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在说什么啊!”

    穆回风的一句话,没有把亚兰如何,却先让菲娜炸了。

    端庄优雅的女仆长恶狠狠的怒视穆回风:“叛逆者,不要用你的肮脏思想玷污陛下!穆回风阁下,我曾非常敬重你,但如今你却让我非常失望,枉费陛下信任,用污言秽语羞辱一名国家的王者,等到宫里的守卫赶来,你所犯下的罪,一定会用鲜血制裁!你等着吧!”

    “……然后……她说这么说的。”

    穆回风怔怔看了菲娜女仆长半响,突然转头对亚兰调笑道:“你觉得她说的对吗?混乱皇室血脉的异族,血管里流着虫族之血的雄虫,我不歧视虫族,但你并不名副其实。”

    一把提起亚兰,扔到地上,穆回风居高临下的望着瘦弱的男人撑起身体,狠厉的瞪着自己。

    穆回风:“有什么想说的?”

    亚兰·斯佩试图勾起嘴角,却失败了,他索性拉平唇线,平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刚还义正言辞的菲娜像是哑了一样看向主动承认的亚兰,她如同每一位效忠于君主的臣子,难以在事实的真相面前维持镇定,她惊愕的扭曲了神情,凄厉的喊道:“陛下!”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亚兰·斯佩突然扭头,冰冷的瞪了菲娜一眼。

    菲娜张张嘴,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灰败。

    穆回风饶有趣味的看到现在,好心的给了他一个解释。

    “只能说是猜测,我从阿波尔那里听说,几十年前有一颗虫卵流落到帝国……”

    “这不能说明我就是那颗虫卵。”

    亚兰立刻出声打断,神色凝重,“长话短说吧,你既然已经在这里了,也就说明我失败了,是生是死全凭你的掌握,而我能不能死的瞑目也全看你的心情,所以你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穆回风笑道:“你这意思是,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

    “是的。”

    哪怕知道对方是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亚兰仍是坦然道,他虽然阴晴不定,伪装成性,但也是以一国之王为目的教育着长大的。

    在这个时候,他不会增加自己的狼狈只为了活着。

    但为了自己能甘心,也不介意让自己更卑劣一些。

    穆回风复杂的望着他,知道亚兰本性,也自然清楚,这个时候的亚兰也并不是虚假的。

    毕竟是他曾经效忠的君主,怎么可能没有值得人向往的一面。

    “那只是个起因。”

    穆回风略显疲惫的说清了他查到的全部真相,唯一不明的部分,亲身经历过的人也就在他面前。

    “我没想过自己的经历会那么复杂,那么就像你说的,告诉我吧,我和你的年龄差具体是怎么回事?没记错的话,你登基时候,应该已经是十岁左右?”

    亚兰·斯佩听完穆回风的话,才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我现在自杀,你的身世是不是就成了秘密?”

    穆回风眼一眯。

    亚兰一反常态,哈哈笑了起来,最后连咳嗽声都被逼了出来。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穆回风脸色一变,厉声呵斥:“什么意思!”

    亚兰·斯佩捂着闷哼半响,缓缓抬起头,玫红的眸子在此时鲜亮若血。

    “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在这个时候继续隐瞒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要是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也可以,只是……”

    “你要陪我一起下地狱!”

    一波和穆回风极为类似的精神力凭空出现,一条通体漆黑的太攀蛇就这样出现在这些攻击后面。

    “啊!”

    亚兰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穆回风下意识张开了精神力屏障,波纹一般的能量与攻击接触时,像是雨水掉进了大海,就这样消弭于无形,相比之下,亚兰的模样就有些惨了。

    “这是……”

    他刚想惊讶,隐藏起来的斗兽就在这时张开了利齿,对准穆回风的脖子咬了上去。

    “喂!,小心点儿啊!”

    凭空出现的白狼一爪子把这条远古而来的毒蛇拍在地上,高傲的眼里是对这条有毒王之称毒蛇的藐视。

    穆回风眨眨眼,微笑道谢:“来的很及时。”

    “哼!”

    抬步走到趴在地上不断抽搐的亚兰面前,在自己受到攻击时出现的异样情况似乎是能解释亚兰如今状态的原因。

    穆回风:“亚兰·斯佩。”

    “怎么……怎么会……呵呵……”亚兰睁着无神的眼睛,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用精神力攻击穆回风时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怎么会……”

    发傻一样的不断呢喃,亚兰蹒跚着在地上摸索,模样可悲又可怜。

    “穆回风……”

    白费力气的攀爬半天,亚兰才仿佛接受了自己失去视力的事实,比月光还有美丽的长发飘在脸上,精致的五官即使身形狼狈,也绝对让人挑剔不出一个字。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真相……”

    穆回风停步在他面前的脚动了动,他到底不是一旦报仇就不择手段的那种人,不然他也不会在末日战争前面,把报仇的计划推迟,全副心力都用在抵抗神兽之战上面。

    想当然的,他也不会虐待一名双目失明,身体似乎也失去控制的仇人。

    嘴里说的再狠,心里怎么怎么诅咒。

    穆回风他也不是一个会令人产生恐惧感的家伙。

    亚兰努力半天,把自己翻过身,正面冲着穆回风。

    他的神色空洞,好似灵魂离开了这副躯体,但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却没有停止的响起。

    “我是自虫卵里出生的雄虫,人类本就对虫族了解不多,更别说雄虫这和种族繁衍有关的重要存在是多么需要隐藏起来的机密,所以你们也不知道,雄虫一向是有特殊天赋的。”

    “别的雄虫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出声的那刻,脑子里就有许多知识,那些知识告诉我怎么做,怎么判断现状,怎么活下去。”

    “因此我也记得,我到底是怎么被从一颗久久不出生的卵里唤醒的。”

    “没错,那就是你,穆回风,你的精神力,把我带到了人世上。”

    人类历史中能出现返祖这种现象,同为高等智慧生命的虫族自然也可以。

    亚兰就是这么一个存在,只不过在当时谁也没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是。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亚兰,只是个虫卵。

    难以置信一向对新生儿万分重视的虫族会出现虫卵丢失在宇宙中的大意事件,但事实是真的发生了。

    还是虫卵的亚兰也许是过早接触了宇宙中漂浮的物质,他难以出生,难以被接受,也没有被同族认出来,就这么一路来到人类的领地,成了一块谁谁都可使用,谁谁都可丢弃的石块。

    亚兰就这么在卵里生存了不知多少岁月,就连神智也在基因传承下来的知识中逐渐长全,他还蜷缩在不大的虫卵里面等待着出生的那一天。

    不知何时,出生成了他最大的愿望,其次才是出生后做些什么。

    有着传承记忆的亚兰不清楚现在的虫族雄虫是怎样的,但他知道自己有特殊能力,而且很强。在以强者为重的虫族来说,他一定会吸引许多雌虫,然后诞下自己的子嗣。

    小小的亚兰就这样期待着,可他出生的时机还是没有到来。

    他当着石块,被路过的人类嫌挡路的踢到垃圾堆里,他以为今天和之前的每一天都一样,直到一抹照亮了整个世界的湛蓝,他仿佛被大海包围,之前怎么也打不开的卵壳被轻易破开。

    亚兰忍不住用刚出生的眼睛搜索四周,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孩童。

    那个孩童长相非常可爱,亚兰忍不住想,自己也长这样就好了。

    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越是接近那个婴儿,他的容貌越和他相似。

    有着软软银白色胎发的婴儿似乎被他惊吓到了,忍不住发出大声的哭泣。

    亚兰当时手足无措,没有控制的力量,一下子把他和婴儿的发色做了交换。

    这下子亚兰再不敢动了。

    他呆呆的看着和自己差不多的婴儿,没发现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和第一眼看到的婴儿相差不远。

    这个时候的穆回风还是y1,自不正常的实验中被唤醒,庞大的精神力挤压他的脑域,每时每刻的疼痛都在折磨幼小的身体。

    他哭泣起来,精神力就忍不住暴动,亚兰这才注意到把自己唤醒的力量是什么。

    源自雄虫与生俱来的贪婪让他忍不住对那股力量出了手。

    就在他打算把所有的精神力都吃尽的时候,婴儿睁开了眼睛,一双蔚蓝的堪比天空,能与大海相较的眸子被泪水洗的越发干净。

    亚兰在他眼中看清了自己的眸子,玫红色,比不得这双湛蓝。

    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夺取的天赋下意识停了下来。

    然后一个男人的闯入,打断了之前的气氛。

    那就是当年的穆震。

    “我被带回去之后,就使用了成长机器,身体被强迫扭曲生长,索性我有足够的心智使用一下子长大的身体,但似乎就是因为这样,我反而成了他们眼中最合适的人选。”

    亚兰呵呵低笑起来,“荒谬吗?有趣吗?我得到梦寐以求的庞大力量,却没有那个身体承受,反倒落魄成这副病秧子的样子,在你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止不住的嫉恨,为什么同样的力量,我却沦落到这副模样,你却能备受敬仰?”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同人不同命吗?你的血脉,你的发色,你的力量,我分明都夺取到了,可为什么还是不如你!”

    远古时代的雄虫都拥有庞大的力量,精神力对他们来说反倒如虎添翼,只有他……只有他反倒被力量拖垮了身体——这到底为什么!

    听到自己想知道的全部答案,表情一时之间除了叹息也没有别的了。

    穆回风叹道:“没有为什么,你只是太过贪婪。”

    “……呵……呵呵……”亚兰艰难的冲着穆回风的方向伸出手,神色恍惚,“我夺走了你的全部,却也只留下你这双眼睛,但每一次……就是这双眼睛……每每让我不能直视……我想……我想我是……”

    穆回风半跪下来,握住他的手,亚兰呼吸越发急促困难,脸色也越发难看。

    “……穆……穆回风……”

    穆回风沉着表情:“我在。”

    亚兰痛苦的笑了起来,有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我……是爱你的……”

    “因为爱,所以得不到,因为夺取……更加求而不得……”

    穆回风静静的看着他艰难的发出声音,哪怕喉咙里破风箱一样的喘息越来越大。

    亚兰睁着无神的双眼,望着不知名的方向。

    “要是我们没有分开就好了……”

    那样……我们之间还有别的结局……

    穆回风等到亚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才站起身,来时的恨憎,仿佛遇到阳光的白雪,纷纷消弭在温暖之中。

    菲娜怔怔说道:“他死了吗?”

    穆回风摇头,望着躺在地上的人说道:“只是昏过去了。”

    菲娜看向他,神色不明的道:“那你要杀了他吗?”

    穆回风再一次摇头。

    “不会。”

    菲娜低声道:“为什么?”眼底迷茫生起。

    穆回风抬起头,淡淡道:“也许是不想把自己活的像他一样。”

    极致的爱,极致的恨,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亚兰的亲身经历,对他来说也已经足够警醒了。

    走出皇宫,张天师,慕斯等人一副翘首以盼的样子,在看到他时,骤然绽放的微笑令他心底一送,将满身的阴暗扫去。

    穆回风笑着摆摆手,“事情都搞定了。”

    慕斯眼睛亮亮的说道:“能搞定就好。”

    张天师也想多说几句,但到底知道此时是该处置自己的时候,矜持的禀报道:“龙天王似乎是收到了家族方面传来的消息,刚才就急匆匆的走了,让我帮他说声抱歉,不能去喝庆功酒了。”

    “家族的事情……”穆回风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思索一阵,再看去已然是轻松的模样,“没关系,他不来喝我也省掉一个人的酒钱了。”

    “我去!都要登帝位了还这么抠!”

    慕斯夸张的拍拍他的肩膀,“干的不错,我看好你!”

    满脸你当家做主,帝国铁定福的流油的模样。

    穆回风见此笑意更深。

    这时,王凤华和陈胜奇犹豫的走上前来。

    “阁下,刚刚安生传来消息,想和您见一面,您看……”

    穆回风沉吟片刻,“很急吗?”

    慕斯和张天师看他迟疑,忙摆摆手:“喝酒什么时候不能喝?你有事情就先去忙!”

    张天师急忙表明心迹。

    “阁下,还是正事要紧,我也要回军区一趟,最近积攒下来的事务也不少。”

    假冒的他可没有处理公务的能力,能那么长时间不发现,还是全靠他一副为长官操心再加上战事紧急,又有其他下属分担的缘故才勉强掩饰过去。

    如今他本尊回归,该干的还是要干的,甚至工作量还因此而更多了。

    两个贴心人都如此善解人意,穆回风也只能给了他们一个抱歉的表情,心知自己以后只会越来越忙,想要抽出功夫来也难了。

    一时晒然,穆回风整整心情,坦率道:“那我们走吧。”

    “一路顺风!”

    这是慕斯。

    “阁下,请您多注意安全!”

    这是经历过刺杀事件,越发老妈子化的张天师。

    穆回风应下后,坐上了王凤华的车,一路到达安家门口,熟门熟路的路过之前看过的多样景致,最后到达的就是那满池生香的莲花中心。

    一身仙风道骨的安生坐在老位置上沏茶,风不祥懒洋洋歪着身子。

    看到穆回风的身影,安生先把茶泡好,才起身拱手,恭祝道:“恭喜真龙回归帝座,凡蛟怎能与真命天子相提并论,有此一遭,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穆回风下意识回想起倒在地上的亚兰,对这话沉默不语。

    安生是多敏锐的一人儿啊,看出穆回风神色不似所喜,立刻调转话锋,询问开来。

    “阁下可是有何心事?”

    穆回风眼中映出莲花窕冶的身姿,这满池春/水比仙宫琼宇又如何,一旦生出疑惑,不吐……反倒不快。

    “你说……我这一生难道也是被命中注定的吗?”

    不看其他人露出怎样的表情,安生云淡风轻的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此乃古人言。”

    穆回风:“那安大公子你呢?又是如何想的?”

    垂下眸子,细密的睫毛挡住眸中一片清明无秽,安生道:“安生自然也是认同的,但是……这经历过的挫折,痛苦的内心,又何尝不想去磋谈呢。”

    “世间如意事不多,不如意事却随处可见,谁人内心不会为此而煎熬难耐,谁不想自己一生风平云起,腾龙之上。”

    “只是安生觉得……”他或轻或重的说道:“没有打磨过鳞片的龙,嫩的连天生执掌的雷霆都承受不住,又何以一览这广阔无垠的山河。”

    “……”

    一片沉默,知道的,是明白安生在暗指穆回风之前的话,不知道的,也当安生又说起了漂亮话。

    像穆回风这种当事人,沉默半响后,展颜淡道:“你说的没错,要是没有这荒唐的身世,我又怎么会站在这里呢。”

    安生赞赏的笑道:“阁下明白就好。”

    众人纷纷落座,气氛已然和刚来时不同了。

    就着茶香,穆回风坦言:“是又出了变故?”

    安生无奈点头,“说来,还需要向您请罪,当年紫微不明时,安家根据四方龙气选择下一代共主,冯晨也是其一,他身上紫气之浓前所未见,唯有一代皇朝嫡系正统才能有之,安家中有人不耐诱惑,忍不住倾力支持,惭愧,当年我也失了平日冷静,在末日战争这座大山下丢了方寸。”

    穆回风:“……直言吧。”

    好想来一句说人话。

    絮叨半天的安生仔细辨认一阵他的脸色,确定穆回风不会因为自己接下来的话生怒才款款道来。

    “冯晨本是另一世界的皇朝嫡系,乃是下一代九天共主,所以扰乱了我等的寻找方向,”给穆回风讨好的倒了杯茶,他说道:“再加上同为七姓,天生就在一个立场,所以我们为此做了不少打算,就是后来,冯晨背信弃义,与安家决裂,这才让我们发现冯家已然剩下个空壳,多年心血十不存一……”

    “惭愧……真是惭愧……”安生手里要是有把扇子他一定扇了起来。

    提起冯晨这个人,云清风楚的安大公子也忍不住脸色不好。

    “冯晨其人性情不定,乖张狠戾,视天下为儿戏,如今气候已成,再次做大,恐怕会给未来带来不知的变数,所以我想从阁下这里讨个主意。”

    安生说道来后,语气一下上扬了那么一眯眯。

    喝茶中的穆回风差点儿渴起来,他听出坏笑感了有没有?

    “……咳……咳……”穆回风赶忙放下茶杯,无语的望着他,“你的意思?”

    沾了点茶水在指尖,然后从桌面上一划,宽袖飞扬,大气不已。

    安生似笑非笑的道:“画地为牢,劳烦阁下替安生坐镇其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直白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直白人家并收藏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