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55章 球场生事

第55章 球场生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世铎想要道歉:“对不起,我昨夜……我……”

    这话要如何说出口?本来就是夫妻,说出口了更难堪。

    然而即使如此,夏氏回以他的仍是冰冷漠然,薛世铎终于落荒而逃。

    十月之后女儿出生,薛世铎终于死心,夏氏不在乎他,也不在乎和他的女儿。

    薛世铎抱着女儿几番上安南侯夏家的门,夏氏的兄长才透出些许前尘往事,自此以后,两家维持姻亲表象,夏氏就搬出了夏府一直住在雁回山的陪嫁别院。

    那个想要一心一意、白首不离的薛世铎,逐渐在年岁中磨平了当初的意气,恨也好爱也罢,他如今的年纪都已经无力再提起了。

    “爹,我娘年轻的时候一定跟更厉害吧?”

    薛世铎被薛云晗问得回过神来,无言点点头,夏氏拉着傅晴柔的手刚好走到场边,嘴里问着:“你母亲从前打马球摔伤过膝盖,一到下雨天就要疼的,不知道现在……”

    话到嘴边,抬头看见了薛世铎,也看见了他眼里的复杂神色,夏氏有些局促地止住了声。

    傅晴柔见气氛不对,和夏氏简单叙了几句,转达了母亲不久之后要去拜访的意愿,就借口训练回了场地,薛云晗歇了一阵,也要继续和队友磨合,一时场边只剩下夏氏和薛世铎,两个各有心思的人都选择了沉默,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回看台或是离去。

    从夏氏带薛云晗回府,两人就私底下达成了默契,相敬如宾地过了两年,相处时本已经可以从容相对,但是方才薛世铎的复杂神色里分明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情意,这些年头一回直面丈夫的心意,夏氏有些微微的手足无措。

    “哎呀,小心!”

    “让开,快让开!”

    一个姑娘胯.下的马不小心叫球砸了眼珠,那马吃痛之下四蹄狂踏朝场边直冲冲地奔过来,虽然在骑乘的马中算体型较小的,但和人相比却是一匹高壮的畜生,若是叫它踩踏了,不死即伤。

    夏氏此时视线并未在场内,她还未反应过来,肩膀就叫薛世铎往旁边一推,回头看时薛世铎一个没站稳,扑倒在地上,那马从他身上踏过,一声呼痛之声明显地响起。

    毕竟是名义上的爹,共同生活了几年,薛云晗心头骇然,连忙下马跑过去,也不知道他伤到了骨头没有。

    “衣衫干净的部分应该都没有受到踩踏……晗晗,快叫人去找太医。”夏氏仔细将薛世铎的衣衫检查一番,见只有右边衣袖上有泥印,微松一口气,避开右边胳膊将他扶起来,这时才看到薛世铎右手几个指头奇异地扭曲了,十指连心,怪不得他满头虚汗,脸上惨白。

    不一会儿有擅长外伤的太医赶来,望闻问切一番,薛世铎胳膊上的伤只在皮肉,没有伤及骨头,反而是手指头断了两根,需要带上正骨板好好将养,总的来说虽然痛了些,但伤势并不重。

    薛世铎伤了右手,不能再提笔办公,写了告假书还未送回京城,那边厢骑马撞了他的姑娘的父亲,也就是宜春侯世子,带了礼物来和薛世铎赔罪,还主动向宣和帝说明原委,替薛世铎求了恩典,伤势未养好之前都不用回衙门。

    这次本来就是匆忙赶到清和围场,薛世铎身边并未带惯常服侍的人,夏氏因为薛世铎是为了救她而受伤,便自动担起了照料他日常衣食的责任。

    第二日的马球赛还是如常举行。

    原本是宫里的几个主子临时起兴提起来的,不过是图个热闹,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各位贵女的兄弟姐妹来了不少,父母亲族也有来观看的,看台之上竟然泰半都坐了人,其中最抢眼的自然是宣和帝和几位娘娘。

    “皇上今儿怎么兴致这么好,也来和臣妾们凑趣?”张皇后亲自从宫女的手里接过茶杯,呈到宣和帝旁边的桌上,笑盈盈问道。

    要说还真是相由心生,皇后最近过得顺遂,心里大约舒坦了些,眉目看着慈和了许多,宣和帝端起茶看张皇后一眼:“朕记得静月从小就喜欢打马球,今儿既是要比赛,便想着过来看看。”

    站在宣和帝身后的梁三全眉毛一动,早上的时候宣和帝反复问了几回,可都是问的“安康县主上场不?”“安康县主都和谁一队?”之类的。

    李静月便是张皇后所生的二公主,张皇后闻言脸上笑意更盛:“可不是,静月第一回打马球还是皇上教的,时间过得太快,臣妾嫁给皇上仿佛就在昨天,可是一转眼静月都长成大姑娘了。”

    张皇后是元后,潜邸时便娶了的,宣和帝听着张皇后的话神色柔和了些,想起那时的岁月轻轻点了点头。

    卫贤妃最见不得张皇后这样子,家世不强、相貌一般,主位的妃子们随便拉一个都比她强,也就只能拿跟宣和帝比众人早说点事儿,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老吗。

    “是过得挺快的,”卫贤妃笑盈盈地端起茶杯抿一口,随口说道:“臣妾嫁给皇上的时候,太子还在皇后娘娘的肚子里呢,如今太子都快要有儿子了,皇上,这可是您的长孙。”

    张皇后诧异卫贤妃今儿怎么肯为太子说话,但是太子妃这一胎的确意义深重,若是一举得男,太子后继有人,东宫的地位便稳固许多,连宣和帝也十分看重,便接着卫贤妃的话头道:“可不是,京里来消息说,太医日日去东宫摸平安脉,太子妃的怀相很好,吃得下睡得也香,到时候定能给皇上生下个健健康康的小皇孙。”

    宣和帝脸色冷了些:“才两三个月,就知道是男是女了?皇后也太着急了些。”

    张皇后听宣和帝这话意思不对,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要知道她和宣和帝二人早已离心离德,平时唯有提起小皇孙,宣和帝会软和上两分。

    皇后不知道为什么,卫贤妃却是知道的,李冀和太子一系争斗多年,她娘家魏国公府又十分声势烜赫,底下的官员多有站队的,只是有些在明处,有些在暗处罢了。

    前几日,京里有几个平日里看起来中立的官员向宣和帝上了密折,进言要立太子妃肚里的孩儿为皇太孙,今日一早这批折子刚好送到了宣和帝的案头。

    张皇后要怪也只能怪她的父亲承恩侯,到底是泥腿子出身,太子妃刚诊出有孕时就嚷嚷着要让张锦萱提前入宫,说是晚了怕柏家就成了皇太孙的外家,这话早被有些人传到了宣和帝耳朵里。

    卫贤妃闲闲地搁下茶杯,朝宣和帝一笑,真诚地夸奖道:“听说太子监国十分勤勉,处理起政事十分得心应手呢。”

    张皇后心里一凛,卫贤妃这句话是诛心之语,宣和帝身子还很健朗,太子就对朝务迫不及待,岂不是有意取而代之?她连忙伏地跪下:“豫儿自小身子不好,被皇上立为储君之后,每日都严格要求自己,比旁的人更勤勉更努力些,一是为了给底下的弟弟们做好表率,二是豫儿孺慕父亲,怕做得不好让皇上失望。”

    宣和帝心里哂笑,哪里是长子想努力,是张皇后这个当母亲的逼迫而已,说起来太子和他性格最像,性情温和,无意权势,因为宣和帝自个儿是被母亲妻子逼上皇位,所以了解其中困苦,也深知这样的性格不适合皇位,所以他这些年在立长子还是次子为储君一事上一直犹豫不决。

    五公主去世的时候,一众兄弟姐妹之中,唯有长子哭得情真意切,甚至因悲痛过度呕了一口血,宣和帝当时想,长子至少有仁慈良善,不会是个暴虐的君王,他私下里问过长子的意愿,长子沉默半晌,回答愿意当太子。

    其实不必问,这些年长子一直按照张皇后的意愿活着,张皇后才是皇宫里对皇位最有兴趣的人。宣和帝不看张皇后,只平淡地说了一句:“起来吧,比赛要开始了。”

    场上参赛的贵女们分了两队,怀宁郡主领头的一队皆身着浅紫骑装,腰间巴掌宽的红色腰带在一侧随意挽个结,远远看去像纤腰之上盛放了一朵花;二公主领头的一队则是身着大红色骑装,腰间配以宝蓝色的腰带。两队球手昂立在各自的坐骑上,各呈一字分列在中线两侧,都是绮年玉貌的年纪,只单单叫人看一眼便赏心悦目。

    开始比赛后,每队有六人上场,以球击对方区域悬挂的铜锣的次数多寡分胜负。

    薛云晗负责中场的区域,既要防守对方过线之后击中己方铜锣,又要接应己方队员如夏毓珠等人,将球传到对方的区域。

    两队的实力差不多,比赛有些胶着,第一次休息过后,薛云晗注意到对方换了一个队员,那个姑娘骨架有些高大,不像京里的姑娘,中途换人是常事,所以也没有格外留心。

    比赛重新开始后,大家又很快进入状态,薛云晗眼见二公主将球传到了自己负责的区域,连忙纵马上前,弯腰挥杆,嘴里喊道:“毓珠,往右!”

    这是两人约定的暗号,如果喊的是右边,便是要把球往左边打。

    那个新上场的姑娘迅速靠了过来,球有些远,薛云晗为了抢先,上半身几乎是伏在马上,没想到那姑娘只是随意往地面挥了一下,状似击球,实则根本没用心,薛云晗刚把球打出去,突然横里飞来一根球杆。

    她连忙勒停了马立在原地,一看,傅晴柔手里的球杆没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