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太监用雕漆托盘呈着一杯茶,恭身低头就要进殿,斜刺里伸出来一只手将他拉到一旁,屁股上挨了一脚,“送死啊!”

    梁三全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用手拢在小徒弟耳边说的,仿佛生怕风一吹惊动了什么,“你这个送死的法儿,要不是看你是我徒弟,我都懒得拦你。”

    小太监偷眼看一眼殿内宣和帝的脸色,惊出一身冷汗,还好师父拦住了他。

    宣和帝端坐在乾元殿的龙椅上,右手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布偶猴子,是淑妃当年怀孕时听说蜀地有给婴儿襁褓带布偶小猴子辟邪的习俗,一时兴起也做了一个,因为年深日久,布偶原本喜庆的红色已褪成了暗淡的灰白。

    淑妃走的那一天,也是深夜。

    淑妃是上半夜发动的,先时痛呼难抑,一声高过一声,渐渐的呼声越来越小,宫女送了太医们煎得浓浓的药进去也不见效,到了下半夜,稳婆连扑带爬地滚出来禀报:“淑妃生了,生了个,生了个……”

    宣和帝太过心急,丝毫没有注意到稳婆仓皇的脸色,不顾避忌踏进了产房。产房里有浓厚的血腥味,众人一见宣和帝进去,吓得连连跪下,他隐隐觉得不对,怎么没人向他讨要喜钱,甚至屋内没有一丝喜气。

    他眼里只有淑妃,未及多想,行动已经快于思考,先行奔到了淑妃的床边,淑妃脸色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萎顿不堪,原本闭着的双眼在听到众人行礼后缓缓睁开,勉力抓住宣和帝的手,“救救我们的孩子……救救他……”

    淑妃的声音断断续续、细如蚊呐,宣和帝顺着她的目光隐约明白了意思,这才注意到玉秀宫掌事宫女的怀里有个小小的襁褓,进来这么久,竟然一丝也没哭,他皱眉道:“把孩子抱过来朕看看。”

    那宫女脸色凄然,对宣和帝的命令有些抗拒,犹豫再三才抱着孩子缓缓挪步,她颤抖着手抱过来,宣和帝看了一眼,只觉五雷轰顶、肺腑皆伤!

    那孩子……身上布满了大团大团的青紫,没有鼻息,小小的一团儿毫无热气,怪不得,怪不得淑妃要求他救孩子。

    许是宣和帝的眼神太过骇人,一名稳婆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小皇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和奴婢们无关啊!”头骨撞在地上发出一下一下的闷响,额头的血顺着地砖的缝无声地浸进去。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

    天要亮的时候淑妃下身出血不止,最终撒手人寰,太医们皆下结论,淑妃难产、皇子身死都是因为中毒所致,至于是何种毒、谁人下的毒,却一无所知。

    宣和帝原本是个温和得叫人觉得有些懦弱的脾气,那段时间却满腔都是戾气,一心想查出毒害淑妃的幕后之人,但凡和淑妃有利益冲突、对淑妃有过不满、甚至说过淑妃坏话的人统统列为重点怀疑对象,这其中四皇子的母妃王惠妃嫌疑最大,宫里谣言四起。

    王惠妃在禁足几天之后自戕,坐实了畏罪自杀。

    宣和帝始终半信半疑,集中查了一年,始终没有确切的证据,后来陆陆续续一直到现在都没停过,中间生出了些些新的猜测,却始终无法证实。

    门口的梁三全怕主子过于哀伤,想进去打个岔却又不敢,和郑统领两个四眼相瞪,最后还是自个儿紧了紧皮,接过小太监新换来的热茶往殿内走去。

    宣和帝醒过神来,端过茶杯却不喝,闭目问道:“叶贵嫔那边如何了?”

    饶是这么大的事,梁三全也还是回得平稳:“如今宫里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叶娘娘小产,太医院妇科圣手钟大人已去问诊。”

    撒到叶嫔宫里的人早前已经回了消息,原先那些猜测如今已经确凿无疑,只是现在却不是能清算的时候。他将布偶猴子放进盒子里,打量金座和所在的这座大殿,空空荡荡孤寂冷清,满目朱红之色,也不知填了多少人的贪心和性命。

    钟太医是自己人,宣和帝点头,拿手指扣着桌面,沉吟道:“秘密传旨给内阁的鲁修文,叫马上进宫,朕有事要见他,不必遮掩行迹,就说是朕惊闻叶氏小产,导致病势加重,他进来探病。”末了又补充一句:“其他探病的一律拦了。”

    梁三全领命退出去,“奴才省得。”

    鲁修文很快进宫,他知道宣和帝为何称病,忍不住板正个脸,眉头皱成一团废纸稿似的,行完君臣之礼就先冷哼了一声。

    宣和帝年轻时师从鲁修文的父亲学诗,和鲁修文也甚为投契,一直以师兄弟相称,只是后来造化弄人,最不想当皇帝的人成了一个不称职的皇帝,而这位师兄却是个忠正之臣,因此宣和帝才每每得到鲁修文的冷脸。

    “邹庭一案审得怎么样了?”宣和帝对鲁修文的臭脸不以为忤,问道:“赣皖一带灾情如何?”

    邹庭一案背后牵扯甚多,总的来说有损太子一系,助益二皇子一系,太轻则于案情是隔靴搔痒,太重则伤及朝廷筋骨,朝中不站派系又身份够格的人不多,鲁修文是都察院掌院御史,正好做了这件案子的主审官。

    听闻宣和帝问到政务,这位正直不阿的御史脸色缓了些,旋即想到灾情,重又肃了神色回道:“朝廷派人实地查看证实,安徽一带的灾情比预计的要严重得多,灾民大量往临近的江西流窜,小规模打.砸.抢.烧时有发生,甚至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占山为王者有之,聚众举反旗者亦有之。”

    “去年秋天收成不好,到了冬天粮食很快就出现了严重短缺,粮少的农人就开始离家乞讨,开春之后青黄不接越发严重,大量农人抱着‘留下来等死,不如出去寻个活路’的想法四处流窜。”鲁修文毫无遮掩,直言不讳道:“安徽巡抚邹庭能将去岁秋天歉收和冬天就开始的饥荒隐瞒得死死的,自然是京里有位高权重者替他提供了便利。”

    宣和帝的手指将杯子捏得死紧,去年年末的时候,张皇后和柏阁老正酝酿着让他册封太子未出世的孩子为皇太孙,自然只想那些国泰民安、河清海晏的消息来使他心情愉快,宣和帝不是不懂,他只是没想到会瞒到这种程度,张皇后大概觉得他很好糊弄吧?

    他又想起睿王府中“病入膏肓”的二皇子,卫贤妃实在比张皇后高明,她们母子做戏瞒过了所有人,却透露了点隐约的意思给他这个九五之尊。二皇子如今还在“昏迷”,毫无其他动静,便是在探他的意,等他点头。

    宣和帝忽然感慨一句:“师兄,你的儿子们都不错。”

    兄友弟恭,不像皇家无父子、更无兄弟,先皇在世时,几个兄弟夺嫡之惨烈,最后相继殒身,反而是宣和帝因无意皇位所以一直超然事外,最后和宁王、康王成为先帝仅余的皇子,如今更是坐上了皇位。

    太子和二皇子之间的这些招数比起先帝的皇子来,还算不得什么,宣和帝沉吟半晌,问道:“睿王到了就藩的时候,若是病还未好,需得在京城诊治,该当如何?”

    “先帝的皇子康王,安阳长公主的父亲,便是因健康问题长留京城。”鲁修文如实回道,“若是当真二皇子身体不允,也算有先例可循。”

    鲁修文人虽正直,脑袋却并非不能拐弯,这两年大皇子被立为太子,迎娶首辅柏阁老之孙,张皇后胆子越来越大。说到底,现在二皇子离京就藩,朝廷力量会一边倒向张皇后,宣和帝再无为,也不会任人宰割。鲁修文纯臣之人,再不认可宣和帝这个皇帝,也会以他为重。

    康王其人庸碌无为,二皇子英明睿智,二者对于储君的威胁、对于朝政的影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宣和帝问的,不过是一个合理的说法。

    三月十六一大早,百姓们发现睿王府大门口贴了告示,内容大致为:二皇子病重难愈,群医束手无策,现招募民间能人异士,不独医术出众者,亦可能掐会算者,有能者均可一试,酬金丰厚。

    “噗——”张皇后听到睿王府张贴的告示内容,喷了一口茶水出来,她多年以来一直很注重皇后威仪,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这才真真叫‘病急乱投医’,贤妃好歹名门出身,皇上从前不是总夸她秀外慧中吗,这事儿办得跟个村野粗妇似的。”

    ***

    京城有一座看枫叶的香山,还有一座看桃花的小香山,每年三月,小香山上桃花绽放如云堆霞砌,漫山遍野红粉夭夭,小香山上有古寺名曰积香寺,每年上山的香客众多,寺里索性于每年二十五办桃花节,京里不管是大姑娘小媳妇还是文人墨客们都要涌向小香山,已然是京城一大盛事。

    薛府二房的院子里,刘氏拿了一套崭新的头面出来,拉着女儿的手殷勤道:“小香山上的桃花都开了,十分好看,前几天听老太太说,桃花节让谢家那位表姑娘和咱们府里的姑娘一起去赏花,我特意新买了一套头面给你,桃花节的时候正好穿戴。”

    天气逐渐温暖,薛云萍最近总是容易春困不醒,她一手帕掩面打了个哈欠,一手翻看托盘上的手镯和钗环。

    此前刘氏发现薛云萍一意要嫁给二皇子,先是严厉地关了几天,后来二皇子病危难治,现在睿王府连三教九流的都愿意请进去试一试,已然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姿态,刘氏又担心起薛云萍来,她小小年纪,一腔痴情,怎么受得起这样的打击?最近瞧着精神都不如以前好了。

    这会儿见女儿有点兴致,刘氏婉言劝道:“京里各家的子弟姑娘都去得多,你出去转一转,一来可以透个气,二来可以多结交几个朋友。”

    薛云萍手上不停,不发言语地点点头,她知道刘氏担心什么。那一日她送了信进睿王府去探二皇子的病情,不一会儿小安子就出来证实了二皇子发病的消息是真。她失魂落魄的回府,这几日接连着人打听,二皇子已然是半只脚踏进棺材,她也心灰意冷了。

    总要有别的打算,桃花节,正是个好机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