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54章 琴瑟不谐

第54章 琴瑟不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兄天纵英才,是个文武双全的人,之所以走武举之路,是因为文官需得慢慢熬资历,而当时东齐蠢蠢欲动,若是走武举之路去前线立了功劳,升职要快的多,再不济,江西多匪患,若是剿匪得力,也能论功行赏。”

    “顾兄本来是个极稳重的人,只是建功立业的心太急切,才会在虎头岭一战中贪功冒进,最后中了东齐三公主的毒计,命丧当场,后来检点战场,便是从小胆壮心硬如我,也不忍直视,死无全尸,真正是死无全尸。”

    东齐一战过去十几年,无论是说起生死之交的兄弟的牺牲,还是自个儿在最宝贵青春所受的磨难,卫礼都能平静叙述,当初割心般的锐痛如今已化作了醇绵的苦涩。

    卫礼是一科武举状元郎,也是聪明绝顶的人,只听薛世子打听顾汀桥所问的问题,便知这人过得绝算不得顺心如意,他拣能说的说了,对顾汀桥和夏氏之间的事一字不提,见对面之人久久不语,默默拱手离去。

    亭子周围没有任何遮挡,四面不时有风吹来,薛世铎的心里空落落的,就像被风对穿了胸膛一般,什么也捡拾不出。

    那一届武举三甲打马游街的时候,薛世铎在茶楼上看见楼下的探花郎生的好,比状元郎还受欢迎,和好友打趣:“哎,别家姑娘小媳妇儿都是扔的鲜花,那边有扇窗户却砸下来一颗莲蓬,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心思这么别致,我看这顾探花人物风流,两个说不定正好相配,能成就一番圆满姻缘呢。”

    好友当时听了哈哈大笑,取笑他:“你是自个儿要娶媳妇儿了,看谁都想成双成对,形单影只的你巴不得为其保媒拉纤,是吧?”

    那时艳阳高照,他觉得自个儿的心情比下边街上卖的饴糖还甜些,是要娶妻了,和母亲说好了的,过几天就请媒人上夏家说亲。

    薛世铎此时想来,那时候砸下莲蓬的想必就是夏氏,那时的夏家大小姐,只是当年何其天真单纯,以为只凭自个儿一腔欢喜,爱她疼她便能举案齐眉,竟未想过她心中可有旁人。

    还是那样惊才绝艳的一个人,便是当年同在年少,茶楼之中匆匆一瞥,薛世铎也自忖不如,而如今这人为她赶赴沙场,横死边疆,恐怕更是成了长在她心里的一株苍松,根深叶茂,在岁月里长青。

    求而不得最叫人痴念,这滋味,薛世铎深有体会。

    ***

    马球赛就在明天,虽然只是为后妃们凑个趣添点乐子,但因为是临时组起来的队伍,还是要在赛前磨合熟悉一下。

    薛云晗牵着夏承毅帮忙选的小母马,着了窄腿束腰的轻便衣服,夏氏在看台上忍不住又叮嘱一句:“注意安全!”薛云晗朝她挥挥手,利落地提杆翻身上马,汇入球队之中。

    比赛的两支队伍都在,各自占了一半的场地和组内的队员进行对抗,队员们一是确定各攻防位置的人选,二是模拟对抗对方的打法,薛云晗所在的这一支队伍是怀宁郡主领头,夏毓珠也在。

    夏氏坐在看台上,看着小姑娘们意气风发地纵马、击球、过人,不由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想当年女学名姝夏茗茗,打马球是一等一的好手。

    薛云晗是负责控制中场的球手,但是和队里有个姑娘对抗时,接连几个传球都没有成功,有些沮丧,怀宁郡主宣布休息时,就骑着马怏怏地遛到了夏氏跟前,下了马往夏氏身边一坐,挽住夏氏胳膊就撒娇:“娘,人家怎么打得那么好啊,是不是我太笨了呀……”

    夏氏拿手绢帮女儿擦掉额头的汗珠,眉毛一挑:“怎么,我的女儿这么轻易就认输了?”

    薛云晗推开她娘的手,坐正了身子,觉得夏氏脸色有一股和平时不同的神采,疑惑道:“娘?”

    夏氏一笑,不是薛云晗印象里那种固有的眼底无波的温然表情,而是整个眉眼都动起来的鲜活灵动的笑容,她扎紧双臂的袖口,拿过薛云晗手里的球杆,翻身上了拴在旁边的小母马。

    清河围场的行宫里男女老少穿骑装的多,夏氏本来就不喜欢太过繁复精美的东西,在这里便入乡随俗,穿了一件样式简单的褙子,下.身则是一条类似裙子的百褶阔腿裤子,据说是京里的师傅和胡人学的花样,这身装扮骑在马上倒也勉强可用。

    “那姑娘不过是会点小伎俩,看好了,记住娘是怎么教你的。”夏氏在马上弯下腰,摸摸女儿的头。

    薛云晗目瞪口呆……

    然而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夏氏一上了马便显出来了,不管是骑术还是球技,在场的小姐们莫能与之匹敌,尤其传球的手法诡异迅捷,球杆末端击球的部分不过男子巴掌大,在夏氏的手里像是和拳头大小的球粘连了似的,阻拦的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夏氏已经连中数球。

    连对面二公主领头的队伍都停下来训练,控着缰绳围拢到这半边场地的边上,惊叹连连,夏氏停下来时,其中一个眉目大气的姑娘越众而出:“夫人好高操的球技。”

    夏氏回头,那姑娘爽朗一笑:“我姓傅,忽然想起来,母亲以前说过在京里有位旧交,是女子里马球打得极好的,倒是有些像说的是夫人您。”

    夏氏听到傅晴柔说姓氏的时候就心里一动,再一听后面的说辞,忙问道:“你母亲可是长兴侯家的二姑奶奶?”

    傅晴柔一听对上了,连忙下马行礼:“见过夏姨。”

    夏氏也下马,将傅晴柔扶起来,两人牵着马往场外走去。

    薛世铎来到球场的时候,正好看到薛云晗在看台上双眼放光,接二连三的鼓掌,他顺着女儿的眼光往场上看去,一时呆住了。

    只见夏氏在球场上策马挥杆,连中数球,如入无人之境,场边围着的小姑娘们眼里都是惊艳的目光,她打了几个球后停了下来,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风采。

    这一刻,薛世铎错觉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薛世铎有个大妹妹,姨娘去世得早,由薛老夫人一手带大的,从小就和他感情极好。那时大妹妹第一次参加马球比赛,他做哥哥的当然要去助威,就是在球场之上,第一次见到了夏家的大小姐夏茗茗。

    那时的夏氏便是如今日一般,是全场的焦点,潇洒磊落、翰逸神飞,让年轻的薛世铎一见倾心,第一次有了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

    打听好了是哪家的姑娘,磨着母亲找了媒人去提亲,第一次去,正是顾汀桥中了探花之后没几天,夏家侯夫人婉言拒绝,只说女儿还小,要多留两年。

    薛世铎央求母亲再遣媒人上门,薛老夫人心疼儿子,况且养了姑娘的人家为了多些体面,略略为难一下来求娶的人家也是正常,这一次,正是大梁和东齐边境战争爆发,顾汀桥和卫礼等一批新科录取的武举进士赶赴边关,夏家侯夫人面色犹豫似乎有所动摇,然而去了一趟内室回来,却对媒人直言相拒,话里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少年人的血是滚热的,薛世铎想起球场上那个光彩夺目的姑娘心有不甘,可是夏府拒绝得很彻底,再叫媒人上门就有些自取其辱了,薛老夫人怎么也不肯再向夏府求亲。薛世铎一空下来便忍不住想起她,只得拼命读书来抵抗脑子里的念头,终于在连续两日不眠不休的苦读所致的晕倒之后,薛老夫人叹一口气,舍下老脸又请了媒人上夏家的门。

    也是在那时,边关战事即将结束,战线前方传回来新科探花郎顾汀桥英勇牺牲的消息。

    这一次夏家终于答应了薛家的求亲,并且因为夏家侯夫人得了不治之症,日益严重,只有看着女儿完婚了才能安心离去,两家人三书六礼走得极快,三个月内便成了亲。

    人生大喜,无非金榜题名,亦或是洞房花烛。

    那个晚上燃烧的红烛直径有寸许,一室的烛光温柔摇曳,薛世铎心情微醺,幻想了无数次的场景就在眼前,他轻轻挑起夏氏的盖头:“茗茗,我终于娶到你……”

    盖头掀开,是一张哭得妆容都花掉的脸,眼里犹自蓄满泪珠将落未落。

    薛世铎不知所措:“是不是府里的下人们冲撞了你?或者是我在外面和朋友们喝酒让你等太久了?”

    不论他说什么,夏氏都没有回应。

    薛世铎说服自己,岳母病重,夏氏恐怕心里难过得很,这时候自己更应该温柔待她,于是洞房花烛夜便在和衣而眠中过去。

    冬去春来,天气温暖之后,夏家侯夫人的病症奇迹般地好起来,夏氏脸上却殊无喜色,甚至不大愿意回府探望母亲,对薛世铎更是毫不关心。

    薛世铎从那时开始喜欢上了出门喝酒,喝了酒回来就忘了今夕何夕,就想不起多番求娶的妻子对自己冷若冰霜。

    谁劝也不听,薛老夫人直呼作孽,日日跪在佛前。

    直到有一回大醉而归,半夜醒来时,看到身旁躺着的夏氏全身赤.裸,皎皎月色里,她目光直愣愣地盯着架子床的承尘,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