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86章 加更一

第86章 加更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祁昱在经过了二十多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边关,他们这一路遇见了无数迁徙的百姓,赶牛牵羊、拖儿带女,看打扮全都是边关的百姓,每一年都是这样,每到这个时候就这个样,仿佛他们守不住城一样,但萧祁昱也没法说什么,战火面前本能反应,他只能快马加鞭的往边关赶。

    程谨之等人看见他来这么快都有些惊喜:“皇上你回来了,我们前些日子才接到您的信,想不到你们来的这么快!”

    萧祁昱边听他说边往城墙走:“现在是周烈在城墙上吗,是哪个部落进犯的?”

    程谨之随着他大步走:“是周将军与陆将军守着,这一次是冒锋禾戈部落,这一个月北羌共进犯五次,前两次我们有效的阻击过,共歼敌五千余人,这一次他们集聚五万兵马,三天前傍晚越过焉支山,杀害了我们守在岗哨的士兵,然后直奔这里。我们退守城门。”

    萧祁昱沉了沉心:“那百姓损伤多吗?”这一个月足够他们烧杀掠夺了,正是秋收季节,那正在田间劳作的肃州百姓以及牛羊粮草多半都损失了。

    程谨之安慰道:“百姓损伤不多,只是粮草半数都损坏了。”这驻边关的百姓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都会跑,一看来了羌贼,丢下牛马,烧毁粮草就往城里跑。不能抢回来的就不能留给敌人。

    尽管这样,萧祁昱还是捏紧了手:“该死!”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城墙,北羌进攻城门的声音太响,他们这次进犯人数壮观,下面的呐喊声他已经听到了,萧祁昱大踏步的登上了城墙。

    城墙上已经是混乱一片,惨叫声比刚才更加的惨烈,已经分不清是哪一方的,爬上来的、掉下去的、滚石、流火、战火、硝烟交杂成一幅混乱血战图。萧祁昱心缓缓的跳动起来,热血在这一刻终于沸腾了。

    漫天的流箭夹着火球飞上城墙,擦着他的脸边,被他一手拍断了,守城的士兵看见他来脸上都有些惊喜,萧祁昱顾不上跟他们说话,弯腰飞快的往观战台跑,他跑的飞快,程谨之也不得不跟着他跑,想跑在外围替他挡一挡流箭,但是萧祁昱显然不用他。

    观战台设在最高的地方,这个城墙去年的时候加固加高过,其中观战台就是最高的,周烈、陆琪等人正在督战,流火箭射不到他这儿,于是他们两个人有闲心骂人,两个人嗓门都很大,且都很善于骂人:‘狗娘贼’给我狠狠的打!‘我草!冒锋这个王八蛋……

    萧祁昱都到眼前了,他们才看见,程谨之大声问道:“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后勤调度的,但是也忍不住想要问问。

    周烈等人要给萧祁昱行礼,让萧祁昱扶住了,周烈先回答道:“已经攻了一个时辰了,末将估摸着再有一会儿就退下去了。”

    萧祁昱问道:“已经攻了几天了?”

    陆琪道:“三天了。”

    萧祁昱趴城墙上往下看了,果然是冒锋禾戈部的人,矮马重帽,弯刀□□,黑压压的一片,萧祁昱大概的估了下,果然是足有五万人。

    这五万人比起他们的二十万人来说不算什么,只不过梁督军就是不让他们出城迎敌。说他们攻不下就走了,反正粮草他们没有抢着,没有粮食他们撑不了几天。

    陆琪半是玩笑半是抱怨的跟萧祁昱说。这个沈家的老将军顽固不化,死守城门,不退也不进。他陆少爷来了也说不动他,在他眼里,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些毛头小子。他是守卫着边疆的主力,陆国公也要听他的。

    他有些郁闷,看萧祁昱环顾,陆琪抢先道:“不用找了,梁督军不在,他让我们看着,说打败了的时候再找他。”

    萧祁昱点了下头,早就料到了。梁督军不知道是见惯了战场还是不把这几个毛贼放在眼里,压根不在意。

    尽管如此,萧祈昱还是道:“梁督军不让我们出去应敌有他的顾虑。”

    正当几个人说话时,那边的城墙破了一个大口子,是高抛石重重的砸了过来。纵然他们城墙加固加高,可是敌军也总会找到到应对的办法,北羌的酣战能力让人心寒。

    萧祁昱拿着千里眼往炮台下看,那台抛石机又在重新组装,准备再一次的发射了,萧祁昱拍了下城墙的砖石:“周烈,射抛石机,不能让他再射了!”

    这抛石机的威力他们刚才已经见识了,威力太大,这么攻下去,他们一个时辰也撑不住。城墙破坏快,修补慢啊。

    可抛石机不是那么好射的,纵然城墙上好几个神射手都不能射中他们,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架机器的重要性,所以特意造了藏人的地方。

    周烈连射几次都没能射中,狠狠的骂道:“这帮龟儿子!就当他们的缩头乌龟吧!”他气急了,郁闷的很,萧祈昱拿着千里眼又看了一会儿道:“这种机器也有弊端,装机复杂,发射缓慢,行动迟缓,只要我们不给他们装石的机会,他们也奈何不了。集中火力,攻击这台装石机。”

    也只能如此了,周烈等人集中火力攻击这台抛石机,让石头供应不上去,双方于是便僵持在了一块儿,没过多久,北羌果然先支撑不下去了,临近傍晚了,攻不下去了。他们已经攻了三天,可一个缺口都没有攻进去,所以还是要打长久之计,先扎营。

    北羌退后十里扎营,萧祁昱拿着千里眼看,他们这种姿态非常嚣张,能让人气的肚子疼,这摆明了明天还要来,周烈气的骂娘:“狗娘养的混账东西!”“操!龟儿子!”军人骂人的话格外痛快,让人听着心中畅快,仿佛心中憋着的火就能骂走一样。

    其余的几个人也都骂骂咧咧的,萧祁昱忍住了,虽然他也满肚子火,但是他能忍住,沈郁不在他面前气他了,他也就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他冷静而理智的看了下面冒锋的人,冒锋攻城三天了,可撤腿的列阵非常整齐,他们的军队素质非常好,他们这五万兵马足以抵他们的七八万,这也是为什么周烈等人退守的原因,他心中有自知之明。

    周烈等人也知道这种情况,所以也就是骂骂,骂了一顿后还是得守,他展开地图给萧祈昱看:“皇上,我们城墙有三十里长,主要危机点在西侧门与北侧门,这两个地方我们分别布兵一万余人,其余两门各守卫五千余人,早中晚六班倒替。另外有一万将士筹备运输滚石与箭。后防我们有陆家军五万,嘉峪关有五万,雁门关十万。”

    萧祈昱点了下头:“好,让守卫警醒一些,提防夜袭。”

    周烈点了下头:“皇上放心。”

    萧祈昱又嘱咐了几句:“敌人一旦袭城,马上来告诉我。”

    周烈向他保证:“放心吧,皇上。”

    萧祈昱回头看陆琪:“陆少将辛苦了,我们回去休息吧。”陆琪朝他一笑:“没事,我守在这里痛快着呢!打不死他们我也睡不着!”

    萧祈昱听他这么说也笑了:“我们以后会将他们打回老窝的!”陆琪哈了声:“好!”

    他们一行人下城墙,陆家军驻守在东营,萧祈昱随他去看众将士们,应该去看的,不管陆家军的统领是陆琪,他都得来看看,看完了陆家军萧祁昱这才回他的营帐。

    程谨之迎萧祈昱进营帐,等把他的行礼收拾好后问他:“皇上,臣等前些日子才得知太后去世,未能前去吊唁,请皇上原谅。”

    萧祈昱朝他笑了下:“没事,我知道你们在这里走不开,而母后已经仙去,她若地下有知,定会谅解你们的。”

    程谨之笑了下:“请皇上节哀。”萧祈昱点了下头,脸上也有些伤感。不过他很快就收起来了,不想去深想,想下去就是难言的痛苦了,他这一趟回去,什么都没了,母后没了,沈郁背叛了他。

    程谨之看他脸色不太好,便小心的问他:“皇上,京师都还好吧。”

    他其实是想问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关头回来,按照他的想法,他既然回去了就应该坐镇朝堂的,他毕竟是皇上啊。还是京师出了什么事吗?是瑜王爷不肯放权吗?

    萧祈昱点了下头:“一切都好。”

    程谨之笑了下:“那皇上你什么时候再回去啊。”

    问的很委婉了,萧祈昱知道他担心什么,他没有跟他解释,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沈郁,见着他除了生气就是妒忌,妒忌将他的理智都快烧没了,而自尊又将他折磨的日夜睡不着觉,沈郁说的那些话或许是气话,可总归也是他的心里话,人在气急的时候说的话才是真的。别人说这些话他不会这么气,可偏偏是沈郁说的啊。

    所以与其在那里跟他互相折磨,他还不如来打仗呢。

    萧祈昱看着程谨之道:“京师你放心,有瑜王爷在,而这边关我不放心,我们的兵马训练才刚刚有起色,我不能让他们有差池。”

    程谨之点了下头:“皇上你有什么顾虑吗?”

    萧祈昱嗯了声:“我想今年的北羌不好打,不会那么容易就退兵的。”不想程谨之担心,他转了话题:“陆将军在这里可还好?这两次的阻击陆家军没有出动吧?”他在城墙上时没有顾得上多问,等明天要去看看他,他再怎么说也是来助他打北羌的,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听他的话,但是心意他领了。

    程谨之笑了下:“没有,陆国公不让他出城。”

    萧祈昱嗯了声,并没有在意,倘若能够守得住城那也好。

    问完了陆琪,他才问自己的兵:“那三万新兵练的怎么样了?还有我们的一万轻骑兵怎么样了?”

    程谨之笑了下:“皇上放心,三万新兵日夜操练,没有任何的懈怠,那一万轻骑兵秦川将军更是当成了自己的左右手,宝贝着呢。”

    萧祈昱笑了声:“好,好。”

    他要有自己的轻骑兵,不管陆琪是否增援他,他都应该有自己的兵,这一万轻骑兵同样是他的命,他在京师的时候苦练两年,在这里苦练一年,经过生死存下来的兵。

    程谨之知他一定是奔波了一路,所以退下去让他休息。

    后面他们守城守了足有七天,尽管萧祈昱知道北羌这一次难打,可也没有想到他们如此的有毅力,加上前面的几天,他们在这里足足耗了十天,这十天双方都吃尽了苦头,冒锋的士兵不用说了,风餐露宿,被滚石、被油泼损失的士兵达两千多人,而萧祈昱他们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城墙被打破了无数次缺口,被抛石机击碎、被流火箭烧伤的士兵惨叫声在炮火声中格外残酷。

    城墙上的血有敌人的,也有他们的,尸体成千累万的堆积,把城墙的观察口都堵上了,他们每一天都需要调集一千余士兵抬尸首,鲜血顺着暗沉的城墙流下去,渗进去,慢慢变成城墙的一部分。

    萧祈昱已经有两天没有合眼了,冒锋的进攻在这两天突然的密集起来,仿佛是不耐烦了一样,急切的想要冲破一个缺口,这个现象于他们是一个强大的考验,顶住了他们就算是熬过去了。

    周烈一拳打在了城墙上:“娘的,必须要给我顶住,等熬过去这一阵,老子将他们打的掉牙!”

    像是要附和他的话,冒锋在下面骂战:“城上的缩头乌龟们,你们有本事出来打啊,躲在后面算什么好汉,早点儿回家抱孩子洗尿布去吧!儿皇帝躲在城里干什么,还不趁早回你的皇宫里去,断不了奶啊!”

    声音洪亮,北羌士兵哄堂大笑,周烈气的脸色涨红,手撑在城墙上就想要下去,萧祈昱冷冷的道:“他们的气候顶不了几天了,越是骂的很,就越顶不住了。”

    他不在意冒锋骂他的话,他只是皱了下眉,他的身份不知道冒锋是怎么知道的,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那这仗打起来就会更加的艰难。

    萧祈昱一时还想不明白原因,便也不再去想,就算他知道了也没关系,他来这里就不怕他知道。

    周烈听了他的话后咬牙:“皇上说的是!等他们气势一弱,我们就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有去无回!”

    萧祈昱嗯了声,他不是要龟缩在城内的打法,而是要等一个万全时机。

    冒锋的这一次进攻再一次的无功而返。

    两军双方暂停,各自照料伤员,冒锋再一次退居十里之外的红木林。

    红木林的后方就是哀牢山,地域宽阔,方便驻扎冒锋的五万人马。萧祁昱看着这片树林心中也难熬,他们要想正面打赢冒锋的几率太低,可如果是偷袭的话,这片红树林就是最好的地方了。

    萧祁昱在忍了几天之后终于出兵了,于是后面便是连续的战争,仿佛他的这一仗打开了门户一样,引发了全线战争,整个大梁拖入了长长的战线中。

    大梁二百一十六年,十月五日份,大梁西南边境守卫部队遭遇偷袭,南诏以大梁谋害南诏大皇子为由袭击了边境,正式发动了与大梁的战争。

    大梁二百一十六年,十月十日,京师速报,燕南平乡镇一处铁矿洞塌陷,引起民怨暴动,朝廷派到燕南的驻守大臣在混乱中被杀死,大皇子萧璟谋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