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118章

第11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郁买好了鸡爪终于往回返了,先到了张家,把糖果分给了小孩子们,张家大哥一定要拉着他进屋坐,说他们家狗已经拴着了,上次把沈郁吓着了,沈郁看着他笑了下:“张哥,这次不是怕你们家狗了,是我侄子得等急了。”

    张家大哥听他这么说也只好不留他了,把沈郁留下的糖果瓜子又从孩子们手中抢回来一些:“你拿回去,别都给他们,惯坏了!”

    张家大哥这手太快了,硬是夺回来了的,沈郁摇摇头,倒下一部分,张家大哥又帮他把东西送到家门口。

    萧祁昱远远的迎了上来,帮他们推车:“张叔,你们回来了。”

    张家大哥一下子就看见了他的脸:“哎呀,大侄子,你这脸是怎么了?”萧祁昱忘了他的脸,这时咳了声:“昨天晚上我下山晚,让树枝给划了。”

    这理由找的真是……沈郁都没看他,幸好张家大哥实诚,接受了他的说法:“那你可要小心些啊,这山路不好走,你晚上不要这么晚回来,现在也不需要砍柴了,今儿你是没见着你叔叔,真是太厉害了,你看他买了这一车的东西。”

    萧祁昱当然都看到了,他都闻到香味了,但是他就是不承认沈郁比他强!所以他咳了声:“今天麻烦张大哥了,张大哥你快回去休息吧。这些我提回屋里就好。”

    张家大哥回去了,萧祁昱一样样的把东西提回屋,怪不得这么晚才回来,他这是要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啊。

    沈郁还在一边指挥他:“大米放在这里,小米放这儿,别混着倒!”

    好不容易把这些东西都安置好后,萧祁昱吩咐他:“去洗手,吃饭了!”饭都凉了!

    事实上还是热乎的,一直温着火,沈郁不能吃任何凉东西,萧祁昱把饭菜都端上桌后,等着沈郁给他买的鸡:“我的鸡呢?”

    沈郁看了他一眼,把藏在糖果里的鸡……爪子拿出来了,味道是一样的,就是肉少了点儿。

    萧祁昱气歪了鼻子:“我说要的是鸡!”

    沈郁看着他的脸咳了声:“差不多。”萧祁昱用筷子夹了一个看,差远了好不好!沈郁跟他解释:“没有钱了,只能买这个了。”

    萧祁昱跟他指了指他刚才买的那一堆东西,还有桌上的这一袋瓜果,还有那一小袋黄豆!这一看就是最后才想起来给他买的!给别人甚至连马的都买完了最后才轮到他!

    萧祁昱越来越无理取闹,沈郁都不想跟他说他比张家大哥的孩子还无聊了,他用筷子夹起一个就往口里放,他也很想吃了,整天让他吃鱼,都吃够了!

    萧祁昱看他动作这么利索也不跟他叨叨了,伸了筷子往口里塞,不得不说沈郁买鸡爪子买对了,因为骨头多啊,骨头一多吃的就慢下来,嘴馋就解了,最后两双筷子一起伸向了最后一个鸡爪,沈郁没能抢过萧祁昱,萧祁昱筷子不知道怎么转的,一眨眼就抢过去了,飞快的咬了一口,然后举着那半截问他:“皇叔,你吃一口?”

    沈郁看着他这个毫无诚意的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萧祁昱也不跟他说什么,这就是给他买的!

    沈郁不跟他争了,开始吃其他的饭,萧祁昱做饭水平好像就维持在这里了,前几天的时候没觉出什么,但是现在吃了人家的鸡腿就觉的他这不好吃了。

    不过沈郁也没说他,沉默着吃了,他做的更不好吃。

    吃完了饭,沈郁就想睡觉,但也知道积食睡不舒服,于是就到院子里坐着,嗑瓜子,本来是买给张家大哥那几个孩子的,张家大哥不要,于是他就嗑着吃,瓜子便宜且能嗑很长时间,是个消磨零嘴的好东西,就是一次一颗太不过瘾了。不过沈郁也不在意这一点儿零嘴,他就是闲着无聊,看萧祁昱练剑太无聊了。

    萧祁昱这些日子只顾着砍柴,于是那剑法不知道是生疏了还是向着砍柴方向去了,总之沈郁都看着挺别扭,他自己大概也觉察到了,他不信邪的又挥舞了一番,汗流浃背了也没有练出什么来,倒把成捆的稻草都给劈散了,越劈越散,越散他越劈,累的气喘吁吁,沈郁靠在树上翘了下嘴角,小幅度的,怕笑大了让他看见,看见了那就不得了,因着他的一张脸现在脾气又涨上来了。

    沈郁一个个的把瓜子放进盘里,等攒着一起吃。

    萧祁昱把那一剁草砍成马草后终于承认他现在笨的跟猪一样了,把剑往地下一扔,走过来了,把沈郁好不容易扒了一碟子的瓜子一扬脖子吃了,放下盘子后说:“皇叔,太少了。”沈郁气的要命:“当然少了,我剥了一个时辰!”

    萧祁昱砸吧了嘴,一个时辰还不够他填牙缝的,看着沈郁怒目,他指了指他的脸,还真是赖着他了,沈郁收拾瓜子进屋,不理他了,萧祁昱跟在他身后上床,地上的剑他捡起来后又压被子底下了,算了先不练了,睡觉吧。

    春风拂面,温度适宜,让人懒洋洋的直打盹,萧祁昱抱着沈郁睡,就一床被子一个枕头,那就只能睡成一团了,早分不清谁胳膊压着谁,谁的腿缠着谁。

    这一天又是大集,沈郁又要去赶大集,萧祁昱知道他一去一定又是一上午,于是对着镜子照了下,觉得自己能见人了,就跟他一起去了镇上。

    这一次还是跟张家大哥一起,因为是大集,张家大婶也跟着一起去的,大集上非常的热闹,人也多,张家大哥跟他们俩约好了在集市头上等着,等都办齐了事后一起走,他又驾着驴车来的,萧祁昱的马车自来了之后再也没又用过,太招摇了,前段时间让沈郁当成了储物柜,彻底的成了角落一员。

    跟他们分开后,沈郁先领着他把屏风样子给荣绣坊,荣绣坊的伙计是彻底的认识他了,一次就印象深刻了,所以看见他进来忙迎了上来:“黄老板!你大驾光临,快请这边雅座!我这就去叫我们掌柜的。”

    他这么热情,弄的萧祁昱也看沈郁,他不知道沈郁又干了什么,沈郁没有跟他解释,其实他也没干什么,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既然伙计这么热情,那他也就在雅座坐下了。

    徐掌柜很快就出来了,声音比伙计还要热情:“哎呀,老弟,你终于来了,我就算着你今日会来。这位齐兄弟怎么也跟你一起来的。”

    他也跟萧祁昱打了招呼,萧祁昱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他们家小姐现在还惦记着呢,哈哈,当然徐掌柜也不敢提出来,萧祁昱太冷了,来了他们店里好几次,可愣是让他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所以徐掌柜今日看见他们俩一起进来很惊讶,等沈郁介绍完后他就更吃惊了:“原来齐老板是黄老弟你的侄子啊。”

    这个徐掌柜看见厉害的人都叫老板,看样子萧祁昱也入了他的眼了,沈郁笑着道:“怎么徐掌柜觉得不像?”

    他已经跟徐掌柜熟了,徐掌柜也开他玩笑:“那哪能呢,黄老弟你已经是这天底下头一份的人了,本以为再也没人比得过了,今日一见,你这个侄子真是老弟你嫡亲的侄子了。长的好,器宇轩昂,丰神俊逸……”

    两个人都笑了,萧祁昱因为要在外人面前当他侄子,也就只好由着他们笑,能让徐掌柜这么夸他那真是沾了沈郁的光了,他这脸上还五道手指印呢,也难为徐掌柜把他夸的地上没有天上有的。

    果然萧祁昱把脸微微正了下后,徐掌柜的话结巴了下:“贤侄这脸是……家中娘子抓的?”

    他这么说也是唐突,可是他们家大小姐看上人家了,他总的帮着试探下啊,这个小哥一点儿都不喜欢说话,这么多天他一点儿都探不出他的底细来,难得今天知道他是黄老弟的侄子,那就能开个玩笑了。

    萧祁昱听着他的话,脸色一僵,挖了一眼旁边的沈郁,沈郁装作喝茶,没回应,萧祁昱便淡淡的说:“是啊,家里有只母老虎,让徐掌柜见笑了。”

    徐掌柜本来心里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这样气度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家室,可是真听他这么说时,心里还是失落了下。他想在后面听的大小姐心里不知道怎么难过呢。大小姐也知道他气度非凡,他也曾劝过她,可她却还想着他是落难到此,自己能帮他一把,好让他记着,可人家已经有家室了。

    他无法接话只好干笑着呵呵了几声,招呼他跟沈郁喝茶:“贤侄,黄老板,请喝茶。”萧祁昱不爱说话,一张英俊的脸整年的面瘫着,跟叔叔比起来完全相反,所以徐掌柜先把他的名字房子啊了前面。

    徐掌柜是喜欢沈郁多一点儿的,沈郁心思通透,妙语如珠。最重要的是他的才情,无论是画艺还是对市场的洞察力都让他刮目相看,不敢说他是天下无双,可在他这个小镇上是头一份了。就凭这才艺,他也应当奉他为上宾,他们家小姐说了,先不管面貌如何,能有如此的才华,必不是凡人。

    而沈郁的才华不用说,这品貌也算的是数一数二的了。

    所以掌柜的对他另眼相看,待他非常的殷勤,知道他前几日手受伤了,所以今天问候到:“黄老弟,你的手不是伤着了,怎得不多休息几天。”

    沈郁端着茶喝了口:“没事,已经好多了。”他本想把手笼在袖子里的,但徐掌柜已经看到了,于是沈郁便维持了端茶动作,没有躲,这伤口越躲越让人笑话,他跟徐掌柜说是被划伤的,但是这伤口怎么都不像,这牙印像是刻进肉里了,怎么都消不掉了,沈郁含着一口茶慢慢咽下去,萧祁昱真是属狗了。

    徐掌柜为商多年,眼睛最是厉害,一眼就笑:“黄老弟,你这不会也是被自家娘子咬着的吧。”沈郁笑道:“哪里是娘子,不懂事的侍妾罢了。”

    萧祁昱眉头跳了下,沈郁既然敢这么损他,就是明白他不会在此处撒野,他怎么能不给他面子?所以萧祁昱只是勾了勾嘴角,手指暗暗的搭在了扶手上,青筋暴漏,准备回家掐他,沈郁也扫了一眼,并不在意。堂堂一国之君荒唐到跟妇人一样咬人,也着实丢人。

    徐掌柜哈哈笑,给他一个‘我懂’的眼神:“黄老弟这侍妾一定是美人。”也只有美人才敢如此的恃宠而骄啊。沈郁也给他一个见笑的表情,不再说什么,端起旁边的茶杯开始喝茶。好吧,萧祁昱算是他见过的人中最好看的了,算美人吧。

    他喝茶的姿势是优雅贵气的,背闲散的靠在椅子上,二郎腿翘得优雅而不失尊贵,明明穿着粗布衣服,他却跟轻抚绸缎般,轻轻一弹,不染尘埃,低头轻吹茶时,眼神温和,仿佛他端着的是皇家的雀舌贡茶。

    徐掌柜有很多时候都在猜想他是什么皇亲国戚,要不是他穷的靠给人画花样子,他都不敢接待他。这落差不是一般的大,徐掌柜暗暗的想,他可能是哪家落魄的公子爷吧。

    沈郁淡定的喝着茶,这不是雀舌,甚至不是好茶,但他知道这已经是徐掌柜最好的茶了,在这边镇能有这样的茶已经不错了。他的舌头经过了这么多事,已经不再有资本去挑刺,事实上他也只有到徐掌柜这里才能喝得起一碗茶,他们家里目前也只能管饱而已,而这都是不足为外人道也。让徐掌柜以为他是个落魄的大人物也好,这样的话他就会忌惮他,不会欺压他。

    沈郁喝了大半杯后便放下了,徐掌柜要给他添,沈郁摆了摆手:“徐掌柜的茶是好茶,但黄某身体不好,也只有半杯的雅量。”

    徐掌柜笑了,也不勉强他,谁知道是自己的茶不好还是人家身体真不好呢,但是他既然这么给他面子了,那他也就顺着下台了:“那好吧,黄老弟你可要好好养养身体啊,我这荣绣坊可全要靠老弟你啊。”

    这话说的也无比的大,这个徐掌柜也是个妙人,夸他都不嫌浪费唾沫,沈郁不得不承认这话好听,所以沈郁笑了下:“徐掌柜是大忙人,我们就不多打扰徐掌柜了。徐掌柜看看,这是我这次带来的样品。”

    徐掌柜这次直接拍了:“小陈,先把银子拿过来,画我等细细看,我相信老弟的笔墨。”

    沈郁看他这么痛快便也笑了:“好,那黄某便告辞了。”

    他同样也没有看徐掌柜给了他多少银子。只伸手弹了下衣服,把二郎腿放下,然后在萧祁昱的扶持下站了起来。

    萧祁昱也随他站了起来,身量高挑,面容贵气,这么一站非常的压人,幸好他伸手扶了下沈郁,把这一身的气势收敛了,徐掌柜向他颔首:“走好。”

    看他们俩走出去后,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这俩人都有家室了,他们家小姐怕是要失望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