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137章 番外

第137章 番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诏王携其王妃到达大梁的这一天天气非常的好,白云千里,碧空如洗,皇城在这片蔚蓝的天空下越发的巍峨庄严。

    陈良生跟四小姐缓步走在宫中,前去迎接他们的是新上任的礼部尚书,林昭玄降为了礼部侍郎,他没有怨言,其实从牢狱里出来后,还能够活着就很好了,还能够陪在王爷身边,哪怕是给他铺床叠被都是好的,当然这个用不上他了。

    他的礼部侍郎是萧祁昱亲自点的,没有废掉他,因为林昭玄在某些方面还不错,就如这次的迎接南诏王与南诏王妃,就属于国礼,林昭玄在这一块上不错。

    萧祁昱跟沈郁早早的在政贤殿前等着他们了,四小姐远远的看着他,一眼就看到了,无论隔的多远她都能够认出来,她喃喃的喊了声:“哥。”

    沈郁看着她要靠近了,终于忍不住往下走了,他从早上等到现在,早饭都没有吃上几口,萧祁昱跟着他往下走:“皇叔,你慢点儿。”

    慢不下来了啊,不知道是不是双生子的原因,他格外的想念四小姐,四小姐也疾步走到了他身前,要给他行礼,让沈郁扶住了:“快起来,让我看看,这半年你过的好吗?”

    四小姐朝他笑:“哥,我没事,我在南诏日日担心着你,你都不给我写信!”

    她嘴角一撇,眼圈红了,她知道京师陷入危难的时候急都要急死了。

    沈郁拍拍她手臂,看向走过来的人,陈良生给他们两人行礼,萧祁昱扶起来陈良生:“快请起,这一路辛苦了。”

    陈良生跟他笑着说了几句话,看向了沈郁:“王爷,入竹日夜念着你,终于见到你了。”他就知道沈郁一定不会有事的,能吃得苦中苦的人,定能做人上人。

    沈郁朝他笑:“南诏国主客气了,快请进!”他也上下的打量了一番陈良生,陈良生重新当回了他的南诏王,然而气质依然如往昔,他看向自己妹妹的眼神很温和,还是那个在他后花园砍柴的陈良生就好。他曾经一度担心他妹妹过的好不好,在他倒台了的时候,会不会为难她,现在看来没有,这样很好,很好。

    沈郁双手扶着他:“凉生,谢谢你照顾我妹妹。”

    陈良生看着他笑:“王爷,入竹是我的妻子,我当然要照顾好她。”

    沈郁使劲的点头,是他这辈子的感情太卑微,正常的感情就应该是这样,互相尊重,永远相信对方。

    沈郁把视线透过陈良生往后看了下,陈良生带来的使者在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衣着是南诏国特有的白色,这些使者个个都很精神,沈郁不由的多看了几眼,他看不到他妹妹生活的地方,那就多看看他们的人吧。

    沈郁这么想着就看的怔了下,那些侍从中有一个人抬起了头,在低着头的众人中那么的突兀,于是沈郁就多看了他一眼。这个人很熟悉,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敢认,看他不走,萧祁昱也回头看他:“怎么了,皇叔?”

    四小姐看着沈郁的视线,再看看他身边站着的萧祁昱,轻咳了声:“哥,这是我带来的,我在南诏碰到了他,顾飞出来吧。”

    人都已经带来了,那藏着也没有什么用了,顾飞是她在南诏时就遇上的,不知道是怎么知道她在南诏的,跑到王宫找的她,只问她沈郁在哪,过得好不好?

    沈郁失踪的这半年,很多人都牵挂着他,所以她想想还是带他来了,真的不是想要刺激萧祁昱的,她也是真的不知道她哥又跟萧祁昱在一起了,哎,这事做的。

    四小姐也不知道怎么看她侄子那脸,在她说出顾飞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分明看出火星了,那也就是说他是知道这个人的,那……这怎么办啊?

    不管四小姐是不是束手无策,顾飞都走过来了,径自走到了沈郁跟前:“王爷,我来看你了。”

    沈郁真的看清楚他的面容时才笑了出来:“顾飞?真的是你?”

    顾飞又向前走了一步:“是我。”他伸手抱沈郁:“王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找过你了,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他知道京师陷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等他终于放下成见来找他的时候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沈郁被他这么抱着,又听他这么说,笑了下,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顾飞这次看看他笑了:“王爷,你没事太好了!”

    沈郁也上下的看他:“你这些年过的好吗?”这个时候适合叙旧吗?

    萧祁昱就在旁边看着这俩人,看着那个顾飞拉着沈郁的手,看着他抱他!他终于重重的咳了一声:“皇叔,南诏王与王妃该累了,我们先迎客人好吗?”

    他说着过来扶沈郁,顺便看了一眼顾飞,但什么都没有说,只把沈郁揽过去了,这个姿势绝对挑不出任何错的,侄子扶叔叔嘛。

    顾飞也没有挑出错来,但是被他那一眼看的莫名其妙,再想起他是皇帝,要给他行礼时,他已经扶着沈郁走了,于是顾飞也就不用行礼了,他虽然跟着沈郁过了一段宫中生活,也随着四小姐在南诏皇宫生活了一些日子,但是还是不适应这种繁杂的礼仪。

    萧祁昱扶着沈郁,沈郁想挣开的,他又不是老的走不动了,但萧祁昱也没有给他机会,真扶着着他,沈郁被他扶着进殿,迈门槛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正好跟他对上,萧祁昱那眼中的火花就差找桶水浇上了,沈郁只好拍拍他的手:“先招呼客人。”

    他真没有别的意思,他看到顾飞是很高兴,那是因为顾飞活着啊,经过了这么多的事,他已经什么都不求了,只要他们都好好活着,他就很高兴了。再说顾飞已经不喜欢他了,从他喊出别人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再也回不去了,这一点儿他很清楚的。就跟顾飞抱他的姿势,朋友一样的抱,没有了以往的亲密,他这么敏感的人,一个拥抱就觉出来了,他抱他只是欣慰他活着,又或许带着点儿补偿心理,他活着他很高兴,也仅此而已了。

    萧祁昱磨了磨牙,把他松开了,拿出一个一国之君的大度去招呼南诏王去了,只不过全程拉着沈郁,就算有一会儿隔着远了,那也会看着他,他是可以不在意他的过去,但是他没有那么大的度量再看着他跟别人死灰复燃!

    好不容易接待完南诏王与王妃,安排他们在沈府住了下来,沈郁陪着他们在沈王府逛,他们几个人都曾经在沈王府住过一段时间,对王府的一草一木都莫名感叹,特别是经历了这一段战火,仿佛现在的一切都是全新的一样。

    沈郁陪着他们逛了后院,笑着说:“我现在想想曾经让南诏的国主在这里劈了半年柴就过意不去。”

    嘴上说着过意不去,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陈良生切了声:“那真多谢王爷收留了。”

    萧祁昱在一边打圆场:“陈兄,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来到了我们大梁,所以让你委屈在这,非常抱歉。”

    陈良生笑了:“皇上,你无需客气,如果不是因为在这里,我还遇不到我的妻子呢。”

    几个人都笑了,眼看天色越来越晚了,萧祁昱作为皇上得回宫了,而且有他在这陪着真是挺尴尬的,后面还跟着顾飞呢,虽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关系,但是每走过一个地方,顾飞也会说说,说着说着也是一种尴尬,所以他这一个下午都在和稀泥,比批了一下午折子还累,沈郁叹了口气:“祁昱,天要黑了,你先回宫吧。”

    祁昱?这是沈郁今天第一次叫这个名字,大概是累了或者说是忘记国礼自然而然的喊了出来,顾飞终于看向了萧祁昱,他一直觉得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原来他就是他口中的祁昱。大梁的皇帝无人敢喊起名字,更何况是小字了。

    所以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交汇上了,是不甘心,因为曾经的嫉妒,所以这个名字依然还记着。

    顾飞记着祁昱这个名,萧祁昱也记着顾飞这个名,因为两个人的名字都曾扎过彼此的心。

    沈郁真的一个头两个大了,他还真的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艳福,所以现在这艳福来临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觉出高兴来。

    看着四小姐那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先推走了萧祁昱:“今天晚上我要住在王府,那一摞折子你得回去批了。”

    萧祁昱看了他一眼,当真是先走了,很客气的跟陈良生与四小姐告别,他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经过这一个下午,他也看出这个顾飞已经不再喜欢他皇叔了,不是那种喜欢了,他跟他身边的梁越互动都要比对沈郁自然多了,那才是同龄人,萧祁昱不想幸灾乐祸下的,但是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还是觉得踏实了。

    萧祁昱痛快的走了后,于是剩下的人就都自在了,沈郁挥了下袖子:“好了,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还把这里当家,愿意去做什么就去做吧。”

    四小姐也知道他有话要有顾飞说,就很痛快的带着陈良生休息去了,他们都走了后,沈郁终于看向了顾飞:“顾飞,没有想到还能再见着你,你长大了。”

    顾飞被他说的不好意思:“王爷,我本来就长大了。”

    沈郁笑了下,也是,只是他总忍不住把他当个小孩看,他比他小六岁啊,所以不管过了多少年,他在他面前就还是个小孩啊。

    沈郁请他在石凳上坐下:“这些年你过的好吗?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他有些惭愧他没有去关心他,把他匆忙的送到了南诏后就再也没有管过他,后来兵荒马乱,就再也顾不上了。

    顾飞被他这种眼神看的有些眼热:“王爷,我没事。我这些年过的很好,在南诏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朋友,他们待我很好,哦,对了,就是这次跟我一起来的梁越,他还带我入伍了呢。”

    沈郁早就注意到梁越了,他看着顾飞脸上灿烂的笑容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笑了下:“那就好。”

    他遇到这个小孩的时候,这个小孩不开心,眼里总带着莫名的忧伤,而现在这种忧伤再也没有了,他便相信他的那些朋友真的对他很好。沈郁说不上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失落也许有吧,能让他快乐的人不是他,不过更多的是欣慰,看着他过的好,过得开心就够了。他如今真的不求什么了,一点点儿的幸福就满足了。

    沈郁想到这里笑了下:“那你以后准备去哪啊?留下吧,跟你的朋友一起。”

    顾飞笑了下:“王爷,你知道我不适合这宫里的生活的,我早就想好了,这一次见过你之后,我就想去周游了,天南地北的走。”

    沈郁点了下头:“好,这样也好,那记着给我写信。”

    顾飞笑了:“那当然。”

    沈郁嗯了声:“好了,你的朋友是第一次来我家,大概不熟悉,你去陪陪他吧。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想吃什么都让他们去做。”

    顾飞没有站起来,只是看着他笑:“王爷,我这次见到你真的很高兴。”他眼里依然是曾经的纯粹,是真的高兴,沈郁深吸了口气:“我也一样。”

    顾飞终于站了起来:“王爷,你一定要开心点儿。”知道他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了,他也终于的安心了,没有多少妒忌,或许能够再次相见就已经是上天恩赐的了,所以那些便都不用在意了。

    南诏王与王妃在大梁待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为了促进两国的友谊,所以举办了蹴鞠大赛。这是南诏使者来之前便定好的事宜,所以这一次上场的都是好男儿,包括两国的国君,陈良生、萧祁昱全都下场了。

    这一次沈郁没有下去,他那球技就不下去丢人了,四小姐陪他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下面奋力拼搏的几个人,四小姐往沈郁身边凑:“哥,你现在什么感觉?”两个人早已经讲过悄悄话了,也早得知他又跟了萧祁昱,四小姐也没有意外,这俩人折腾了半辈子,就再接着折腾下半辈子吧。她现在就是好奇这三个人的事,哈哈!

    现在比赛场上就是这样,已经白热化了,顾飞因为是跟着南诏来的,所以他算是南诏的人,然后场上的位置又正好跟萧祁昱是一样的,所以两个人打的难分难舍,沈郁这外行都看出来了,因为他已经喝了无数杯水了,每当场上那两人较劲的时候,他就低头喝水。这逃避的太明显了啊,四小姐幸灾乐祸。

    沈郁白了她一眼:“越发的没有样子了啊!”

    四小姐得意一笑:“我乐意。”

    沈郁磨了磨牙:“陈良生把你惯坏了!”

    四小姐看着场上的陈良生,脸上飞上了一弄艳霞。沈郁啧啧了两声:“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

    四小姐捣了他一下:“我又不是你生的!”

    场上这一会儿终于见分晓了,双方平了,点球后,大梁堪堪赢了,这其实不算赢,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是萧祁昱跟陈良生解释的,本来两国是打友谊赛,没想到要打这么激烈的,都怪这个顾飞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萧祁昱也有些懊恼,顾飞站到他面前,朝他环抱了下胳膊:“倘若换个场地,赢的人也许就不是你了。”萧祁昱挑了下眉:“我还是赢了。”他说着便去看台上的沈郁,沈郁指不定怎么笑话他呢,但是那都不重要,他赢了!

    顾飞切了声,也看了一眼台上的沈郁,离得远,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但想也想的出,一定是看向这里的,一定也不知道怎么下来,因为他曾经喜欢过他不是假的。

    顾飞深吸了口气,对萧祁昱说:“你要好好照顾他,要对他好,如果你对他不好的话,我还会回来的。”

    萧祁昱这次没再跟他示威,淡淡的笑了下:“我当然会对他好。”

    蹴鞠比赛后,南诏使者便启程回国了,沈郁去送的他们。

    送完了他们,沈郁回了王府,王府热闹了一段时间,现在又清冷下来,沈郁站在海棠树下有一些惆怅,就是单惆怅,并没有忧伤,因为知道他们都过的很好。

    萧祁昱来接他的时候他竟然睡着了,这个季节已经不冷了,于是他就躺在树下的贵妃椅上睡着了,萧祁昱坐到他旁边推推他:“皇叔,你怎么躺在这睡了?冷不冷?”他给他盖了盖薄被子。

    沈郁有一点儿意识,萧祁昱说的话,他是听见了,但是他就是不想睁眼,这半个月真累着他了,陪人也很累的。萧祁昱还跟他说:“皇叔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寺庙,南诏王给我们运来的佛像,你去看看安置在哪?”

    沈郁迷迷糊糊的说:“以后吧。”现在真的是困极了,暖洋洋的,感觉怎么都睡不醒的样子。

    萧祁昱看他睡的眼睛半睁不睁的,长长的睫毛纠结的像是要打架,他低下头去吻他,沈郁被他弄的睡不好了,拍他,萧祁昱干脆把手伸他被子里挠他:“皇叔,别睡了,再睡下去晚上睡不着了啊……”

    沈郁烦死他了:“我再睡一会儿……”

    萧祁昱不让他睡,贴着他胸口喊他:“不睡了,要吃饭了……”这已经纯粹是撒娇了。

    两个人大庭广众之下闹的太不成体统了,皇上没有皇上的样子,刘公公打了个手势,于是守在这院子里的人纷纷往后退,不仅后退了,还把轻纱布匹遮成了一面屏风,萧祁昱看着这个天然的屏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皇上若是想要野合的话,那就需要围起来,这个刘公公真是的!他都想哪儿去了!

    萧祁昱虽然磨了磨牙,但是他低头去看沈郁,沈郁睡的软绵绵的,海棠花已经开到了极致,纷纷的往下落,有一些落在了他的头发上,衬的他面如花瓣,萧祁昱看着这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觉得脸红了。

    他眼睛瞄着刘公公他们一一下去,粉色布幔围起来后,便把手慢慢伸沈郁脖子里,沿着他脖子一下没一下的摸。他的手并不凉,也没有掐他,所以沈郁就当他是闹人的蚊虫,手懒懒的拍他,被萧祁昱捉住了,含在嘴边笑啃:“皇叔,别睡了,咱们去相国寺看海棠,主持跟我说哪里的海棠全开了。”

    话是这么说,却一丁点儿的力道都没,跟哄他睡觉似的,沈郁便半梦半醒的没理他,萧祁昱手越摸越过分,直接探进领口里去了,嫌沈郁衣服盘扣碍事,他极有耐心的给他解开,等整个身体压下来的时候,沈郁就算是猪也睡不下去了,他睁开眼看他:“你不是要去相国寺吗?”

    萧祁昱答道:“不着急,等一会儿再去。”

    他脱掉了沈郁的鞋子,彻底的把裤子脱下来了,沈郁推他:“去屋里。”萧祁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极喜欢在大白天干这种事,可现在是在外面啊,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啊!还围上布幔,不用看就知道在干什么!唯恐别人不知一样!

    沈郁越是挣扎,越让萧祁昱兴奋,沈郁终于不再挣扎了,衣服都脱成这样了,还挣扎什么呀。

    ………………

    午觉睡完了,萧祁昱一件件的给他穿衣服,沈郁手指有点儿不稳,萧祁昱给他拍一身的花瓣,沈郁都有些不敢看这满地的海棠花瓣,榻上是,地上是,且都是揉碎了的,萧祁昱最后在榻上待不住了,便下了地,站在地上干过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地下的花都踩碎了,更别说他们压在俩人榻上的花了,那白色被子上都是粉色的汁水。

    沈郁红着脸,手抖的厉害。

    看他手抖,萧祁昱给他系扣子,问他:“皇叔,舒服吗?”

    萧祁昱已经不知道脸皮为何物,沈郁于是也不要了,看着他笑:“能让皇上伺候,本王当然舒服了。”

    萧祁昱哈哈笑:“伺候皇叔是侄儿应该的,侄儿以后会天天孝顺你的。”

    沈郁终于拍了他一把:“白日宣淫,你快成唐明皇了。”

    唐明皇调戏贵妃的段子好像是这样,不过萧祁昱轻轻松松的接过了话:“那也是皇叔你的错,谁让皇叔海棠春睡图堪比杨贵妃呢。”

    沈郁踢了他一脚:“你真是越来越牙尖嘴利了。”萧祁昱抱着他腰,面对面的看他:“你不看看我是谁教出来的,近墨者黑。”

    沈郁还想踹他:“走,去相国寺!”

    去相国寺的时候,沈郁腿真的有点儿发抖了,那千层台阶他真爬不动了,萧祁昱在他身前蹲了下来:“皇叔,上来吧。”

    他是干爽了,眉目飞扬,于是沈郁便毫不客气的趴了上去,萧祁昱背着他一层层的走,相国寺是皇家寺庙,建造的辉煌大气,千层阶梯一阶未少,然而萧祁昱背着他一步步的走,心境很平和,倒是没觉得累。

    沈郁趴在他背上恍惚间觉得熟悉,仿佛萧祁昱常常这么背着他,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哦,那一年除夕夜,萧祁昱拉他把他脚扭了,他背过他。

    后来他病了,萧祁昱也应该背过他,背过很多次吧?沈郁这么模模糊糊的想着,又闭上了眼。

    萧祁昱终于在沈郁要睡着前把他背上了佛塔,陈良生送给他们的国宝安然的放置在大殿里,眉目安详。

    两个人跪在佛像前,互相的看了眼,萧祁昱拉起了他的手:“皇叔,许个愿吧。”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离恨苦,若放下心中执念,便能幸福,可你就是我这一生的执念,所以无论有多痛苦,我都愿意走下去,因为痛出来的爱情才是长久的;因为只有踏过了荆棘的路才不惧怕未来。

    佛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以请看在我这么虔诚的份上,请看在他苦求这么多年的份上,包容祝福他们两个的爱情吧。

    萧祁昱把香放在了沈郁手上笑:“皇叔,你许愿吧,不管你许什么,我都能够实现。”

    因为不管这世间多少坎坷,也不管有多少人反对,他自己已决定陪他生生世世。

    不再在意道德伦理,是他的皇叔,也是他的爱人。

    沈郁没有许愿,只是看着他,这是他最初喜欢上的那个人,跟他纠缠了二十年,二十年里痛过、苦过、累过、想过、念过、爱过,恨过,已经融进彼此的血脉里,已经扎根在彼此的生命里,再也分不开了,不用再需要许愿,因为已经确定。

    下山的时候沈郁不再让他背着,下山背着太危险了,萧祁昱拉着他下山,他们的二十年把所有苦都吃过了,剩下的便是细水流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