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是一番雨过天晴,清早的阳光纯净透亮,从长了百年的树木葱茏的枝桠间透出一束束光,照得空中粒粒细尘纤毫毕现。

    是一个好天儿,薛云晗用过早饭便往园子里散步。南碧在金楼观摔伤腿之后一直修养,现在已经重回院子当差,不过小心起见还是尽量少费褪,陪着出门这些儿仍是由南朱做。

    “昨天似乎看见老爷的头上受了伤,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南朱祖母是薛老太太陪嫁的杜嬷嬷,她自个儿也是个伶俐性子,向来对府里的消息极为灵通,薛云晗想起昨日所见,随口问道。

    南朱想了想,摇头道:“奴婢只知道老爷昨日从衙门回来就去了老太太屋里请安,出来的时候额头就在淌血,具体是为什么奴婢却是不知的。”

    薛老太太一直都很疼爱这个长子,薛云晗当时看到薛世铎的时候,她的便宜爹额头淌血,看起来并不像是处理过后的样子,他脸色极差大步往二门上走,后头杜嬷嬷拿着药膏追出来也没能叫住他。看样子,倒像是和老太太发生了争执,难道是被老太太伤的?

    薛云晗道:“昨天二姐姐定了亲事,老太太应该心情蛮好的,也不知什么事惹得她老人家恼怒至此。”南朱便道:“奴婢一会儿去祖母那里打听打听。”

    正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薛云萍迎面而来,金楼观一事之后身边的大丫头丁香已经不知去向,如今常用的是胆小本分的瑞香,薛云萍扶着瑞香的手聘聘袅袅而来,翘起兰花指正一正头上蝶恋花的金钗,勾唇笑道:“三妹妹,我这一身好看么?”

    她今日穿的是一件洋红遍地百蝶穿花的褙子,本是个极为热闹的花色,很衬这园子里的生机勃勃,但是也许是因为最近一直生病的缘故,脸色不复从前的少女的透粉,而是一股病态的蜡黄,薛云晗看着她厚厚的粉底也未能遮住的眼下清影和憔悴肤色,违心地道:“二姐姐穿什么都好看。”

    “我就说嘛,太太还偏要劝我换一件。”薛云萍侧脸对着瑞香笑一笑,又转过来对着薛云晗道:“我嫁人的时候也穿这一件,你说好不好?”

    薛云晗听得前半截还很赞同,肌肤蜡黄只会被艳色的装扮显得更暗淡,听到后面一句几乎一震,很是疑心自个儿听错了,她抬头看众人,南朱脸上也是掩不住讶然,瑞香则紧张地拉拉薛云萍的袖子,小声道:“姑娘,咱们出来挺久了,回去好不好?”

    而薛云萍却一脸静美的笑意,仿佛刚才说的只是“一会儿出门逛街好不好”这样的话题,她挣脱掉瑞香的手,看到薛云晗惊讶地盯着她,有些失落地一笑,小声叹道:“只有正室才能穿正红的。”

    一旁的瑞香见薛云萍说话越发没个章法,又不敢下死力气硬拉,只得转身往二房的院子跑去。

    薛云萍这种推心置腹的语气让薛云晗有些起鸡皮疙瘩,她看一眼南朱,示意她退开一点,然后悄声问道:“二姐姐,你是不是病了?”边说边拿手指着薛云萍的肚子。

    薛云萍“噗嗤”一笑,用手捂着小腹,转瞬又露出个茫然的神情,阳光迎面落在她的脸色,显得她有些痴,“这里有个好宝贝,我不告诉你,太太说不能讲,不能要。”

    薛云晗倒抽一口冷气,看来孩子是已经没了……她对薛云萍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终究从未将她放在眼里,此时却对她生出些莫名的恻然。只是念及她做的那些事,不禁觉得可怜之人常有可恨之处。

    “萍姐儿,快跟我回去。”刘氏远远就喊住薛云萍,生怕她再说些什么,走得近了,却看到薛云萍神色如常,松了一口气,还是拉住薛云萍的手,戒备地看一眼薛云晗,硬挤出个笑脸,“你们两姐妹聊什么呢。”

    薛云晗淡淡道:“聊二姐姐身上这件衣服呢,瞧着怪好看的。”

    刘氏犹自不信,看向薛云萍,薛云萍点点头,浮起个浅笑,又想起了刚才嫁衣的话题,“太太叫我回去绣嫁衣吗?”

    左右两家已经定下来交换了信物,只是不好在外头张扬而已,刘氏也不怕薛云晗知道,反而脸上添两分得意,“萍姐儿,王公子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明年秋闱之后就是个进士大人了,谁要是嫁给他那可是福气大得很。”

    薛云萍点点头,似乎很是满意,顺从地被刘氏拉着走了。

    待她们走远了,南朱才凑过来吞了口口水道:“奴婢觉得,二姑娘似乎……”说着指了指自个儿的脑袋。

    ***

    王子重到底说服了王老大人,薛家则本来就因为薛云萍的身世而心中不安,也不知两家人是谁先提的,总之双方一拍即合就此退了亲,虽然心中并未因此对对方存下芥蒂,但是短时间内再相处到底十分尴尬,因此王家祖孙当即告辞离开了薛家。

    实则,还有一条难以开口的是,为着王老大人在京的时间有限,得去谢巧姝家提亲。

    “那王老大人走的时候满脸羞愧,老脸通红呐。”南朱午饭过后本来是去百善堂打听薛世铎怎么惹怒了老太太的,结果刚好看到这一幕,“说来也是离奇,王公子原本要求娶的是谢表小姐,只是因为将谢表小姐错认成了咱们府里的姑娘,才提亲提到了二姑娘头上。这么一说二姑娘倒是有点可怜……”

    南碧轻轻在南朱腰上一掐,“主子们你也敢编排,姑娘你瞧瞧,把她惯成什么样了。”

    南朱吐了吐舌头,避开南碧的手往薛云晗身后去,薛云晗想着南朱这开朗的性子虽然讨人喜欢,但太多外放忘了分寸容易惹祸,因此点头道:“口舌之上是该严谨些,南碧跟我去太太屋里请安,南朱留下来,罚你三天不许出后罩房。”

    后头传来南朱小小的哀嚎声,薛云晗带着南碧自去了夏氏的屋子,从后罩房过去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

    因为夏氏喜欢看书,兼且为了指导女儿功课,夏氏院子里有一间厢房改作了书房,她平日里无事多半是在这里待着。薛云晗来的时候,她正拿着一把银剪子给三弯腿高几上的兰草修剪枝叶。

    “娘,你不是挺喜欢这盆兰草的吗?”

    夏氏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比从前更清瘦了些,眉间常常轻轻锁着,总是难以开怀,薛云晗见她娘神色虽然是惯常带些清冷的淡然,但是手上却没个轻重,一盆原本纤秾合度、枝条舒展悠长的兰草被剪得几乎秃了。

    “我……”夏氏被女儿这一声喊的回过神来,看到手下的兰花已经不成个样子,脸色闪过片刻的慌乱和挣扎,最终叹一口气,放下了剪刀。

    薛云晗给夏氏行了礼,见临窗的书桌上放着一堆药,净是是些瓷瓶小盒子之类,上面贴着“红花油”“散淤丸”之类的签子,一看就是外面药店里出售的日常小外伤用的成药,她还以为是夏氏受了伤,“娘伤到了哪里?”

    夏氏一愣,摇摇头,张了嘴又闭上。

    她好几日没见到薛世铎,两个的关系处成那样,日常也没有打听的习惯,因此今日才知道薛世铎额头受了伤,这话是百善堂的杜嬷嬷悄悄传来的,杜嬷嬷还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世子爷是因为提议将谢巧姝说给王子重,才惹怒了老太太的。

    这话她如何不懂?老太太接谢巧姝来薛府的目的,夏氏相信丈夫心里清楚得很,如今他竟然违背老太太的意愿,亲手将撮合谢巧姝和王子重……

    她想问问薛世铎伤得重不重,但知道自个儿没脸问,杜嬷嬷走后就立刻从柜子里翻了药出来,等真要喊人送药时,又停住了,这辈子始终只能欠他,又何苦再去招他惹他。

    “晗晗,你爹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府里了。”夏氏掩了心绪,对女儿道:“把这些药给你爹送过去吧,别说是我拿出来的,就当是你的孝心。”

    薛云晗重生以后就习惯了夏氏和薛世铎这一对夫妻关系的怪异,一则她尊重夏氏的意愿,二则是并没有那么在乎薛世铎这个便宜爹,因此从不多问。

    听到夏氏这么说,她乖巧地应一声“好”,起身收拾了东西,亲手拿了往外头去。

    “太太,不好了。”水芝从外头跑进来,脸上汗水岑岑,“咱们老爷在百善堂里和老太太吵了起来,现在正跪在那边儿呢!”

    夏氏站起来,惊道:“为了什么吵起来的?”

    水芝如今已经是管事娘子,是夏氏屋里最妥当稳重的一个,此时却满是慌张,“老太太要咱们老爷,要咱们老爷休了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