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18章 公主面首

第18章 公主面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云晗只到林恒胸口,带着兜帽被林恒护在怀里,说来奇怪,上辈子明光正道地喜欢这个人,连父皇都说要赐婚,她都从来没害羞脸红过,这会儿人群吵吵闹闹的,她却听到自个儿心跳如鼓,仰头听到林恒的笑声,手脸越发烫热起来。

    林恒笑完之后一本正经地道:“想什么呢,小孩子家家的。你人小挤不过人家,有我护着总好过被人伤了好。”

    人家只当她是个小孩子,她却想多了……薛云晗深觉无脸见人,却又无处可遁,一时羞怒之下选择了自暴自弃,将兜帽拉到鼻尖低头把脸往林恒胸膛重重一埋,只当看不见他。

    林恒对着这么个小姑娘虽然生不出什么旖旎的心思,心里却莫名地柔软成一片,被薛云晗撞得有点生疼,沉默片刻,还是忍不住笑道:“果然有点胖。”

    薛云恒更加的,无语凝噎啊……

    从侍卫的高声呼喝到此刻不过是几息之间,人群虽然纷纷乱乱,却已经硬生生留出了中间的一条道,那辆马车行得并不算慢,此刻已到了可以看清车上标志的距离之处,众人才发现有个五六岁的小孩儿在路中间呆愣愣地站着,想来刚才慌乱之下和大人走失了。

    “让开!快让开!”车夫显然也看到了路况,拉住缰绳的两手青筋毕现却仍是难减去势,眼看就要碾过那小孩儿,马车里突然箭一般窜出来个人影,翻身下车抱住小孩儿,再就势往旁边一滚,几个动作连贯利落之极。

    “好!”“好!”

    薛云晗听到道掌声如雷,忍不住抬起头来张望,好在这会儿人群已经基本站定,且她所在的位置和道路中间隔的挺近,踮起脚便可以看到。

    只见前面不远处停着辆华丽的清油马车,上面有庆安长公主的标志,马车后面几丈处站着一名蓝色布衣的高大男子,看穿着打扮应是个平民,手里抱着个哇哇大哭的小男孩儿,那男子低头正不住安抚着小男孩儿。

    “三弟,三弟,你没事吧?”对面的人群里冲出来一个十几岁的姑娘,那姑娘一边跑一边哭喊,从男子的手里一把接过男孩儿放到地上,上上下下摸一遍确认弟弟没有受伤,先是神色一松接着怒气上脸,一巴掌打在男孩儿屁.股上,声音犹带着哭腔:“非要跟着出来,要不是这位恩人救了你,你叫我怎么和爹娘交代!”

    说着又连忙拉弟弟跪下给男子磕头,男子侧身让开,看着姐弟俩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点恍惚的笑意。

    那男子此时抬起头来才露出了真容,只见他鼻如悬胆,目似朗星,兼之身材劲瘦颀长,举手投足间自有一派倜傥潇洒之气,拉着小男孩儿的姑娘抬头方看了一眼,不自觉地就红了脸颊:“不知恩人高姓大名,虽然咱们庄稼人没什么可报答的,但是以后……以后在菩萨面前多上几炷香,好叫菩萨保佑恩人。”

    “凤君,你在干嘛呢?”一名年约三十的宫装女子扶着宫女的手莲步而来,拉着男子的手嗔道:“不过是个低贱的野孩子,何苦拼着受伤也要去救,也不怕我心疼。”说着斜睨一眼那农家姑娘,虚抬起涂着大红蔻丹的食指道:“你再敢像刚才那样勾引凤君,我挖了你的眼睛。”

    凤君闻言面色冷了下来,不着痕迹地挣开那女子的手:“凤君从前也是这样低贱的野孩子,不配随侍长公主左右,还请公主不要误会旁人。”

    那农家姑娘先前对着凤君还有些羞涩腼腆之意,这会儿见到一国长公主的阵仗,又听到这样的话,早已吓得和弟弟两人跪在地上,不住发抖。

    庆安长公主惯有跋扈之名,当众被甩了脸子,竟也不发作,当着街上许多人也不避讳,两只手缠上凤君的胳膊,越发娇声:“别生气嘛,凤君,难得今晚月色这么好,咱们说好了要回府里的明霜楼赏月的,在这里管旁人做什么。”

    凤君叹一口气,摸一摸小男孩儿的头,道:“可别乱跑了,小心被拍花子的卖了。”说完看也不看那姑娘一眼,扶着庆安长公主上了马车,车夫这下放慢了速度,架着马车悠悠离去。

    薛云晗听不确切几人说了什么,不过从手势和表情也猜了个大概,她看着布衣男子的面容只觉得十分熟悉,前世今生就不由跟画影似的在脑海里一幅幅翻起来。

    马车走远了,人群又恢复了生气,这一场动静虽然惊心却好在无人受伤,对于逛灯会的人们来说还又添了一项饶有趣味的谈资。

    “救人的那一位公子是谁?一手功夫好不利落,人也长得英武不凡!”

    “你当那是什么英雄人物?”旁边的人嗤笑一声,意有所指地道:“那可是个有名的角儿,别看现在连王孙公子都捧着鸣衣班的武生秦玉楼,从前梁梁凤君在的时候,可没秦玉楼什么事儿。”

    “鸣衣社不是京里有名的戏班吗,公主多金尊玉贵的身份,怎么和一个戏子混到一块去了?”

    薛云晗心里疑惑更浓,既是个唱戏的武生,理应前世今生都和她没有交集,就算看过他的戏,那也应当是顶着戏妆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又怎么生得起熟悉的感觉呢?

    “呵呵,庆安长公主么……”知情的那位暧昧一笑,“要说梁凤君也是厉害,这都三年了,庆安长公主竟然还没厌他,听说是目前在公主府待得最久的一个了。”

    “我瞧着这人的确生了副好皮囊,而且说不得有其他过人之处呢,哈哈……”

    旁边的人越说越不堪入耳,薛云晗若是个一般的闺秀,早就羞臊得巴不得钻进地缝了,不过上辈子庆安长公主是她姑母,这位姑母和夫家和离、公然携面首出入之类的事儿没少流传,这会儿只作个听不懂的摸样。

    道路上恢复了先前的秩序,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薛云晗和林恒在人群里穿插来回找寻夏毓珠他们几个,有什么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和农家姑娘擦身过了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

    那个农家姑娘先前大概被吓到了,这会儿才站起来拍干净裤腿上的灰,姐弟俩虽然差了十来岁,却眉眼相似,站在一处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姐弟。

    薛云晗心中如明灯乍亮,是了!怪道觉得眼熟,梁凤君的五官和她上辈子的掌事宫女朱衣十分相似,尤其是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总是天生带点笑影。

    上辈子朱衣的确是想出宫回家的,但是却并未听她说过有兄弟……而且,庆安长公主在这件事中参与了多少呢?

    薛云晗一时脑中纷乱,却苦于自己手上并无人力物力可供调遣。

    “当心!”林恒提醒道,“别撞了。”

    小姑娘不知在想什么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看包子似的脸就要撞上一座灯船,林恒索性把胳膊挡了上去。

    薛云晗额头撞上个温热结实的东西才回过神来,见林恒轻皱着眉头,脱口而出:“帮我查个人。”

    话出了口,薛云晗心里陡然反应过来,朱衣诱她去魏国公府的字条正是林恒的字迹。

    其实薛云晗重生之后也反复想了很多遍,林恒的母亲安阳长公主是在太后宫里长大的,而他祖父是内阁次辅林阁老,如果真的是林恒因为不想娶她而谋害她,不论是以安阳长公主的根基还是林阁老的智计,都不该用这么浅显粗糙直接指向林恒的手段。

    倒不如借此试探一下。

    况且虽然看着唐突,薛云晗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她现在是个内宅小女娃没有半点人力物力,薛老四不太靠谱,夏家二表哥三表哥还是半大小子,而林恒很早就在外行走交际,薛云晗知道他手里有可用之人。

    薛云晗的脸上是全然不符年龄的肃然,林恒十分诧异,还是问道:“查谁?”

    薛云晗不意林恒真能答应,连忙说道:“那个梁凤君,就是刚刚救小孩子的那个人,帮我查他的籍贯眷属和生平履历。”

    在林恒看来,薛云晗就是个和堂妹差不多的小孩子,然而这一开口却听起来很不寻常,“你怎么着也不该认识梁凤君这样的人,查他做什么?”

    以林恒的聪慧,在他面前撒谎太容易被抓住破绽,薛云晗一时语塞。

    “不愿意说就罢了,只是这糊里糊涂的事情,我却是无能为力。”林恒笑一笑,继续找寻其他人。

    林恒是想诈一诈薛云晗,说完却半晌没有回应,转头一看,小姑娘憋的满脸绯色,两手绞着衣摆,提起的那只脚的脚尖不住碾着脚下的青石板。

    看起来像只咬着尾巴转圈圈的小奶狗,林恒觉心里一软,道:“罢了,我帮你查一查,只是毕竟是安庆长公主身边的人,能查到多少,我却不能保证。”

    “真的!”薛云晗闻言抬起头,黑漆似的眼闪着光彩,嘴角高高扬起。

    这一笑似乎比街上的花灯更亮,林恒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再次感叹,这小姑娘长大了定然是位少有的美人。

    “咳!”,他怎么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

    “表妹,可找到你了!”夏承毅跑着穿过人群,关切地道:“你没事儿吧?”见表妹笑着摇头,又道:“别担心,大妹妹和林家的姑娘都已经找着了,有下人们护着的,一点伤都没有。”

    薛云晗顺着方向看去,果然其余人都站在一处店铺的屋檐下,下人们在外面围了一圈。

    时辰已经不算早,且又受到了意外冲撞,众人汇合之后商量一番,各回了各家。

    元宵过后没多久,夏毓珠派人送来封信,邀请薛云晗寒食节一道去城外踏青,末尾又道为了避开选秀,夏府已请了媒人上武安伯求娶李大姑娘。

    刚过了二月,朝廷果然下了选秀的旨意,秀女的籍贯和家中官品等级都循了以往旧例,惟有一点极不寻常,秀女年龄不是惯例的十二岁以上,而是十一岁以上便须参加。

    这样一来,竟然连薛云晗都在选秀之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