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97章

第9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无声无息的下,仿佛把整个营地都冻僵了,因为一片安静。

    曾经是大嗓门的周烈此刻也安静了,他在帐前来回的走,憋的脸色通红了可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刚才在帐子里问了很多遍了,被急怒攻心的程谨之赶了出来,现在皇上昏迷不醒,他就在那多舌是挺讨人厌的。

    萧祁昱这一次伤的太重了,整个后背伤口面积太大,失血太多,等撑到胜利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三个军医围着他包扎,尽管是这样,止血也是半天之后了,几个人身上都是血,程谨之是唯一留在账内的人,他看着这么多血,手也本能的抖了,他见过了太多的伤亡,可萧祁昱是皇上啊,他若是没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程谨之急切的看着他:“怀安?皇上怎么样了?”

    曲怀安看着他咽了下口水:“要看皇上什么时候醒。”他已经尽力了,剩下的要全看他自己了。

    程谨之等了很长时间,两天两夜,萧祁昱终于醒了过来,程谨之几乎要喜极而泣了,然而萧祁昱说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要立遗嘱。

    他烧糊涂了,程谨之难过的道:“皇上,你说什么啊?”

    萧祁昱朝他笑了下:“谨之,你去拿诏书来。”

    沈将军等人跪在他床前:“皇上,你休息好了再说好不好?等你伤好了再写好不好?”

    萧祁昱看着他们缓慢的摇头,他做了个噩梦,梦见所有人都要讨伐沈郁。他心里明白,这是他想的太多了,可他就是放不下心,他快不行了,他必须要在他死前立下遗嘱。

    萧祁昱把手伸向看向程谨之:“谨之代笔,沈将军,周将军、秦将军你们分别是大梁军队的首领,在此做个见证。”

    他固执的很,嘴唇都烧白了,可就是要诏书,程谨之忍痛给他拿来了纸笔,萧祁昱缓了口气念到:“辅政王沈郁,忠孝仁义,聪慧贤能,这些年辅佐朕登基,为国为民日夜操劳,功高劳苦,如今大梁国泰民安,繁荣昌盛,是辅政王的功劳。”

    他使劲的喘了几口气,沈将军跪在他面前:“皇上,你别说了,你休息会儿。”

    萧祁昱攒了口气继续道:“朕御驾亲征途中染病疾,临终犹念国事,与沈将军、陆将军、秦将军等人众议后,决议立他为帝,将大梁国务交由辅政王沈郁,朕心安,九泉之下亦可与列祖列宗交代了。众位爱卿要好好辅佐新帝,必创大梁兴盛。”

    他终于写完了遗嘱,程谨之捧着这份遗嘱难过的说不出话来,萧祁昱闭着眼睛笑了下,沈郁也许不需要他这多此一举,可他还是不放心,给他一个名言正顺总比他被天下人骂的好。他已经处在被骂的位置上了,倘若再即位了,那天下人一定会骂他的,他那张嘴又不服输,一旦生气起来起来会越发的厉害,一定会得罪人。

    而且他必须要当皇帝,如果他不当皇帝,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他立完了遗嘱松了口气:“谨之,沈将军、秦将军,你们即刻回城,即刻班师回京。”沈将军握着这份遗诏重重的点头:“末将明日即刻回京告诉王爷,皇上你一定要好起来,王爷他不能没有你啊。”

    萧祁昱看着他,大概是人之将死,所有的一切都柔和起来,他的眼神很温和,不再跟以前一样冰冷,可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沈将军难受的不得了,他使劲的点头肯定:“皇上,王爷他在京师等你回去啊!”

    萧祁昱还是看着他,他也想尽快的回去,他还没有见着沈郁呢。可他怎么也动不了了,他的整个身体像是被巨石压着。

    程谨之跪倒他身边:“皇上,我们明天就班师回京,所以皇上你一定要好起来,王爷他这么多年辅佐你就是要让你做皇帝,倘若你让位于他,你让他一人在京师怎么撑起来,朝中大臣都等着皇上你回去啊。”

    他在这一刻明白了萧祁昱的心,他对瑜王爷的心,他那一次说的话是真的,他从没有怀疑过瑜王爷,大梁的江山是他与瑜王爷的。

    萧祁昱看着他点了下头,闭上了眼,把枕边的那块玉重新的放进了怀里,沈郁给他的这块玉,他不再挂在腰上后就无处可放了,打仗也怕丢,就放进了怀里,习惯了,不放进去有点儿不放心。

    他确实是烧糊涂了,又或者说是大限将至,因为以前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么柔情的,他不知道他心里什么感觉了,也不知道是身体更疼还是心更疼,临到死了终于承认他想沈郁了。

    萧祁昱闭着眼睛笑了下,皇叔啊,我想你了。

    萧祁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进去了程谨之的话,还是他命不该绝,他又在生死边缘挣扎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清醒了,对于他昨晚立下的遗诏深觉白痴。他怎么能立这种遗嘱呢?沈郁就算拿到了他的遗嘱当上了皇帝,那该反对他的人还是会反对,他还是当的不安稳,他昨晚真的是烧糊涂了。

    萧祁昱趴在马车上开始往回返,一刻都没有停留,也停留不了了,在过了哀牢山的时候,已经接到前方探子了,北羌左贤王延术领兵八万进犯了。

    八万兵攻城,都城却丝毫未损,一寸国土未损,萧祁昱看着城楼上的梁督军这一刻由衷的敬佩,他终于明白梁督军这么些年守城的可贵之处,二十余年,北疆边关安然无恙,就是因为有梁督军在,他的顽固不冥就如同这边关的城墙一样,牢固,踏实,坚不可摧。

    梁督军看他来脸色也没有变,也没有开城门,依然冷静的做着他该做的事,直到萧祁昱的大军将这八万人全都合围之后,他才下令开城门,将仅剩的两万士兵放了出去,一起围歼左贤王延术。

    至此,北羌兵力全线阵亡。

    沈大小姐缓缓踏上城墙,怀里只抱了一件衣服,本来想给她的丈夫披上,可看到自家小弟也委顿在城墙上时,她心头猛的一酸,一件衣服盖不过两人来,她轻轻的蹲下来给他擦擦脸上的灰尘,炮轰了一天一夜,他的脸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要不是自己从小看到他大,都要认不出来了。

    擦完了他,他都没有醒,沈大小姐扭开了头再给她的丈夫擦,她的丈夫警醒,一下子就醒了,看见是她松了口气:“婉儿,你怎么来了?”

    沈大小姐笑笑:“我来看看你们。”

    秦正笑了下,刚毅的脸上挂着笑容:“放心,我们没事。”看她满脸笑意,秦正不由的把她揽在了肩头,他知道那句话只是他习惯了说的,能够守住几日他心里已经清楚了,守不了多少天了。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他们总有一天会攻破城墙,萧璟这一次是势在必得,所以准备完全。这种情况下靠他们退兵是不可能的事了。

    沈大小姐倚在他肩头笑:“我知道,无论什么样子,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秦正看着她笑,用力把她揽住了。

    沈郁这一会儿终于醒了,他靠在小福子身上,看着他姐姐、姐夫靠在一块儿,他转了下脸,他姐夫这辈子很少做这种温情动作,他还是别打扰他了。

    他知道他姐夫这一刻是铁汉柔情了,他是知道守不了几天城了。沈郁不知道再怎么劝他姐姐,他现在理解她了,能够跟相爱的人相守在一起,哪怕是死都是心甘情愿的。

    沈郁把视线看向了远方,远方是白茫茫的,冬天的早上格外的清爽,吸到肺腑里的空气都是清新的,比昨晚的血腥味好多了,沈郁使劲的吸了几口。

    萧璟攻城已经半月,京师的城门比任何地方都要厚重,他留在京师的兵马也都是精兵,所以萧璟一时半会儿攻不下来,然而萧璟攻不下城门,他这个守城的也没有好过到哪儿去。每一天都是尸横城墙,鲜血顺着城墙往下淌,他从看着血呕吐到现在的默然,习惯了,他都能够跟秦正一起在城墙上啃馒头,喝的水还带着不知道谁的血。

    沈郁尽管这么想着,还是本能的干呕了下,秦正转头看着他,也心疼他,这个小舅子他从小看着他长大,他不善武功,却还要日日夜夜在这里守着,是那天晚上的攻城把他吓着了,萧璟用护城河的水泡塌了一角城墙,他们差一点儿就没有守住,

    从那天起,他就不放心了,夜夜跟他守在这里,他是个武将风餐露宿无所谓了,可看着他不忍心。

    他轻咳了声:“王爷,你有没有想过要迁都?”

    秦正的这句话说的很突兀,沈大小姐都怔了下,但沈郁没有怔楞,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道:“姐夫,迁都我想过,可是现在不能。历史上的迁都都是在鼎盛时期,想选一个更加适合都城的地方,可不是我们这种情况,倘若我失了京师,那就是失了整个大梁。我也就再无立足之地了。”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跑的,是个人都会本能的想跑的,可是他是摄政王,无路可逃,无论是他手中的兵权还是他这个人,萧璟都不会容许他活在这个世上。

    秦正知道他说的这些,所有也只是提一下,很快便不再想这个问题,他是护国大将军,如果他问的都是实际的问题:“王爷,虽然这个城墙一时半会儿攻不进来,可还是要想一想后路,要疏散城中的百姓了。这么拖着,也难保他们不惊慌。”

    沈郁点了下头:“就依姐夫你说的。今天我就着人去疏散城中百姓。”他都让自己的几个姐姐及家眷走了,所以怎么能不让他们走。

    眼下的情况就算秦正不说他也很清楚了,所以不仅要疏散城中的百姓,还要把城中的物资转运出去,他要留一座空城给萧璟。萧璟可以攻破城,他也可以让他一无所有。

    天色渐渐的亮了,下面的锣鼓声又想起来了,流火箭擦着破晓的阳光飞了过来,萧璟又一次攻城了,沈郁已经站到了观战台上,秦正好几次都要让他回去,他觉得在这里太危险了,沈郁还一点儿功夫都没有,可他不走。

    沈郁也不是想站这里的,可他清楚,这样的时候他不能走。

    他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士兵看着,他沈郁没有走,没有弃城而逃,他姐夫都会想到让他迁都,那些士兵又怎么会想不到,沈家军之所以能够这么跟着他,是因为念在他是老王爷的儿子,所以他只要还能爬上城墙就要爬上来。

    这一次的守城依然是残酷的,在夕阳落山之时,整个城墙都残破不堪了,有一角还被震踏了,沈郁看着忙着整修城墙的秦正默默的下了城门。

    他真的得去疏散城中的百姓了。

    大梁二一六年冬腊月,萧祁昱亲封的陈昭荣因私通禁卫左总司,被瑜王爷抓住,赐一丈白绫。

    这一则消息犹如一块巨石把后宫震翻了,这种时候,城中百姓惶惶不安,那宫里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萧祁昱的后宫太少,冷冷清清不说,他还不在,所以几个婕妤本来就很不安了,现在又被这个消息吓着了。

    这怎么可能呢,陈昭荣那么温顺,怎么可能偷人了,她都已经是皇上的昭荣了啊,全后宫里就她最大,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可这是事实,她真的悬梁自尽了。甚至尸首都没有入棺材,直接的处理了。瑜王爷的手段真的是特别残忍,她好歹是昭容,是皇上的人啊,可就被他这么处理了。

    几个婕妤被沈郁的手腕镇住了,互相的看着对方,好久都不敢说话,沈郁一直没有管过她们,她们也以为他是无害的,很长时间都忘记了他是摄政王,曾让百姓闻风丧胆的摄政王。

    最后还是李婕妤颤着声说:“瑜王爷……他,他不会真的想要……我们……陪葬吧?”

    一句话她分了好几次结结巴巴的说完了,那些流言她们并非不知道,外面打成什么样她们也会从娘家得知一星半点儿,瑜王爷忙着守城门,这宫里自然就疏忽了,她们的娘家人来看他们都说瑜王爷关紧了城门,一个人都不放出去。

    胆小的王婕妤已经哭了,和婕妤也脸色苍白,李婕妤看她们俩这样气急:“都想想办法啊!哭有什么用!难道真的在这里等死啊!”

    不等死难道还要别的出路吗?李婕妤跺了下脚:“自己都精神着点儿,回去收拾下包袱!”

    她带头先走了。

    她的侍女急匆匆的跑过来:“娘娘不好了,宫里都乱了,禁卫军也不守宫里了。”李婕妤柳眉一挑:“禁卫军都出宫了?”侍女点头:“是的,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宫里没有人保护我们了。”

    李婕妤咬出了几个字:“还能怎么办,跑啊!”

    禁卫军全都出动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沈郁此刻已经顾不上她们了,不是他赐林昭容死的,是她自己畏罪自尽的,她也并没有私通禁卫军左总司钟孝言,而是给他传递了消息,钟孝言就是恭王爷养在宫中二十多年的人,他借着沈郁疏散京师百姓的机会打开了城门,迎接叛军入了城。

    陈昭荣自知自己死罪难逃,所以悬梁自尽了。她是恭王爷的人,虽然知道恭王爷只是把她当成棋子,可她也别无办法。

    恭王爷终于在萧璟迟迟攻城不下的情况下出手了。钟孝言这颗他深藏了二十多年的棋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秦正死死的看着钟孝言,这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兵,这么多年他们一起并肩作战,可他没有想到他会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背叛他。

    秦正长刀劈了过去:“为什么!”

    钟孝言看着秦正回答不上来,没有为什么,他只是恭王爷的人。

    秦正杀红了眼,他这一生从没有对不起过人,他待他手里的兵如亲生子,不管是什么出身,只要品行端正、爱国爱民,他就会栽培他们,他提拔他们时从没有想过要他们报答,他不求他们报答,他只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报效祖国,希望他们能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所以此刻他怎么也接受不了。

    他把一柄大刀狠狠的杀向了钟孝言,钟孝言看着他最后笑了下,缓缓倒在了地上,背叛于谁都很痛。

    秦正不再看死去的钟孝言,他看着混乱的战局眼睛都瞪红了,叛军一旦攻入城中,那就如洪水冲垮了堤坝,靠他们仅剩的这两万多人压根不是他们的对手。

    京师的巷子窄,于是让这种血战越发的残酷,铁蹄踏过,无数的士兵就这么被踩压过去,刀枪密密麻麻,从背后,从前方、从斜处毫无预兆的出来,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士兵还是敌人的。刀如山,枪如林,反射的白光刺着人眼昏花,千军万马的震踏更如地动。

    沈家军、秦家军,五千近卫营,一点点儿的倒下了,秦正看着这个战场眼眶一下就红了,他自从任这个将军以来,还不曾有过这么惨重的伤亡,他的士兵,他的最忠诚最勇敢的士兵,他曾经一点点的教他们,曾骂过他们,曾罚过他们,谁让他们是大梁的精兵,沈家军、秦家军深受王爷厚爱,所以也多蛮横霸道,他们有时候让他恨不得都罚三十大棍,可现在他疼的喘不上气来,他真的还希望他们是那群让他生气的士兵啊。

    秦正朝天大吼了声,重新杀入了战场,战争继续,鲜血继续。

    整整一个下午,当夕阳渐渐的把整个京师都染红时,最后的城门终于被打开了。

    萧璟的大队人马终于进来了,夜幕也终于到来了。

    秦正领着最后的五千士兵退守最后一道宫门。背后是大梁的皇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