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天风号破开大气层,阳光照亮钢铁色的舰身,无数能源灯亮了又灭,警告的嗡鸣声响了又响。

    这能覆盖半个天空的“怪物”才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从天而降,落到返航站。

    打开的大门,以帝国元帅领头的军队整齐的走了下来。

    庄严的军容令迎接它们的易阐学院院长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稳步走了过去。

    易致远:“阁下!”

    穆回风不是第一次来这边,严格上来说,易星算是他的故乡。

    再加上穆震在他小时候经常会把他托管给易阐学院的军方老部下,这导致他对易阐学院的学院长并不陌生。

    见到记忆中的长辈,穆回风面上流露出稍许真挚的笑意:“学院长,好久不见。”伸出手。

    易致远嘴唇抖动,两手握住穆回风的手掌连连点头,“没想到阁下会作为嘉宾参加,这实在是令我意外的不得了。”

    穆回风听闻他的话眨眨眼,嘴角弧度加深:“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我的故乡。”

    易致远眼睛一亮,还想说什么,但考虑到穆上将刚刚下飞船,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他便咽下了口里的话,以领队的身份带领他们走向安排给中央学院休息的宿舍。

    飞船降落的地方就是易阐学院的正中心,足够宽阔的广场,以及军校内部的保密制度,使得无孔不入的媒体记者们,对着学院外围高高垒起的钢铁围墙望而兴叹。

    驻留在学院外围的他们,只能以不断扼腕加诅咒来谴责易致远这个老狐狸的安排。

    但实际上这名老狐狸除了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儿子之外,其他时候都很年轻。

    比如他现在就很是活泼的和穆回风谈起了他的父亲。

    易致远弯眸笑着:“从以前我就不赞同穆震对你的态度,但是你如今回来了,相信就是那个又臭又硬的老家伙,也一定会非常开心,晚上的家庭宴会一定要给我安排个位置,我是说什么也要过去看看他那张板不住的臭脸的!”

    穆回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如果他和穆震的关系真如易致远所说,那么他相信自己会很高兴的听从这名长辈的话,为他安排好聚会的位置,并期待他和父亲的会面会多么有意思。

    但是这一趟回来,却不如今天天气一样风平浪静,不如说……

    ——暗波汹涌。

    暗蓝的目光扫过围在他们外面的人墙,跟着他们的脚步而移动的这些人里,应该已经有人把他抵达的消息传达给穆震了。

    回到帝国后,主动踏入泥潭的穆回风的觉悟,也许就像是现在这样。

    他可以保证自己,未来的敌人哪怕是父亲,他也有与之为敌的意识。

    学院内部虽然广大,但根据设施分布也有方便移动的通行工具。

    穆回风他们算是比较正常的,到达打车的地点,易致远伸手出去,上百艘悬浮汽车在每个人身侧停好。

    这来自学院内部系统的自动驾驶,单纯的这么一看,还是挺唬人的。

    汽车吹起的热气和内部动力转换的声响,烤热了阳春三日微凉的气候。

    帝国还是接近入秋的夏日,易星却是刚刚入春不久。

    一路走来,开满鲜花的学院内部,香味简直是藏不住的往鼻子里扑,不少身穿整齐军装的女学生站在花树下。一阵风吹过,深色的校服和飘落的浅粉色花瓣,简直有种另类的梦幻。

    不过根据军校体制来说,更像是铁汉柔情。

    拜此所赐,易阐学院毕业的不少学生都能在在校期间找到恋人,甚至延续到未来乃至于结婚,这和其他学院普遍光棍成堆的情况截然相反。

    就好像包就业可以成为学校吸引人的特色,那么“包结婚”也同样是一种另类的喧头。

    最起码,在穆回风的了解中,易阐学院就是依靠这一点,牢牢霸占住中央学院其下第二位人才招生的。

    默默看了眼身旁走起路来像是在跃动般活泼的易致远,无形中仿佛看到了未来易人的模样。

    “阿嚏!”

    被元帅阁下念叨了的易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幸好他是在仪仗队中心位置,即使失态,也并未被太多人瞧见。

    站在他身侧的陈欢诧异的看着他:“感冒了?”

    易人摇摇头:“没。”

    “那就是有人骂你了。”

    陈欢斩钉截铁的说道,下一秒就被易人手速极快的在肋骨上开了一拳。

    “嗷!”

    漂亮的大眼睛哀怨的看着下黑手的易人,手掌既不能捂着疼痛处,走动起来还要分外整齐,不管怎么说,这可是携在元帅阁下身后的队伍,不到五十人的人数,却全部都是精英。

    这种情况下,陈欢就连抽气都是小小声的,他顶多用眼神表达一下怨念。

    待易人欣赏够了他的丑态才不高兴的说道:“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

    陈欢翻了个白眼,“别扯淡,我可是忠实的中央学院粉,你一间谍我怎么可能盼你好。”

    易人满脸冤枉的说道:“你这是哪里得来的鬼结论?”

    陈欢嘿嘿笑道:“谁让你是易阐学院长的儿子。”

    易人:“……”

    不带歧视家庭的!

    焦糖色的眼眸盯着陈欢,易人用视线表示他的不满。

    陈欢手不能摊,肩膀也不能耸,但和外围那群倒霉蛋不同的是,他的面部表情可以非常活跃。

    易人不得不忍受着揍死陈欢的冲动听他说道:“怎样,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

    易人:“免了,我从始至终都是阁下这边的人。”

    陈欢大喜:“好兄弟,有前途!”

    易人:“……李星风你还管不管了!”

    站在他们前面的李星风面无表情,脸上清晰写着一句话,后面的是谁?我*不认识!

    “嘿嘿,啥也别说了,今年肯定又是中央学院夺冠!”

    在他们后面那一排的陈胜奇憨厚的笑道,教学生的这段时间里,易人和自来熟的陈欢小队相处融洽,顺便连好朋友陈胜奇也被拉入了这个小团队之中。

    再加上陈欢和陈胜奇同为陈家人,性格上都有奇葩的一面,所以刚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说实在的,这速度,易人都没想到。

    如今听到陈胜奇插话,易人不说什么,陈欢为了“兄弟情都要开口”,怎么也不能让有潜力升为挚交的小伙伴冷场对不对?

    抱着我是热心的小天使心态,他积极主动的黑了易人一把。

    陈欢:“对对!我旁边这个不赞同你,我也要赞同你!棒棒哒,给你十万个赞!”

    陈胜奇:“嘿嘿。”

    “……”

    易人面无表情,没有扭头看旁边这个,也没有回头看后面这个,他就当自己在做忍耐度的训练,左右他的脾气向来很好,好的没谁了。

    深吸一口气,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口胡,为啥不是隔壁这个入地狱!

    不爽的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这么夸口真的没关系吗?虽然我不是中央学院出身的,但是易阐学院的实力我是肯定不会错看,都是非常有天赋的孩子,光凭风筝他们五个,不行吧?”

    没错,经历过一个月的训练,十五个参赛人员只留出了最后的五名学生。

    名单和一开始判断中的没有大差错,但又稍稍有些意外。

    比方说,他们谁都没想到莫汪逸能够和风筝组队配合的那么好,因为在训练阶段,这两只一直像是和猫狗有血缘关系似的,碰面不是“汪汪”叫,就是伸爪子。

    总之,他们能出线,很意外又不奇怪。

    毕竟都是天赋卓绝的学生,在他们这些大人眼里,他们的未来像是将要起飞的雄鹰,展翅的时候,就是他们让步的时候。

    听到易人这么说,陈欢感慨了一阵,便不慌不忙的说道:“我还没告诉你吧?阁下给了这几个孩子礼物。”

    “礼物?”

    易人的声线毫不掩饰他的诧异。

    陈胜奇:“阁下把……”

    “咳咳!”陈欢咳嗽几声,打断了陈胜奇的话,神秘兮兮的说道:“等到赛场你就知道了!”

    易人:“……”

    好想揍他!

    尤其是在身后的陈胜奇也不回答他的情况下,老好人的易人眯起眼睛,等着待会自由活动了,就把人堵卧室里揍一顿。

    他要仔仔细细教训他,都是朋友,搞小团体是不对的!

    好吧,他就是不爽被瞒着!

    易人不开心的在心里想道。

    他们的声音很小,音量掌握在半径不到十公分,这使得除了陈欢前后左右的几个人,没人知道他们正面无表情的不务正业。

    庄严的阵列整齐而肃穆的横穿整座学院,高帽军装,异样的帅气随着翩翩飞舞的各色花瓣冲入易阐学院学生们的眼里。

    撩动了这些还是少年少女们的内心世界,萌生了入军的渴望不说,在这阵队列之前,白色的军服随风飘扬,金宝石的戒指在指骨上占据了一个绝好的位置。

    一侧头时的微风吹起不规律的刘海,比海洋还要深邃,比天空还要湛蓝的眼眸使人明白了何为在视线下,我已怦然心动。

    这群学生倒抽口气,捂着活泼过头的小心肝痴痴望着元帅阁下的背影,深觉男神地位不倒,痴汉程度加深。

    二更

    “在大片帅哥里你还能独占鳌头,不愧是穆家人!”

    易致远看过身后这五十个帅小伙,再看向自己只顾着对穆回风发花痴的学生,不像是感叹的说出这酸气直冒的话。

    穆回风眨眨眼,问道:“嗯?”

    鼻腔里发出的淡淡气音,就连疑惑也分外性感,惹得听见的人从尾椎麻到肩膀,顺便还要眼圈红红。

    易致远狠狠抽了抽鼻子,就算他是个有孩子的直男,也架不住穆回风这不分男女的吸引力,对此他无奈的抱怨道:“穆震当年也差不多这样了,我有个妹妹迷他迷的要死要活。”

    穆回风:“……”

    不可能吧?回想起穆震那张面无表情的臭脸后,呸,面无表情的冷漠面容后,被拐歪了的穆回风只有这一个想法。

    易致远像是瞧出他的哑口无言嘿嘿笑道:“女孩子嘛,都喜欢那股酷劲儿。”

    穆回风深有所感的说道:“那已经不算是酷了吧?”那是结冰的北大洋!

    闻言,易致远眨眨眼睛,戏谑道:“所以你和我不迷恋他啊。”就是因为了解他的本质嘛。

    穆回风嘴角抽动,总觉得这话题不怎么妙。

    “比起你父亲,其实我更看好你。”

    什么意思?

    穆回风看向开口说话中的易致远,青丝霜白的老人望着这所凝聚了全部心血的学院幽幽叹道:“穆震他虽然同样是一个时代的象徽但他过于冰冷和不近人情,看谁都带着怀疑,这在战争时候是好事,为此他抵抗住了外族的侵略,但这样一名领袖让部下看不见希望。”

    易致远说道这里,对穆回风很是欣慰的说道:“幸好你不是特别像他。”

    穆回风说道:“我还有很多不足。”

    这不是谦虚,是事实,他相信面前这位学院长也能感觉到。

    易致远眨眨眼睛,笑着说道:“这才是你的优点,完美无缺的人我是没见过,但我不相信他能像人一样。”

    穆回风:“……呃……我没在开玩笑。”

    易致远听到他的话微笑的嘴角拉平,眼底的深色是几十年的智慧风霜,在不可数的挫折悲伤之下,他成了现在的这个他。

    故而穆回风信任这名老人,正如他面对每个人时先投掷的都是信任,而不是无谓的怀疑。

    易致远说道:“你在用另一种魅力领导你的部下,”他看向跟随在他身后一步一行的队伍,没有意外的扫过自己孩子的身影,神情真挚的说道:“穆震领导的是铁血的军势,而你是把所有人集合到一起,并不冷冰冰反倒富有人情味,你在把他们变成战争兵器之前,先让他们学会了什么是信仰。”

    “不得不说,你干的很棒。”

    穆回风很少和这种类型的长辈说话,都说过了,其他军区的上将都是老头子,但这些老头子同时也是老奸巨猾的政客。

    所以身为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那个,不仅得不到指导,反倒需要在他们不咸不淡的态度里独善其身。甚至因为他成了元帅,还要指挥的了这群倚老卖老的家伙。

    讲真的,易致远这样毫不掩饰对他喜爱的态度,使得穆回风少有的流露出难为情的神色。

    “咳,谬赞了。”

    手指当着嘴唇轻咳了声,黑发被风吹过露出一双暗蓝色眼眸的男人转开头,指骨上金色的宝石闪着暗哑的光芒。

    易致远如同欣赏名画一般欣赏着这一幕,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

    “孩子,我相信你的一点就是,你有比太多人都要温暖的心肠,尤其是你的自制力,这很容易让其他人依靠你,不过,别太累了,你身后有着足够坚实的后盾。”

    穆回风到底是拥有优秀的指挥官素质的男人,慌张不过是一瞬他便冷静下来。在易致远慈爱的声音中,他点了几下头,脚步停下,身后拉长的队列也在同一时间停下脚步。

    仰起头,在开遍粉色花朵的树林中,他们已经到了易阐学院给参赛人员准备的宿舍。

    而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队伍则有些意外,因为这两栋别墅明显装不下五十多个人,不过让他们回到天风号里居住也不是不可以。

    易致远想着不能怠慢了他们,主动提议道:“我在学院后面有一座二十四层的独居楼,随时可以入住,阁下的这些部下想必不会挑剔住所简陋吧?”

    谁都知道这是多此一举的提问,先不说穆回风的这些部下里有多少虽然是大家子弟但常年征战早就磨平了他们的娇气,就说易致远作为半颗易星的主人,他提供的居所怎么可能会差到那里去?

    出于这个想法,穆回风想要拒绝也在易致远不容置疑的目光下妥协了,微微笑道:“麻烦你了。”

    易致远打了个响指,示意完全没有问题。

    让人把学生带进宿舍,再找人把后面那些军人领到他们之后要居住半个月的独居楼,原地就只剩下易致远,易人,王凤华和穆回风四人。

    易人主要是因为独居楼也是他家房产,但他没必要不回家挤一栋别墅吧?

    而且这半个月是他的假期!

    整整一年的!

    易人怨念的盯着易致远,自己的父亲一看到阁下就把自己忘了。

    易致远在儿子幽怨的目光下疯狂咳嗽,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样凶猛。

    “咳咳咳咳咳!!!”

    “别咳了,让不让我回家?”

    “让!!”

    易致远眨巴着和儿子差不多的大眼睛,开心的说道:“如果你能把阁下邀请回家就更棒了!”

    易人:“……”合着我是捡的不成?

    “呵呵,”穆回风边摇头边笑着这对父子之间的别扭。

    明明易致远很想他的儿子,却一定要把自己带出口才能顺利和对方说话。

    看似直率的老人,也有害羞的一面啊。

    穆回风这样想完,做出决定。

    自己还是不要耽误人家亲人之间交流感情了

    “易院长,我的副官已经给我准备好了居住地点,这次的邀请还请我推辞。”

    穆回风摘下军帽递给王凤华拿着,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矜持微笑。

    易致远到底是比易人多吃了几十年的盐,在他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已经明白了穆回风把空间留给他们的用意,顿时感激的挤挤眼睛。

    穆回风心底笑笑,摆摆手:“明日再会。”

    “当然,呃……我是说真的不能留宿下来吗?”

    易致远高声说完,又不由的用眼角余光瞥易人脸色,神情间有些忐忑。

    穆回风当即说道:“不用了!”

    “那真是太遗憾了……”

    易致远掩饰着心底的雀跃却偏偏要露出副遗憾的模样。

    穆回风看着易人没怎么改变的脸色,觉得幸好这是个脾气好的类型,不然换个人,父子间不起矛盾就怪了。

    他才想到这里,就听见易人叹了口气诚挚说道:“阁下,请留下吧,住在易家不仅能够免受记者骚扰,我也能保证您会受到我们全家人的热烈招待,而且我的妹妹很喜欢您。”

    易致远:“……”

    穆回风:“呵呵,不了。”

    挺拔的身形有几叶五瓣花型擦肩落下,暗蓝的眸底似是酝酿的浓稠酒香,笑意深深,温柔浅浅荡在唇边。

    易人看穆回风看的一愣,赶忙低下头。

    早就知道穆回风风采极盛,但认真来说,多数时候都不打扮的元帅阁下,一般是把帅气值折半之后再加个颓废负面状态的。

    尤其是最近的穆回风,忙过头更不在意仪表了。

    而今天打扮整齐的元帅阁下,才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帝国男神。

    简单说,走一路碰到十个人,有九个人把心丢了,还不分男女。

    然后你们说还剩下的最后一个是怎么回事?这么明显还要解释吗?最后一个早就是脑残粉了,丢过的心不能再丢这是常识!

    穆回风没怎么注意易人不好意思的表情,悠悠说道:“我也要回家一趟,你说是吧?”

    易人一下子想到自己交给王凤华的回家申请顿时脸红,他才想起了穆回风也有个爹就住在易星的左半球。

    他呐呐的说不出话,穆回风倒是爽快的道别。

    暗蓝的眼睛格外深邃,但由于本人性格的关系也会在深沉之外多了层无害,就像是野兽软软的肉垫,当利爪不伸出来的时候,谁都不会知道,那抹深色里面究竟藏起了多少东西。

    最起码,这个时候的亚兰还不知道。

    菲娜照常处理完陛下安眠前的准备,悄声从寝室里退出来,里面低低的咳嗽声不断,在这漆黑的只有手中烛火是明亮的走廊里显得十分渗人和惊心。

    叹了口气,心想着年轻的陛下还要经历多少灾难啊,年纪才刚四十岁,还是青年年纪的菲娜操心的想着。

    “菲娜女仆长。”

    菲娜听到声音转过身,发现是进入皇宫不久的新人女仆。

    因为干活麻利,人也懂规矩,在女仆中算是非常优秀的了。

    菲娜思索道:“我记得你叫……”

    “莎拉!”

    菲娜愣了愣,对上少女漂亮的蓝眸。

    莎拉眨着明媚的眸子,笑着重复道:“我叫莎拉!”

    被穆回风解救的兔耳少女,竟然去掉了兽耳,穿上了黑白女仆装站在帝国最有权力的建筑物里面。

    她以一名皇宫女仆的身份再度出现!

    三更

    易阐学院的景色真的很好,但是显然这群从天风号下来就努力使自己更贴近前方队伍风格的学生没有那个闲心去注意。

    五人小组里,莫汪逸虽然桀骜不驯却出乎意料的守规矩,而另一个真正不守规矩的沈师也在所谓的五个人和一个人似的战队行走间,使自己像是正经的军人一样神色严肃。

    当最不合群的两个都板起了脸,表现出中央学院的架势,其他人也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甚至因为看到平时总给他们奇葩印象的陈欢,说是融入队伍就融入队伍,他们还很是震惊呢!

    毕竟陈欢一向欢脱的不走寻常路的风格太过明显,他们从未想过就是这么特立独行的人在军队里面,也能像是机器齿轮一样,稳稳的卡在其它配件上面,达到相互合作的最好效果。

    这时的学生们才终于了解到军校生和正经军人到底有多少不同。

    从素质上来看,还没有学会万众一心的他们,和真正的军人就根本没法比。

    自己这个五人小队完全做不到军人一加一大于三的那种默契,甚至他们还沮丧的发现,他们连发挥五人的特长都很困难。

    何春一面面无表情的在心底想着,一面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

    到底是第一次来易阐学院,真正的参赛选手可能混在这些学生之中也说不定。

    毕竟周围的人数,多到可以被骂无组织无纪律。

    推推眼镜,何春小声说道:“你们发现值得注意的地方了吗?”

    听到他说话的四个人反应不一,程心还是那么高冷,精灵般精美的脸上满是清高。

    何春索性无视了一脸我不造我不造我就不造的沈师和不高兴不高兴我就是不高兴的莫汪逸,转而问起了风筝。

    风筝作为常年来都是被忽视的那一个,自从登上天风号开始,他自己也感觉到他有哪里不同了。

    在被何春问到时,他竟然没有表露出不安,反倒是思索一下用同样小的声音回道:“我感觉有人在观察我们。”

    “嗤,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莫汪逸低笑一声,他少有的没有生气,甚至声音刻意压低了不少,“中央学院可是在前两次学院赛上夺冠,想看看这一届参赛人员的本事的铁定不少。”

    然后他刚说完,周围那些女生男生的视线都集中到领头的那个人身上。

    莫汪逸:“……”

    何春推推眼镜,淡定道:“看来他们更想看的是阁下的风姿。”

    他的话音刚刚从双唇间跑出来,敏锐的耳朵先一步捕捉到有人低呼出声,“快看,阁下帅裂苍穹!”

    何春:“……”

    “好吧,我果然是对的。”

    听着这几乎是从垂死的家禽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何春想说什么都变的不想说了。

    窃窃私语中的学生没一会儿就安静下来,前方出身军队的队伍没有释放杀气,单纯的用多年以来的军容出场便震慑住了这些还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莫汪逸望着这些人,眼底闪过不甘,恶狠狠的说道:“我一定会比他们更强!”

    沈师听到后摆摆手,嬉笑着说道:“你还差得远呢。”

    “你说什么!”

    “啊!阿汪,不要生气啊!”

    “闭嘴!混蛋!”

    一道冰冻射线袭来,程心这几天里越发冷气四溢的模样冻结了骚乱起来的队伍。

    以五人小队队长的身份,程心有资格目中无人……瞎说,才没资格呢!

    莫汪逸怒瞪:“你看不起我吗?”

    风筝胆怯的阻止:“阿汪,别这样!”

    沈师凉凉说道:“今天真是好天气啊。”

    何春默默盯着这四个人,心底发虚的厉害。

    所以他们这么不团结的人到底是怎么通过考核的?

    说到这里,何春不由的想起那场给所有人安排的测试。

    最后五天,只有五天时间,掌握并且娴熟运用战阵。

    这就是那名寄托了他们所有人憧憬的男人给他们发布的命令。

    当何春看到那个配合条件,他险些回头继续去找六年级组队,但是沈师和程心先一步出现在他一左一右以危险的笑容拦下了他。

    之后的学习过程更是糟糕的不得了。

    尤其是四天过去了,风筝和莫汪逸这两个还在出乱子。

    当时的何春都在想,自己放弃治疗可不可以。

    一个最基础的五人战阵都能开启到一半就崩裂能量阵,这样的五人组还能不能好了?

    在莫汪逸又一次揍倒风筝转身离开后,队伍里的气氛变的沉默了不少。

    何春基本确定这次考核必定过不去了,他都要自暴自弃的改为记录其他小组的资料来给自己找事做,这样想的他瞥到从地上爬起来的风筝追过去的身影。

    然后奇迹发生了,在最后一天,他们总算堪堪达到战斗资格。

    基础的五人战阵终于能够使用了!

    在其他队伍已经从运用到灵活运用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开启,哦够,我们果然还是做好打包回家的准备吧。

    何春还来不及把想法表露在面部表情上,更不科学的事情发生了。

    妈蛋,第五天顶多能开启五人战阵的他们,到了比赛的第六天竟然奇迹般的赢了其他两队!

    说道这里,何春还需要冷静一下,这到底是在闹个什么鬼?

    根据已有的线索,风筝和莫汪逸回来后,莫汪逸嘴角有些肿,等到他们再进行配合训练的时候他们就成功了。

    ……

    有哪里不对?

    何春莫名想着比赛那天的战阵使用效果虽然非常强力,但总结起来也不算是超长顶多作为正常水准来发挥,。

    过以十五人里最优秀的五人组来说,哪怕对方的两个小队已经可以熟练操作战阵在对敌中使用出来,而他们自己才刚刚达到开启的水平,但凭着天赋上的不同,赢了倒也正常。

    ……

    还是有哪里不对?!

    他们到底是怎么配合默契的!

    这和资料不符啊!

    何春一直被困扰在这个问题上不可自拔,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关系那么差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配合默契的。

    虽然他也希望这两只可以好好相处,平安度过学院赛,可是……果然收集情报的人不弄明白这点儿不甘心。

    推推眼镜,何春的眼神意外犀利。

    程心面无表情的从这四个人身上移开,浑身的气质越发清冷若孤月仙子,整个人都透出超然世外的飘逸感。

    而冷的把周围都画出禁区符号的他的内心却异常单纯。

    “就我一个正常人!”

    以上,是程心此时内心不断循环的一句话。

    不过这五个人在其他人看来类型不一,但长大后想必都是帅哥。

    帅的帅,风流的风流,可爱的可爱,甚至还有火爆傲娇的类型,程心这样另类的气质混在其中,微妙的起到了恰到好处的作用。

    总结就是,程心觉得其他人怪,但他自己也是个怪人。

    一般刚下飞船是没有学生什么事情的,他们只需要回到宿舍整理行李。

    在领路人停下之后,他们听从命令找到自己的房间。

    风筝在登上这间好似小别墅的宿舍之前,还刻意回头看了眼和学院长谈话的元帅阁下。

    粉色的花树探出枝丫,挡在风筝眼前,却像是给穆回风填上了自然背景,柔和了过于冷厉的五官。

    “还不走?”

    沈师在风筝后面,见他停步下意识抱怨道。

    “啊?抱歉!”

    风筝赶忙收回视线,加快了上楼的速度,打开木质的房门,这所由木头建造的别墅满屋都是清淡的木香。

    他们把东西整理好,还遗憾的想着不是冬天过来真是太可惜了。

    因为每间屋子的侧面都有用石头垒砌成的壁炉,这样古老的物件听说在曾经的冬天,是人类用来保暖的设施。

    燃烧的松针散发出特殊的香味,煮好的奶油汤,漂亮的煎蛋,面包,肉肠,以及储存在冰天雪地下的蔬菜,这构成了人类在冬天时的生存所需。

    所以如今能够亲眼看到,难免想去亲自试试。

    几个人把在学院赛期间足够使用的生活物品放好,便默契的集中到风筝的房间。

    他们分别交流了不能使用壁炉的感想,沈师在这时出声说起易阐学院丰富的植物环境。

    “咱们学院要是也有这些花开就好了,到时候一定会给我的帅气如虎添翼!”

    说道这里,他还摆出个故作潇洒的姿势。

    风筝笑了笑,这么多天下来,他已经学会在学长自恋时保持微笑。

    程心甩了个白眼:“我们是来学习的,不是让你泡妞的。”

    沈师摊开手,之前下飞船时的那段低声窃语显然让他很憋屈,所以他现在兴奋的说道:“不不,你没理解我的意思,美人者……”

    “人恒赏之!”

    “咦!”

    沈师意外的转头,看到窗口那里正有个男人把手臂搭在窗沿上,见他们看过来摆摆手。

    刑北风嘿嘿笑道:“同学,你是个人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直白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直白人家并收藏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