,是在向他耀武扬威呢。

    沈郁冷笑了下不想再想他,萧珩看他生气的模样低了低头,沈郁生气的时候得躲着点儿,哄着点儿,不要迎头上去,可惜皇上不知道,他不知道又做了什么事惹的他如此大怒。

    果然沈郁从牙齿里要出几个字:“他这辈子最好别回来!”回来了有他没他!

    萧珩只好转移话题:“好好,你别生气了,我看你这几日是瘦了,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饭吧。”

    沈郁毫不客气的道:“能有什么好饭?”比得过宫里吗?

    萧珩看出他的想法笑了:“比不过宫里的奢华,但是味道一定会比宫里的新鲜,你去了就知道了。”沈郁看他说的这么新鲜也动了心,沉思了下:“好,走,我去换件衣服。”

    萧珩看他答应了也很高兴,等着他去换衣服,沈郁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出来了,他常年穿着朝服,朝服是玄色的,都衬不出他的好看,他穿白色的好看,平白的让人觉的眼前一亮,萧珩摇着扇子看着他笑:“好看。”

    沈郁这么大年纪还没有被男人这么直白的夸过,也不由的咳了声:“走吧。”

    他同萧珩是不怎么客气的,萧珩太弱了,从来不敢打断他,他下意识的奴役他了。然而萧珩很乐意,当即带着他往外走:“我没乘马车,今天就坐你的吧。”

    沈郁笑笑:“行。”

    小福子驾的车,尽管他常年的驾车,但是这次萧珩带他去的地方也太偏了些,指挥了好半天还没到,途中沈郁的肚子叫了好几次,闷在马车里还格外热,萧珩给他打着扇子:“等会儿你正好放开肚子吃。”

    沈郁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你不是要拐我走吧?”

    萧珩看着他笑:“我拐你就走吗?”

    这算是被调戏了吗?沈郁想要做出点儿脸红的表情,但是奈何他脸皮太厚,很明显享受被人调戏的感觉。所以只好白了他一眼:“快点儿走!”指望萧珩拐他干什么呢?这个混蛋已经三妻四妾了。

    两个人又无伤大雅的开了一些玩笑,这时终于到了,小福子停下了马车,沈郁当先挑开帘子看了看:“小桥流水人家?”

    萧珩下了马车,把他扶了下来:“对,就是这里。”

    沈郁先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环境不错,杨柳招展,绿树成荫,悠然寂静,真如这家酒家的名字,小桥流水人家,跟他的醉仙楼比起来这里别有一番味道,京城里还能有这么一块净土真是不容易。

    沈郁踩在拱桥上看着那个红色的旗帜,脚下是一条宽阔的河流,桥的对面就是那个酒家了,还没有踏进去就已经闻着酒香了,沈郁先吸了吸鼻子:“状元红!”

    萧珩笑:“鼻子真好,走吧,这是我无意间发现的地儿。”他看向跟在沈郁周围的暗探一眼笑:“放心这里很安全。”

    沈郁听他这么说了也就随着他进来了,萧珩看样子来过很多次,店家并没有太热情的招呼他,只让他自己坐,萧珩也就熟悉的领着沈郁到了一间有窗户的房间,站在这个方向往外看才发现外面的风景很好,河水很宽很长,都看不到边,水花翻滚,不似平常的河流,萧珩站到另一边笑:“这是活水,青林湖,从青林山流过来的,这里的地势也颇为陡峭,所以这水花翻滚的厉害。”

    沈郁终于有点儿兴趣了:“你要请我吃什么?”萧珩请他坐下:“先坐,马上就来了。”萧珩给他倒上茶,茶叶他自己带的,沈郁喝了一口:“雀舌?”萧珩笑:“谁让你只喝贡品茶,我只能自己带了。”

    沈郁感受到了他的好意,他再蛮横对别人的好意也会记在心里,更何况萧珩一直都对他很好。

    沈郁终于说了声:“谢谢。”

    萧珩看着他笑:“别这么见外了,我们两家可是住的最近的。而且你出生的时候我还去看过呢。”

    沈郁被他气乐了:“胡说!你也才比我大几个月!”

    萧珩笑:“我娘抱我去的。”

    沈郁切了声,萧珩笑:“你出生的时候你爹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发皇榜,让天下人皆知,我娘是第一个知道的,我那时候正哭闹着,我娘就说要抱着我去看媳妇。”

    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沈郁,沈郁跟四小姐是龙凤胎,他娘那样说没有错。只是可惜他看上的是沈郁,他同沈郁前后门,小的时候一起长大,上学的时候一起在宫中念书,大概是这些原因吧。

    萧珩明白他自己的心意,但他并没有想着要怎么样,这世间无奈之事太多,怎么会事事如意,他能够日日看见他就行了。

    沈郁看他沉默,心中有几分了然,但他还是开玩笑道:“看上我妹妹了?我跟你说想都别想,我可不想把她嫁给你当第五房。”

    萧珩只好无奈的笑了:“知道,你们家四小姐眼高着呢,我也不敢娶回家啊。”

    沈郁也笑了笑,正当两个人不敢再深入话题的时候,沈郁闻到了香气,果然敲门声到了,萧珩说了声:“进来。”

    店家端着两大笼螃蟹,提着两坛酒进来了,沈郁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好香,酒香浓郁,螃蟹鲜香,让人食欲大动。

    他已经饿了,店家退下去后,他就想吃了,小福子上来给他试菜,萧珩也当先扒了一个,沈郁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先吃呢,但是萧珩只是要了一个敖,然后就把扒好的螃蟹放到了他的面前:“吃吧,我试吃的快吧。吃螃蟹就要吃个鲜味,这里的螃蟹都是刚从青林湖打上来的,我想一定比宫里的鲜吧。”

    这下沈郁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咳了声开始低头吃,果然如萧珩说的那样,螃蟹非常鲜美,萧珩给他倒上酒:“吃螃蟹就要配着女儿红,这店家就是以这酒出名的,埋在自己家中,十八年的女儿红。”

    这桌饭,萧珩伺候他吃的,沈郁快吃饱了才发现萧珩吃的少,只给他扒螃蟹了,都快把小福子的活顶了,沈郁咳了声:“你也吃。”

    萧珩笑道:“我时常来,你吃就行了。”沈郁看了他一眼,心想他在家中估计也是这个样子,他的那些妻妾真是享福了啊。

    两人吃完饭后,又在湖中游了半个晚上,萧珩是游乐行家,沈郁看着这上下两层的船笑:“你这船比的上人家的花船了。”

    清流河一直通向内城,有水就有情,两边的青楼生意在晚上格外的好,两边的粉红灯笼映在水中跟莲花一样,遥遥的对着月色,别有一番景象。

    “河岸杨柳落飞絮,青楼画舫行行疏。”沈郁不由的说了句,萧珩不太好意思接他的诗,沈郁这是笑话他呢,不过他也不在意,打着扇子笑:“月色如潮日日缺,道是想思无处诉。”

    沈郁拍了拍手:“行,你这文采可以来考状元了。”萧珩笑:“你就笑话我吧。我带你出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带你走走。这京师的晚上你很少出来吧。”

    沈郁嗯了声,这青楼是很少来,他都不让萧祁昱找宫女了,又怎么可能带他来逛青楼,沈郁站到窗边,对外面的江边月色也有一些新鲜:“好风景。”

    萧珩打着扇子轻摇:“你喜欢,我以后再带你来。”

    沈郁嗯了声,他们对面的画舫上有人在弹琴,琴声细腻而缠绵,唱曲的人儿歌声也哀婉动听。一首《中秋月》让他们唱出了千般思念,万般愁绪。原来快到中秋了。

    沈郁有些感叹,又快一年了,时光过的真快,不知不觉。

    萧珩看他立在窗边不动,以为他在听琴,便笑道:“我要不叫几个人来弹曲子你听?就怕她们的歌舞你看不上。”沈郁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听听就行了。”萧珩看着他笑:“没你弹的好。”

    沈郁没法接他的话,他对女孩子该学的东西非常精通,四小姐请弹琴师傅,她还没学会,他倒是会了,老王爷气的哼哼的,直骂他让你学个剑就跟要杀了你一样,这个你倒是无师自通!沈郁想着他的横眉倒竖的样子笑了,幸亏老王爷走了,要不要是让他知道他还喜欢男人那得疯啊。

    沈郁转了话题:“今天要谢谢你,这一杯酒我敬你。”萧珩便跟他对饮起来,对着月色,对着江风,沈郁喝了很多,萧珩从酒家那儿抱了两坛子酒,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肚子,萧珩看他喝的这么快一次次劝他:“你慢点儿喝,喝多了伤身体啊。”

    沈郁又把酒灌下去了,伤点儿身体算什么呢?他宁愿伤身体不愿意伤心。

    小福子最后不给他倒了,他自己拿过酒壶去,自酌自饮。

    果然最后就趴桌上去了。萧珩看他这样叹了口气,他是想让他痛饮一番,把压在心里的痛苦都排解掉,可现在看他这样也不由得难受。

    小福子要将他背回去,结果他抱着酒壶不撒手,怎么抢都抢不过去,最后没办法了,就睡在了船上,船在夜风中轻轻的摇着,他睡的很舒服,翻了个身,把酒壶抱到了枕边,砸吧了两下嘴,小福子担心的看着他,怕他说什么胡话,旁边还有人家珩王爷在呢?

    但幸好他抱着了酒壶,以为抱着了个人,没有再胡闹。

    萧珩看他神色着急安慰他道:“你去把窗户关一下,别让他得风寒,等他睡醒了就好了。”

    小福子嗯了声去关窗户,这一夜萧珩也没有睡沉,怕沈郁有什么事,但是沈郁这一觉睡的很好,一觉到了天亮。

    小福子给他端来醒酒茶,沈郁喝完了才算是清醒了,看到萧珩就睡在旁边的榻上他有些不好意思:“我打扰你了吧?”

    萧珩笑笑:“没有,你睡觉很老实。”

    沈郁看小福子,他昨晚没有做什么荒唐事吗?看到小福子朝他摇头后,沈郁这才理直气壮起来,瑜王爷的架子又端起来了:“昨晚谢谢你了,酒很好喝。”

    萧珩笑:“那就好,你喜欢喝,我以后常带你过来。”

    沈郁在他的温柔视线下说不出‘不’字了,他咳了声:“好。”

    小福子在一边看着他:“王爷,咱还上朝吗?”沈郁终于看了看天色:“为什么不叫我?”

    小福子刚想解释下,萧珩就接过话来了:“是我没有让他叫你的,你宿醉如果睡不足早上头会疼的。”

    沈郁看着他终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世上还没有人对他这么体贴过,顾飞是个小孩,再贴心也不会这么嘘寒问暖,不会这么宠溺的体贴,沈郁在这一刻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以前从来没有把萧珩放在眼里的,所以此刻才觉得很失礼,他有些仓皇的站了起来:“我先回宫了。”

    萧珩笑笑送他下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