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104章

第10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祁昱靠在他床头守着他,守了一夜他狠下了心。

    早上的时候,曲怀安送来了一碗药,对着他点了下头,于是萧祁昱端给沈郁喝:“皇叔,喝药了。”这次他先尝了尝:“不烫了。”

    沈郁把药喝了,慢慢睡了,萧祁昱确定他睡了后,问曲怀安:“大概多长时间能弄好?”曲怀安把他的医药箱都摆开:“微臣会快点儿,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

    萧祁昱想了想一炷香的时间挺少的,应该很快就过去了,但是他没有想到沈郁这么难对付,曲怀安刚碰到他的手,刚把他手上的绷带拆开,沈郁就疼醒了。醒了之后说什么都不干了,他已经怕死了疼。

    萧祁昱想要抓着他,被他一脚踹着了,也不知道踹在哪儿,总之他蹲在地上好一会儿没有起来,屋里好几个人于是都消停了。

    曲怀安想上前看看他,那个被踹的地方挺重要的,这要关系到后代子孙啊。萧祁昱不用他看,他自己站起来了,这次干脆跟他挑明了:“皇叔,淮安说就疼一小会儿,就一炷香,你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说着重新过来抓他,他真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有多少士兵连胳膊都没有了啊。可不也要活着吗?

    沈郁躲到床角,他无处可躲了,床就这么大,所以他被萧祁昱拉过来了,萧祁昱一点儿也不给他面子,那他也不用给他面子了,他使劲用脚踹他:“萧祁昱,你放开我!我都说了不用你管!你滚!”

    屋里的几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皇上都没有滚,那他们也不用在意了,萧祁昱还是将沈郁治住了,他在他身后,用手臂夹着他的腰,两只手牢牢的抓着他的手腕,这个姿势沈郁挣扎了好几次都挣不开,萧祁昱在他身后叹气:“皇叔,你就忍一会儿。”沈郁身上还有伤,他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心里也被他喊的乱糟糟的。他看曲怀安:“淮安,快点儿吧。”

    曲怀安半跪下来看着沈郁:“王爷,你咬着这块毛巾,微臣跟你保证很快就好,很快!”

    沈郁不挣扎了,他满头汗,这一会儿也累了,他知道躲不过去了,他也不是非要这么的矫情,而是他都快要死了,还要这双手干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在死前安稳的过一段时日呢?

    曲怀安看他张口了,于是把一方毛巾放他口里,尽管如此他还是疼的满头大汗,扭头的时候把身后的萧祁昱狠狠的碰了一头。萧祁昱在他身后固定着他,两只手也腾不出来,也没有躲开,于是这一下结结实实的碰上了。正好碰在他嘴上,嘴里还有牙,他倒吸了口凉气,觉出了血腥味,沈郁的头是石头做的吗!牙都快碰掉了!

    萧祁昱扬了扬头,这个时候要是掉下眼泪来那一定得被沈郁笑死。

    沈郁这一下也撞的头昏脑涨,等头疼过去,就看他嘴角出了血,萧祁昱不张口,于是那血便顺着嘴角流出来。

    沈郁默默的回头,使劲咬住了口里的毛巾,曲怀安一根根的帮他固定好,帮他从口里拿出帕子来:“王爷好了。”沈郁点了下头,筋疲力尽,萧祁昱把他放下,往旁边的盆里吐出一口血来,程谨之递给他水:“皇上你没事吧?”

    萧祁昱用舌头抵了下牙齿,牙齿也没有松动,他摇了摇头:“没事。”程谨之这一小会儿头上也出了一层冷汗,看沈郁好好的躺着了,他松了口气:“淮安,王爷什么时候能好啊?”

    曲怀安笑笑:“这骨头接好了后,得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恢复,只要这两个月不碰水、不做任何的动作就好了。”程谨之连连点头:“那就好。”他们急着要赶路,路上辛苦。程谨之跟萧祁昱说:“皇上,我们的商队都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可以启程了。”

    萧祁昱也松了口气:“好。”

    他也急着回去,只要萧璟一登基,那边关的几十万大军他都会去过问,虽然一时半会儿不会受他接管,可边关的众将士同样也不知道他跟沈郁还活着,为了能够生活,他们总会妥协的,毕竟萧璟是新帝。

    萧祁昱深吸了口气,只等沈郁休息这一天,明天好走,但是他没有想到,沈郁晚上开始发烧,烧的不高,可是他迷迷糊糊的,萧祁昱给他身上的伤再一次的换了药,以为一个晚上能好,可直到第二天他们要启程的时候,他还是没有退烧。

    萧祁昱一次次的试他额头,烧一点儿都不退,他问曲怀安:“淮安,他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吗?”曲怀安点了下头:“是的皇上,这种情况正常,他身上有伤,而伤口有些发炎,就跟皇上你的一样,发烧是正常现象,烧过去就好了。”

    这个萧祁昱知道,那种痛苦他也知道,可他能够挺过来,他能够启程赶路,因为他有内力,身体也强健,可沈郁一点儿内力都没,而且这么多年从没有吃过苦,所以他权衡了下先不走了。

    他安排程谨之他们先走,程谨之也看望了下沈郁:“皇上,我们再等你们几天吧。”

    这已经是正月初五了,马上就要上朝了,萧璟登基之日不远了,再也不能拖下去了,萧祁昱摇了摇头:“谨之,启程之日不能再更改了,你先带着他们回边关,我跟淮安留下来,我们人少,走的时候好脱身。而你这一路要辛苦了,我已经让人去送信了,大军现在已经在艮绮关停驻,到了那里他们就能接应你了。”

    程谨之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所以笑了下:“皇上放心。我一定会把他们安全带回边关的。”

    萧祁昱点了头:“回去后,跟边关的众人说,我们过几天就回去,让他们在边关稍安勿躁,无论京师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用管。还有,南诏边境那边,你也要时刻关注着,秦将军带兵过去支援,算算时间也快到了。还有南海、东海、西陵边境的驻军你也要让梁督军写信,让他们安守岗位,按时给他们发放军饷,务必要安他们的心。”

    等安排好程谨之他们走后,萧祁昱在沈郁床边坐了下来,沈郁还是在昏睡,长长的睫毛偶尔煽动一下,证明他还活着。萧祁昱试了试他的头,还是有点儿烧,他再次把他衣服解开,换了一种伤药,现在已经发炎了,得换种药,萧祁昱看他的伤口,他的伤好的格外慢,萧祁昱长眉拧到了一块,极轻的骂他:“皇叔,你真是娇生惯养。”

    沈郁被他骂了也不说话,只是把眉头皱了下,萧祁昱给他抚平:“怎么我骂你骂的不对,你知不知道你的沈家军等你回去啊,还有其他边境的,他们都等着你呢。”沈郁还是颦着眉,手臂动了下,是想要翻身,萧祁昱抓着他的手帮他翻个身,不再说他,他心里在这一刻平静下来,大概是了却了心中大事,不再着急,他慢慢等着沈郁的手好。

    沈郁睡了一大觉后也醒了,喝了一碗药后,又喝了一大碗粥,曲怀安看着他笑:“王爷你有没有不舒服的?”沈郁看了看周围,程谨之等人好像不在了,曲怀安跟他解释:“程将军他们先走了。”

    沈郁点了下头:“哦。”他躺了一天一夜,躺够了,萧祁昱扶着他出去转了两圈,院子很大,但是都空荡荡的了,可以看得出林昭玄他们走了就不会再回来,沈郁心里不知怎么的也空荡荡起来。

    萧祁昱看他:“皇叔,我们过几天也去找他们。”沈郁寂寥的点了下头,他现在出了牢狱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踏实了,他是想着楚云彻说的那些话,不是担心他再次找男人什么的,而是想他体内的毒,他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倘若是真的,那他这个毒会不会要他的命啊。

    可这几天曲怀安什么都看不出来,沈郁也没有办法说,因为之前御医也看不出来,他很想当楚云彻说的是疯话,但心里就是不踏实了。人人都怕死啊,他当时在牢里自尽是迫不得已,但是现在都活着了,那他就不想死了啊。

    沈郁心事重重,萧祁昱就看他:“皇叔,你怎么了?”沈郁没法跟他说,他仰着头看天,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沈郁注意力暂时被吸引了:“外面怎么了?”

    曲怀安去看,萧祁昱扶他进屋,曲怀安很快回来跟他说:“是新皇登基了,举国同庆呢。”沈郁张了张口,待看着萧祁昱那张无比平静的脸后就不说什么了,萧祁昱都不在意了,那他就更不在意了,萧祁昱倒是看了他一眼:“皇叔你再上床休息会儿吧。”能多休息就多休息吧。

    新皇登基,那他们就必须要快点儿走了,他脸上看不出着急,但是心里已经急了,于是第三天他们就启程了。

    沈郁有点起色了,在屋里的时候有起色,但是到了马车上后他坐不稳,他的双手不能碰任何地方,而马车走的路一点儿都不好,他好几次都想扶一下车身,被萧祁昱拉住着才没有碰上去。

    手指头疼,这才第三天,那种疼细细的,钻到骨头缝里去了,沈郁坐立不安,但看着萧祁昱黑着的脸他没有吭声。萧祁昱不是想故意黑着脸的,是着急,沈郁这个样他束手无策,且不能停下,已经也无处可休息了,这一路他们不能住任何的客栈。

    如此颠簸了一天,沈郁苦不堪言,萧祁昱也累了个半死,他只好把马车重新铺了,把凳子撤掉,把被子铺在马车里,让沈郁躺在里面,把他两个手绑到一块儿,这样他终于可以睡一会儿了。

    他们晚上在树林里宿下的,连村居都没有进,这种特殊时候不能太高调,程谨之回去是扮成经商的西域商人,而他便扮成了回老家探亲的人。

    虽然他对外宣称已经死了,可萧璟一定不会彻底的放心,没有见着他的尸骨他不放心。所以他必须要走的很小心。

    经过了又一个城门,萧祁昱扶着沈郁下了车:“娘子,你慢点。”城外人特别多,盘查又很严,沈郁不得不下车。

    盘查的士兵看一个书生扶着一个大肚子女人下车,动作那个缓慢小心,仿佛她肚子里是多精贵的小家伙,扶的跟老佛爷似的,走过来也慢慢腾腾的,守城的士兵都不耐烦了:“你们俩快点!”

    那书生哈着腰给他娘子擦汗,小声的抱歉的笑着:“哎,劳驾官爷,我娘子走的慢。实在抱歉。”守城的士兵接了他的银子,围着俩人看了看,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便挥了手:“行了,行了,快走吧。”

    他们俩过去了,马车上的东西也都挨着查了一遍,都是些普通的书本啊,衣服什么的,便放他们走了。

    等到了郊外,萧祁昱把沈郁肚子里塞的包袱拿出来,看里面的东西都完好,便又重新放好,沈郁靠在车上看他:“哪有挺着八个月肚子还回乡的?”

    萧祁昱看了他一眼先朝前面赶车的曲怀安道:“淮安,走快一点儿!走小路。”

    他当然也知道没有孕妇挺着肚子乱跑的,可他这东西没有地方藏。更何况沈郁那手也不能示人,身体也不好,萧祁昱看着他道:“皇叔你跑一个给我看看?你自己下个马车给我看看?”

    沈郁盯着他的脸看,他们俩都变样子了,萧祁昱成了个书生,帽子盖住了头发,终于看不见两鬓白发了,于是他觉得顺眼了。他这些天都刻意的忽视了他的头发,能不看他就不看他,他不想看他了。

    沈郁看他,萧祁昱也看他,看他一身女装的样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妆是曲怀安给他化的,曲怀安身怀易容绝技,这个女妆化的□□无缝,萧祁昱盯着他嫣红的嘴唇多看了两眼。

    沈郁的妆很普通,太漂亮的人容易让人产生印象,所以曲怀安把他化得特别普通,他所有的明艳都没了,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此刻是耷拉眼,鼻子周围全是斑,跟洒了一脸的芝麻一样,只剩一个嘴巴还能见人。

    沈郁看他嘴角勾了起来,就知道他的脸不好看,他问道:“给我擦掉吧。”

    萧祁昱笑了:“急什么,也许下一个关口还得出去呢?娘子。”沈郁知道萧祁昱在笑话他,不过他这两只爪子也没法擦,于是由着他看,他才不怕看呢,横竖恶心的人不是他。

    萧祁昱找个垫子塞到沈郁背后,虽然他的肚子没了,但是还是把他当孕妇对待,可尽管如此也禁不住颠簸,外面曲怀安赶车越来越快,沈郁已经摇摇晃晃的坐不住了,他躺下了,躺下了也躺的不安稳,萧祁昱看他眉头皱着也皱眉:“皇叔,你再坚持一会儿。”

    沈郁看了他一眼,萧祁昱脸不好看,他只看到他的不耐烦,是萧祁昱从来没有对他好过,这短短的几天也没有好过,沈郁闭上了眼,不再看他,他如今也不再想要他的好,两个人这么多天来也不过是演戏吧,就跟今天这场戏一样。

    萧祁昱在他又咕噜了好几次后终于躺下,把他揽到身边,手臂在他腰上给他撑着,就这样,沈郁还是很不舒服,萧祁昱侧身搂着他:“皇叔,你睡会儿觉吧。睡着了就舒服了。”

    他的后背也有点儿疼,只能这么侧着搂他,沈郁卧在他肩头终于闭上了眼。跑出了这个关口后,萧祁昱疼出了一身汗,他还是坐着比较好,躺着太疼了,好在曲怀安把马车赶的慢了点儿,沈郁已经能够自己躺住了,这会儿已经睡着了,于是他坐了起来。

    曲怀安把马车停下,萧祁昱背上伤口又挣开了一点儿,曲怀安给他包扎:“皇上,我们已经出了京师,可以跑的慢一点儿了,你休息下吧。”

    萧祁昱回头看了看京师的方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还是早点儿赶路,虽然出了京师,可这几个城镇已经被萧璟控制住了,他的追兵也是能够很快追过来的。”

    曲怀安只好继续赶路,萧祁昱坐进马车后抽了一本书看,一手抓住沈郁,一手看,沈郁偶尔醒了就看看他,他还是那副书生的模样,这么低头看书的样子挺像那么一回事的,沈郁合上了眼,头脑里有一些昏昏沉沉的了,他想吐,但是他忍住了。

    萧祁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眉头皱了下,沈郁又开始发烧了,萧祁昱把他半抱起来:“皇叔,喝口水。”沈郁摇头,萧祁昱在他耳边哄:“皇叔,喝点儿水好,你发烧了。”他把水递到他嘴边了,沈郁刚想张口,车子就晃了下,于是他再也忍不住吐了。

    萧祁昱抱着他,于是他吐了他一身,曲怀安听见声音忙把马车停了下来,萧祁昱吩咐他:“没事,淮安,你去打些水来。”

    曲怀安去把水打来,萧祁昱已经给沈郁换好衣服了,这一会儿在给他捏头:“这样?舒服点了吗?”沈郁嗯了声:“舒服了。”曲怀安松了口气:“王爷,我这就给你熬点药喝。”萧祁昱看他回来也笑了下:“先不走了,今天晚上在这里扎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