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133章

第13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礼后沈郁就把两个人的衣服收起来了,又再次的换上了旧衣服,虽然他还想穿着,但是总不好被村子里的人看到,也无法解释。

    萧祁昱又忙着去打猎了,沈郁把他打来了的猎物,煮了晒成干,萧祁昱最近一点儿都不肯离开肉了,路上七八天,得准备一大包。

    沈郁刚晒完肉干,就看见一个人走了过来,样子是陌生的,他们这个东张村在最边上,很少有外乡人来,所以沈郁便也多看了他一眼,那个人也看了眼沈郁,顺便看了看他们的院子,然后便走了,沈郁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

    正好张家小子跑了来,看他在看,就问他:“黄叔叔,你看谁啊,哦那个人啊,那是村长家里的师爷。”

    沈郁念叨了句:“师爷?”

    张家小子笑:“对啊,村长的大舅子就是县衙的师爷,村长以前老说,他也老是来我们村里要东西。”

    他说的不乐意,小孩子也知道好人坏人的,沈郁哦了声,如果是认识的人就行。

    张家小子却不说他了,他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抱出一个白绒绒的东西,高声的说:“黄叔叔,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张家小子把小白狗放在地上时,沈郁本能的想后退,但是那个小狗实在是太可爱了。两个眼睛水润的看着他,白白的小身子看着也没有威胁力,所以沈郁站住了,张家小子高兴地跟他说:“黄叔叔,我娘让我给你送来的,小狗今天刚满一个月,我给你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就这一个是白色的,其他的是花色的,你看好看吗?”

    沈郁点了下头:‘好看。’

    张家小子也笑:“我就知道你喜欢,好了,我给你送来了,我回家了啊!”

    就这么丢下了?

    沈郁忙拉着他:“他吃什么啊?不喝奶了吗?”

    张家小子满不在乎的道:“吃饭就可以了啊,一个月就不用喝奶了!我走了啊黄叔叔,我还要回去送其他的小狗,给好多人留着的。”他说完蹭蹭的跑了,留下沈郁跟那个小狗面对面的看着。

    小白狗长的太可爱了,胖墩墩的,刚来到新环境不太熟悉,所以呜呜的叫着,东张西望,沈郁也顾不上那个师爷了,他还是不太敢靠近它,于是就坐在石凳上陪它:“你是要喝点水还是吃点饭?”

    小白狗只呜呜的,沈郁拿过一块肉干来,放到它面前,它低头闻了闻,舔了舔,啃不动,但是觉得找到了好玩的,于是用两个前爪把它拨来拨去,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绊倒了,沈郁看着噗的笑了一声,笑完之后他慢慢的垂下了眼,小福子没了。

    他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是要走了,他开始想那些人。

    他还记得小福子当时踢球把自己绊倒了,那时候多傻的小孩啊,可就是这个小孩挡在他面前死了。

    小福子死了,周汉林死了,他姐夫死了,他姐姐也没了……

    沈郁坐在石头上也快跟一个石雕一样了,一动不动,于是小胖狗以为他就是快石头,摇摇晃晃的走过去蹭他,玩够了那块肉干了,它想要挠痒痒了,沈郁没有动,由着它在他裤腿上磨了磨去,小胖狗终于磨累了,举起两个小爪子去够沈郁的膝盖,沈郁终于没有忍住把它抱起来了。

    小胖狗把小胖爪子放他脸上,毛茸茸的,沈郁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把小胖狗吓了一跳,小胖狗挣扎着要跳下来,然而沈郁不肯放它下来,执意要去摸摸它的毛,小胖狗最后在他的抚摸下无可奈何的趴他腿上睡着了。

    萧祁昱回来时就看他卷在被子里,脸上一片红,萧祁昱吓了一跳,上前一摸,他果然发烧了,虽然是轻微的发烧,可是萧祁昱还是团团转,沈郁该死的,越来越弱,上次一场病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次又怎么了呢?!

    正在着急时,床脚的角落里传来了呜呜的狗叫声,萧祁昱寻着声音看过去,小狗听见有人来,从沈郁给他做的稻草窝里拱出个头来。

    萧祁昱深吸了口气,拉开沈郁的被子,沈郁的衣服被他自己撕扯开了,胸口上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疹子,萧祁昱脸立时青了,沉着脸把他晃醒:“你是不是碰这个小狗了!”

    沈郁迷迷糊糊的嗯了声,萧祁昱手掐着他肩膀,恨不得掐死他:“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还是嫌自己活的长了!你明明知道不能碰,为什么还去!”

    张家大哥刚才邀请他进门喝口茶他都没有敢进去,就怕传染给沈郁,可沈郁这个王八蛋竟然自己去抱它!

    沈郁被他晃着头晕,再加上鼻子难受的要命,一行眼泪就这么下来了,萧祁昱还从没有见他哭过,于是登时有点儿慌张,知道他是过敏了难受,可他还是不自在的他咳了声:“哭什么,我这就去给你抓药,你真是的!”

    他想扶他躺下,但沈郁抓着他的衣服,且眼泪越留越多,再加上鼻塞,鼻涕眼泪一起流,那个形象萧祁昱都不忍看,他把他头摁在他怀里,眼不见心为净。

    沈郁趴他胸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还想着忍着不出声,于是就越发的痛苦,在萧祁昱看来,肩膀一抽抽的,跟要喘不上气来似的,他不得不拍拍他的背:“你别噎着啊。”

    回应他的是沈郁更大的抽泣,已经不是小范围的哭了,萧祁昱只好僵着身子揽着他,感觉到沈郁的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他衣服上了,因为已经湿透了。

    萧祁昱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窗户,手却一下下的拍着他,让他哭吧,哭完这一次以后就别哭了。沈郁早就该哭了,他这个人最能逞强了,整天把自己装扮的耀武扬威,其实骨子里就是个胆小鬼,糟了那么多的罪,他以为他早应该哭的,没想到忍到了现在。

    大概是从没有哭过,所以他这一次怎么都停不下来了,也是,那么多人啊,他要为每个人都哭一场的话,那这辈子都哭不完,萧祁昱看着他使劲抓着的被子,揽了揽他,揽好了后他说:“你以为就你想哭,我就不想哭了?我失去的人更多。你以为死的那些人不是我的人了吗?他们死在战场上,而我连带他们回故乡的能力都没,那么多的人,他们有的才十五岁,还没有成家立业,他们……”

    萧祁昱说不下去了,死了太多的人,所以他们两个必须要回去,他也想陪着沈郁在这里住下去,他也喜欢这里,可他不能忘了那些死去的人。所以他使劲抱住了沈郁:“皇叔,我答应你等江山稳定了,我就再陪你回来。”

    沈郁只哭不说,萧祁昱也由着他哭,沈郁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半挂在萧祁昱身上,于是半边腿都麻了。他扶着腰哀哀的叫唤,萧祁昱扶着他躺下:“活该!”

    沈郁哭哑了嗓子,萧祁昱把水端到他嘴边:“喝一点儿。”沈郁低着头,不想抬眼,因为眼皮沉重,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模样,萧祁昱不知道该怎么笑话他。萧祁昱也想笑话他,可看他这满脸的红肿气的说不上话来,给他喝完了水他道:“你再睡一会儿,这个狗你不许再给我碰了!”

    他连窝一起提了出去,沈郁喊他:“你别扔,张婶给的。”

    嗓子都哑了,还没忘记这个,萧祁昱恨声道:“我就放在外面,你不许碰它!”

    沈郁趴在窗户上看,生怕他给扔了,萧祁昱没扔,但是把狗关进了笼子里,笼子里的猎物他卖了就空置出来了,萧祁昱放好了狗看了他一眼:“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萧祁昱扛着锄头出去了,沈郁的过敏药他都认识,他这过敏症避免不了,以前在宫里的时候,他母后最喜欢养猫,他去看一次他母后回来沈郁就会对着他打喷嚏,沈郁就常年吃那种药,萧祁昱虽然弄不出药丸来,但是现成的总能采回来。

    现在他采的就是这些,金银花,蒲公英、野菊花、紫花地丁、紫背天葵,一样都不缺。这个村子里抓药比较麻烦,要到下面的镇子上去,还真不如他去山上采的快。

    萧祁昱把药筐放下后进来看他,沈郁勉强睁了睁眼,他的脸肿了,连带着眼睛,萧祁昱手还没有洗,于是低下头,用额头试了试他的体温,沈郁这次过敏有点儿厉害,谁让他亲自抱着小狗。

    萧祁昱挖了很多药,所以熬了一大锅,让沈郁泡在桶里,一边喝一边泡,萧祁昱在一边给他洗,看着他那肿眼泡忍不住道:“皇叔你好点儿了吗?”

    沈郁嗯了声,萧祁昱笑了,指着他的脸说:“皇叔,肿的跟猪一样了,明天你就不要去学堂了。”沈郁想起什么来:“今天早上有人在我们屋子周围转过,张小子说是村长的大舅子,也就是宋应的师爷。”

    萧祁昱一顿:“他来干什么?不是跟宋应说没事不用来吗?”

    沈郁想了下:“也许是不放心。”

    萧祁昱哦了声,宋应肯定是不放心的,毕竟他们俩身份特殊,他们俩一日不走,他就不能完全不管。

    沈郁看了他眼终于道:“祁昱,我们走吧。”

    萧祁昱看着他这张肿脸笑了声:“好,等你脸好了。”

    沈郁嗯了声:“明后天就好了,你明天去学堂把课跟刘秀才说一声,还有镇上的徐掌柜,村里的其他人,都说一声。”

    萧祁昱点头:“我知道,明天我把狗还给张婶时跟她说一声,绣坊的事她能够照顾的了。”

    两个人又想了下其他的事,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想的了,所有的东西都走上正规了,是该走了。

    沈郁第二天的时候开始收拾包袱了,给马喂足了料,马车也重新装了起来,可马车里是再也装不下东西了,短短的两个月他们置办了这么多东西,书给了学堂,锅碗瓢盆不带走,可还是有这么多的东西,沈郁收拾了一会儿,坐在床上自言自语:“这就是古人说的破家值万贯吧。”

    萧祁昱走访了一天,把该弄的东西都弄了,该拜访的人也拜访了,没有说他们俩彻底的告别,而是说是出去一些日子,要不又引得村里人不安。

    两个人本来想着安安静静的走的,然而还是出事了。

    就是这天晚上,两个人因为明天早上就要走,所以休息的比较早,半夜的时候,萧祁昱醒了,他在边关待了两年,又在来的路上逃了一路,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他就本能的醒了过来,茅草屋外面传来脚步声,声音唰唰的,很整齐,人很多却这么整齐,是有谋划而来的官兵。

    萧祁昱抓起沈郁,沈郁惊了一下,萧祁昱捂着他的嘴,在他耳边道:“皇叔,别怕,穿上衣服,从后窗走!”

    沈郁一旦醒了便也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映在窗户上的刀光剑影。

    来的这么快,是他们的房子太简陋了,进了院子就是屋,柴门一踹就能开,沈郁心跳的砰砰的,手胡乱的抓衣服,却还没穿上。相比起他,萧祁昱比他快得多,没有穿衣服,先下地穿鞋子,屋里黑,他摸索着往上一套就好,下了地先把木门找了个棍子顶着,回头朝沈郁喊:“快点儿!”

    沈郁套上鞋子,还有点儿懵,萧祁昱给他抓了两件衣服,把被子底下的剑摸起来,抓起屋里沈郁收拾的一个包袱拽着他就往窗口跳,窗口有点高,沈郁是直接被萧祁昱推下来的,幸好后面是厚厚的稻草,萧祁昱不知道堆这些稻草干什么的,沈郁在稻草里挣扎了一番,被萧祁昱紧接着拉上了马,马嘶鸣了一声,萧祁昱把马车辕绳砍断了,来不及乘马车了。

    沈郁坐在马上了才有点儿反应过来,幸好萧祁昱反应快,没有被他们成圈的包围,可估计也很快就顶不住了吧?

    萧祁昱一张脸冷着,嘴角抿的死紧,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那扇门果然没有顶住,他们很快就破门而入。

    萧祁昱狠狠的拍了下马,两个人冲出村子去,刀光剑影总没有马匹快,可箭在后面如同箭雨,密密麻麻的让人寒心,萧祁昱把缰绳交给他:“抓好了,一直往北跑,不要停!”

    他把没来的及穿的衣服摔成帆布状,那些箭便悉数被他的衣服带偏了,偶尔一只漏掉的箭,贴着沈郁的脸颊过去,沈郁直觉的面颊一热,火辣辣的疼,然而他没有敢停,手把缰绳缠了一圈又一圈,确保他掉下去这缰绳都在他手上。

    火光在这个时候亮起来,染红了半边天,沈郁忍不住回头看,他们住过的地方已经沐浴一片火光中,沈郁喃喃的张了张口,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住了也将近两个月了,从以前的破草屋到他亲手搓的草甸子,现在全在火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